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王2不朽

第461章 强势

第四百六十一章 强势

“好大的口气,你也是嚣张,还真以为我大凶一族是软柿子,如果不是因为数量太少,我们这一族也完全可以成为巅峰种族之一,单论个体战力,别说是你们人族了,就算是妖魔两族也无法跟我们相比,你拿什么和我斗,就算我现在不是最佳的状态,依旧可以碾压你,这就是我的自信。(

神祇念怒吼,神纹冲霄,组成一个巨大的法阵,一头巨大的大凶虚影从天而降,携带着无上的神威,恐怖到了极点,一个转身,天崩地裂,万古虚空都化成了齑粉,一只黑色大手凭空落了下来,笼罩四野,横行一方,一路无敌。

这是这只大凶的最后手段了,召唤先祖英魂,爆发出最为恐怖的力量,任何一个帝主在这里都会瞬间被撕成血雾,就算是在人界也很不凡了,不再是封号巅峰才能到达的力量,隐隐接触到了封王的境地,在这个世界当中就更加恐怖了,只有皇主才能够直面这样的力量。

“我说了,你隔绝太久了,早已经忘记了真正的强者是多么的强大,或许你还不知道,你现在展现出来的实力完全不会被我看在眼里,如果这就是你的极限那就真的是可以了,今日过后,我将把你的灵智完全打破。”

秦穆冷笑,没有丝毫的在意,大攻杀术运转到了巅峰,催动无上秘法,一片浩瀚的星域从天而降,而他本人则是披星戴月而来,携带着无上神通。一只硕大的拳头划破虚空,横亘苍穹,拳尖神光炽盛。无比的耀眼,霎时间火树银花,银河倒挂,天河崩碎,恐怖到了极致。

这是怎样恐怖的一道攻击,强盛无比,秦穆自信在这种状态下的自己完全可以在封号境当中无敌。就算是遇到了封王的强者也能够一战,这就是他的底气,如果再打出人皇拳的话完全可以真正和封王强者正面相抗了。无比的强大。

“轰隆隆!”

天崩地裂,星域崩溃,金色神光成为天地间的唯一,秦穆冷哼。龙行虎步。好似天帝巡游,万千大能跪拜,一时间天花乱坠,只见他连出重手,每一拳都打到天穹炸裂,大陆沉沦,万古归空。

“不可能,我不相信。只有我大凶一族才是真正的同阶无敌,你不可能战胜我的!”

神祇念极尽升华。狼狈不堪,在秦穆的强势下落在了下风,先祖的虚影都几乎被打爆,不过因为他并没有肉身,所以只是身影稍微虚幻了一些,并没有像平常状况下肉身崩碎。

“没有人能够打破我这一族的神话,你也一样,就算是你嘴里的那尊无敌强者也是一样,同阶当中只有我大凶一族才是无敌。”

神祇念神光闪烁,漫天道痕演化诸天道法,携带着无上神威,整个洞府都成了道法的汪洋,淹没了一切,这些都是大凶一族的无上秘术,很是可怕,加起来完全可以摧毁一个初入封王的强者。

其实他说的也是没错,大凶一族个体的强大的确可以算是人尽皆知的东西,极少有人能够在同阶当中打破他们这一族的无敌神话,当年的皇天也是以圣人皇的战力强势碾压,一路横推吗,这才杀的大凶一族天上地下无处藏身,狼狈不堪,但是这也不是绝对的,同阶当中的皇天完全可以碾压大凶一族的强者,这才是真正的无敌手段,这才是真正的强者。

“你们已经走向了落寞,再也不是当年那个无敌的大凶一族了,现在的你们就连诸天万族当中前十的种族也算不上,最多也只是在五十之数,不过你也不用争辩,因为当年的皇天大帝并没有将你们这一族斩尽杀绝,他将你们这一族很多的强大存在都给镇压了,为了一个巨大的隐秘,或许这才是你们这一族存在的意义,我虽然不知道他到底是为了什么,但是我却是能够理解,大凶一族其实并不是由母体出生的,你们的来历是一个祖凶池,很有可能你们的身上涉及到了很大的一个阴谋,我并不知道阴谋是什么,但是绝对可怕,就连你们自己也不知道自己到底是什么东西,实在是令人可怜。(

秦穆淡漠,很是冷酷,再加上那一双白色的瞳孔,就好似能够看穿任何生灵的心神一般,他所说的都是推测,而且准确性很高,皇天的性格就是对一切违逆他的,以及对人族有危险的都是斩尽杀绝,没有丝毫的余地,而大凶一族就是意外,再加上这个种族的来历,以及诞生方式都是令人很值得怀疑的,所以秦穆才推测大凶一族的身上或许背负着更大的东西,皇天想要利用他们,所以当年才会在大凶一族已经选择退避的前提下依旧大开杀戒,一路横推,更重要的还是皇天改变了一贯以来的作风,并没有将那些大凶彻底斩杀,虽然说大凶很难陨落,但是不论是秦穆还是这个世上的任何人都相信皇天有足够的能力将大凶一族给彻底磨灭了,至于为什么留下了他们一命也很正常,应该是有自己的缘由。

“只要祖凶池还在,我们就是不可能被斩杀,不可能消散在天地间,就算是你镇压了再多的我族大人物又能如何,时间一到,无数的我族强者依旧会出世,你们怎么也不可能将我们杀尽的,而且你们还会迎来我族疯狂的报复,看着吧,既然你说这个纪元也快要落幕了,那么我族也应该要出世了,诸天万界都会在我们大凶的身下颤抖,颤栗,我族称霸诸天就要到来!”

