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王2不朽

第360章 夺血

第三百六十章 夺血

虚空尽碎,一道人影缓缓落下,衣衫破碎,很是狼狈,全身布满了血痕,遭受了一场大劫,鲜血潺潺,隐隐带着一些七彩之色,拥有蜕变出神血的可能,这就是灵台巅峰,但是和真正的封号还是差了一些。看小说首发推荐去眼快看书

“外物终究只是外物,你无法掌控,你也无法凭借它战胜我,所以,穆雷震今日你输了。”刘能的身影缓缓落下,霞光垂下,好似一尊神祇从神话当中走出,强势无匹,居高临下地俯视着青越国主。

只见他身上的伤势慢慢好转,最后直接将血痂震裂,露出了完美无瑕的身躯,虽然脸色有些惨白但是已经很了不起了,要知道灵台巅峰这个境界很难受伤,但是只要受了伤肯定很是严重,刘能能在短时间内将外部的伤势恢复很是难得。

“你以为你是什么,弱者的时候借助外物一步步走向无敌,这才是每一尊大神的必经之路,而你却在这里大放厥词,莫非真以为自己已经无敌了!”青越国主嗤笑,咳出一口血,很是狼狈,整个身躯都被打烂了,就算是有着疗伤之法也无法修复,因为已经到了一个极限,完全不是这样子能够恢复过来的,除非是拥有逆天宝药,或者是像大治疗术这些疗伤圣术。

“无论怎样,结局已经摆在了面前,你的失败早已经注定,神血我要了,天下再也没有了青越国,而这个国家却是毁在我刘能的手上!”

大笑连连,刘能状若疯狂,整个人都在颤抖,完全是激动的,其实难怪,蛮荒界就算是最小的一个帝国也至少有了过千年的历史。能够毁灭这样的帝国可想而知是怎样的令人兴奋。

“青越国灭了,穆家还在,如果我穆家请动当年的一些人出手,你以为你能逃过,就算是大汉神朝也不能无视他们,就别说你这样的炮灰了。给力文学网”青越国主意有所指,竟然是要耗尽当年的一些人情让某些势力出手,要知道当年的穆家可是帝皇家族,他们认识的那一批人也至少是来自帝皇家族当中的,要不然当年也不会处在落寞之时还是保下了翻天印。

刘能眼神一动。显然很是顾忌,但是随即便大笑起来不再在意了,“别说你们这样的一个穆家能不能让那些人出手,今天你们能逃走一个给我试试!”

只见他话音落下,原先青越国的三大亲王联手向前。当中的领头者直接逼宫道:“大哥,当年是你逼的我们落到了今天的地步。就连穆家的纯血都不能拥有。现在却是恶有恶报,今日的你注定陨落,而我也将成为新的青越国国主,成为新的穆家人。”

“跳梁小丑,老二,老四。老五这么多年你还是没长进,你以为就算我把太子之位让给你你就能获得纯血了吗?不可能!家族的血脉是高傲的,绝对不会允许你这样的趋炎附势之人存在,收起你的这份小心思。就算你立了新的青越国你也不再是穆家之人,”青越国主冷笑,眼神鄙夷,看着三人就好像看着三堆废物一般,根本不屑与之为伍。

原来这个领头者竟然是当年在争夺太子之位输了现任国主一筹的二皇子,穆雷复!而另外两人则是四皇子穆雷元,以及五皇子穆雷烃!三人当中又以穆雷复为首。

“大哥,看来你还没有看穿,真正的大帝是要讲究合纵连横,现在刘能能够帮我成为新的王,所以我现在屈居,但是等到我翻身做主了,立时将他斩杀,这才是真正的王者之道。”老二穆雷复传音,但是嘴里却是说着不同的话语。

“你当年仗了太子的大势获得血脉承认,如若不然你也只是和我们一样,所以我根本不服,就算不惜一切代价也要成为穆家的子弟。”

青越国主双目一亮,没想到自己以前一直小看的二弟却是有这般看法,当真是有些意外,但是也没什么了不起的,这些东西谁都会说,但是要做好谈何容易,言出必行,做的还要漂亮这才是王。

不过刘能却是不知道这个穆雷复说的是什么,他的嘴角露出一抹冷笑,刘能要的就是大义,只要穆雷复能够成为新的国主自己得到神血也是理所应当,也不至于辱没了当年先祖的名声。

他对青越国皇室的事情也知道一些,听闻过这种继承之法,青越国皇室当中只有一人是最为纯血的穆家血脉,这人就只能是国主,因为国主在即位后会得到先祖赐予的血脉之法,从而得到纯血,与此同时,国主留下来的血脉之中血脉之力就稍微少了一些,二公主就是这样的,这也是为什么二公主需要血祭才能得到青越国禁器的承认。

但是等到新的国主即位后原本属于上任国主子嗣的血脉之力会直接消失,再也不见,需要新的国主血脉才是正统,因此别看现在的穆雷复三人还顶着亲王的名号,但是实际上却已经不再拥有穆家血脉了。

青越国主大笑,对着自己当年的三个兄弟道:“你们三人莫非认为这么多年过去了还能获得穆家血脉?根本不可能,整个血脉的可塑性只停留在四十岁,而你们早已经过了这个年龄,血脉早已经失去,没有了重新获得的能力,就算是当了国主,你们三人也不可能享受所有的气运,你们的传人其实只是庶民,根本没有了穆家血脉!”

穆雷复三人闻言脸色阴沉,显然青越国主所说的都是真的,但是他们并不相信,想要搏上那么一次,“大哥,所以我们现在要你死,然后把你的血脉嫁接过来,那我们不就有了?!”

疯狂的大笑传来,三人好像着魔了一般,浑然没有了身为亲王的淡然威严,完全就像一个疯子,不能以常理计。

青越国主脸色一变,他自然也听说过这个方法,但是却不能确定,因为这是魔族的传承,十分邪恶,只在一些极少数的地方流传。

“我们当年得到一个高人的传授,因此才有了这个夺血之法,今日你的一切将彻底被我夺取,就连鲜血也是这样,今日过后,我就是正统的穆家弟子!”穆雷复大笑,面容狰狞,杀机毕露,他的身体都绽放出了邪恶的血红色,隐隐可见一只巨大的血色恶魔立在天地间,露出狰狞的面目,吞吐气息,要将青越国主的鲜血都给吞噬了。

这就是恐怖的夺血之法,很是邪恶,只有传说中的魔族才会有这样的秘法。

“你这个恶魔,穆家的血脉不能被你得到!”青越国主大惊,知道可能变成真的了,整个身体都在涨大,想要自爆。

“敬爱的大哥,你怎么能自爆呢,你的鲜血对我可还是有很重要的作用呢。”穆雷复狞笑,大手探出,散发出诡异的神纹,竟然将原本要自爆的青越国主给强行禁锢住了,根本无法自爆。

青越国主脸露绝望,现在别说刘能在虎视眈眈了,就算是这个穆雷复自己就根本对付不了,只能眼睁睁看着自己想血脉被剥夺而做不了丝毫的反应,没有一刻青越国主对自己这么痛恨,不仅失去了一切,竟然连自身的血脉都保不住了。

“魔族的神通你也敢用,真是不知死活,如果不是我现在苏醒了还真要让你们这些败类无法无天了,整个蛮荒界都有病,得治!”这时候,一道冷哼突然传来,好似九天上的寒风一般,带着无比的含义,令所有人全身如坠冰窖,几乎就要窒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