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王2不朽

第503章 贝蒂出现

第五百零三章 贝蒂出现(一万五)

贝鲁的脸上有些悲戚,迪利维的陨落对他来说其实是一个不小的打击,他当年能够成功离开贝蒂的掌控就是因为迪利维的帮助,这么多年其实后者也在暗中保护着他,贝鲁能够到现在的程度也是因为迪利维的帮助,所以在整个家族当中贝鲁对迪利维还是有些好感的,现在后者就在他的眼前直接陨落了这样的情况贝鲁虽然早已经有了打算但是心中难免还是有些难受的.

"殿下我知道的,既然都是对手那么没有什么好心软的,战场跟现实并不同,战场上根本没有什么的恩情,只有利益以及自己的信仰,我们不可能心软,因为我们并不是最简单的一个人,我们代表了整个势力,整个军队的面貌,所以就算是任何一个人都能够心软,都能为了任何一个人心软,但是我们不一样,作为统帅我们早已经将这些东西给放弃了,心慈手软的人不可能成为最后的无敌强者."

贝鲁开口,收敛了自己的情绪,现在的情况已经是这样了,迪利维已经陨落,已经成为了过去,虽然后者对自己有些恩情但是在真正的大义面前这些恩情又算得了什么,所以贝鲁其实是很清楚现在自己在干什么的,该怎么做的时候就应该怎么做,不能有一丝一毫的心软,否则只会让秦穆心生不满,这对他绝对不会有丝毫的好处.

秦穆灵身点了点头,显然对贝鲁的话语很满意.接着他冷笑了一声,抬头看向了一处空间,这是一片混沌流窜的空间.恐怖的力量都在凝聚,这是之前大战过后的空间,混沌都开始弥补,一切缓缓恢复过来,没有一丝波动,但是秦穆看向的正是这处空间,各种各样的力量都充斥在天地间.混乱到了极致.

"不愧是来自外界的强者,竟然连我呆在这里都能看穿,但是也没什么大不了的.既然你都已经知道了我也没什么好隐瞒的,这里是我的疆域,这里的土地,这里的臣民都是我的.不知道你一个外来者出现在这里干什么.如果你想要臣服于我想必我还是很欢迎的."

一道嚣张的声音从哪个地方传来,天地崩裂,所有的一切都瞬间崩溃了,天上地下所有的东西都黯然失色,没有了任何一点点的光亮,一道高大的人影从虚空当中走出,全身环绕在无尽的神光当中,炽盛无比.强大无比,这是一个真正的强者.话不多,也没有很强势,但是听在任何一个人的耳里都能够想象到这是一个强势到了极点的男人,很是强势,没有任何一个人敢违逆此人的话语.

浩瀚的声音传来,天地摇晃,千万大军尽皆拜伏下来,在这个男人的身下匍匐下来,说不出的恭敬.

秦穆开口,虽然是在询问,但是已经很明显了,秦穆自己也知道了此人的身份,只是故意询问了一下而已.

同样的话语,同样的语气却显示除了贝蒂此人的强势之处,而且此人不会在任何地方输给任何人,就算是简简单单的一句话也是这样.

贝蒂跟贝鲁很像,差不多都是一样的面容,但是两者的实力差距却是天差地别,根本无法用语言来形容的.

"你竟然还敢在我的面前出现!贝蒂,你好狠的心肠,竟然想要让我成为载体,让你彻底成为了拥有大潜力的人,但是你没想到吧,我早就已经知道了你的想法,提前离开了,让你所有的想法都功亏一篑,现在后悔了吗,你再也不可能实现自己成为大人物的想法,你的天赋已经走到了终点,就算是经历了再怎么多的时间也注定了你始终无法成为强者,这一门秘法我也知道,需要斩杀自己的亲人,吞噬自己亲人的潜力才能够真正成长起来,才能够真正走向无敌的未来,其中我就是最关键的一环,如果你可以将我也给吞噬了你就能彻彻底底成长起来,但是现在已经没有了这个可能性."

贝鲁冷笑,杀机毕露,现在因为秦穆的存在让他彻底有了底气,就算是面对着实力远远超过自己的贝蒂也敢露出杀机,如果换做是以前肯定是连逃遁都来不及,怎么可能还敢在这里站下去,但是秦穆的出现让他拥有了自信,就算是他知道现在的秦穆仅仅是一道灵身而已,实力远远不及贝蒂,但就算是这样他也相信只要秦穆在自己就绝对不会出事.

"原来是你,我的好弟弟,的确,这就是我们的秘法,但是我也没什么好羞愧的,我们这个家族想要重新恢复辉煌靠的已经不再是几个人的努力,靠的只是一个人,只要我走出了那一步就能够完全成长起来,拥有真正绝顶的天赋,你说的也没有错,你的确是其中最关键的一环,我想要吞噬你的潜力,但是你所不知道的是这门秘法对于什么时候吞噬还有自己的一种理解,所以现在的你以为自己是成功逃脱了,但是却不知道当年的你是在我的刻意授权下才离开的,否则你以为当年的你还只是一个小小的统领有那个能力吗?"

