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王2不朽

第500章 招揽

第五百章 招揽

秦穆的声音很冷,就像是存在了无数年的玄冰,令人全身战栗,连思维都要停滞了一般,脑海一片混沌。(

这是一处虚空,很平时大家看到的没什么不同,但是现在秦穆却是朝着这里开口了,大家自然不可能认为秦穆犯傻了,现在就算是随便找的一个人都知道这里极有可能隐藏着一个盖世存在。

“怎么?还要我请你出来?!也是不知所谓,以为自己是君上层次的人就能够瞒过我了,要知道我跟你的差距简直就是天和地,完全不是寻常人能够想象的到的,一些小伎俩也敢拿到我的面前班门弄斧,也是搞笑。”

秦穆冷笑不止,也很强势,眼中光芒闪烁,两道神芒激射出去,好似长虹卧波,璀璨异常,所有的一切都被撕裂了,虚空划拉一声直接出现一道星河般浩瀚的裂痕,但是出人意料的是里面并没有任何人影存在。

不过秦穆却丝毫的意外,好像一切都在他的掌控之中一样,就连脸上的表都没有变换。

“没想到你也算是不凡,竟然有这样的手段,不过依旧还是不行,这种秘法对付一些普通人已经足够了,但是在我眼里差的还是太多,不过看你的样子你也应该不相信,还有我也想见你一面,既然如此那么还是见上一见吧,想必你就是贝蒂手下真正的精英,真正用来震慑诸多势力的人物,一个君上的手下还有君上级别的强者也是正常,而且你也应该不是贝蒂手下唯一的君上级别人物吧。”

秦穆淡漠开口,一只手缓缓探出,天地间顿时就是风云变换,天崩地裂,无数道神芒坠落下来,无边无际,将整片苍宇都给遮蔽住了。恍惚间众人就觉得好像有一片浩瀚的大陆镇压下来,横行无忌,碾压苍穹,令人心悸。(

这一次秦穆没有一丝一毫的留手。直接动用了大攻杀术,恐怖的力量萦绕在天地间,爆出无敌的威势,刹那间天崩地裂,宇宙溃灭,只剩下一只巨大的手掌横亘九天十地,绽放着无量的神辉,瞬间就将四极八荒都给淹没了。

一道闷响传来,虚空中生了剧烈的碰撞,时空紊乱。漫天的时空乱流洋溢,崩断了天地,一切都好似回归到了天地初开的时候,混沌成了唯一的光和亮,其他什么都不存在了。

鲜血飚出。一道人影横飞出去,血洒长龙,这是一个中年男子,很是威严,身躯雄伟,蕴含着莫大的力量,但是此时却像一个丧家之犬一样。根本不敢回头,那一只大手太恐怖了,简直就像是上苍之手,主神之手,携带着无法用语言来形容的力量镇压下来,根本无法抵挡。中年男子只是稍微落后了一些就被恐怖的力量擦中,身躯几乎四分五裂,简直是恐怖到了极点。

“这是,第一大帅?!”

贝鲁有些震惊,但是更多的还是一些莫名的神采。他已经认出了这个中年男子的身份,赫然就是贝蒂手下的第一大帅,再联系贝鲁跟贝蒂之间的关系一切就都已经很明显了。

“原来你就是所谓的第一大帅迪利维,的确有些名堂,看上去也不错,但是你要知道你可只是一个小小的君上级别而已,在我眼中完全不够格,除非是王侯,否则一切都是蝼蚁。”

秦穆冷哼,从贝鲁的反应他已经知道了此人的身份,贝蒂手下的得力战将,第一大帅迪利维,已经被证实的君上级别强者!不过在秦穆的眼中却没有丝毫的重视,毕竟他自己已经可以算是堪比封王的强者,比起一般的帝主都要强大,完全可以碾压帝主级别强者,不过秦穆也知道木秀于林风必摧之的道理,所以他并没有将自己的实力完全公布出来,这种况很正常,哪有人傻子一样将自己的底牌到处乱说,不过秦穆怎么做也不是说怕了什么人,而是他一直觉得暗中有人一直在窥视着他。(

这是一种直觉,不过秦穆自己是十分相信这个直觉的,因为现实况是他处在一个大圣的体内世界当中,虽然这尊大圣有缺,并不是最巅峰的状态,但是对于现在的秦穆来言依旧是不可战胜的,完全不是人力能够比拟的,不过现在的秦穆并不认为自己已经被这尊大圣注意了,笑话,一尊大圣那是多么可怕的存在,唯我独尊,天地间无上的霸主,怎么可能会注意到秦穆这样的小角色,所以秦穆认为现在注意到他的应该是那些相对比较弱的人,类似于所谓的主神使者。

