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王2不朽

第443章 慧剑

第四百四十三章 慧剑

生与死之间最为考验一个人,世上不缺少那些真正的冒险者,不将自己的生命看得很重要,但是这样的人当中很少有人能够成为一个很强大的存在,因为他们的性格就注定了他们不适合成为一个至强者,只懂得一味的冒险看上去很好,但这是最消耗个人气运,以及潜力的举动。

这些冒险者年轻的时候或许荣光万丈,是强大和奇迹的代名词,但是一旦到了晚年人生开始走向了下坡路的时候所有年轻时候过于刚猛的弊端就会完全显现出来,他们的晚年注定伴随着诸多的不详,也别说道晚年了,或许这些人年轻时候可以高歌猛进,一路无敌,但是只要是有一次失败那便是彻底失去任何希望了,一步输步步输。

因为他们年轻时候的任何冒险都是在以自己浩瀚的气运做底子,消耗的也都是这些,冒险两个字代表的是更多的含义,他们或许强大,或许曾经无敌,但是他们的潜力也消耗了很多,所以这些人其实是真正在刀尖上跳舞的人,不会有什么好结果,刚过易折,不是一味的强势就是正确。

你想要强势,想要强大是站在自身发展的角度下,如果太多的压榨自己智慧得不偿失,到最后竹篮打水一场空,所以秦穆到现在其实对于自己的气运消耗还是很在意的,可是没有办法,因为他得到的机缘还是什么都太过逆天了,对于气运是一种很大的消耗。而且这还是在别人的安排下得到这些机缘的,所以秦穆并没有能力拒绝,不过未来就有能力拒绝了。这是他对于自己的信任,开辟次宇宙之后秦穆相信自己已经走上了一条不同的道路,或许这一路会很难走下去,但是却有很大的潜力。

这是异种的力量,就算是那些大圣们也推算不到,先前秦穆也知道自己是被皇天斩掉了所有的一切,不能被其他大圣探知到。但是现在秦穆更加彻底,就算是皇天也不可能知道秦穆体内的情况,在异种能量的干扰下皇天的探知也失去了所有的用处。所以现在的秦穆其实已经开始走向了另外的一条道路。

不过他现在还是有一定的劣势,那就是体内次宇宙没有凝练到一定的程度,如果三千道法则能够完全参悟秦穆或许能够摆脱皇天的推算,但在这之前想要摆脱还是有一定的困难。不过也已经可以在一些细微的地方影响到皇天的推算了。这是一个好消息,想要彻底摆脱皇天现在虽然还做不到,但并不是代表以后不可以。

“现在我想要进入到皇天的寝宫势必是要和皇天的因果再加上一层,而且如果我还得到了什么肯定会对我仅剩不多的气运带来很大的损耗,这是我不能接受的,气运衰落或给我带来太多的不可确定因素,我自信,但并不盲目。现在的我还没有对抗气运的能力。”

秦穆思索,想得很多。牵一发而动全身,自然是要谋定而后动,秦穆在计算着这其中自己的得失,如果两者当中失去的较多就只能放弃皇天寝宫了,虽然看上去很诱人,但是秦穆不是傻子,更不是只知道一味得到机缘的疯子,舍得舍得,有舍才有得,秦穆知道自己需要什么,想要得到自己要的东西自然是要付出些什么。

“不过现在更大的危机还是在于天地反复,这是我,甚至是人族都不能承受的痛,我得到皇天的传承注定了我的将来将站在妖魔两族的对立面,甚至可以说整个人族当中都会有不少人会对我心生敌意,这样的话我肯定是需要更多的实力,但是单单靠自己积累太慢了,不知道需要多少年才能够真正成长起来,虽然我不想跟皇天再有交集,再次染上因果,但是有些东西却令我不得不去做,但是现在我自己有了新的方式提升实力,如果不出意外也能在短时间当中成长起来,这就让我有些顾虑了。(百度搜索给力文学网更新最快最稳定)”

秦穆原先对于皇天寝宫的想法是志在必得的,因为他想要尽快成长起来,自然是需要付出不少,但是现在因为自己体内次宇宙的开辟让秦穆有了很多新的想法,对皇天寝宫的目的性也没有那么高了,他自信能够靠自己的能力成长起来,不过这还仅仅是处在推算阶段,而且还有一点,那就是秦穆次宇宙当中虽然有三千道法则,但是大多都是低等法则,这也是他一直在犹豫的缘由。

如果三千道低等法则参悟完全或许会得到天翻地覆的变化,秦穆也有想过自己会在那个时候成为大帝,但是只有五百道高等法则注定了他的潜力不会很大,就算是突破了天地圆满之数,这或许会让秦穆有了些新的变化,但是总体的战力或许不会有什么天翻地覆的变化,这也是秦穆的考虑,所以也造成了他现在模棱两可的原因。

“我到底该怎么办,因果两个字牵扯太大了,而且皇天太过强大,完全不是我现在能够接受的,跟他的因果一旦爆发我立时就要陷入万劫不复的境地。”

秦穆心烦意乱,不知道自己在想些什么,他考虑的太多了,想要强大,但是却不想要因果,虽然自信,但是却不确定。

“不对,我什么时候成了这么的优柔寡断!”

