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王2不朽

第367章 我试试

第三百六十七章 我试试

秦穆好像是一尊无敌的神王一般,单手将老管家镇压下去,眸光睥睨,扫视四周,没有任何人敢跟他对视,强势无比,到了一种极致,强势而又强大。(

“可惜了,你再也不复当年的威势,而且雄心也已经不再,今日过后世上再也没有了你这个人。”秦穆摇头低语,并没有下修罗手段,只是叹气,似乎是看到了世上大多数人的将来。

老管家的一生其实也是很多人一生的写照,世上不知道有多少强者当初义薄云天,意气风发,强大无比,但是到了晚年却失去了所有的荣光,苟延残喘,如果秦穆不能够一直高歌猛进的话也只能陨落在那个时候,晚年注定失去一切。

但是换而言之,如果秦穆可以一生强势,一直到了巅峰,甚至是到了一种永生,不过那个时候究竟是喜是悲又有何人能够体会,孤独和寂寞铸就了那样的秦穆的晚年,两者之间有差别,但是也有共同点。

老管家长叹,看了一眼刘能,但是随后就绝望了,因为他看到了后者完全没有丝毫的反应,就算是看到自己被人镇压也是如此,要知道刘能可是灵台巅峰的强横人物,只要他出手秦穆肯定把持不住,但可惜后者却并没有做到这一点,令人生疑。

“当年的我自以为气运过人,强大无比,得到了上古伏羲大帝的传承,但是后来却沦落到这种境地,被人欺侮,果真是可怕,时间真是一把无情的刀,夺去了我的一切,带来了无边的耻辱。”

老管家眼神迷离。想起了自己的当年,那是何等的意气风发,自以为是天之骄子,强势无比,但是后来却遭到了大难,被人硬生生夺去了传承,什么都没有剩下,这样的大起大落无论是谁都是难以接受的。

“当年我失去了所有的信念,但那个时候刘能的父亲救了我,给了我新的斗志。虽然我后来也没有找到当年的仇人,但是无疑是老爷给了我新生,所以现在我已经无怨无悔了,就算是你杀了我我也,没有丝毫的怨言。(

老管家闭眼等死。失去了所有的信念,现在的情况已经很简单了。再也没有了丝毫的可能。只有陨落才是他最后的归宿。

秦穆叹气,另一只手直接落下,携带着滔天神威,但是他的心中早已经是思绪汹涌,根本难以自制。

“帮我找到凶手,我告诉你我的传承来由。”这时候。一道声音从秦穆的脑海响起,正是这个老管家,原来后者早已经看淡了生死,但是却始终看不淡当年自己的仇人。因此想借秦穆的手找到仇敌。

“我答应你。”秦穆开口,何乐而不为,老管家的仇敌秦穆说什么也是要去见上一见的,伏羲大帝的传承何等重要,而且秦穆还知道这个大帝从涅槃中得到了新生,现在俨然已经超过了自己当年,走向了新的巅峰,极有可能在未来的某个时间出世,势必会和自己有些交集,因此现在得到些传承的东西也是可以的。(

而且现在秦穆的心中还有另外一个想法,那就是神荒界当中的何家得到的也是伏羲大帝的传承,更重要的是自己跟何家已经走向了对立面,知己知彼方能百战不殆,如果未来的某一天跟何家人再次相遇,知道对手的弱点也是极好的,当即秦穆便答应了下来。

老管家原先浑浊的眼中再次出现了一抹光亮,随即便传出一道意志,秦穆点头,大手落下,后者的头颅当即炸开,身死道消,献血漫天,令人心悸。

而这个过程当中刘能没有丝毫的动作,好像死的不是他的管家一般,只是一个普通人,眼神冰冷,淡漠无比。

秦穆深深地看了此人一眼,嘴角冷笑,如果说最有可能夺走老管家传承的人就是这个刘能的父亲了,日防夜防家贼难防,只有刘能的父亲才能够接触到老管家,而且还能阴谋陷害他,只不过刘能之父做的很隐秘,没有被任何人察觉到,甚至连老管家对他还保留着一丝尊敬。(

不过在最后时刻老管家却也是起了一丝疑心,刘能千算万算,没想到在最后时刻还是出现了差错,被老管家起了疑心,这才有了拜托秦穆找到仇人的做法,而且还将自己得到传承的地方告诉了后者。

这就是一个差错,或许刘能还不知道,他虽然看上去很尊重老管家,但是心中却是恨不得后者死于非命,当年的事情他是有所知晓的,自然知道自己父亲所做的龌龊事,不过他也觉得很正常,人不为己天诛地灭,看着大好传承在自己眼前却不去取来才是最大的错误,不过刘能以及他的父亲却是算错了一点,那就是老管家得到的传承是何等薄弱,只是最差的那一部分。

要知道当年的伏羲大帝号称上古第一帝,这是何等的嚣张狂妄,更重要的是他的实力是何等的强大,这是无数次杀戮才得到的公认,这样一个狠人的传承怎么可能是这么一点,要知道当年的何家先祖得到了伏羲大帝还没有超脱前留下的传承就将一个原先名不见经传的小家族带上了帝皇级势力的领域,这才是真正逆天啊。

不过现在这一切都被秦穆捡了一个漏,或许刘能知道后将自己肠子都要给悔青了,因为原先老管家却是要将这个秘密告诉他的。

秦穆叹气,收起最后的思绪,真身行走,像是一尊神王下界,仙王临尘,无数的霞光坠落,无边无际,没有任何人敢出手,就算是被蛊惑的人也是如此。

穆雷复脸色难看,因为秦穆是直接朝着他来的,目的已经很明确了,就是要将他斩杀,这让穆雷复如何不怕,就算是他知道自己是不能被杀死的也是如此,要知道被人轰碎身体的感觉是何等的难受,穆雷复不想再尝试多遍。

“你们给我上啊,永生法需要有人继承,我决定就是你们当中的一人。”穆雷复气急败坏,随即叫嚣,想要再次用永生法蛊惑众人,不过也是正常,因为真的有些人被蛊惑了,想要出手。

毕竟永生法太过诱人了,根本没有办法拒绝,知道山有虎偏向虎山行就是这个道理,此时不搏这些人再也没有了机会,因此就算是知道不可能也是要出手。

“世上根本没有永生法,谁动我就杀谁!”秦穆冷哼,动用了音波秘法,竟然将这些人都给唤醒了,打不腾挪,所向无敌,没有任何人敢出手阻拦。

“不可能没有永生法,不然你不会杀不了我,你们别被他骗了!”穆雷复长啸,想要再次蛊惑众人,但是却没有受到任何的成效,秦穆撑开了一片领域,将穆雷复的声音彻底隔绝在了这个领域当中。

“地府的秘法用的可算舒坦?什么永生法,真是个笑话!”秦穆冷笑,眼神冰冷,滔天的杀意席卷就笑,令人如坠冰窖。

“你在说什么?!我怎么听不懂,想要污蔑我的永生法,那么你便杀了我试试!”穆雷复大惊失色,不过随即便恢复了过来,虽然现在是被秦穆说对了,但是他对自己的秘法很有信心,知道自己是杀不死的,因此才这般强势。

秦穆开口,嘴角露出了一抹意味深长的微笑,眼神紧紧盯着穆雷复,后者不禁全身冰冷,心悸无比,“既然你都这么说了那么我就来试试,我也想看看所谓的地府秘法到底是怎么强大,这可是我第二次听到有关地府的消息。”

我们将一如既往为你提供优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