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王2不朽

第496章 清理门户

第四百九十六章 清理门户

贝鲁好似一尊天神,所向无敌,浩瀚的力量好似无边无际的汪洋一般从天而降,携带着无比恐怖的伟力,这是一种无敌的威势,足以令所有人为之心颤。(

“哼,我道是谁,原来是你,一个逆臣贼子,人人得而诛之,现在还敢出现在我的面前,难道不怕被我诛杀吗?也是搞笑,刚刚踏入大帅层次而已,就敢这么嚣张,以为自己是什么人了,在我墨西斯的面前,你一个刚刚成为大帅的人有什么资格这么嚣张。”

墨西斯冷笑,他第一时间就已经注意到了贝鲁的出现,或许在之前贝鲁这个名字以及贝鲁的模样从来都不被他注意,毕竟只是一个将军而已,根本不值得一个大帅注意,而且墨西斯本人很是高傲,自然是不会注意到一个小小的将军了,不过最近这段时间的事实在是太大了,要知道背叛这件事别说是贝蒂了,就算是整个世界当中也是很少见的,因为背叛两个字实在是令所有人唾弃,很少会有人这么做,所以这个时候开始莫西斯就已经注意到了贝鲁这个人,因此现在贝鲁一出现墨西斯就知道了是谁。

“你应该就是第八大帅了,原先我就不是你的直接下属,所以你也不用拿这幅姿态来跟我说话,更何况现在是各为其主,不要以为自己第八大帅的威势能够震慑我,在我的面前什么都没有意义,就算是你们中军大帐坐阵的第二大帅也没有丝毫的作用,现在的我足以在大帅层次当中无敌了。”

贝鲁冷笑。丝毫不在意第八大帅,这幅姿态着实让墨西斯很是恼火,但是现在的他也已经看到了现在贝鲁的强大。再加上之前比亚所暴露出的秘法,墨西斯可以想象到贝鲁现在的实力,应该已经生过自己了,这一点墨西斯看的还是很清楚的,虽然他看上去很是狂傲,但是实际上对于自己以及贝鲁的实力分析的很是客观以及冷静。(

不过贝鲁现在也没有将心神放在墨西斯的身上,因为他知道凭借着自己的实力完全可以碾压墨西斯。根本用不着跟一个弱者计较。

“比亚,你也是好大的胆子,竟然敢再次背叛。现在的你也算得上是三姓家奴了吧,先是跟法内尔,然后是我,再接着就是贝蒂。也不知道你的脸面到底有多么厚。竟然一而再再而三地背叛自己的主上,虽然我不在乎,所谓的良禽择木而栖也不是这个做法,秦穆殿下的为人我很尊重,再加上殿下是一个真正有实力有能力的人我才会这么做,你就不一样了,只为自己的利益,亏我当初还选择保下你。真的是白眼狼,当初就应该让殿下直接杀了你了事。”

贝鲁冷哼。对比亚的杀意没有任何的掩饰,当初的事的确就是这样,秦穆原先就对奥威跟比亚两个人起了杀心,不过贝鲁却不想看着这两人陨落,开口劝阻,这才让秦穆打消了这个想法,所以现在比亚的做法就像是在贝鲁的脸上狠狠地打了一个巴掌,很是响亮,也难怪贝鲁会有这么大的怒气,这件事的影响很大,无论是在秦穆的心中还是在别人看来,这些对贝鲁的威信都会带来很大的打击,也难怪他这么愤怒。

“贝鲁,这件事你不要多说,秦穆这个人也是一样,在你们看来或许他是一个真正有野心有实力的人,但是在我看来秦穆只是一个有野心的人,根本没有这个实力,还想要成为不朽帝主,怎么可能,真正的不朽帝主出世会引起整个世界的动荡,数千年前那尊无敌帝主出世的场景我觉得你们也应该还记得,秦穆怎么可能能够比得上那尊强者,现在的他还想成为不朽帝主,实在是在做梦,我之前也不想这么说,但是现在看来真的是相差太大了,就看现在吧,贝蒂君上六千万大军严阵以待,杀气冲霄,单单是这么多的人就能够碾压一大片区域了,但是秦穆呢,区区二十五万,其中五万还是我的军队,相差根本就是无法用语言来形容,这是无法弥补的差距,单单是这一点你觉得秦穆能够超越吗?如果没有我们几个人,他秦穆算什么,什么都不是可以吗,贝鲁其实也不是我在劝你,秦穆为人根本不行,太过自大,但是却没有配得起那些自大的实力,所以我也是劝你放弃吧,秦穆不是一个明主。(