贝蒂冷笑,道出了当年的一个隐秘,原来贝鲁能够逃离出去靠的还是贝蒂的故意授意,从这里就可以看出贝蒂此人的心机深沉了,竟然是故意让贝鲁离去的,这其中蕴含着天大的隐秘,秦穆绝对不相信贝蒂是没有任何原因的.

.[,!]"你以为自己能够离开是因为自己的原因吗?我现在就告诉你这个现实,这里的隐秘也很简单,因为要吞噬一个人的潜力需要在一个好的时机,需要这个人已经开始显露自己的头角了,你要知道当年才是一个小小统领的你又有多少的潜力开发出来.根本就是没有,所以我才会故意让你离去,然后还用了我以前得到的一些传承将你体内的潜力给封印了起来.为的就是能够让你把自己的潜力给完全激发出来,后来直到你成为了大帅,我就知道可以出手了,没想到后来发生了其他一些不可抗因素,竟然出现了秦穆这个外来者,所以就一直拖着,不过现在我既然已经从闭关当中走了出来也就是意味着我要出手了.其中很令我惊奇的是你竟然能够走到这一步,真的很是不凡."

说到这里贝蒂的眼中出现了一抹贪婪,还有浓浓的杀机."你的天赋真的是很不凡啊,我看到了你体内的封印,竟然出现了一些裂缝,不过我知道并没有发生外力介入这样的事情.那么也就可以代表着你完全就是靠着自己的能力冲破了封印.这是很难得的一点,令我真的对你刮目相看了,不过这也没有什么,毕竟你已经走到了这一步,但是我们之间的差距还是太大了,也不骗我,我现在已经是王侯级别的强者了,既然如此我就拥有了镇压一切的能力.就算是你有再大的隐秘也没有丝毫的作用,我的实力超过你太多.所以现在你还是给我束手待付吧,我们之间相隔了太多,或许你的底气应该就是这个秦穆了,但是我想说的是秦穆虽然强大,但是现在的他也只是一个灵身,最强大的战力我刚才已经看到了,只能算是君上巅峰而已,虽然已经很是接近王侯了,甚至可以说是一步之遥,但是始终不是王侯,那么也就是代表着这具灵身在我面前没有任何的反抗能力,只要我出手他就注定了要陨落."

贝蒂很是自信,一下子就看出了秦穆灵身的实力,虽然强大但是也只是君上巅峰,跟他的差距还是很大,既然是这样那么他也就没什么好担心的,因为实力上的差距是很重要的,注定了秦穆闲杂很难掀起一些波澜,所有的主动权都将在贝蒂的手中.

"你!好,好,贝蒂,你果然算得上是一个真正的人物,断绝了所有的感情,难怪你能够走上今天的这样道路,但是你也要知道我们家族的秘法始终有缺,这也是为什么当年我选择拒绝,并没有去接受传承的原因,否则你以为就凭你的资质也能够在那些老古董的手中抢走属于我的重视,家族秘法有缺,我不希望到最后走上跟那些老古董一样的道路,所以我选择了退避,但是没想到的是我的退避并不去接受传承却让那些老古董真正站在了你的这一边,导致了我最后惨遭压迫,不过这也没什么,你真的是有能力的人,竟然得到了这个传承,吞噬别人潜力,这才是真正的恶魔手段,要遭到天谴,单单是这一点我佩服你,不过现在我们已经是站在对立面了,既然如此那么我们之间只有一个人才能够活下来了,这个人肯定就是我,不过可惜的是斩杀你的并不是我,而是殿下,但是这也没什么关系,因为我在这里亲自看着,我知道如果靠我自己的力量斩杀你还是需要太多的时间,我等不了,对你的仇恨实在是太大了,这让我实在是一刻都不想忍,殿下既然有这个能力那么我也就甘心让殿下出手,注定陨落的人是你."

贝鲁实在是没有想到原来她当年离开的原因是因为贝蒂的阴谋,但是现在就算是知道了也没有什么关系,自己跟贝蒂已经完全走向了不同的两条路,既然是如此那么也没有什么好说的了,自己的实力不足,但是秦穆却是可以啊,虽然贝蒂不是死在自己的手上但是贝鲁也不在乎了,现在秦穆的势力需要一个很大的凝聚,那么成功将贝蒂手下收编是一个很重要的任务,如果能够成功收编那就是让秦穆省却了数百年的时间,所以这是很关键的一环,想要做到这一点也就是代表着贝蒂注定陨落,没有其他的第二个可能.