虽然秦穆不曾见过也不曾感受过主神使者的强横,但是他还是能够想象到有这个称呼的那几个人到底有多么强大,按照推断,不朽帝主应该是封王强者,那些主神使者就是那猩神的人,至于为什么不是大帝也简单,因为这里的世界并不是完整的,有些残缺,所以根本不可能出现大帝这个级别的人物,最多也只是神祇巅峰而已。

“我虽然自信可以跟不朽帝主一较长短,但是对于传说中的主神使者我还是有些不确定,毕竟这些都是神祇,每一尊大神都有他们自己存在的价值以及意义,所以我就算可以轻视每一个不朽帝主也不能小觑任何一个主神使者,毕竟所处的境界不同,等级也是不同,自然是天差地别,所以没有将体内的法则悟透到一千条的时候我根本不会选择跟那些主神使者敌对,毕竟我现在还算是弱小,不能和那些大人物敌对。”

秦穆思索,根本没有在意这个第一大帅,心中早就已经在寻思着其他东西,目空一切可想而知。

这也算不上秦穆自大,实力差距摆在这里,而且两个人还算的上是敌人,怎么可能要求秦穆好声好气地说话,没有直接出杀手斩杀对手就已经是最好的况了,而实际上秦穆心中还有自己的盘算。

“根据我的推测你应该不会是贝蒂手下唯一的一个君上级别强者,但绝对是最强大的,这一点毋庸置疑,我想你也应该看到了我跟你的差距。由此你也应该可以推算一下我跟贝蒂差了多少,这里面到底是怎样你应该知道。”

秦穆开口,面无表,很是冷俊。但是却拥有着自己的淡定自若,胸有成竹,完全就是一个成功人物的代表,一代枭雄,唯我独尊。

“我知道你跟贝蒂以及贝鲁的关系,你们如果没有出乎我猜测的话应该是来自一个古老的家族,贝蒂跟贝鲁两兄弟是这个家族的唯一血脉,而你应该是这个家族中的内臣,贝蒂的确算是一个人杰,拥有了现在的成就。但是这其中你的功劳最大,毕竟贝蒂还没有成为君上的时候一切都是你在指导,到了后来贝蒂拥有了自己的封地,而你也就成为了所谓的第一大帅,我说的可对?”

秦穆简简单单就将贝蒂以及迪利维之间的关系说了个通透。不过这些也都只是最普通寻常的东西,就算是随便一个人都有可能知道,所以迪利维根本没有丝毫的意外,不过他也知道秦穆要说的肯定不是这一些,肯定还有其他的东西在等着他,因此他也没有开口,很是冷静。就那么静静看着,不一言。

秦穆的眼中出现了一抹赞赏,作为近臣,最重要的就事忠诚,只有最忠诚的人才能称为近臣,而贝蒂家族既然已经中军但是先辈却能够把自己的血脉交给迪利维。第一肯定是看准了迪利维的忠诚,第二就是迪利维本身的实力够强能够保证贝蒂家族血脉能够流传下去。

“迪利维,我知道你跟贝蒂兄弟两个的关系,你最想看到的应该就是这个家族的重新辉煌,但是你要知道一个王侯家族的辉煌谈何容易。(

秦穆出声,说了一大片,到最后总算是说出了自己的目的,竟然是香烟招揽迪利维,不过想想这也是正常的事,迪利维是一个君上级别的强者,而且就算在君上当中也是强大存在,不是普普通通的君上,而且作为近臣,迪利维肯定肩负着很大的重任,既要保证血脉传承,又要保证修炼上的传承,所以秦穆猜测迪利维很可能一直都在藏拙了,真实实力从来没有暴露过,不过也有可能是贝蒂的意思,因为迪利维会成为一柄真正的利剑,直刺敌人的心脏。

“我刚开始还以为你是怎么的天才人物,没想到却在这里犯傻,我会投靠你?开什么玩笑,我根本不可能会投靠你,秦穆,你刚才自己也说过了,我是贝蒂他们家族的近臣,既然是近臣那么不管怎么样都不可能会背叛,不然他们这一族先辈的一切希望都白费了,你是在自取其辱。”

迪利维第一次开口,语言中全是嘲讽,秦穆实在是太异想天开了,近臣的意义就是最亲近的下属,所以无论怎么样,无论贝蒂这个势力当中所有人都背叛了就只有迪利维不可能,这就是近臣,所以秦穆的招揽在别人看来就是一个笑话。

“近臣?什么是近臣?他们的确是主上最为亲近的那一批人,但是他们身上背负着的众人却是要将整个家族都给重新带起来,这就是近臣真正的含义,做臣子的要为主上分忧,要为主上效力,贝蒂家族已经走向了衰落,你们这些近臣最为重要的任务就是在保证血脉不断绝的前提下让整个家族重新成长起来,这一点你应该知道,现在有同样的机会摆在眼前,贝鲁以及贝蒂,想必贝鲁跟贝蒂之间的关系你也应该知道,都是同一个血脉,那么效忠贝鲁跟效忠贝蒂有什么区别。”

