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王2不朽

第494章 怀疑

第四百九十四章 怀疑

德约脸色一变,隐隐察觉到了一些不安,脸上不禁有些变色.

诺维奇的意思已经很明显了,贝鲁既然作为统帅而且之前也算是一个赫赫有名的人肯定不是明面上的那么简单,比亚虽然心机过人,但是不一定能够瞒过所有人,也不一定能够瞒过贝鲁,由此就可以推测出贝鲁极有可能关注着这一场战斗,至于为什么没有出手就有些耐人寻味了.

"不可能!贝鲁如果真的有这样的能力就不会一直躲在幕后,要知道现在的我们可是坐在中军大帐当中,根本不可能有任何人可以隐藏在虚空当中,如果我没有猜错的话大帅你已经将这里的空间都给封锁了,贝鲁绝对不可能呆在这里,否则你应该早就已经出手了,但是我也不是说在怀疑大帅,而是贝鲁根本没有这个实力,就算他现在已经是大帅了,但是我们这些人每一个都是从大帅这个位置上一步一步走出来的,我们深知这其中没一丝一毫差距说代表着的意义,那就是天堑,怎么也不可能跨越,贝鲁是大帅,但也只是大帅当中最差的那个层次,根本不可能瞒得过我们,所以这根本就是不可能的事情."

德约摇头,根本不相信贝鲁会隐藏在一边,要知道他已经是大帅当中的强者了,而且第二大帅可是疑似君上的存在,不过德约却是知道第二大帅并不是君上,但是相差也不远.可以说就只是一步之遥而已,这个世上还能躲过第二大帅探知的人只有传说中的君上,而贝鲁根本不可能是这个层次的强者.所以德约才会这么想,乍一想也是在情理之中.

"你还是少了太多的见识,我们的世界很大很大,大到你根本想象不到,主神的威势神威根本不是我们能够想象的,可以说这个世界当中存在着太多的东西了,像这些都是秘法.莫西斯虽然也有喧缘会了一些秘法,但是在我们看来这些秘法也是不行,就像是我们现在军队当中一直流传着的秘法一样.将所有人的力量融合在一起打出最强大的攻击这就是一门秘法,这也是当年贝蒂君上通过一些手段得到的秘法,后来流传到了军队当中,或许你不知道什么是秘法.这也是很正常的情况.我们娜迦帝国当中会秘法的人实在是太少了,远远比不上其他一些强盛的帝国,我们的帝国当中只有那些最为精锐,最具有机缘的人才有资格得到秘法,我虽然不想承认,但是却不得不承认莫西斯的机缘."

诺维奇有些感慨,莫西斯的秘法他不是不知道,但是却也没什么好羡慕的.因为莫西斯的实力以及他得到的秘法并不算最强大的,只能算是最为粗浅的一些秘法.所以诺维奇并不在乎,而且真正的实力碾压才是正道,在绝对的实力面前一些小小的秘法又有什么作用,这一点bi8eshuoshi诺维奇了,就算是贝蒂等一些大人物都要在意.

"莫西斯得到的秘法不强,但是也有自己的一些用处,我虽然是他的直接上司也没有什么好羡慕他的,如果真的想要贪墨他的一些秘法贝蒂君上早就出手了,但是真正的御下不仅是要严格,更多的还是容忍,这就像是这样的一种情况,我们想要得到别人的效忠就是要承认他人跟我们之间的差异性,也只有求同存异才能够让一个主上走向真正的御下之路,很多神话传说当中有一些真正的王者,他们御下的手段也是千奇百怪,怎么样的都有,但是他们有一点都是想通的,那就是求同存异,更何况莫西斯的秘法还不值得我以及贝蒂君上对他生出一些想法."

诺维奇很显然对莫西斯很是了解,以及贝蒂也同样很了解,一个人想要得到别人的尊敬以及效忠靠的就是大度,以为的强势是绝对不可能让那些真正的有才之人收到自己的手中.

"我说这么多其实想要说的东西你有可能没有听懂,但是有一点你却不知道,那就是我的意思主要说的就是秘法的少见以及强大,这也是我对贝鲁的忌惮之处,要知道能够收敛自己的气息以及其他的生命体征这样的秘法是很少见的,也很强大,至于贝鲁为什么能够得到这个秘法我觉得想都不用多想,这都是明摆着的事情,就是那个一直没有出现过的秦穆,就在之前我们贝蒂君上所收到的消息上面也有说秦穆的强大之处,这是法内尔用自己的脸面换回来的,所以说秦穆的强大是毋庸置疑的,这里我们就不禁多了一个猜测,贝鲁的秘法是从秦穆这里学来的,那么秦穆本身呢?"

诺维奇的想法很是清晰,一言一行都经过了深思熟虑,就像是现在也一样,只不过现在的他说的是别人而已.

