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王2不朽

第202章 大劫将至

第二百零二章 大劫将至

战戈复苏,爆发出了最强威势,血色神光横冲直撞,碾压一切,无匹的波动荡开,将紫色神光尽数驱逐到了一处。给力文学网追莽荒纪,还得上眼快。

血色神光越发炽盛,战戈清鸣,宛若一尊真神苏醒一般,一片血海镇压下来,淹没整片识海,若隐若现间,一个身穿血袍的人影悬浮在秦穆的识海当中。

血袍人影负手在后,眸光睥睨,威压诸天,两束神光激射而出,直接撞在了雷池和小塔上,宛若战鼓敲响,巨大的响声传开,秦穆顿时觉得心神舒畅,好似醍醐灌顶,原先受损的一下子恢复过来,甚至还要更进一步,在通往天心的道路上越发坚凝。

“这是,战戈神祇?!”秦穆心神大动,目瞪口呆,没想到真的能够见到传说当中的神祇,虽然只是一件神兵当中的。

血袍人影傲立,混沌流转,让人无法看清其的面容,但是单单是那股气势就能让所有人心折不已。

“我现在仅剩残躯,需要你帮我找回曾经遗失的一切,天地反复,大劫将至,如果你无法将我重新带回巅峰恐怕以后将寸步难行。”神祇开口,霸道的声音扑面而来,还带着浓浓的沧桑气息。

秦穆一愣,没想到战戈神祇对他开口了,当下回道:“前辈交代的我一定会帮你找到,多谢前辈的多次相救,只是我有一个疑惑,不知您所说的天地反复是怎么回事?”

天地反复这四个字秦穆听到不止一次了,曾经的玄元师兄也曾说过,好像是一场大劫,一场针对人间界的大劫。

“你实力太弱暂时接触不到这样的隐秘,魔头降世,毁灭人间,血月横空,万物归墟,无人永生。”神祇好似想到了什么,浅显地提点了几句。

“大劫将至,我的身躯被人打碎,意识消散大半,已经不再记得当年的一些隐秘,只知道这是诸天万界的劫难,没有人能够逃脱,可惜我已经不能庇护你。”神祇有些惆怅,想起了曾经的光辉岁月。

“我的路,自己来走,我不需要庇护。”秦穆斩钉截铁,话语铿锵,掷地有声。

他自信无比,坚信无敌,不需要任何人的守护,只要一路无敌下去,难道还需要别人的庇护吗?

神祇点头,略微有些欣赏,“强者的路需要自己去闯,我或者是你的长辈都无法将你完全庇护住,路途多艰,实力才是永恒,如果有敌,杀了便是。”

血色神芒大盛,金戈铁马,气吞万里如虎。

秦穆点头,心领神会,“前辈,不知道这两大禁器?”

禁器作乱现在成了他的头等大敌,乃至于都有生命之威,不得不在意。

“我实力大损,现在无法镇压这两件禁器,毕竟它们都十分的不凡,尤其是那个雷池,不过单纯的震慑两者还是可以,只不过你再也无法动用我了。”

“不过两件禁器你还是能够动用少许,只要不是动其根本,便无伤大雅。”神祇感慨,现在它的真身被打碎,已经远远不是巅峰时期了,换做以前,别说这两件禁器,就算再来十件也是统统镇压。

物是人非,一代枭雄也有陨落日,时光荏苒,盖世英雄也有落幕时。

秦穆听到这里才松了一口气,如果两件禁器都不能用这才玩大了,闹了半天玩了个无用功出来,注定要哭瞎,不过好在禁器还能够动用,至少进入禁神内域不成问题。

“前辈,你真的没有问题吗?我怎么觉得你的灵火有些?”秦穆疑惑,隐隐有些不安,其实从战戈神祇刚出现的识海就已经察觉到了,只不过推迟到现在才说。

“哈哈,你也看出来了。”神祇大笑,并不意外秦穆的疑惑,开口道:“当年妖族无耻的妖圣出手,硬是将我打碎,就连主人也直接陨落,虽然我现在已经苏醒了,但是和当年相差太远,我最多只能清醒一段时间,然后便要重新沉睡,不过在这之前震慑这两大禁器不成问题。”