秦穆突然惊醒,背后一片冷汗,先前的他差点陷入了魔障,整个人都不好了,心变导致了气息不稳,体内的次宇宙出现要崩溃的预兆,如果真的崩溃了那就是真的欲哭无泪。

“还好醒转的比较快,不然次宇宙崩溃后我的人也要化道,那才是真正的无法承受的痛,我的性格原先不是这样,太多的选择让我变得优柔寡断,或许这才是我的真实性格。之前一直都是在别人的安排下所以我并没有出现走向岔路的情况,但是现在不同了,选择太多让我无法静心。性格的弊端也暴露了。”

秦穆很清醒,也很庆幸,如果这次不是自己认清了自身的的缺点恐怕他还永远不会发现这一点,这一次秦穆也开始认清了自己,他的本性是很优柔寡断的,或许用地球上的话就是选择恐惧症,只能在别人的安排下成长。之前全部都是这样,不过现在不同了,他想要得到新的发展。新的进步只能靠自己,不能再靠别人,或许这一次的蛮荒界之行对秦穆影响最大的就是这一点。

这是一次心里上的蜕变,秦穆正在走向成熟。之前的他还依仗皇天的传承。以及皇组织的强大,但是现在他是完全明白了,世上靠谁都不可以,能够依靠的只有自己,也只有实力两个字最能让人放心。

“对,我的路由我自己走,谁也不能帮助我,想要提升实力不付出些什么怎么可能。我现在并不知道次宇宙到底蕴含着什么样的威能,或许给我时间我能让我的决定更加正确。但是现在却没有那么多的时间,因为它并不会等我,现在我想要提升实力只能是靠皇天留下来的东西,我并不是有那么多的选择,现在最正确的决定只有一个,那就是进入皇天的寝宫,这一点毋庸置疑,如果现在我不进去可能以后都会后悔,机会只有一次,皇天的因果虽然不想沾惹,但是有些东西并不会依靠我自己的想法怎样就是怎样。”

秦穆想通了其中的关键,也就没有了像之前一样的纠结了。

“皇天有意留下了这一座寝宫肯定是为了我,他极有可能将这一切都给推算到了,所以无论我现在是什么想法最终还是会决定进入到寝宫当中的,这个也是没有办法,毕竟我现在欠缺的东西实在是太多了,完全没有足够的时间让我起来,皇天也是可怕,给了我一个美好的前程,但是我的一切都是按照他给我安排好的道路前行,或许这是最好的一条路但是我却不想要,毕竟男儿生在当下势必要靠自己走出一条无敌的道路,并不能按照别人给自己的路前进。”

秦穆自语,心中还有另外的一个想法,那就是他自己不想沾惹上跟皇天之间的因果有很大的可能性是因为他的心中对皇天一直都有敬畏,这其实是一个很正常的情况,整个人族当中不敬畏皇天的还有几人,就算是大圣也是如此,就像是刘宏,就算皇天已经消失了十万年,但是刘宏对于皇天还是这样的态度,秦穆虽然难以理解但是也没有因此而小看刘宏,只会更加觉得皇天可怕。

要知道一个大圣那么一定是坚定了自己的道心,当年也是所向无敌之人,但是就算是这些大圣也对皇天是这副态度,虽然有很大的可能是因为皇天的四纪元巅峰的圣人皇修为,但是也有很大的一部分是因为皇天的为人值得这些大圣如此,否则就像现在的天皇门一样,虽然强盛,也有很多强者围在他们身边,但是这么多的强者却是面服心不服,可是换向皇组织,当年的十尊大圣,两千尊大帝都是对皇天极度推崇,这两者间的差距根本不用说就能知道,实在是太大了,根本就是天和地的差别。

“难道我是真的怕了皇天?”