比亚开口,并没有受到贝鲁的威势所胁迫,他现在也很是自信,因为自己的表态说明了已经站在贝蒂君上的一边,既然如此那么无论是莫西斯还是德约,亦或者是最强大的诺维奇也不会看着自己就这样陨落,这就是比亚的自信,如果没有意外,只要贝鲁敢出手诺维奇等人就一定会联手对敌,传说中的军神强大的不仅仅是兵法,更多的还是自身实力,出于对诺维奇的信任才让比亚这么嚣张,简直就可以说是无视贝鲁了。

“既然如此那么我们为什么还要呆在这里,我知道,当初如果不是你开口为我求,现在的比亚已经是一个死人了,但是我觉得根本没有任何东西好说的,将我留下来你们有你们自己的考虑,不要将自己说的这么大公无私,你们属于刚刚组建起来的军队,刚刚起来的势力最需要的还是人马,你们看上的不是我,而是我的五万精锐,这一点是秦穆的考虑,而你呢看重的是则是我本身,我的存在可以算是平衡,平衡你跟奥威之间的权势,可以说我的位置以及我现在的一切都是假的,我就像是一个傀儡一样,被你们掌控,请不要将自己说的这么高尚,这么高大,在我的心中你们其实都是一样的人,都是为了自己的利益,这一点我们。甚至是所有人都是同样的,所以现在的我背叛也没有什么心理负担,或许可以这么说。我完全就可以不算是背叛,因为当初是因为秦穆的强势才让我走上了这条路,我们是不是可以这么理解,因为你们的胁迫才让我走向了这条路,不过我也没有什么好后悔的,因为现在的我已经做出了最好的选择,一切都已经无所谓。”

比亚巧舌如簧。(

“你也算是厉害,不过你说的也没有任何错误,一个小小的将军还有什么用处。那就是被我们拿来挥你自己仅有的能力。要知道你想要成为的不是一个普通士兵,你想要成为一个将军,一个领导者,既然如此那么你就要拿出来你的能力,你到底有什么资格可以当上这个位置,这就是为什么我们要这么做的原因,你也不用多说,现实况是你已经失去了最后的机会。错过了我们的重视,因为这一次对你来说是一场考验。或许你不知道的是我一直都躲藏在了旁边,等你们真正到了没有任何回旋余地的时候我就会出手,不过没想到你竟然这么的胆大妄为,竟然敢将监军斩杀,这个时候我就已经知道了你到底想要干什么,不过也是我之前考虑欠妥当,竟然损失了一个强者。”

贝鲁有些感慨,人活在世上就是为了他自己的价值,比亚的价值就在于他刚才说的东西,虽然看上去很是直白,但这就是现实。

每一个人活在世界上都有他自己的价值,这就是他为什么能够活下来的原因,贝鲁有他自己存在的价值,秦穆也是看重这一点才让后者成为了现在自己军队当中的统帅,而比亚存在也是因为他自己的原因,第一个的确是现在的秦穆属于刚起步,需要很多的人力物力,比亚虽然人少但是也算是有一部分,五万人马对于一次大规模的战役中来说的确并不多,但是真正会动大规模战役的次数很少,所以秦穆也就接纳了。

而第二个考虑就是秦穆刚起步的时候需要收陇人心,比亚既然已经答应归复了秦穆也不好拒绝,宁缺毋滥的意思他也懂,比亚的确不是一个好的选择,但是这五万大军还是不错的,所以说秦穆看中的并不是比亚本身,因此比亚存在的意义就是因为这五万人,或许没有这些士兵,比亚注定早已经陨落,一个人的价值就是这样体现的,看上去令人心寒,但这就是现实。(

“留你的性命是因为有留下来的必要,所以你也不需要有什么不满的,人活在世一辈子,什么东西都比不上自己的生命,殿下能够让你活到现在就已经是最大的恩赐了,你竟然还敢这样子背叛,实在是找死,单单是这一点就能够让你死上无数次了。”

贝鲁冷笑,杀机四起,在这个世界上根本没有任何东西比性命还要重要,所以比亚的举动在他看来却是怎么都无法理解的,不过他却是忘记了人性,每一个人都是贪婪的,无论你到底是为了什么,两个字交织成了对人性的最佳阐述,比亚并不是一个甘愿平庸的人,自然是不希望就这样庸庸碌碌地过一生,他想要往上爬,想要成为大人物,但是他的实力潜力都不够,那么他就是需要一个好的主上,或许在贝鲁眼中看来秦穆实力强,野心大,可以称得上是一个好主上,但是在比亚眼中却不是这样的。

秦穆虽然实力强大,但是这个强大却也没有得到别人的承认,因为并没有一个真正的强者证实过秦穆的强大,之前最强的应该是法内尔,但是法内尔也只是一个大帅而已,能够做到直接碾压的人是不多,但是也不在少数,秦穆如果拿这个战绩来说话的话也实在是不起眼,因此在秦穆跟贝蒂之间比亚选择了贝蒂。

“我的性命是你们给我保下的,所以现在我对你还是感激的,但是这个感激并不能代表一切,我们的个人恩怨根本拿不上台面,要知道现在的我们是在打战。我们在做的是一场战争,个人的恩怨仇在这些大义面前算的了什么,我比亚错了一次不想再错第二次。所以就让我这一次做一个真正的选择吧,贝鲁,我们现在已经是敌人,想要杀我那就来吧,我虽然实力不行但是也没什么好怕的,来,我们一战!”