神祇念怒吼,展现出了绝杀手段,一举一动都蕴含着滔天巨力,可怕无比,一上来就是强绝世手段,想要以无穷无尽的秘技将秦穆彻底淹没,陷入万劫不复的境地。而他本人却是急速后退,不愿再起争斗,选择了退避。

“你也算是聪明。知道不是我的对手后就想要逃离,不过还是太晚了,从你在我的眼前显露出真身的那一刹那就已经注定了你的陨灭,所以,还是给我留下来吧!”

秦穆大喝,神光万丈,通体散发出无敌的宝辉。(

一只金色大手探出,无边无际,浩瀚无边。带着恐怖的力量落下。整片天地都为之颤抖,这一只手掌是秦穆所有道法的体现,就像是要将苍穹都给抓在其中一样,五根手指张开,神芒纵横,演化大阵,将这里的天地都给镇封住了,神祇念顿时觉得自己全身都给禁锢住。难以动弹,原先感应到的法则都被剥离。一时间陷入了绝对的下风。

“这,这是什么神通?!”

神祇念大惊失色,第一次难以保持淡定了,秦穆这样的攻伐太过可怕,简直是要将诸天万般法则都给道尽了,只有那一只大手从九天之上坠落,就像是上苍的手一样,所有的生灵都要在这其中颤抖。

“你输了。”

秦穆淡漠无比,眸光闪烁,好似天剑破空,撕裂寰宇,巨大的手掌落下,直接将神祇念抓到了手中,一个巨大的磨盘显化,阴风怒号,鬼神恸哭,就像是地府传说中的轮回盘显化,要将天地间所有的生灵都给送入轮回当中,这是一种很强大的道法,地府的强大也是有原因的。

当年的地府号称是所有生灵最后的归宿,口气之大根本没有人能够比得上,而且地府也是有这个实力,秦穆第一次催动大攻杀术模仿地府的神通,果然察觉到了一股很是莫名的力量,真的是要将人的心神都给磨灭了一样,巨大的轮回盘散发出幽幽宝光,足以令所有人都为之颤抖。

“这,这是轮回盘,你到底是谁,这是地府的无上神通,不是嫡系的传人不会得到传承,你到底是谁,地府不会选择生灵成为自己的继承者的,你到底是谁?!”

神祇念有些慌乱,原先以为自己有绝对的自信就算是战败了也不会陨落,但是现在看到地府的轮回盘出世就完全不淡定了,这个世上如果说大凶一族真正忌惮的势力应该就是地府了,地府对于灵魂上的研究已经到了登峰造极的程度,而大凶一族完全不用惧怕任何人,但是唯独地府上的灵魂早就可以令他们身陷囹圄。(

“轮回盘,好可怕,不对,你的轮回盘有些不对劲,并不是最为纯正的,应该是后天模仿,不过到底是多么的逆天,竟然能够将轮回盘都模仿到这样的程度,整个天地当中也只有一门神通才会如此。”

神祇念察觉到了一丝不对劲,他们这一族对于灵魂上的东西造诣颇深,自然感觉到了这个轮回盘的不对劲,应该并不是最为纯粹的轮回盘,而又能够这么想象,那么诸天万界当中只有一门神通才会有这样的能力。

“没错,我掌握的神通就是大攻杀术,号称最强大的杀伐圣术,如果在某种意义上来讲甚至可以和最为强大破爱名第一的大混沌术相比较,你输在我的手上也不为过,今日过后,你再也不会出现在这个世上了,一个四不像而已,难成大器。”

秦穆淡漠无比,百丈大小的身躯好像一个巨人,所向无敌,神祇念虽然强大,但是只能安安稳稳呆在秦穆的掌心当中,任由他再怎么升华,再怎么奋力都无法逃脱,只能被禁锢在这只大手当中,难以逃脱。

“你或许以为自己得到了人妖魔三族生灵的灵智,或许还得到了他们的些许神通,秘法,法则领悟,以为自己能够一直强大起来,高歌猛进,以为能够得到我的肉身就能改变一切,让你真正超脱出来,但是你却是不知道,世界上只有追求最纯正的血脉才能走得更远,这也是在人族当中会出现很多血脉以及纯血的原因,你认为自己得到了百家之长,能够一直强大下去,但是却是走向了弯路。就算你今天成功了也会被永远困在封王境界,现在天地反复,大乱即将开启。别说是封王了,就算是所谓的大圣也难以自持,所以无论如何你都只是陨落这一条道路,现在的你是将来的你的写照。”

