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王2不朽

第593章 悲哀

第五百九十三章 悲哀

";哼,真的白马图一出,别说是你了,就算是换成另外一尊半圣也要被永世放逐,无法超脱,这才是当年佛门白马寺的传承之宝,虽然我现在手中拿着的是一个仿制品,但是也绝对强大了,你想要挣脱完全没有办法,我现在还可以告诉你一件事,那就是我的白马图当年在找到的时候是跟佛门的一些秘宝相连,不过却是将这叙门秘宝的精华都给吸收才炼制出了这样的绝世存在,你也不用多想,接下来你就会看到什么才是真正的白马图,就算是仿制品也不是你能够抗衡的.";

人族大帝冷哼一声,无开口,整个人都像是一道火焰,将天地都给焚毁了,可怕的力量席卷九霄,霞光炽盛到了极点,一下子就让天地都给崩溃了,无敌的伟力碾压四方,纵横九天,简直就是要无敌了,根本不是人力能够抗衡的,这就是无敌的威势,远超常人的理解.

只见他猛地吐出一口鲜血,霞光阵阵,这是真正的神血,淹没了一切光华,九天十地都为之颤抖,可怕的力量轰然炸开,白马图光,一条巨大的神龙从天而降,坠落凡尘,带来无比可怕的威势,颠覆了常人的理解,顿时就觉得自己的一切都被剥夺了,数不清的霞光坠落下来,演化天下间最为可怕的道与法,这才是真正无上的法门,无上的神通,强势和可怕.

古老相传当年白马寺的强者镇压了一条白龙,以及天马.然后将两者的魂魄都给融合在了一起,造就了一种很可怕的血脉,龙马.白马图就是将龙马的灵魂禁锢在一个巨大的世界当中,从此以后号称无敌天下的龙马彻底成为了白马图的器灵,不过自从白马图消失之后这一个说法也消失在了天地之间,虽然也有很多的仿制品,但是仿制品终究不是真正的白马图,根本无法显化当年盛极一时的白马寺盛况,但是很显然这一个人族大帝手中的白马图不是一般存在.其中蕴含着真正的道法,蕴含着很多白马寺的传承,天降炼化.霞光阵阵,无数的远古佛陀从天而降,携带着无上的威势,抬手镇压.一下子就是无数的神通碾压.令人心悸,十分可怕,霎时间众人只觉得自己好像来到了一块蛮荒地带,回到了佛门无敌天下的时候,这就是他们的远古,他们可怕的远古,但是一切的辉煌已经过去,世上再也没有了永垂不朽的传承.除非是你能够永生.

";好强大的白马图,你们金翅大鹏一族真的是捡到宝了.没想到得到了这样的一个人的效忠,着实是令我等感慨,不过他也是有实力,有天赋,有机缘,只不过为什么没有得到你们金翅大鹏一族的真正重视,我看此人施展的神通道法都是自己得到的,并没有你们这一族的影子,难道你们也不怕此人脱离你们金翅大鹏一族从而带来很大的损失吗?";

远处所有的大人物都注意到了这里,感觉到了一股深深的感慨,这尊人族大帝得到的传承实在是有些强大,不是一般人能够想象到了的,天上地下都被他的白马图给镇压了,这一种无上的伟力换做是他们现在抬手就能镇压,但是如果换做是曾经的他们,处在同一个层次的他们就不一定了,但是能够走到这一步的人都是无比自信的,他们不会认为自己会输给别人,可是这一尊人族大帝的力量着实是有点恐怖,接近到了天纵之才的水准,按照一般的况下秦穆是不可能挣脱的,因为现在人族大帝挥出来的战力已经是第三个层次了,没想到他一直都在隐瞒,隐瞒自己的真实实力,为的就是有朝一日的爆,彻底崛起,一举颠覆所有人的认知.

";非我族类其心必异,这一个人族当年是我们族的一个老祖在一次外出时看到的,不过那时候的他还没有展现出这样的实力,不过老祖也当真是独具慧,竟然看出了此人的天赋很好,意志强大,因此就动了一些想法,就是将此人给吸收到自己的种族当中,不过现实也是证明了老祖的强大之处,看人准到了一种境界,这个人族彻底崛起,一步一步赶了上来,竟然将同期我族的一些强者都给追上了,后来逆天称帝,在我族当中也有很高的地位,但是他终究是一个外人,我们金翅大鹏一族是不可能将自己这一族的道法神通交给此人,所以他的地位其实很尴尬,能够走到今天这么一步已经算是不错了,如果你们担心此人会翅膀硬了离开也是正常想法,但是现在天地大乱,他想要活下去只能够依附在我们的手下,我们种族能够庇护他,否则他也就只能够陨落,这才是真正的现实,有天赋有机缘又能怎么样,没有实力你也只能成为一个失败者.";

金翅大鹏族强者冷冷一笑,早已经看穿了一切,也知道为什么人族大帝到现在为什么还会在他们这一种族当中,原因就是在于他想要得到庇护,天地大乱,圣人都有可能陨落,这是何等可怕的景象,没有大势力的支持个人力量在这样的历史洪流当中只能够被碾压,一下子彻底化为了虚无,这就是现实,人族大帝虽然强,但是依旧没有成长起来,跟一些强者还是有很大差距的,所以金翅大鹏一族的大人物丝毫不认为这一个人族会背叛,这就是时事造就的现实.

";的确,也是这一个道理,天地反复没有大势力的支撑你只能随波逐流,甚至连随波逐流都算不上,只能够成为天地间最为弱小的尘.[,!]埃,一下子就被大人物给斩杀了,在圣人都有可能陨落的时代一个小小的大帝又算得了什么,我们又算得了什么,都是蝼蚁.";

有大人物感慨,认清了人世的悲哀,随即叹气,感觉到了自己在这样的大势面前也是没有丝毫优势的,思索间不禁有姓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