神祇冷冷开口,血光炽盛,如同天灯一般照亮识海,通向彼岸,一只血色大手划过,如同长虹一般,直接将两件禁器禁锢住,神光万丈。

“今日有我在,你们又能如何!”神祇目光如炬,好似真正的天神一般,双手划动,打出一道道诡异的灵诀,封闭住整片识海。

“秦穆,这个神祇来头也太大了吧,如果是巅峰时期,单单是它就能镇压一方世界了,你到底从哪搞来的?”雷蛇之祖不由得缩了缩脖子,现在的它吃了刚才身躯庞大的暴亏,变成了人族模样,站在秦穆的旁边。

秦穆点头,对此深以为然,当年那个神魔一般的身影手持战戈,打到九天十地无敌,这是何等的辉煌,别说镇压一方世界了,就算在大世界当中也足以横杀天下,当然这是在圣人不出的年代。

“当年如果不是圣人出手,这个前辈也有很大的机会跨入圣境,你说强不强。”秦穆反问,一阵感慨。

雷蛇之祖倒吸一口凉气,喃喃自语道:“好厉害,这样的话那个雷神都不是敌手,恐怕几个照面就要陨落,当真是无敌了。”

圣人何等的稀少,就算百尊帝皇也无法出一尊混沌圣人,雷神虽强,但是和圣人还有很大的差距,当时也看到了,圣人出手,雷神随即溃败,一只手都敌不过,所有的一切都被碾压了,但是这柄战戈不同,竟然只是被打碎小部分而已,单单是这份实力就足以堪称无敌。

数十息过后,所有的异象都消失了,神祇身躯变淡,飘忽不定,似乎下一秒都要消散了。

“秦穆,我又要沉睡了,以后所有的事情都将由你自己一个人解决,可做好准备了?”神祇开口,十分的虚弱,想来刚才让它的受损颇重。

血色神光慢慢消散,如同潮水一般退去。

“前辈……”秦穆本想开口,但是有好似想到了什么,当下点头,直接道:“前辈放心,我的路我有信心走到最后,所有的敌人都会被我横推过去。”

神祇点头,略微有些欣慰道:“你有那人的传承我对你的前途并不担心,只是我想告诉你的是,虽然人定胜天,但是气运这些还是越多越好,我会给你一个秘法,那就是掠夺天骄的气运,这样你才会走得更远。”

秦穆并不拒绝,他自然也知道气运的好处,如果自己的潜力再加上气运相助,相比可以在短时间内崛起,屹立于人间界。

“原先我并不想如此,但是大劫将至,人族的力量经过这么多年的时间虽然已经恢复了不少,但是和远古末期还是有很大的差距,所以需要更多的人站出来承担这一切,你可愿意?”神祇长叹,开口说道。

“你现在的实力同代当中也不是最为顶尖的,所以你需要的是掠夺,所有与你为敌的统统掠夺,不要太多在意,实力才是永恒,只要你能够碾压一切,最后保护住族群,谁还敢说你是错的,天地反复,太多的人要陨落,如果没有实力,什么都是虚妄。”

神祇冷笑,宛若看到了未来一角,出言道:“大劫来临之时,封王的强者也只能成为炮灰,得到神位才勉强能够挣扎,帝皇也不能无法无天,只有混沌圣人才能有逆天的实力,不过也有很大的可能陨落,你现在还差的远。”

这个时候,神祇的身躯越来越淡,即将消逝了。

“记住,这个世上没有对错,大家都在为了永生挣扎,真正到了那个境界,你一个人就能支撑起整片人间界。”

璀璨的神芒激射,神祇的身躯当即消散,只剩下了一柄生锈的战戈悬浮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