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王2不朽

第318章 第一个追随者

第三百一十八章 第一个追随者

诸葛先生轻轻一笑,镇静无比,缓缓开口道:“你不会杀我。(

一阵风吹起,血腥味被吹散了,浓浓的远古气息传来,令人心神大震,实力运转间少了些许凝滞。

传闻远古时期最适合修炼,就连天地灵气也是如此,因此在哪个年度,强者辈出,其中还出现了堪比远古三皇的存在,这其中难免没有造化之说,不过到了太古天地法则改变,修行有些不易,不过智慧生命总是永无止境的追求的,众人开创了诸多无上法,拉近了这个差异。

这就是天地造化,总会留有一线生机,传说天道四十九,其中之一遁去,也就是人道,就是这个道理,人虽然天生弱小,但是接近大道,修炼更加容易,这才开创了人族这个巅峰种族,甚至还力压妖魔两大天赋异禀的种族,而且修道有成后的妖魔都会选择化身成人,也是这个道理。(

太古以后,天地受到压制,人们自然想要趋吉避凶,因此才有了第一代天机老人,他们号称可以看到原本遁去的人道,从而推算出些许未来,不过这些秦穆是嗤之以鼻的,我们自身就处在人道之中,当局者迷,又怎能看穿,就算可以也只是一小部分,所以这些占星师们更多的还是借鉴,根本不是看穿,除非是天机老人这种无敌存在。

不过就算如此也不能改变占星师们身份尊贵,毕竟如果看到未来的话对自己很有好处,诸葛先生的依仗应该就是来自此处。

“占星师身份的确不同,但是与我又有何干,难道我想杀你还要顾及你的身份?”秦穆冷笑,杀机四溢。一脸戏谑地看着诸葛先生。

“你不会杀我,虽然我无法推算到你的过去未来,但是我还是能看到你的身上被无数的大劫笼罩,现在虽然看上去威猛无比,强势到了极点,但是只要一步走错就是步步错,前途堪忧,而我却能帮你避开这一点。”

诸葛先生智珠在握,胸有成竹,眼中没有丝毫的波澜。(

秦穆眼睛一亮,哪里还听不懂诸葛先生的投靠的意思,不过他的心里却满是疑惑。哪有白送的东西,这等好事绝不会轻易上门。其中肯定有什么阴谋。或者是阳谋。

“既然你能看到我身上的秘密,那么你也应该知道我未来遇到大劫的可怕,你拿什么东西让我下决心不杀你?”秦穆脸色一正,一脸凝重道。

诸葛先生一笑,出声道:“我看到的不仅是你身上将要遭遇的大劫,我看到更多的还是很多大人物对你的关注。很多人一直都将推算之力放在你的身上,我虽然不能将这些推算之力弹开,但是一些小小的蒙蔽还不是问题,而且我觉得你很需要这个。”

诸葛先生似笑非笑。深深看了秦穆一眼,就算是他现在其实也是心悸不已,眼前这人被太多的大人物注意了,甚至有可能是一个灾星,自己接近他到底是对是错,不过这个想法只出现了短短的一刹那就被他斩断了,现在不是想这个的时候,占星师虽然强大,能力非凡,但是也需要一个庇护者,此人就很好。(

“这点我不否认,但是我想问你你接近我到底是为了什么,不要告诉我没有目的,我并不相信。”秦穆心中一凛,虽然他知道自己的很可能被很多人关注,但是真正得到确认还是让他有些失色。

“我想你对占星师应该也有些了解,那么你也应该清楚一点,占星师虽然穷究天地变化,推算古今,但是要遭受到的反噬也是极为强烈,稍有不慎就会身死道消,什么都没有了,而我需要当你的追随者,当然你所付出的就是为我抵挡一些天地反噬,公平交易。”

诸葛先生轻描淡写,直接讲出了实话,这些东西不可能隐藏起来,还不如大大方方承认。

“你的意思是把我当枪使?”秦穆脸色一冷,滔天的杀机席卷开来,阴风怒号,鬼神恸哭,好似来到了世界末日,诸葛先生脸色一变,身形踉跄后退,嘴角渗出一丝血迹。(

“如果真是这样,恐怕我就容不下你了,就算你天赋再强我也只能掌刀兵,必杀之。”秦穆一字一杀机,隐约间一片浩瀚的血海浮现,镇压九天。

诸葛先生大笑,丝毫不在意,他只看到了秦穆的杀气,但是并没有杀意,淡漠道:“这只是公平交易而已,我帮你,你帮我,各取所需。”

一路落罢两人都并没有说话,互相对视,数十息过后,秦穆大笑,所有的杀意尽皆散去,消失于无形,恐怖的压力瞬间消散,诸葛先生暗自松了一口气,背后一片虚汗,唏嘘不已。

“好,那么你就是我的第一个追随者,以后这片天下若有我的一席之地,定当还有你的位置。”秦穆拍了拍诸葛先生的肩膀,大治疗术施展,后者身上的伤势瞬间好转,恢复到了巅峰。

“多谢主公,诸葛清明有礼了。”诸葛先生一惊,随即大喜,秦穆有这般本事也是极好的,治疗圣术可就代表了多一条命,可遇而不可求。

秦穆点头,诸葛清明应该就是这个诸葛先生的本名了,现在君臣主仆地位已经下了,他也没有先前的冷漠,露出一抹微笑道:“诸葛先生莫要叫主公,唤我秦穆就好,我们两人便以兄弟相称。”

秦穆很是客气,他明白一个占星师的身份地位,不过可惜他根本对占星师的能力一窍不通,先前得到过的东西他早已经尝试过了,但是很可惜无法入门,两眼一抹黑。

诸葛先生连连摆手,一本正经道:“主公我们既然君臣名义已定,那么君就是君臣就是臣,不容有丝毫的僭越。”

从这个方面上看这个诸葛先生很是迂腐,但是也不排除有真正的含义,君臣之分主仆之别都是最为常见的等级之分,里面的因果不用多说,占星师们遭到天妒,自然是更要在意因果的问题。

秦穆一笑,也没有揭穿,这是他的第一个追随者,意义很是不同,顿时他就觉得有一股信仰之力融入到了他的气运当中,虽然少但是很精纯,也算不错了,总有一天自己的气运会越来越强,最后甚至能够积累出圣人果位应有的气运。

虽然修炼一道逆天而行,但是气运也很重要,一味的霉运是无法使一个人成就至高位置的,这点有关天地的馈赠,其中的奥妙常人难以明白,不说也罢。

“我有一个问题不知当问不当问。”秦穆突然开口,看着诸葛清明道:“不知诸葛先生师承何处,我看你年纪虽轻但是这一手占星师的修为已经很不凡了。”

秦穆很疑惑,冰心月莲属于可遇而不可求的宝药,而且自己也很难被推算出来,不过这一切都被诸葛清明看了个一清二楚,这让秦穆不禁疑窦打开。

诸葛清明的脸上流露出了一抹自得,很是自信道:“主公这有什么不能问的,不过清明倒是可能让主公失望了,因为我并没有师承,只是早些年有些奇遇后来一直摸索下来才有了今天的造化,这都是过去了,不足为外人道也。”

话虽如此,但是他脸上的那一抹自得还是怎么也抹不去的。

秦穆不仅没有失望,而是大喜,看着诸葛先生简直就像看着一个瑰宝,喜爱不加掩饰,“大善,大善,诸葛先生果然是天纵之才,今日是我秦某人占了便宜。”

我们将一如既往为你提供优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