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王2不朽

第145章 刑天

第一百四十五章 刑天

占星师是一种职业,他们神秘但却无可取代,他们拥有着无可匹敌的能力,那就是占卜,祸福吉凶都能被他们提前预知,这种能力无论是对个人还是一个势力都是极为重要的,很显然雷元天就是这样的一个人。(

“两位族老,我们静观其变,这个秦穆必死无疑,我耗费心神的占卜绝对不会出错,而且我也收到了族中以为老祖宗的意念,不必担心。”雷元天冷冷开口,眼中杀机流转。

“大善,这样也免去了我们两人亲自动手威名受损。”雷寒开口,一副云淡风轻的样子。

“我为永恒,就算天罚也不能阻止!”秦穆大喝,身若琉璃,万法不沾身,巨大的光影怒啸苍穹,浩瀚的音波荡开,近百里的虚空裂开,乱流肆虐。(

一柄天刀横亘天穹,斩破乾坤,镇压三千界,秦穆挥手,刀光冲霄,直接朝着天罚之眼冲去,巨响过后,天罚之眼直接炸裂,无数的血色雷光闪烁,冲向四面八方。

天罚又名雷罚或者雷劫,雷霆之力是苍天主宰一切,镇压异类的凭仗,血雷是一种极为刚烈的能量,至阳至刚,所向无敌。

天穹之上血雷闪烁,一丝就足以破开虚空,斩灭藏海境高手,这么多血雷凝聚成海洋就算是天心境高手也无法相抗,天罚之眼此时却消失于无形,血雷好像失去了领导者,不停地坠落,整个陨雷谷好像迎来了世界末日一般,万灵寂灭。

惨叫连连,不可计数的雷角族人陨落,根本无法抗衡,损伤惨重。

“天罚之眼消失了?!难道秦穆已经成功?”雷元霸此时根本不顾自己族人的死活,目光有些呆滞地看向天穹,有些不可置信。(

而另一边的雷元天等人却面带冷笑,似乎知道了什么隐秘,根本不担心。

“不,还没结束,或者说现在才刚开始。”秦穆自语,猛地打出一拳,万丈光影崩裂,灵气浩荡十余里,然后尽数融入了他的身体当中。

只见他真身连踏,扶摇直上,直接冲向天际,好似一只鲲鹏振翅,又宛若凤凰长鸣,威压九重天。

好像验证秦穆所说的话一般,一道惊天的巨响传来,一时间天地失音,万灵皆寂,苍穹上仙光氤氲,一片古老的建筑群直接浮现,然后带着无上的伟力镇压下来。

“这是?上古传说当中的天庭?!”雷元霸目瞪口呆,舌头干燥。(

上古传说,仙界的统治者叫做天庭,由唯一的仙王执掌,镇压无数位面,横杀三千界没有一人能够阻挡,所向无敌。

天庭遗迹坠落,好像一方天穹被人取下然后直接扔下一般,天地轰鸣,虚空颤栗,浩瀚的波动席卷天地,整个苍穹都随之摇晃,无人可挡。

“如果真有天庭,我就是即将入主其中的仙王,一片小小的幻象也敢欺压我,实在是不自量力。”秦穆长啸,语气狂到没边。

其实也不能算他自大,现在的秦穆堪比人界的领袖级人物,虽然仅限藏海境但是却已经有了舍我其谁,唯我独尊的盖世霸气,再加上现在是在雷神界,最强者也只是藏海巅峰,所以秦穆方才如此,如果换做是人界恐怕三句话没说完就有至强者出手,直接要他陨落了。(

只见秦穆猛一震拳,狂暴的能量直冲云霄,金色神光汹涌而出,直接将他面前的那片天地淹没,一只金色拳头破开虚空,斩破虚妄,直接逆天而起,浩瀚的能量波动肆虐天穹。

“给我破!”

大喝传来。秦穆金色长发飞舞,好似神祇降世,威猛无比,一只拳头横击九天,亿万缕仙光垂落,成千上万的大道神则落下,宛若一件神衣一般披在他的身上,让他看起来像一尊盖世的霸王转世,超然之中又带着凌厉,气势无匹。

轰隆声传来,金色拳头横击三千界,直达天际,秦穆大攻杀术运转至巅峰,一道诡异的感觉出现在他的心头,好像这一刻自己就是无敌,就算是神来了也要杀。

仙界破灭,成了无数的光点四散,在一片炽盛的光辉中消失了,天宇一亮,这时只剩下一道金色的人影指天踏地,纵横无敌。

“轰隆隆!”

这个时候,惊天动地的声音传出,一座巨大的门户显现,上面书写着三个诡异的大字,好像是来自仙界的符文,但是秦穆却诡异地看懂了,南天门!

“杀!”

突然,无数的喊杀声传来,让人心神恍惚,好像来自遥远的亘古,无敌如今,纵横未来,无数的天兵天将显化,立于南天门下,杀气冲天,一片尸山血海直接笼罩下来。

秦穆心中一凛,不敢再有丝毫的懈怠,之前的仙界落下,就算是人界那些稍次于领袖级的人物也要陨落,更别说雷元天这些人了,现在不可计数的天兵天将更是无敌,单单是这股气势就可以纵横万古,打到天地沉沦。

“违背天意,逆转大道,异类,该杀!”

一道巨响轰鸣,天兵天将当中走出了一具无头的尸体,狂暴的气息席卷天地,大道哀鸣,所有的荣光都被他吸收了,想当年应该也是一尊无敌人物,不然也不会成为这些天兵天将的统领。

“刑天!!”秦穆大骇,心神颤抖,没想到在这里竟然见到了这一尊猛人,耳边似乎还传来了刑天舞干戚的歌声。

太古记载,远古末期,一个古老的巫神界大举入侵人界,他们的首领就是刑天,横杀天下,纵横亿亿万里无敌,所到之处血流成河,旌旗一挥,人头滚滚,端是可怕无比,那时候人族强者震怒,先后共有十余名大人物出世想要斩杀此人却统统喋血,到最后还是人族的无上存在皇天出手方才将此人斩杀,没想到现在竟然出现在天罚当中。

秦穆摇头无语,心中突然有了一个想法,难道这就是因果?当年他的师尊皇天斩杀刑天,现在刑天的虚影被天罚刻画出来,想要镇杀秦穆,好像一个轮回,又回到了原点。

“刑天,当年的你被皇天斩杀,既然已经陨落那便逝去,我现在就帮你解脱。”秦穆冷笑,负手在后,冲天而起。

我们将一如既往为你提供优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