"秦穆本身的秘法肯定是来自一种传承,要知道我们这个世界当中有很多是真正远古时期强者留下来的东西,很多传承都是在其中,至于为什么是远古时期强者我也不知道,但是这可是诸神留下来的消息,我们没有任何权利质疑,远古强者无穷无尽,他们留下来的传承,他们留下来的秘法大多都已经消失在了岁月当中,但是也不包括一些东西依旧留了下来,甚至可以说我们这个世界当中所有的秘法都是那些远古时期强者留下来的东西."

诺维奇陷入了沉思,但是却没有停止说话,继续道:"远古时期强者留下来的东西虽然少,.[,!]但是也是真实存在的,可问题是这样的东西大多出现在一些真正强大的国度当中,包括那些不朽皇朝,以及那些不朽帝主才能够有资格拥有的,秦穆肯定不是不朽帝主.那么他的身份极有可能就是不朽皇朝当中的人,可是这样的可能性也被君上给否认了,因为秦穆出现的实在是太过神奇了.就像是从石头缝当中蹦出来一样,之前从来没有得到过消息,这样的人真的是太少了,就算是那些不朽神朝出身的人也是有迹可循的,要知道我们君上虽然只是一个君上,但是能量却也不少,甚至还跟一些真正有来历的人有些交往.秦穆的身份很早之前就被我们的君上进行了推测,但是最终的结果却还是这样."

说到这里,诺维奇的语气有些感慨.秦穆实在是太神秘了,根本没有任何的踪迹可以寻找,贝蒂君上甚至是联系了一些大人物也得不到分毫信息,这样的情况所带来的震撼性是很大的.这样的秦穆只能还有最后的一种可能.

诺维奇整理了一下语句继续开口道:"秦穆的身份我们到这里就算是彻底停止了.再也没有丝毫的消息,就算是贝蒂君上也没有丝毫的办法,一个世界的人流量实在是太大了,但是我们竭尽全力还是能够得到一些消息的,但是秦穆却完全打破了这个常规,我不知道你是不是还记得我们数千年前的哪一个不朽帝主,这才是真正的强者,一个人几乎就要颠覆了一个世界.就算是那些不朽帝主,甚至是包括主神使者出手都没有让这个人受到重创.反而是成就了此人的无上威名,世界当中又一个新的不朽皇朝出世,享尽无边无尽的气运,这个人物你是否还记得?"

诺维奇的语气有些感慨,想起了一个真正的无敌强者,属于神话,属于传说,根本就无法用语言来形容天地间也只有这样的人才是真正的大豪杰,大英雄,也只有这样的人才能够在青史之上留下自己的大名,整个世界存在了不摘掉多少年,但是又有几个人才有这样的荣耀,这样的威势,诺维奇不敢想,也不想去想,如果秦穆的出身跟这个大人物一样那就是真的令人心悸了,这样的人物出手,如果是带着末日的话就是无法用言语来形容的创伤,这还仅仅是对整个世界的,不要到时候甚至是整个宇宙以及纪元末日都会真真正正地走向了末日.

或许在诺维奇的心中并不知道宇宙跟纪元是什么样的东西,但是特曾经也是主神的虔诚信徒吗,可以说除了那些外表上看上去最为接近主神的主神使者之外,诺维奇这样的教徒才是知道最多隐秘的人,什么宇宙以及机缘都是主神用来规定时间以及度量衡的重要体现,只不过这个主神却是一直沉睡者的,所有人都知道主神没有陨落,依旧存活,但是这个主神却已经走向了衰落吗,彻底不再搭理世界当中的任何事情,一切都交给了所谓的主神使者.

"大帅,你的意思难道是说秦穆的出身极有可能跟那个传奇不朽帝主有关系,甚至是同样的一个出身?"

德约感觉自己好像看到了什么很不可置信的东西,秦穆的出身他的确想知道,也有自己的一些猜测,但是最多也只是认为秦穆是一个无敌的人物,来自一些无敌的传承,最多也只是那些所谓的不朽皇朝,但是现在诺维奇的话语完全打翻了德约原先的想法,秦穆的出身很是神秘,甚至有可能是来自不同的世界.

"如果跟那个传说中的无敌帝主一样,那么实在是太可怕了,要知道当年这个帝主的崛起带来了多少大的腥风血雨,无数的人陨落,就像是下雨一般,鲜血瓢泼,每一个性命都成了一滴雨水,简直就是无穷无尽,那才是真正的末日,尸骨成山,血流遍野,到处都是尸体,到处都是杀戮,到处都是无边无际的人马争锋,就算后来其他的不朽帝主出手都没能让这个人停止前进的步伐,直到后来主神使者的出世,而且主神使者的出世还不是最关键的东西,最关键是就算主神使者逆天征伐,但是也没有阻挡住这个无敌强者的步伐,到最后甚至付出了两位主神使者重伤的代价才让这个人被封印,一直到了现在,但是就算是被封印也没有阻止这尊无敌强者对外界的探索,每一次他的出手能够携带着的力量越来越大.这样的情况所预示着的消息也很是震惊,那就是这尊无敌强者即将出世,而且这个世界很有可能近在眼前.不会再耽搁多久了."

