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王2不朽

第563章 交谈

第五百六十三章 交谈

“你是怎么知道的?”

萧烈眼神一凝,显然是被秦穆所说的话语给震动到了,要知道巨人族一直与世隔绝,从来没有跟外界联系过,内讧的事也没有传播出去,可是秦穆偏偏就知道了这不由得他不震惊,当即开口询问。(

秦穆眼神一闪,暗道一声果然如此,萧烈的出现以及萧烈对自己的态度再加上之前看到还有巨人族族人跟上苍组织当中有些联系秦穆就已经猜测巨人族之中可能出现了一些问题,现在一看果然如此。

“我在你之前也见过巨人族的族人,但是很可惜他并不是我的朋友,还是仇敌,不过后来我背后的护道者出手,直接碾压,你的这个族人已经陨落了。”

秦穆开口,没有掩饰,直接就说了出来,如果真的是巨人族内讧都被话那么萧烈肯定跟出现在上苍组织中的巨人族族人是敌人,可能是各自的理念出了问题,才会导致这样的况生。

“杀得好!巨人族就是被这群人给污染了,一个个自以为是,连自己是谁都忘了,简直是该死,在族内因为一些老祖宗照顾着他们这一批人才没有被斩杀,等你回去之后请动真正的老祖出面,将这些魑魅魍魉都给清理个干净,现在就有很多族人不满了,但是因为他们这些人的背后有一尊真正无敌的老祖,所以才让那些人到现在还是逍遥自在,但是要知道我们巨人族做主的还是那一尊无敌的圣人老祖!”

萧烈冷哼。直接承认了自己族内的一些变化,不过这些也都是在秦穆的猜测范围内,巨人族当年从人族当中脱离就有两种声音。其一是亲近人族的,认为只是因为理念不同才产生了这样的结果,只要解决了理念问题就能够彻底跟人族摒弃前嫌,但是也有一部分人认为人族就是一个毒瘤,只有永远的离开才是最好的结局,两种方争吵一直存在,就算是巨人族彻底从人族脱离了也是一样。(

这才是真正的真相,巨人族缺少大圣处在了弱势,而巨人族又是一个香饽饽,想要站在人族很困难,所以那一代的巨人族族长选择了退去,彻底脱离,隐入到了时空深处的一个世界,开创了一个真正的种族。不再是人族的一部分,而且因为人族的强大存在会强行推算到他们的世界。所以那个时代的巨人族老祖施展了大神通将他们这个世界彻底封存,都是为了不让一些有心之人推算到,不过最近这段时间巨人族彻底出现了,决定改变这样的局面,进入到人界当中。

不过这个过程却被隐瞒了下来,这才导致了很多巨人族的族人认为自己是遭受到了整个人族的逼迫,所以才会做出这样的隐世决定,这就让一些不甘心的族人有了对人族的敌意,十多万年下来这批人的数量越来越多,这才是为什么萧烈那一方的人没有动手的原因,如果真的要施展雷霆手段清算的话势必会引起很大的反弹,杀人盈野,不知道有多少族人会陨落,但是这些人的陨落也都是巨人族自己的力量,这才一拖再拖,甚至到了现在。

“我能理解你们种族内生的事,但是要知道攘外必先安内,一个种族只有自己足够团结,不内斗的话才能够挥出更强大的力量,才会让诸天万界各个种族的人重视,所以我认为你们这一脉的领导者还是太心软了,有人不服那就杀到他服,杀到没有一个人敢站出来说话,这就是我的道,强势无比,你们这一脉的老祖还是差了一些,如果我没有猜错的话你们巨人族的圣人老祖肯定是出了问题,这才没有插手,这才让上苍组织有机可乘,将你们的一些族人给蛊惑走了。(

秦穆自信开口,好像把一切都给看穿了一样,脸上全都是满满的自信,因为在他认为如果真的圣人老祖存在的话肯定会出面的,上苍组织狼子野心,对整个人间界都有想法,巨人族既然是在诸天万界当中肯定也是会出现在上苍组织的统治之下,与虎谋皮的事不能做,因为这并不是好的选择,上苍组织就是极度的危险,值得所有人为他们心悸,巨人族很强大,但是也只有一尊圣人老祖,如果这个老祖还在的话就肯定不会让现在的巨人族出现这样的局面。

而圣人老祖出问题的原因也很简单,因为以力证道的这条路并不好走,就算是能够走到那一步也会得到天地的反噬,所以秦穆大胆猜测这一尊老祖其实还不是真正的圣人,但是战力绝对已经是圣人王了,上苍组织也是肯定看到了这一族的实力,所以才会拉下身段前去拉拢,再根据秦穆推测,这一尊老祖很可能是远古时期就存在了,这样的一尊无敌存在肯定是知道当年的真正事,所以秦穆认为这一尊圣人老祖肯定是亲近人族的,这也是为什么他还是打算去巨人族的原因。

