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王2不朽

第576章 魔障

第五百七十六章 魔障

“希望你能成功,不然我就成了罪人,无论是皇组织还是巨人族亦或者是我自己都不会原谅自己的,你就是天命之人,注定了未来这一段时间整个人族的走向,所以你不能陨落,或许我也已经有些猜测到了你跟皇天大帝之间的关系,如果你陨落了恐怕很多人都会大怒。(

萧烈真的有些恐慌了,秦穆的身份太神秘,牵扯到的东西实在是太多了,如果在这里陨落的话实在是太不值得,而且盛怒下的皇组织恐怕会大动干戈,就算是巨人族当年跟皇天大帝有些交集也没有任何的作用了,皇组织恐怕会施展雷霆手段强行推算到巨人族的所在地,从而出手彻底将巨人族抹杀,这都是很正常的一种推算,天地间虽然已经不再有皇组织的人出面了,但是他们的强势依旧是那样,所有古老势力的传承者都还记得远古年间诸天万界皇组织三千大帝独尊的景象,着实是可怕,三千大帝还只是一个最为粗浅的说法,实际上皇组织能够影响到的大帝级别强者至少不会下万数,而且这还不仅仅是最基本的大帝,很大的一部分都是半圣,半圣皇也有不少,皇天大帝的追随者当中圣人就不下于十人。(

这是多么可怕的一种盛世,就算是天皇门再怎么强大也没有丝毫的作用,跟皇组织还是差太多了,就算是现在的皇组织开始彻底蛰伏了,但是那一股力量依旧存在,并不是说皇组织已经不再想要称霸诸天万界而哪些人就选择了离开。要知道皇天对于整个人族的影响都是无边无际的,别说是十万年了,就算是在过去一个纪元又能怎么样。就好像是人皇一样,几个纪元过去了他还是人族当中最有威望的一个人。

这个时候的秦穆内心极度挣扎,开始了自我的剖析,心中展开了对自我的一种认知考验,两种不同的道在他的识海深处交战,互不相让,带来的影响也是无比巨大的。(

“我的道一直以来都是唯我独尊。相信自己可以走出一条冠绝古人的道路,断绝世人所有的想法,这是跟皇天很像的一条道路,就算是上古强势的人皇在这一条道路来说都比不上皇天。因为上古年间天地间全都是部落。整个人族都是由无数的部落组成,人皇作为一个部落的主人到最后统一了整个人族需要的已经不再是简简单单的强势,御下手段很重要,所以单单论强势的话还是皇天更胜一筹。”

秦穆心中思索,开始了对人皇以及皇天的另外一种解析,从个人不同的角度开始分析,从而选择最佳的道路,最后还是要用自己一直以来坚信的道路跟现在的红尘炼心开始不同的对抗。想要断绝一种想法就是需要另一种想法更加令人能够信服的例子来冲毁心中的那一丝犹豫,秦穆虽然现在已经将自己的意识给彻底迷失了。但是不经意间他还是选择了最佳的一种方式,希望用这样的手段将自己心中的最后一丝犹豫给破除了,皇天大帝是唯我独尊道路上最为强大一个强者,如果连皇天大帝都无法将秦穆的心神给挽救回来那么也就再也不会有任何人有这个能量了。

“红尘炼心走的是将自己彻底融入到诸天万界,感受天地的脉动,跟唯我独尊不同的是红尘炼心是借助外力,并不是单单靠自己的力量,可是这样的路也是有很大局限的,那就是自己根本无法从天地之间拜托,走这条路到了终点甚至有可能成就无敌的名声,与天地同寿,可怕无比,一举一动都蕴含着天地无上的伟力,这也是一种很可怕的道,有无敌的景象,而且更重要的一点是如果我走这条路的话就能够摆脱很多的纠缠,天地因果很难牵扯住我,只不过如果走这条路我会彻底跟ti8andi融为了一体,到时候势必会有很大的劫难,如果天地走到了终点那么我也极有可能就此陨落,可是单单是现在看来如果我选择了这条道路未来将会是一片坦途,跟天地为敌实在是太过困难,一条路只能有一个人到达终点,皇天已经断绝了我的前路,如果继续前行恐怕真的会身败名裂,所有的一切都被剥夺,那么我到底要怎么样?”

秦穆心神闪动,识海宛若无边汪洋开始咆哮,惊涛骇浪无边无际,神纹崩裂,次宇宙开始颤抖,似乎要崩裂了一般,如果再继续这样的步骤下去恐怕秦穆的识海就会彻底崩裂,然后就是次宇宙裂开,所有的造化,道果彻底化为乌有,什么都会失去,最后就是灵魂化道,彻底消失在了天地之间,到时候就算皇天施展逆天神通也没有丝毫的作用。(

“顺应天意,可以借助着天地的力量让自己得到超脱,蜕变出新的神通,新的意志,不过想要做到这一点的就是让我自己的心神全部崩裂,最后重组,也就是说将我自己原先得到的造化全都给舍弃,连带着皇天留给我的一切都给抛弃,虽然这样以来我会彻底恢复到了凡体,但是因为原先的境界还在,再加上天地的加持,恢复巅峰也只是很简单的一件事,而且这样还可以让我跟皇天彻底断绝任何的关联,从长远看来还是有很大的好处,可问题就是这样子的话让我彻底无法超脱了这片天地。”

秦穆深思,一饮一啄都有自己的含义,虽然身融天地有很大的好处,但是也有自己的局限性,只要你身融天地就代表了你永远都要依仗这片天地而活,从此再也不会得到真正的超脱,一生一世都会处在天地的影响之下,或许在普通人看来这样也是不错的,因为天地是一个很可怕,也很宏大的代名词,一个人就算是终其一生也很少有可能将这片天地都给彻底看穿,可以说秦穆现在就算是身融天地了也不一定会在有生之年将天地给彻底看穿,这就是一个人的极限,不是说有这份心就可以,想要走到终点需要看的东西实在是太多了,有心虽然很好但是也要由自知之明,不能逞能。

“两条都是大道,可是一条困难,很难走到终点,另一条虽然比较容易,但是也是相对来说的,前者可以无敌当世,甚至是无敌无数个纪元,但是后者最多也只能一个纪元无敌,而且还有很大的可能是不会到达无敌,就像前两个纪元一样,上古有人皇,远古有皇天,三个纪元巅峰战力的圣人皇在他们两人面前也肯定要将自己的荣光给收敛起来,否则最大的可能性就是被人强行轰杀,四纪元巅峰的战力跟三个纪元还是有很大差距的,我到底要走什么路?”

秦穆开始陷入了新的魔障,根本无法看穿自己的前路,就好像一切都被人给遮蔽住了,识海混乱,念头无法豁达,此生到达了一个很重要的转折点,道法的改变或许就要生,可是最大的可能性还是陨落,结束自己的无敌道路,走向落寞。

这个时候,外界的传送阵彻底挥出了作用,无尽的霞光冲霄而起,四极八荒都被遮蔽住了,可怕的力量碾压十方苍宇,传送就要开始,这是数位大圣布下的传送阵,蕴含着很多隐秘,浩瀚的阵法将许多人都给遮蔽住了,即将开始传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