秦穆思索,但是最终得到的答案的确如此,应该也算不上是怕,皇天在他的心里就是一座山峰,看不到头,很难攀登,甚至是无法攀登,这就是现在秦穆的想法,皇天就像是一尊丰碑,罩在了所有人族众人的心头,虽然秦穆不想承认这一点,但是却无法规避现实。

“总有一天我会战胜你,现在我是靠着你留给我的道果一路前行,但是我会将它舍弃的,我的道比你更强,待我宇宙完善,天地间还有谁能够使我敬畏。”

秦穆也很自信,皇天是一座丰碑,但是再怎么强大的前人都是拿来给后人超越的,虽然很多曾经无敌的强者不想承认,但这的确就是现实,曾经的人族也都以为上古的人皇已经是人族第一强者了,所向披靡,征战诸天万界从未一败。但是谁又能想到远古的皇天也能和人皇相比,甚至有传闻荒天帝战力要比人皇还要高出一筹,这些都是现实的案列。历历在目,上古出了人皇,远古出了皇天,秦穆相信太古人族也会出现一尊至强者,而他就是要和人族所有人争夺这一份至高无上的荣耀。

“大圣,开启时空通道吧,只要有万分之一的机会我就不能放弃。因为时间不等我,我也耗不起时间,只能在现在这个时候迎难而上。我也相信自己的运气没有这么差,就算是传送出了岔子我也相信自己可以闯过去,我有这份自信。”

想通了一切之后秦穆也不再犹豫,利用自己的慧剑斩掉了优柔寡断。也是他现在发现了这一点。越是弱小的时候斩掉自己性格上的缺陷就越是容易,因为就像是一个小孩子一样,他从小就接触到的教育注定了他未来到底会有怎么样的成就,这也是为什么现在修道的年龄越小越好的原因,因为小孩子正是处在一种最好的情况,无限接近赤子之心。

这个时候的他们就像是一张白纸,或许会走向了岔路,但是只要引导的好还是可以回来的。越小越好,修道也是如此。秦穆其实的修道年龄并不大,而且他的道心也是唯我独尊,有我无敌,所以这些性格上的小弱点还是很容易除去的,而且秦穆也是一个思想成熟的人,知道什么事情该做什么不该做,有些弱点是不应该拥有的,所以短短的一瞬间秦穆便施展了慧剑将自己的弱点斩掉。

如果到了以后就困难了,那时候一个人的道已经彻底形成,不可能动摇了道心,性格也是如此,每一个大帝,大圣其实都是自信无比的人,他们不会认为自己是错的,就算是刘宏在皇天手下也是如此,作为战将刘宏经常否认皇天大帝的做法,这就是一个大圣形成了自己的道,不会轻易向别人屈服,如果不是皇天,别人就更加不可能了,所以这么一说秦穆还是很幸运的,发现自己弱点早也就代表了能够更早的解决这个问题。

如果等到日后秦穆已经将自己的道完全给确定巩固了下来它就会相信自己永远都是正确的,根本不可能发现自己的缺点,这也是很正常的情况,再加上秦穆走的是唯我独尊的道路,注定了他的一生只会是自己的一言堂,就算是做错了也不会承认的,所以现在发现自己缺点是多么幸运的一件事情,或许秦穆自己还不知道,这一次慧剑的斩落会为他的以后减少多少的弯路。

“你做好了决定?”

刘宏轻笑,并没有过多言语,只是静静看着秦穆,眼神一片平静,没有丝毫的波动。

“是的大圣,我已经做好了决定,修道之士其实就是这样子,与天斗与人斗,没有什么好畏惧的,想要成为真正的强者注定了你要走上一条危险的道路,就是把脑袋系在了裤腰带上,虽然这个比喻有些粗俗,但这就是事实,你永远不知道自己什么时候会陨落,我总算是理解了为什么会有很多的冒险者甘愿抛弃一切前往诸多禁地为了那一丝的机缘,他们难道不知道自己这么做是在消耗自己的潜力吗?他们当然知道,但是又能怎样,只求那一刹那的辉煌,人生在世不是每一个人都能像人皇,皇天大帝那样永垂不朽的,太多的人被岁月给淹没了,除非是大圣,但是想要成为大圣实在是太困难了。”

秦穆一阵感慨,眼神幽幽,好似想到了自己的未来,如果不能高歌猛进,奠定至高神位就只能和天地间的大多数人一样泯然众人,既然如此那还不如大胆一些,只要你去拼了还有那一份机会成功,但是如果你放弃了那么就只能坐以待毙。

秦穆不是这样的人,他想要去尝试,天地反复在即,他不想利用自己体内的神灵古棺开启第二世,毕竟第二世跟现在还是有很大差别的,开启第二世听起来是很不错,但是真正的强者绝对不会这么做,他们只需要在最辉煌的时候陨落,这就是一个强者的内心。

“大圣,我畏惧死亡,但并不是因为死亡就能让我止步,现在的情况就是这样,我的路已经注定了,但是生死有命,成事在人,我要争夺天地间那一抹生机。”

秦穆很是郑重,这也是他最真实的内心独白,世上每一个人都怕死,大圣们也是一样,不然就不会有那么多人想要成仙了,其实成仙最大的诱惑还是在有可能会永生,秦穆想要与天斗,为了唯一的生机。

“好,既然如此我也不劝你,小心为上,性命是最重要的,如果没有了生命所有的一切都会成为泡影,我不能保证你会传送到正确的区域,但我只能尽力。”

刘宏站了起来,同样很是郑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