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王2不朽

第309章 皇位继承之法

第三百零九章 皇位继承之法

圣旨燃烧,金色的神火跳跃,一个高大的人影负手而立,龙气浩荡,目光睥睨,整个人都在发光,很是强大。(

“儿臣见过父皇,愿父皇万寿无疆,春秋永驻。”大皇子携诸多皇子跪拜,头直接碰在地上,很是虔诚。

“成儿,有些话不能说,我们青越国能有今天靠的是所有人众志成城,不是某一个人的功劳,就连父皇对朝中老臣也要礼敬三分,此间事了给我回去面壁三日,不想痛了不准出来。”

青越国主开口,霸道的声音不容置疑,大皇子也无话可说,将头埋得更深了,他根本不敢反抗,就算现在这个神一样的父皇要废了他他也无话可说,这就是权势,日积月累是十年留下来的威严,帝皇一怒谁敢多言。

秦穆旁观,心中不禁腹诽,这个青越国主和大皇子分明就是一个意思,虽然看上去说的是冠冕堂皇,但是这里的哪一个人不是明白人,这些显贵子弟哪里还不明白青越国主的话,一阵绝望,但是摄于青越国主的威势根本不敢多说,只能默默地记在心里。(

青越国主瞥了众人一眼,他哪里不知道大家的想法,不过对他来说根本无所谓,天心境的实力足以镇压整个青越国,谅这些家族再多几个胆也不敢多说什么。

他也是一个有大野心的人,自然不愿意看到儒家掌控朝堂的情况,不过老祖宗立下的规矩不能废,就算是他也没有这个胆子,直到前段时间他成功踏足了灵台境界,才开始显露出了霸道的手段,要开始对祖宗留下来的儒家执政规矩动手了。

所有人都跪拜了下来。只剩下秦穆一人尤其显得鹤立鸡群,青越国主此时也注意到了他。

“这就是天心境的威势吗?果然恐怖,不过还压不住我。”秦穆眼神凝重,感觉到了一股浩瀚的气息宛若汪洋一般席卷过来,令他也有些难以承受,不过他终究是见过大世面的人,抱元守一,心若冰清,心若磐石,丝毫不被外物沾染。(

“果然有这个实力,真是不凡,只是不知道你到底有几分本事。”青越国主饶有兴趣地开口道,身上的威压更盛了几分,一股脑朝着秦穆落下。

虚空哀鸣。整片大地都在颤抖,咔咔作响。十分恐怖。不过这些威压并没有散开,如若不然,就会造成一定量的血腥,青越国主对于威压的掌控能力显露无疑。

秦穆立时觉得压力大增,但是还没有到令他变色的时候,身形一动就将所有的压力都给划开了。就像大海中的礁石一般,虽然历经冲刷但是依旧没有屹立,将永恒之术发挥得淋漓尽致。

突然,青越国主身形一动。所有的威压尽皆散去,秦穆身形一个踉跄,嘴角渗出了一丝血液,脸色有些惨白。

青越国主脸色稍微好看了些,缓缓开口道:“你是何人?为何见到本国主却不下跪,若你今日不说个子丑寅卯小心头上的脑袋!”

说到最后,青越国主脸上换成了一片冰冷之色,一时间风云色变,阴风怒号,一片浩瀚的尸山血海显化,镇压九天十地,而他本人则像是一尊至尊神祇,纵横无敌。(

秦穆冷笑,但是却没有表现出来,他自然是没有受伤,这一丝鲜血却是装出来的,青越国主这一类的人最重面子,秦穆自然知道,因此他也不愿意死磕,毕竟还没到这个时候,故意弄出了一点鲜血来蒙混过关。

