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王2不朽

第355章 得来全不费工夫

第三百五十五章 得来全不费工夫

这是秦穆思索再三才这样说的,而且可能性很大,他虽然对异姓王后人知之不多,但是也知道此人杀伐果断,很有心机,如果不是到了有十万分把握他是绝对不会这样大动干戈的,因此秦穆推断此人应该还留有后手,就算不用青越皇室后人血祭也能攻破太和殿的后手。(

而且秦穆估计这个后手的代价很大,不然刘能也不会选择血祭之法,虽然秦穆不知道这个后手到底是什么,但是却能猜个**不离十。

现在的整体局势包括秦穆掌握不了的人就只有一个,大汉神朝刘启皇子!

或者说是刘启皇子背后的护道者,至少是一个封号强者,如果让这个封号强者出手的话恐怕整个太和殿第一时间就会被完全攻陷,所有人都要陨落,不过根据秦穆猜测封号强者何等高傲,根本不可能轻易动手,不过现在的情况不一样,刘能自然不会无功而返,那么最大的可能性就是求助这个封号强者,但是秦穆再三推算也得出了一个结论,这个封号强者可能只会打出一道攻击。(

这是最折中的猜测了,但是封号强者的一击何等强大,就算太和殿在禁器的防护下不会被攻破,但是这个禁器肯定是保不住了,这就给了刘能机会,禁器被破,外界的人蜂拥而至,青越皇室肯定挡不住,只能落了个被人擒杀的下场。

秦穆综合考虑,开口提醒道。

青越国主明显一愣,因为在他的认知当中皇室的禁器能够阻挡任何不是皇室血脉的人,封号境以下根本不可能有人攻破,这也是皇室最后的底蕴。

“皇室禁器不是封号境根本没人能破,现在就算是那个刘能也只是灵台巅峰。距离封号境还远,大可放心。”青越国主很自信,也不得不自信,现在的情况下他就是所有人的支柱,以为青越国主不仅是一国之主,而且还是众人中的最强者,如果他倒下了那么完全就可以用兵败如山倒来形容,而且皇室禁器也给了他这个自信。(

“如果有封号境呢。”这句话秦穆是直接传音的,并没有说出来,因为如果说出来就是动摇军心了。青越国主到时候一定会采取手段,甚至有可能将自己斩杀。

这就是人心的重要性,如果人心散了,就算是刘能攻不破太和殿,众人也只能是死路一条。

“你说的可是真的?”青越国主同样传音。他也不想将这个消息暴露出去,一脸郑重地看着秦穆道。

“**不离十。”秦穆开口。也没有十分肯定。这就是他做事的方法,永远不会将一件事说的很绝对,因为每一件事如果不是到了真正发生的时候其余的一切都有可能。

不过这个答案却已经让青越国主很凝重了,秦穆犯不着欺骗他,两人现在是在同一阵营的,一荣俱荣。一损俱损,太和殿被攻破,秦穆也休想有好结果。

“如果真的是这样,秦小兄弟。(

这已经算是托孤了,不过秦穆怎么也想不明白为什么青越国主会看上他,这一点很奇怪,不过如果说是直觉秦穆怎么也不相信,但是事实就是这样,不过他并没有想要接受。

“一切都只是在猜测阶段,国主实力强横,就算真的到了那一刻也能自己冲出去,倒也用不着我了。”

多一事不如少一事,秦穆并不想沾惹太多的因果,因此便拒绝了。

不过青越国主却并不吃这一套,只见他双目灼灼,好似两盏天灯,直达秦穆的内心,“秦小兄弟还请不要拒绝,我将我的女儿托付给你,或许我真的有可能能够成功躲过一劫,但是我却不能这么做,你知道吗。(

“这是我的国度,我是青越国的国主,普天之下莫非王土,率土之滨莫非王臣,我的领土上发生了动乱难道我能离去吗?不可能,就算是陨落在这里我也半步不退,因为我是青越国的王,这里是我的领地。”

一通话下来铿锵有力,掷地有声,虽然是传音但是秦穆还是感觉到了青越国主的坚定,知道事情已经不可违了,青越国的任何一个人都可以走就唯独他不行,因为他是王,这也是王最后的归宿。

秦穆感慨,郑重点头,算是应承下来了,因为无论是青越国主的托孤还是自己和二公主的关系都不允许他一个人离去,一举两得,只不过托孤有些太过正式了。

青越国主大喜,经历了大劫之后他的性格也看开了很多,没有了之前的霸气,多了一股迟暮的感觉,看着秦穆的眼光就好像是看着自己的女婿一样,很是慈祥。

知子莫若父,女儿也是一样,二公主的情感变化根本瞒不过他,虽然已经在极力掩饰了,但是青越国主还是感觉到了二公主对秦穆的一点爱慕,因此才有了这样的托孤。

“秦小兄弟,还请跟我过来,我还有些事情想要跟你讲一下。”青越国主突然停止了传音,开口道,并没有等秦穆回答就直接往太和殿走去了,后者虽然不明其意但还是紧跟而上,他也不认为青越国主会害他。

现在的太和殿已经没有了当初秦穆第一次来时的宏大,多了一些暮色,这是很难形容的一种感觉,因为秦穆感觉到了整个青越国都在走下坡路,就连所有的东西都有了这种韵味。

“秦穆,你可知我青越国存在了多少年?”青越国主突然开口,询问道。

秦穆摇头,表示不知,其实难怪,他根本就不是蛮荒界的人,别说是青越国了,就算是他自己的皇组织存在了多少年他也是不知。

青越国主并没有意外,只以为秦穆不曾关心过这些,接着道:“青越国存在已经有了数千年,如果要说具体年限却是在三千六百余年,但是我穆家的历史却要追溯到远古,只不过后来家道中落这才到了这个地步。”

秦穆一惊,他知道穆家就是青越皇室,但是却不知道穆家的历史这么长,竟然在远古就已经存在了。

“远古时期的穆家虽然不强,但也是一个赫赫有名的家族,大帝也有,但是祖先的荣光到了现在已经被我们这些后人败得点滴不剩,可悲,可叹。”青越国主不胜唏嘘,很是感慨,好似看淡了人生,话语间都是沧桑的气息。

秦穆仔细聆听着,远古时期强者无数,就算是大帝也很多,所以有很多家族曾经都出过大帝他也不感到奇怪,秦穆只是想知道青越国主到底想说些什么。

“无数年过去了,在我们的心中只有血脉传承才是最重要的东西,所以我把玲儿托付给你,希望你能给她幸福。”青越国主话锋一转,仔细看向了秦穆,很是郑重。

“国主多想了吧,我和二公主只是普通的朋友。”秦穆讪笑,如果口花花的话他是可以,但是真到了这个时候就有些忐忑了,而且他对二公主也只是有些好感而已。

“玲儿骗不了我,希望你能护住她一世。”青越国主摇头轻笑,手中光芒一闪,一个淡青色的瓶子出现在他的手中,散发出无量的神光,顿时将整个太和殿都淹没了。

“这就是神血,我现在要将它交给你。”

我们将一如既往为你提供优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