德约的心中想到了一个人,一个传说,嘴上喃喃自语,心神有了很大的触动,好像是碰到了什么永远都无法想象的事情一样,这样就可以看出来当年那尊不朽帝主带来的影响力之大,完全是常人无法理解的东西.就算是现在时隔多年依旧能够带来很大的冲击力,别说是德约了,就算是其他的任何一个人也会是这样.

"这尊不朽帝主即将出世的消息实在是太可怕了.震动了整个世界,而与之一样的还有一种不一样的生灵,跟我们拥有同样的面容,同样的身材.不过我们把这些人都给称为是外来者.这尊不朽帝主就是外来者当中最强大的一个人,如果秦穆的出身跟这尊不朽帝主一样那才是真正的可怕,一尊不朽帝主的出世势必会引来天大的反响,就算是那些大势力也不能端坐了,他们也会派出强者,甚至是不朽帝主也无法安睡,因为当年那尊.[,!]不朽帝主带来的冲击力实在是太大了,或许对于普通人来说这样强大的人跟他们没有丝毫的交集.但是对于不朽帝主来说这一切都好像就在明天,而且这样的一尊无敌强者崛起肯定会对他们带来很大的影响.如果秦穆真的是外来者的话恐怕真正做主的就不是我们了."

德约也很清楚如果秦穆真的是外来者的话这样的波动将会是牵扯整个世界的,那尊无敌不朽帝主的势力肯定会有反应,但是反应更大的应该还是那些老牌势力,那些老牌的不朽帝主才会真正拍出自己的人,如果真是这样恐怕别说是他们了,就算是贝蒂也不可能出手了,萨摩王也是一样,在那些不朽皇朝的眼中这里就只是娜迦帝主才会有一邪语权,还只是话语权而已,根本不可能得到重视,既然如此那么自己等人现在做的东西还有意义吗,根本就是无用功了.

"你先不用多想,秦穆的身份还只是待定而已,我也只是自己的猜测,至于到底是不是还有待商榷,不过可能性有点高而已,你刚才所说的话语当中有一句倒是说对了,这样的事情的确不是我们能够插手的,这一点贝蒂君上也肯定知道,但是他却没有丝毫的反应,这就可以说明了一点,那就是秦穆的身份依旧是一个谜团,就算是贝蒂君上也不知道,但是我们也不能坐看秦穆一步一步成长起来,我们自然是要做出扼杀手段,如果他是外来者那对我们也没有丝毫的关系,那些大人物也会出手,这一次就权当是练兵了,而且我们还有更加重要的任务,秦穆这里还只是一个短暂的停靠点,我们接下来的要做的就是进入到波多威君上的领地,开启新的战争,为我们的君上打下浩瀚的疆土,这才是我们的任务,而秦穆如果不是外来者的话这一次肯定是难以逃脱了,我们在大的战役之前进行一次开胃菜也是不错的,所以跟我们是没有任何关系的,所以你也不要多想,一切就这么算了."

诺维奇开口,脸上流出一些微笑,德约虽然很是清楚zi9ji在干什么,很清楚这次的大军出动到底是为了什么,但是德约始终是缺少了很多的实际经验,一下子就被别的东西给吸引住了,有一句话说得好,在什么位置就做什么事情,无论秦穆是不是外来者都跟他们没有丝毫的关系,他们只是两个大帅,并不算是一个势力真正的决策层,在他们上面的还有贝蒂君上,还有萨摩王,还有娜迦帝主,以及那些不朽神朝的强者,所以就算是天塌下来了也有高个子的顶着,小人物有小人物的好处,这也是一种平衡吧.

"我现在想的还有一点,那就是主神使者到底会不会注意到这里的事情吗,会不会注意到秦穆,要知道如果有一尊外来者出世的话影响最大的还是那些不朽帝主以及主神使者,而压力最大的还是主神使者,主神使者存在的意义就是维护主神的威严,一个外来者在这里无法无天对主神的面子会带来很大的冲击力,所以主神使者才会是最开始出手的那批人,不过我们的世界实在是太大了,无时无刻都会有疑似外来者出现,主神使者会不会注意到这里还是一个未知数,对于这些号称是最接近主神的人我可是有很大的好奇心啊,我倒是想看一下这些强者到底是多么的强大."

诺维奇有惺望,主神使者是主神的代言人,拥有强大的实力以及无上的荣光,是每一个人想要亲自呢接触的人.

我们将一如既往为你提供优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