“没错,你说的很对,我族老祖虽然成功成为了大圣,但是本源受到了一些冲击,很难复原,但是圣人老祖毕竟是圣人老祖,这么多年过去我族老祖已经将自己身上的伤势给恢复了很多,所以现在才传出了意志希望我们能够得到皇天大帝寝宫内的一件东西,只有那件东西才能够让我族老祖重新苏醒。彻底巩固自己的无敌战力,所以我这次来的原因就是为了这件事。”

萧烈开口,眼神有些感慨。一个种族好不容易出来了一尊圣人老祖,但是却因为种种原因老祖体内生了剧变,一直都在沉睡,这对整个巨人族的打击是无比巨大的,所以才会有人心生不满,从而被上苍组织蛊惑了,只要圣人老祖出世一切都会尘埃落定。(

“不过我在出来的时候却得到了老祖的私下传音。原先对于我们来说这是很欣喜的一件事,但是圣人老祖给我的传音却是跟一个人有关,那就是天命之人,只有天命之人才能够得到皇天大帝的那件东西。也只有那个人才能得到。否则别人都不行,所以我花了数年的时间在寻找,最近心血**才降临到了这里,因为我感觉到了天命之人的靠近,现在看来这个人很可能是你,我的感觉不会出错。”

萧烈很自信,这些话他都施展了大神通隔绝了所有人的窥视,所以两个人虽然在说话但是并没有一个人能够听到。就连秦穆的眼神都有些凝重,这个萧烈绝对不简单。极为接近大帝了,甚至已经可以挥出大帝的战力,不过秦穆自己也有绝对的信心可以碾压一切,镇压一切,所以他也只是脸上闪过了一丝凝重之外也就没有了什么表现。

“天命之人?这到底是怎么样的一种说法,我从来没有听说过,而且你嘴里说出来的圣人老祖传音我也不保证,我也不知道你到底是真是假,如果你骗我的话我也不知道真假,而且还有一点,你凭什么说我就是天命之人?这才是我最大的疑惑地方。”

秦穆开口,他心里已经有了些许想法,萧烈所说的东西应该没有错,圣人老祖的事也会是真的,但是小心使得万年船,在面对一个巨大种族,甚至还有一尊无敌的圣人老祖存在的对手不能够有一丝一毫的懈怠,除非是真的不想活了,先不说那一尊圣人老祖难,单单是这个种族的狙杀自己就逃不过去,秦穆虽然自信但是也是有自己的一个极限,超过太多的人肯定不会是对手,对于自己的实力没有人比秦穆自己知道的更多。(

“这一尊圣人老祖不出意外肯定就是远古时期的那几尊可怕存在中的一个,不知道因为什么原因活到了现在,甚至还逆天成圣,但是这一切都不重要,因为跟我没有关系,不过既然这一尊老祖会是远古时期存在的人物肯定跟皇天有见过,所以我不用过多担心,但是还是要小心,现在的世界并不太平,所有人都在站队,所有的大圣都在站队,如果一步走错极有可能真正陨落了,而且巨人族当中也不是只有一个声音,他们的内讧很可能会真正影响到我,如果我没有什么还好,但是如果我展露出来跟皇天之间的关系一切都不好说了,再怎么小心也不为过。”

秦穆心中早已经有了打算,萧烈虽然是巨人族当中有很大权势的年轻一辈,但是年轻一辈终究是年轻一辈,在种族之内不会有绝对的权力,真正能够决定一切的还是那几尊老祖宗,也只有那几尊老祖宗才能够决定自己的生死,所以现在秦穆想要的是和一些老祖宗正面交谈,只有这样才会让她放心。

“我知道你的顾虑,天命之人的事种族内并没有太多人知道,当时老祖的传音不仅给了我也给了一些老祖,所以天命之人的存在很多老祖都有自己的打算,至于是不是你我可以确定,如果没有意外你应该得到了皇天大帝的传承,也只有真正得到传承的人才能够真成为天命之人,才能够进入到皇天大帝的寝宫之内得到属于他的东西,如果我没有猜错你的武道天眼应该是皇天大帝在最巅峰时期闯出来的秘法,天眼,也只有天眼才会给人这样的感觉,无论冥神宫还是魅影族根本都掩藏不了自己的身形,所以我很肯定你就是皇天大帝的传承者。”