秦穆冷哼,丝毫不将迪利维的忠诚看在眼里,秦穆本身对于什么是忠心有自己的理解,忠诚是不仅仅要对贝蒂忠诚,更重要的还是要对整个家族忠诚。对于家族忠诚最明显的体现就是一点,那就是让这个家族重新站起来,重新成为天地间最为强大的家族之一,这是迪利维的任务。也是忠诚的真正含义。

秦穆对于忠诚的理解来源于他对整个人族,以及种族荣耀的一种理解方式,这个世界上本来根本没有忠诚这个说法,有的只是凝聚力,有了凝聚力才让所有人有了自己的信仰,那么才会有所谓的忠诚这个说法,所以秦穆更认为迪利维应该注重的是整个家族的崛起。

“贝鲁之前的天赋你也应该知道,要知道那时候的贝蒂虽然已经露出了自己强大的潜力以及实力,但是贝鲁比他更强,潜力更大。这让你们整个家族的重心都倾向了贝鲁一边,毕竟一个家族的崛起需要一个真正的强绝人物,就算是你有再多的君上也比不上一个王侯有竞争力,贝鲁得到了很大的重视,认为他是整个家族未来的希望。但是后来生的况你也应该知道,贝鲁所有的天赋都好像是冰水一样,瞬间融化,化为乌有,这其中到底有什么阴谋诡计纠缠,多少明枪暗箭只有你们自己知道,贝鲁风光不再。就此被驱逐。”

秦穆显然对贝蒂这个家族里的隐秘知道的很清楚,这些都是从贝鲁身上得到的,对于这一切贝鲁也没有丝毫的隐瞒,毕竟也没有什么好隐瞒的,过去的终究是过去,已经不能再拿出来说话了。贝鲁已经看淡了这一切,所以就算是将这些过去的东西说出来都无法令他的心神再起丝毫波澜。

不过这一切重新听在迪利维的耳里就不一样了,对于贝鲁其实他是有很大愧疚的,当年的事他知道的很多,也曾经反对过。但是根本没有用,要知道那时候的贝蒂大势已成,而贝鲁还只是刚开始而已,在这两者之间其实整个家族做的并没有错,贝鲁就算天赋再好那也只是将来,而贝蒂却是现在,现在的整个家族已经可以享受到贝蒂带来的种种好处,既然如此那么整个家族最后还是做出了那个决定,当然,那些家族里的人并没有出面,所有的一切都是贝蒂一个人去做的,家族的人只是装聋作哑,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但是也能够算作是帮凶,所以对于贝鲁整个家族其实都是有愧疚的。

“据我所知你也应该不是一个真的冷酷无之人,当年贝鲁从家族离去应该是你故意放走的吧,既然如此那么我就觉得我对你的招揽还是有可能成功的,现在贝鲁的成就你也应该看到了,或许已经出乎了所有人的意料,就算是当年下了黑手的贝蒂也无法想象到现在贝鲁的强大,贝蒂自己应该依旧是自信无比,以为自己得到了一些秘法可以将贝鲁的天赋潜力尽皆封印起来,但是他恰巧遇到了我,我可以帮助他重新开启无敌的未来,这一点才是贝鲁真正跟随我的原因,既然贝鲁重新恢复到了最巅峰的状态那么你们也应该可以预料到他到最后究竟能够走到哪一步,这不仅是你们,也是我无法想象到的,既然是这样那么你们现在还有什么好犹豫的,我的强大已经显而易见,我可以让你们整个家族得到庇护,正如你所看到的,我的实力完全并不是你们能够想象的,我的未来注定了都是坦途,就算是不朽帝主也不会是我的对手,你们还在犹豫吗?”

秦穆舌绽莲花,一时间天花乱坠,地涌金莲,只见他全身环绕在神光当中,好似成了远古佛门大能的转世,很是不凡,无尽的梵音从天而降,坠落到无边无际的凡尘,听到的人顿时只觉得全身颤抖,好似醍醐灌顶,脑洞大开。

“这是一个绝佳的机会,贝鲁同样是这个家族的血脉,你们的选择依旧是这样,贝蒂虽然强但是也只是强到了现在的地步,他的潜力已经耗尽,贝鲁却像是初升的太阳,根本不是寻常人能够理解的,既然如此那么你们还在弄考虑什么,选择早就已经可以做出来了,一步错步步错,但是相反的况就是只要你们走对了这一步重新崛起的梦想就将成为现实,是非对错,成功还是到最后的功败垂成尽在你的一念之间,做出选择吧。”

秦穆不再言语,整个人都站定了,好似远古大儒,云淡风轻,好似天地间的万物都跟他没有任何的关系,跳出五行外,不在三界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