"哈哈,贝鲁,你太相信别人了,要知道世上最强大的人只有自己本身,你要做到的是相信自己,而不是相信别人,因为只有自信的人才能够成长起来,甚至是成为天地间真正的霸主,从这一点上来说你就差了不止一筹.不过我也能理解为什么,因为你从来没有见过真正的强者,现在好不容易见到秦穆有几分实力就认为他是真命天子.注定的无上霸主了,但是在我看来他也只是一个小人物而已,世上的强者实在是太多了,秦穆什么都不是,不过唯一让我重视的就是秦穆此人的野心,因为我相信一句话,那就是心有多大.世界就有多大,秦穆的野心很大,相对来说他的实力肯定也是可以的.野心大的人我很重视,但是他那泄只能算作是可以的实力在我看来就什么都不是了,可是他却还敢斩杀我的大将,这里就已经注定了秦穆在自掘坟墓.好弟弟.你给我看着,我是怎么将秦穆斩杀的,你们也是好笑,竟然为了一个我当年已经开采过的灵矿而在这里抢了个不可开交,不知道秦穆你知道你们很珍贵的灵矿只是我留下来的残渣会是怎么样的心态."

贝蒂脸上有邪讽,换做任何一个人都是一样,自己不要的东西在别人眼里却是珍贵非常,每个人都会觉得忍俊不禁[,!]好笑不已.

"我看不知所谓的人应该是你吧,自己不知道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就将一个极好的机缘给抛弃了.现在还在这里沾沾自喜,我都不知道怎么说你好,不过也是正常,你们是一些没有见过世面的人,因此有这些认知也是正常,我现在告诉你这到底是什么东西,你们开采的灵矿的确没有错,但是这些灵矿却只是这个地方最为粗浅的一部分,这个地方当中蕴含着当年无敌强者的一丝灵魂这才是最重要的,我想你应该知道这一丝灵魂的重要性,至于这个强者到底有多强我也可以告诉你,在这个无敌强者的面前你们所谓的主神使者完全不是对手,人家一只手就能够碾压一大片."

秦穆嘲笑道,这些人根本不知道自己面对的到底是什么东西,拿了一些灵魂金珠就以为自己赚大了,但是李文海以及那个大凶一族强者的灵魂才是最重要的,不过秦穆也知道就算是贝蒂进入到李文海的灵魂感知范围内也不会有丝毫的好处.

贝蒂大惊,没想到当年自己错过的地方却有这样的机缘,一个远古大能的灵魂代表着就是自己极有可能得到这个大能的传承,这才是真正重要到极点的东西,自己这个家族能够流传到现在就是因为得到了一些传承,但是也只是那些传承最为粗浅的一部分,根本拿不上台面,但是就算是那么一丁点的传承已经让他这个家族当年雄霸一方了,贝蒂并没有怀疑秦穆的话语,因为这个层次的强者已经不会做出欺骗别人的事情,既然如此那么也就没什么好怀疑的了,于是贝蒂现在剩下的就是深深的懊恼,只以为当年自己错过了一个极好的机缘,不过如果当年的他真的进入到了核心得到了李文海的召见恐怕真的是大难临头,因为李文海也就是代表着大凶一族强者,这就预示着贝蒂极有可能陨落,福祸相依,失去了一个得到机缘的机会换来了自己能够活过数百年时间,总体看来贝蒂还是赚到了.

"这也没什么大不了的,只要能够将你斩杀所有的一切都会是我的,既然如此我也不在意了,我知道这里只是你的灵身,不过根据我的猜测你的本尊也应该出世了,否则根本不可能传递出这么多的消息给自己的灵身,出来吧,虽然我不摘掉你现在在哪里,但是我可以确定你一直躲藏在一边窥视者这一场战斗,出来吧,公平一战,也让我看一下所谓的外来者到底是多么的强大,如果你能够战胜我所有的军队以及我的族人都归顺你又有何不可,但是只要你输了你的一切都将被我剥夺,什么传承什么隐秘都将被我知晓,我也会代替你走向无敌的道路,而且贝鲁也注定要陨落了,让他活了这么久已经是我哦的极限了,我已经可以感觉到只要能够吞噬贝鲁的潜力我的实力就能够更进一步,就算是成不了帝主级别的强者也会在王侯境界当中无敌,只要到了这一步我就能够将我的家族重新带上最巅峰,这是整个家族一直以来的梦想,所以我们这一战才是关键,我会全力以赴不会有丝毫的留手,来吧,让我看一下你们的强大."

贝蒂长啸,气势如虹,恐怖的力量炸开,颠覆天穹,好似一尊真神苏醒,强大无比,整片天地都被他的力量给充斥住了,万古沉沦,混沌无边,一片晦暗!

"既然你想死那么我也没什么好拒绝的,我也想知道你这样的一个强者对我会有什么好处."

秦穆的声音从虚空中传来,强势到了极点.

我们将一如既往为你提供优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