仙王2不朽

第104章 诸神葬地?

第一百零四章 诸神葬地?

“好强大的能量!”秦穆心中猛地一惊,灵魂宛若重生,念头通达,散发出莹莹白光。(百度搜索给力文学网更新最快最稳定)追莽荒纪,还得上眼快。

“难道来自神灵?”只见他慢慢踱步过去,这才看清了到底是什么东西。

一块玉牌静静地躺在地上,上面全是如同蜘蛛网般的裂纹,而且周身残破,隐约间还能看见浅浅的掌印,显然是被人生生打碎的。

残破玉牌黯淡无光,看上去平凡无奇,但正是这块玉牌给了秦穆一种奇异的感觉。

“当年难道发生了一场神战,连众神的灵宝都被打碎了。“秦穆倒吸一口凉气,心中嘀咕道,一边伸手,将地上的玉牌拾起。

隐隐间霞光一闪,随即便消失了,玉牌再次恢复到之前的模样。

“秦小兄弟,这玉牌虽说来历神秘,但是并无什么神奇之处,你还是换一个吧。”林沧海出声,好心提醒道。

秦穆轻笑一声,也不愿再去解释什么,开口道:“我就要这块玉牌了,不过要麻烦老宗主帮忙说一下此物的出处。”

林沧海看到秦穆的坚持便不再多说什么,只见他叹了一口气道:“这件东西还要从二十多年前说起,那时候宏儿也还小,我也还不是青云宗的宗主,李莫言、段远天还有我被好事之人称为三杰,虽然属于不同的宗门,但关系却是极好。”

“我因为年龄最小,修为最强称为三杰之首,不过在我们三人当中李莫言年龄最大,私下被我们叫作大哥。(百度搜索给力文学网更新最快最稳定)”

秦穆仔细地聆听着,时不时还出声询问,场面极其和谐。

“我们三人那时候也算年少,自持修为便打算携手闯荡天下,这一去就是数年。”林沧海缓缓开口,眼中闪过些许泪花,哪里还有之前横杀天下的强势,宛若一个步入晚年的老人在回忆以前的光辉岁月一般。

“神荒界东域一直有一个传闻,每过千年便会有一个惊天秘藏出世,而在出世前三十年会有出现秘藏一角,虽然不是秘藏本身,但其中的传承也极为惊人。”

秦穆听到这里微微皱眉,不禁开口询问道:“老宗主,这个惊天大密是?”

林沧海轻笑一声,道:“传闻这是一处神灵葬地,埋葬了诸天神祇,可怕无比,现在算起来应该也还剩下三年左右的时间就要开启了。”

“当年秘藏一角出世也引起了极大的轰动,诸多封号家族的传人纷纷前来,虽说不是后代中的顶尖存在,但也极其的强大,我们三人也是头脑一热,便选择了前去一探。”

林沧海的身体突然抖了一下,显然是想到了什么极其可怕的东西,“那真的是一块魔土,土壤都被神灵的鲜血染红了,群山倒塌,深红色的鲜血隔了无数年依然在流淌,阴风怒号,到了夜间真是神魔乱舞,根本就是人间绝域。”

“我们三人一路战战兢兢,虽然早已经萌生了退意可是秘藏一角没有两年时间不会再次开启,所以我们只能呆在里面,这时候我们倒也认识了不少的年轻俊杰,也结下了更多的仇敌,原因无他,就是因为我三人出身太低了,被别人歧视。”林沧海眼中凶光吞吐,摄人心魄。

“这一日,大家决定一齐朝着秘藏深处进发,这次要去的据说是一个魔神的墓地,那时人浩浩荡荡,倒也不少,不过没想到哪里才是真正的魔窟啊。”

林沧海脸色苍白,额头冷汗直冒,“凶光冲天,整个墓穴裂开,无数的凶灵冲出,虽然大家实力不弱,但还是溃不成军,那时候我们运气好躲在众人的身后,一见到这种情况自然急忙躲到一个角落,也是在那个地方我捡到了这块玉牌。”

“那后来呢?”秦穆心中一阵激动,急忙开口问道。

“秦兄弟要失望了,当时只有这块玉牌,不过既然出现在那个地方,应该也是极为了不得之物。”林沧海看出了秦穆的想法,开口笑道。

“恩,老宗主继续吧。”秦穆稍微有些失望,遗憾道。

林沧海点头,道:“数日过后,我们总算是躲过了一劫,可是不等我们庆祝,我的一个仇人突然从背后偷袭,那时情况极其危机,李大哥挺身而出替我挡了一掌,化解了我的危机,可是他本人却煞气入体,虽然以后神药相救,但始终无法治好。”

“所以从此之后我三人便反目成仇了,说来说去,还是我有愧啊。”林沧海叹息一声,有些落寞。

突然,只见他回头朝着秦穆开口道:“秦小兄弟莫不是认为我半月前所做之事太过残忍,连曾经的兄弟情也不顾了吗?”

秦穆讪笑一下,算是承认了,在他认为如果以前是兄弟的话怎么说也会念及旧情,不可能无情斩杀两人。

林沧海幽幽叹气,眼中闪过一丝不忍,开口道:“为了宗门,有些东西自然要舍弃,我想如果我输了,结果也是如此,在这种大义面前大家的选择都一样。”

秦穆闻言暗叹一声,这就是现实,个人在家族、宗门甚至在整个人族面前真的什么都不是,除非你能以一己之力改变一切。

“老宗主高义,晚辈受教了。”秦穆躬身,郑重道。

林沧海哈哈一笑,和颜悦色道:“既然这物用处不大,秦小兄弟再另行挑选一件吧,我也不能让小兄弟吃亏。”

秦穆心中一动,倒也没有拒绝,这次他直接将那个染土的陶罐拿起,林沧海眼中光晕流转,嘴角一动,似乎想要开口。

“老宗主,我就拿这两样好了,别的还请收回去。”秦穆将玉牌收入怀中,手上把玩着陶罐开口道。

林沧海脸色微变,突然正色道:“秦小兄弟,既然你拿了这件东西那我有些东西要告诉你,这是一件大凶器,甚至我怀疑是魔族之物,寻常人用它可能会发生不详,若有机会还请将其丢弃为上。”

秦穆点头,虽然对于林沧海嘴里的魔族之物有点不置可否,但对方出于好心也不好拒绝,只能点头称是。

“怎么回事?!”秦穆突然大惊,只觉得怀中的玉牌在不停地颤抖,一股慑人的灼热散发出来,胸口似乎快要焚化了一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