“敢问阁下何人?”秦穆双手抱拳,狂妄无比,这个姿势只是对青越国主灵台境实力的尊敬,而不是将自己置于臣民的位置,青越国主脸色登时不悦,眉头微皱。

“难道你不知道我是青越国的国主,还在这里装傻充愣,真是吃了雄心豹子胆,你也不怕我杀你灭口。”青越国主冷哼,杀机毕露,所有人全身发抖,心神震颤,整个人都要瘫软了,不是每一个人都是秦穆,不是每一个人都能无视灵台境强者的威压。(

“知道,但我为何要跪?”秦穆信口开河,趾高气扬,一副我你惹不起的模样,很是欠揍。

青越国主怒极反笑,他这具身体只是以能量凝成的,到了此时显得有些虚幻了,即将消逝在虚空中。

“你问为何要跪?真是笑话,你站的地方是我的帝都,你问为什么要跪?因为站在你面前的人是我,是青越国的皇,你说你该不该跪!”

巨大的声音响彻天穹,崩裂虚空,灵台境的力量极尽爆发,隆隆作响,青越国主傲立天穹,虽然只是一具化身但是也拥有了无敌的威势,足以横行整个青越国无敌手。

秦穆突然长笑出声,身躯扶摇直上,和青越国主齐平,完全以平等的姿态说话,“先日月再有天,上跪父母,下跪圣人,你青越国主虽然位高权重,但是在我眼里还没那么震慑人心,强者最重气节,怎能跪你!”

一通话振聋发聩,令人震惊,秦穆的胆大包天直接表现出来,横行无忌,强势到了极点,就算是面对着青越国主这等人物也是强势无比,端是有几分气势。

青越国主突然大笑,所有的气势尽皆散去,好似从来都没有表露出来过一样,一国之君的变幻无常不过如此。

“果然是少年英豪,朕很是欣赏,只不过我的王国太缺少你这样的人才了,真是可惜,业成,以后要多和这位小兄弟亲近亲近。”青越国主对秦穆示好,大皇子闻言自然是点头应承,不敢多说什么,反正他本来就想和秦穆交好的。

“这个青越国主到底想做些什么,我怎么不明白了,果然是伴君如伴虎啊,这份心性根本不可能被人猜透。”秦穆暗语,对这个青越国主的看法更是高了一层,无论是真是假,后者能够瞬间就将无视自己的嚣张,这可不是一般人能做到的。

不过这些都和他没有直接关系,等到拿到神血后拍拍屁股走人,管他有什么阴谋都和自己没有关系。

“青越国皇室的气运出现了一抹黑气,显然是最近这段时间会发生些许劫难,而且这股黑气是由内而外散出的,显然这次皇室劫难不仅会有外界的,还会有内部动荡,难道会有皇子叛变?”秦穆思索,破魔神瞳随着他的实力提升渐渐有了可以看透气运的功能,青越国只是一个边缘小国,气运也并不深厚,倒是被他一眼看了出来。

秦穆扫视四周,在每一个皇子的脸上掠过,想要看出会谋反的到底是何人,“难道会是十六皇子?”

秦穆自语,现在只有一个十六皇子让他有些看不出底细,不过也不排除别的皇子,“兔子急了还咬人,现在看这幅模样,青越国主比较中意大皇子,若是不出意外这个大皇子应该就是最后的太子,而二皇子七皇子等人都不是省油的灯,如果他们加上支持他们的人暴起发难,恐怕还真有可能将整个皇权颠覆。”

“皇位继承人父皇现在也还没有确切答复,不过和皇宫内的几位老祖宗讨论后,我们想到了一个办法。”青越国主突然开口,隆隆的声音在每一个人的耳里响起。

“我们无论是皇子还是公主只要你是皇室血脉就都有可能成为国主,两日后王国禁地对每一个皇子皇女开放,你们可以带上自己找到的帮手,但是不能超过三人,只要你们能够从中得到我们青越国的镇国之宝就能继承皇位。”

青越国主的身影慢慢淡去,最后直接消失在了原地,只有这道声音还在回响。

我们将一如既往为你提供优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