萧烈眼中神光闪烁,嘴角淡笑,好像将秦穆的一切都给看穿了一样,“你面对着妖魔两族。以及异族的半帝竟然敢这样下杀手,甚至是听到了他们这些种族都有护道者存在的时候依旧是这样,从这里我就可以感觉到了你的背景很可能非常可怕。整个世界上有这么大胆子的人不多,整个人族当中的圣地也没几个敢这样,在我的认知当中只有两个势力敢这样,一个是称霸了几个纪元的天皇门,第二个就是皇天大帝留下来的势力,皇组织,天皇门我觉得可能性不大。那么只有一个了,你来自皇组织,而且还是皇组织当中很重要的一部分。皇天大帝传承者的身份就这样被我定了下来。”

萧烈完全是恢复到了自己最初的状态,谈笑风生,淡定自若,好像一切都被他掌控在了手中一样。眉宇间全都是自信的身材。这让秦穆有些吃惊,认为此人的身份地位得到绝对不是依仗先人,他自己就有这样的能力。

“对,你的猜测没有错,我的确是皇天大帝的传承者,而且你现在看到的这一座寝宫实质上还是为了我开启的,我的身份不是你能够想象的,如果你不是傻子的话肯定会做出最好的决定。希望你不要犯错。”

秦穆大方承认,最后还不忘了震慑一下萧烈。秦穆的身份实在是太可怕了,牵扯很大,不能够轻易泄露,否则他也不会这样,料想萧烈不是常人自然知道自己应该做些什么。

“这一点你打可以放心,我绝对不会将你的来历说出来,而且这些传承我也不会要,也要不起,皇天大帝留下来的因果实在是太大了,那一本古书以及金色书页我不敢拿,也不想拿,如果拿了之后势必是要跟皇天大帝留下来了很大的因果,所以你大可以收走。”

萧烈大方无比,根本不在乎皇天大帝的机缘,或许可以说皇天大帝的机缘牵扯太大,不是一般人能够承担起来的,而且那些帝兵也只是当年皇天大帝抢夺自己对手的,根本没有多大的意义,萧烈作为巨人族的大人物帝兵肯定不会少,所以也就没那个必要了。

“你也算是聪明,我现在想要知道你这个种族之内到底有多大的矛盾,这个很重要,如果你们种族内的矛盾已经十分公开,甚至到了兵刃相像的这一种程度恐怕我就不想前往了,毕竟我还不想陨落,我的前途几乎是不可限量,犯不着在这里喋血,而且如果你们这一脉落败的话我就是羊入虎口,根本没有丝毫的可能性,所以我有必要知道你们种族内的一些况,因为我不想死。”

秦穆没有丝毫的掩饰,直接说明了自己的担忧,这也是最大的担忧吗,没有人能够不在乎这些,就算是巨人族能够给秦穆再多的东西但是如果自己都陨落了那还有什么意义,所以这些东西都很有必要的。

萧烈点头,明白秦穆的担心到底是什么,只见他开口道:“这一点你放心,虽然种族内生了一些变化,但是我们这一脉还依旧是最主要的一部分,我们的老祖依旧是最强大的存在,而且巨人族的族长还是我们这一脉,只不过是因为大长老生出了自己的一些想法才造成了这样的一种况,你也不用担心,如果我们想要动手完全可以将大长老这一脉给彻底镇压,不过在这之前还是需要圣人老祖出面,这样才能够将所有的伤亡降到最低。”

秦穆闻言点头,这才放松了一些,他不会随便就去送死的,所以直到这个时候他才答应了萧烈,“你说的我答应你,如果我能够得到皇天大帝寝宫当中的那件东西肯定会前往巨人族一趟,毕竟对这个传奇种族我还是很感兴趣的,而且当年的皇天大帝还是前往你们种族居住,论道了一段时间,所以我也想去一观,如果没有猜错你们种族肯定将当年的论道地给留了下来,我要一观。”

秦穆不是常人,自然知道很多隐秘,对传说当中的论道地很干兴趣,因为皇天论过的道很可能会给他带来很大的影响,两人走的道路基本一样,而且秦穆现在已经开始察觉到自己身上的一些秘密了,跟皇天有很大的关系,至于到底是什么现在还不清楚,不过等到日后一切都会明朗。

其实秦穆自己不知道的是他现在所走的道路已经跟皇天有些不同了,而且已经不再是皇天安排的路了,接下来很可能有些危险,因为接下来他已经再也没有了人支持,大人物都在准备,接下来的道路只有他一个人走。

“好,这都是小事,只要你能够唤醒老祖什么东西都会留给你们,想要什么都能过得到,我并不能给你任何真正的承诺。”

萧烈还是很自信的,但是他对自己还是有一定的认知能力,所以并没有完全答应下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