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王2不朽

第486章 游说

第四百八十六章 游说

的确,传令使现在的状态就是人人喊打,但是他却没有丝毫的觉悟,但是所有人都知道他肯定不是傻子,这么做自然是有他自己的原因。(

现在两支军队互相针对,即将征伐,这个时候贝鲁等人处于完全的弱势,在别人看来根本没有一丝一毫的胜利可能性,但是他们却占据了天时地利,这是一种很可怕的优势,令人不得不重视。

外界因素在那些强者的眼中是没有丝毫用处的,但是战争靠的不是那一小部分人的强大,更重要的还是所有人的努力,万众一心才能取得最后的胜利,得人心者得天下,得军心者战无不胜,这就是很正常的一种况,甚至在真正懂得战争,懂得如何运用自己权势人的眼中军心才是注定战斗结局的最重要因素。

这也是一种正常的想法,狭路相逢勇者胜,只有真正的勇者才是能够战到最后的人,军队讲究的是战斗力,讲究的是团结,只有团结一心的军队才是真正的雄狮,拥有无穷无尽的潜力,这样的军队极有可能爆出远超自身极限的爆力,甚至是在绝对的弱势之下取得胜利都有很大的可能性,所以想要击溃一只军队最好的办法就是让对方从自己的内部生矛盾,从而临阵倒戈,一举奠定胜局。

“你说的没有错,比亚将军,现在的你已经证明了自己的能力,或许第一大帅会对你很感兴趣,要知道第一大帅的身份不是别人能够比拟的。无论是跟贝蒂君上的关系以及被证实的君上级别战力都是你心目中明主的上上之选,想要成为强者肯定要跟随最为强大的人,说实话。传说中秦穆的实力应该要强过第一大帅不少,但是秦穆只是孤身一人,比不上坐拥五千万大军的第一大帅,我想将军既然能够称得上将军两个字自然是对权势有一定的追求,这一点第一大帅肯定能够满足,实不相瞒,这一次让我接触将军也是大帅的建议。(

传令使侃侃而谈。十分自信,在他认为第一大帅四个字完全就有足够的影响力能够让比亚归顺了,要知道在没有秦穆生出的叛乱之前。第一大帅可是至高无上权力的代名词,君上虽然号称是数亿大军,但是真正被他亲自执掌的也只是一亿军队而已,其他的就是众多大帅门联合起来的人马。而第一大帅一个人就拥有了五千万的军队。这是何等的可怕以及重视,贝蒂对于第一大帅的重视可想而知,五千万大军如果反叛,这会带来多大的威胁,再者就是第一大帅在众多大帅当中的威信也算不错,如果真的动叛乱牵扯到的东西实在是太大了,整个贝蒂君上的势力都会遭受到极大的创伤。

但就算如此贝蒂还是对第一大帅很相信,别人都只以为贝蒂对自己亲近的人相信到了极致。但是也有一些人知道很多的隐秘,俗话说伴君如伴虎。贝蒂君上就是这样的一只猛虎,根本不是别人能够触碰到的,第一大帅作为老虎最亲近的人看上去功成名就,被人另眼相看,但是实际上却是危险到了极致,根本不是别人能够想象的,,做臣子的最忌讳的东西就是功高震主。

属下的功劳太高,甚至是盖过了自己的主上这是最忌讳的事,要知道不可能有人会喜欢有自己的属下功劳太高,毕竟这种况的生预示着主上的无能,但是第一大帅却完全打破了这个定律,甚至连贝蒂都对第一大帅更加的重视了,这样的况只能说明两点,要么就是第一大帅是真正的强大无比,强大到了贝蒂都不能轻易动他的程度,要么就是贝蒂对第一大帅极度信任,信任到了极点。

这两点的可能性都是不小,不过这些都是外人的猜测,真实的况也只有这两人自己才能知道了。

无论到底是因为什么原因,第一大帅的确是贝蒂君上手下最有权势的人,最得到信任的人,可以说贝蒂建立的个人势力当中有两个领导者,其一是贝蒂,那么第二个就是第一大帅了,很多人都想要跟随第一大帅,从而功成名就。(

之前的比亚也是有这个想法的,第一大帅对他来说的确是拥有很大的诱惑力,比亚的心中对于权势其实是很贪恋的,毕竟一个人想要得到别人的承认只有两种道路,要么是足够的女人,要么就是足够的权势。