比亚长啸。神光闪烁,整个人都绽放出恐怖的波动,不过现在他的这一点力量在贝鲁面前就像是一个蝼蚁。根本用不着正视。

“不要在我面前动用你的力量,太差了,但是你要知道如果没有殿下你的实力还比不上现在,所以你到底是有什么样的心态去做这样的决定。也是找死。今日我将动用雷霆手段将你彻底斩杀,为殿下清理门户。”

贝鲁大喝,整个人都开始光,恐怖的力量炸开,席卷天穹,这一次他动用了全部的力量,众人顿时只觉得眼前一黑,所有的力量都被剥夺。天地顿时都灰暗了起来。

“我为什么会这么做?你竟然都问的出口,当初你是怎么答应我的。你说要保住我大部分兄弟的,现在倒好,什么都成了虚假的,你说过的话也没有丝毫可信度,一个统帅竟然不把自己手下的性命当一回事,这样的统帅还有任何用处吗?我看不到希望,但是我也不想要我的兄弟平白无故的陨落,贝鲁,你有什么资格说我!”

比亚怒吼,声嘶力竭,好像他自己就是一个十足的受害者一样,而贝鲁就成了他的泄对象,什么东西,什么罪责都推给了贝鲁。

“你是不是还认为自己是一个受害者,是不是依旧把所有的黑锅都给了我?也是搞笑,你不要以为你做的事能够瞒过我,刚开始我还不知道为什么会一直失败,接收到的全都是你们溃败的消息,现在我来了之后一切都明白了,你竟然没有使用传下来的秘法,想来也是奇怪,后来一想就释然了,因为你早就已经生出了背叛之心,怪不得会这样,我之前就已经察觉到了你跟这个所谓的传令使有些瓜葛,不过却被你迷惑住了,现在的你也不用说因为我让你的士兵们陨落,按照真实况来说你的士兵都是因为你而死。”

贝鲁冷笑,哪里还不知道比亚所有的计划,从刚开始比亚起身前去追杀传令使的时候他就已经有了怀疑,那时候就算是他自己也没有立时起身追杀,甚至可以说贝鲁自己就是故意让传令使离去的,毕竟自己身为统帅,而且两军交战从来都有不斩来使的潜在规则,而贝鲁初为统帅自然不可能做出这么丢份的事,而比亚却好像早已经做好了准备一样,从传令使刚离开的时候就出动了,这里就让贝鲁起了疑心,后来还派遣人去监视,不过却被比亚现了,从而行动没有得到任何进展。

但是比亚却是以为自己瞒过了贝鲁,可是实际上却不是这样子,贝鲁实际上从来没有对比亚放松过一丝一毫,不仅仅是因为比亚的举动让他起了疑心,还有的就是因为之前这段时间太过紧张,由不得贝鲁不这样 ,战斗就要打响,容不得一丝一毫的失误。

“你这样的人我碰见过不知道多少,不过也没什么好了不起的,心机有是不错,但是你的心机在那些真正的人物面前还是相差太多了,先不说这一点,就算是奥威也比你强的多,你以为贝蒂他们没有接触过奥威吗,但是他跟你的做法却是完全不同,从这里就可以看出你们两个的差距了,殿下的实力足以让所有人为之心颤,你欠缺的还是太多。”

贝鲁冷笑,没有丝毫的在乎比亚,强势到了极点,“现在你或许以为能够依附莫西斯或者别人能够逃过我的追杀,但是在我看来却是这么的搞笑,在我面前你的这点实力简直是螳臂挡车,无所谓的事我劝你不要再做,今日的你必死无疑,还有什么遗言也不用说了,我北路今天势必要清理门户,这一点无论是谁都无法阻拦,杀!”

贝鲁大喝,神光闪烁,整个人都爆出了无上的光辉,好似一尊神王降临人间,一只大手落下,横行无忌,携带着无比恐怖的伟力,一下子直接镇杀下来,巨大的手掌张开,霞光闪烁,好似蕴含着一个巨大的世界一般,力量无边无际。

这是贝鲁最强大的攻击,站在了此生的绝巅,一举一动都蕴含着破开这个世界的伟力,很是广阔,很是浩瀚,一下子简直是要将天和地都给颠覆了,强大到了一种极致。

比亚全身颤栗,这样的攻击实在是太可怕了,颠覆了他所能承受的极限,简直是无法想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