秦穆开口,动用了无上妙音,满满都是魅惑之力,令人难以反抗。但是在神祇念这里却难以得到丝毫的用处,因为这样的魅惑之音或许是很强大,但是这样的声音也是有自己短板的。那就是针对灵魂上的,秦穆的灵魂之力其实并不强,只能算是封号巅峰而已,这点跟这个神祇念是同一个层次上的。而且大凶一族最擅长的就是灵魂上的造诣。所以秦穆的无上妙音根本无法撼动神祇念的心神,应该算是失败了。

“你应该是想知道关于我的一些隐秘,或许更正确说应该是想要得到关乎我这一族的秘密,不过你却是忘了,我的灵魂上的造诣远远不是你能够推测的,所以不要以为自己的那些所谓妙音有作用,只是班门弄斧而已,完全不值一提。想要得到我的隐秘,也是多想了。”

神祇念冷笑。知道自己现在无法逃脱之后也不再挣扎,他对于秦穆先前的举动很是嘲讽,想要得到自己的隐秘怎么可能,先不说自己封号极限的灵魂,再加上大凶一族的奇特,以及人妖魔三族大能的灵魂碎片,可以说现在的神祇念的灵魂已经很是高贵了,但是却是混乱的,杂乱无章,没有丝毫的可取之处,虽然很高贵,但是却没有了那种价值,时间一到只能够崩溃,别说开启第二世了,可能就算是再撑过数十年也是困难。

“当然,我也没想过要去探寻你的灵魂,只是想试验一下我的神通而已,现在看来的确算是不错,不用否认,刚才的那一段时间你的确是受到了一些影响,有这些变化已经算是不错,毕竟我也只是刚刚接触这些神通。”

秦穆淡笑,丝毫没有被拆穿的心境变化,他知道自己的情况,也知道自己面对的是什么样的人物,这一些小手段也的确是跟他所说的一样,只是一次尝试而已,本来就没有想着能够奏效,所以就选现在被拆穿也是无所谓。

“我觉得我还是用另一种神通试验一遍,你也知道我人族当中曾经有一个无上存在的势力,他们自称是佛门,我不知道面对佛门的无上渡化之数你还是否是这样的淡定。”

秦穆思绪一转,想到了另一种方式,当他成功成为灵台境之后身体当中当年青莲古佛留下来的传承终于发挥了作用,开始真正显化,佛门传承出现,秦穆跟佛门的因果再次加深,甚至是到了一种根本无法割舍的程度。

“都说佛门最重因果,这一点每一个人都知道,我现在的确是得到了佛门的传承,看来很是不凡,或许有一天吠陀洲的那些秃驴会前来跟我解决因果,但是也没有什么好在意的,到了那个时候我也真正成长起来了,别说是现在的佛门,换做是当年的他们我也丝毫不惧。”

秦穆很自信,知道自己跟佛门的因果无法解开之后索性就全盘接受,反正他也相信自己的实力,而且现在体内的次宇宙开启,完全可以让他在短时间内成长起来,拥有强大的战力,甚至可以说如果时间到了,就是佛门惧怕这一份因果了,秦穆到时候肯定会跟佛门清算一番,无论是恩是怨,到时候自有人过来清算。

“什么?佛门神通,不可能,佛门并没有沈彤彤,他们只有秘法,这一点是你的大攻杀术也无法改变的,大攻杀术只能够模拟的是神通,除非你得到了佛门的传承,不然你是根本不可能得到佛门秘法的,你是在骗我。”

神祇念冷笑,大凶一族研究最深的就是地府以及佛门这两个传承,地府不用说了,对于灵魂上的研究完全就是登峰造极,而佛门也是如此,不过佛门研究的是信仰之力,虽然说是说信仰之力,但是还是灵魂之力上的一些探索,佛门最为可怕的就是那些渡化之法,这是他们除了六字真言之外最令人胆寒的秘法,不过佛门的门户之见由来已久,绝对不会将自己的秘法传授给别人,秦穆一看就根本不可能是佛门中人,所以神祇念才会这样的自信。

“佛门秘法我虽然不想要,但是却非要出现,这一点恐怕是出乎你预料的,不过到底是不是佛门的秘法你看着就知道了,不知道现在这种状态的你能不能在我的渡化之术下成功不受影响。”

秦穆一笑,胸口散发出一阵强烈的佛光,他的脑后出现了一个巨大的光团,正是类似于佛门罗汉一般的神国秘法,一阵滔天的信仰之力汹涌而至,淹没了四极八荒,秦穆高喧佛号,天花乱坠,地涌金莲,好似真正的佛陀再世,强大无比,看一眼就能让一个人沉迷。

我们将一如既往为你提供优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