“第一大帅的确是我曾经的梦想,但是现在你以为还能诱惑到我吗,现在的况就是只要我的殿下回归,别说是第一大帅了,就算是贝蒂亲来也没有丝毫的作用,或许你们还不知道殿下的实力,就算不是王侯也是极为接近这个层次,无法想象哦啊,殿下回归,我的权势就会得到最大的提升,成为第一大帅一样的权贵我没有想过,但是至少也不会比前五的几个大帅要差,这一点难道你们的第一大帅能够满足?真是开玩笑,他自己也只是一个大帅而已,最多也不可能让我成为大帅,不然就是结党营私了,如果这样的话就算是贝蒂再怎么重视他也没有用,所以你别给我拿出这些东西来说服我,我现在还不知道第一大帅有什么东西能够吸引到我,你的游说是没有必要的。”

比亚冷笑一声,秦穆能够给他的是第一大帅远远不能给的,所以传令使根本就是在做无用功,没有足够的好处还想让比亚归顺,这根本就是不可能的事,不过传令使想要得到的却不是这一点,而是他终于感觉到了突破口,那就是比亚。

或许在别人看来比亚刚才说的话冠冕堂皇,仔细分析,最后得出了自己的选择,这一点都是很寻常的事。但是传令使看到的却不是这一点,他的直观感觉就是比亚心中已经生出了反骨,很有可能做出背叛的事。

因为比亚选择跟随秦穆靠的是各种利益相加。(

“将军或许还一直停留在百年前的君上排名当中,现在的君上实力已经得到了长足的进步,甚至可以说王侯这个层次都已经极为接近甚至是已经达到了,所以我们可以说你的殿下不一定会是君上的对手。而且君上势力已经极为稳固。已经有了自己的班底,这一点是很重要的,秦穆现在什么都还没有,一切都要从零开始,或许你现在认为自己选择跟随秦穆是因为这样子可以得到从龙之功,但是根据我得到的消息第一人应该是贝鲁,而且秦穆最看重的也是贝鲁这个人,所以你的前路大多已经注定。根本不可能得到多大的培养,但是贝蒂君上就不一样了。”

传令使侃侃而谈。淡定自若 ,很是自信,“君上已经拥有了自己的势力,而且很是庞大,数亿大军严阵以待,即将开始新的征伐,我现在在这里说一句极为大胆的话,如果可以,君上的实力如果已经到了无视萨摩王的程度肯定会直接爆出最强实力,一举颠覆萨摩王的统治也不是没有可能,这是何等的威势,你应该能够想象的到吧。”

为了拉拢比亚,为了这一场战斗的胜利,传令使简直是无法无天,什么话都敢说,无所不用其极,不过这也是很正常的况,基本上的每一个人都能看出来贝蒂的野心,这都是很明显的事,不要以为贝蒂的野心萨摩王不知道,事实上萨摩王甚至更加清楚,但是他却没有丝毫的举动,原因也是简单,那就是自信两个字。

萨摩王知道贝蒂很可能是一头白眼狼但是他也不在乎,这才是真正的一代枭雄,贝蒂越强,越有野心也就越能看出萨摩王的魄力,也能够看到萨摩王的自信,能者劳人说的就是这个道理,真正有能力的人是利用别人为自己办事,而不是亲力亲为。(

贝蒂在萨摩王的眼中就像是一把双刃剑,用的好了是一把伤敌利器,但是稍有不慎就有可能被其所伤,这就是需要一定的胆魄才会这么做,萨摩王也对自己的实力很相信,认为自己完全可以以战力直接镇压贝蒂,总之只要萨摩王的实力能够做到碾压贝蒂,那么就算再借贝蒂几个胆子也是不会反叛的,这就是萨摩王的自信,认为自己的实力已经完全可以算得上是帝主以下第一人,这也是摊能够无视别人的原因。

比亚也不是只有一头热血的愤青,自然知道这一些,也知道萨摩王的可怕,所以刚才传令使的话语当中什么颠覆萨摩王的统治他根本没有放在心上,要知道这就好像是画饼充饥的故事一样,贝蒂给自己画了一张饼,但是却超过了他能够达到的极限,就好像是一个笑话一样了,所以比亚根本没有在意这一点,不过他看重的却是贝蒂已经拥有了自己的势力,这是很关键的一点。

一个势力想要争霸天下,想要成为真正的无敌王者,需要的绝对不可能是一个人,所以实际上比亚是十分不看好秦穆的,因为他现在完全就是一个人在战斗,什么都没有,就像是现在的二十五万大军也是自己等人带过去的,换做是秦穆只是一个人而已。

单单一个人就想去争霸天下这是根本不可能做到的事 ,因为你想要战胜对手方法的确有很多,直接碾压,斩杀对方大人物都可以,但是想要真正令对方整个势力都臣服就很困难了,要知道就算是君上这个级别就有数亿大军,那么王侯至少也都是十多亿,帝主百来亿,这是何等庞大的一个数字,秦穆就算能够将一个王侯斩杀,但是也不可能将数亿大军尽数斩杀,这就会为自己埋下很多的不安定因素,所以击败军队的最好办法就是军队。但是这些秦穆并没有,一个人想要开创出不朽皇朝这是何等的困难,不是简单的想法两个字就能够说清楚的。

有实力有野心的人谁没有一个想法。就算是比亚也有,但是想法是好,却需要跟自己的能力挂钩,好的想法的确能够让一个人充满着斗志,但唯一的要求就是要这个想法能够实现,不是简简单单的几个字就能说清楚的,秦穆想要成为不朽帝主是可以的。但是没有足够的军队是不可能做到这一点的。

关于这些贝鲁跟奥威两个人肯定也是知道的,不过这两个人都选择了忽视,一直没有说出口。或许两个人都有自己的想法,奥威比亚是有些了解的,根据他的认知前者是根本不可能选择没有意义的事来做,既然奥威选择了跟随秦穆。肯定是有原因。只不过瞒了大家,至于贝鲁比亚却没有想这么多,因为贝鲁的性格比亚认为自己还是知道一些的,只要认定了就不会后悔,但是现在不是简简单单的忠诚两个字就能够说明一切的。

生死危机就在眼前,秦穆到现在还没有回归也就代表着军心根本无法稳固,之前贝鲁的确跟比亚说了很多,想要让比亚彻底放宽心。但是实际况却没有这么简单,贝鲁的一席话根本没有多少的意义。比亚奥威两个人不是那些普通的士兵能够比拟的,或许贝鲁的这些话能够骗过所有的士兵,但是根本不可能骗过这两个人,只不过奥威跟比亚两人不同罢了,但是也不排除这两人都是生有反骨,早就已经做好了准备,只不过一直瞒着所有人而已。

比亚不傻,他很聪明,秦穆的实力他虽然知道很强,但是却不知道到底有多强,就像是贝蒂一样,所有人都猜测贝蒂的实力已经达到了王侯界限,但是却没有人得到了验证,所以还没有人将贝蒂真正当成是王侯对待,这些种种都是正常况,只要你的实力不被别人承认也就代表着你无法以简简单单的名声震慑世人,就连比亚也都怀疑上了秦穆。

“的确,殿下缺少了自己的军队,缺少底蕴,这一点我们也不否认,但是你要知道的是殿下的实力完全不是你们能够猜测的,贝蒂不出根本没有人是殿下的对手,只要殿下投靠萨摩王,又是一个新的君上级别强者,或许还是王侯,我想萨摩王肯定会很是高兴,到了这个时候什么军队,什么底蕴都来了,难道你们可以无视这一点?我家殿下的底蕴是差了一些,但是实力却完全能够改变这一些。”

比亚冷笑,的确正如他所说的一样,秦穆的态度很重要,如果真的选择了归顺萨摩王可能就是新的新的一个君上,到那时肯定能够得到重用,军队这些萨摩王都会赐予,最短的时间内秦穆就能够彻底成长起来了。

“但是你要知道想要拥有自己真正的亲信是何等的困难,当初的贝蒂也是足足花了数百年的时间才建立起了这样强大的一群人,才真正拥有了自己的班底,如果秦穆想要成为这样也需要数百年,就算是他的能力再怎么强百年时间总是需要的,但是你们能够保证自己能够在百年内不生任何的事?贝蒂君上的行事作风你们也不是不知道,叛徒的下场绝对不会好,你们做出了这个决定之后就应该能够预料到了自己下场,要么一条路走到底,要么就是悬崖勒马。”

传令使笑,觉得比亚是在说笑,想要有自己的班底哪里有这么容易,秦穆短时间之内根本不可能真正成长起来,自己手下的培养也是一个绕不开的槛,一个好的领导者手下自然不可能都是废物,需要一些真正的人才才是最好的况,这样这个领导者也可以少了很多事去操劳,但是秦穆想要走到这一步还是需要一段很长的时间,而贝蒂已经拥有了最为完善的统治,法律也都具备,可以说如果不是因为实力问题,贝蒂的手下完全就是一个王朝,这都是贝蒂的优势,和这些想比秦穆还是差上了太多,百年时间所言不虚。

“还有一点就是萨摩王的手下已经到了一个临界点,容不下新的人站出来,不然整个势力都要动乱了,你以为单纯地投靠就能让秦穆彻底拥有足够的话语权吗?如果他这么做才是真正的犯傻,秦穆只要走出这一步就是跟所有君上为敌,到了那时你以为自己等人还能够安安稳稳地活着吗,萨摩王也不会违背这么多君上的意志,你们的结局可想而知。”

传令使开口,冷笑连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