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王2不朽

第665章 修道路

第六百六十五章 修道路

神光当中的男子很年轻,充满着无与伦比的朝气,而且太强大了,整个虚空都好像是他的神国一般,无数的仙灵朝拜,真的就好像是上苍之子一般,强势无比,尊贵无比,身穿龙凰袍,真正的天之骄子,盖世无敌,拥有莫大的伟力,横行霸道,两道眸光坠落凡尘,好似神王临九天,纵横睥睨。

“你很强大,拥有无比光辉的未来,是这片天地的重要人物,但是你要知道的是真正的主角只可能是一个,你这样做无疑是在为自己找罪受,难以躲开因果,我秉承天意诞生,注定拥有无比光辉的未来,身份更是重要无比,天皇门未来的圣主几个字压塌万古,不是你能够想象的,现在已经不再是曾经的那个时候,天地反复,无数强者出世,大圣横行的时候到了,天皇门无比强大,没有人能够知道到底存在多少尊圣人,但是仅仅是天皇老祖就能够让无数生灵绝望,给你一个机会,成为我的护道者。”

慕辰强势无比,轻描淡写地说出一些话,但是蕴含着的信息却是令人震惊,很难自制,天皇门的实力简直是可怕,就算是圣子也不可能知道真正的底蕴,而且正如外界所说上古年间震动寰宇的天地人三皇当中的天皇从未陨落,虽然很多人都已经猜到了,可是真正被证实还是第一次。

秦穆脸色不变,他早已经猜到了这些,慕辰的确是一个很了不得的人物。临危不乱,甚至还想要将自己成为其的护道者,单单是这一份心性就能够让他称雄年轻一辈了。除了圣子级别人物出世之外人世间恐怕慕辰也不会有对手,大帝层次应该无敌。

至于后者成为半圣秦穆是怎么也不可能相信的,年轻一辈的强大虽然已经显露无疑了,但是想要成为半圣还是差太多了,就算是圣子圣女也是一样,他们或许战力已经到了大帝巅峰,但是距离半圣差距不小。整个人间界,包括妖魔两族,甚至是诸天万族的年轻一辈当中真正拥有半圣级别战力的人应该只有自己一个。这就是秦穆的自信。

“天皇那个老不死的原来真的还没有陨落,那也很好,远古时期的他做事不公,被很多人敌视。现在更有传言你们天皇门勾结一些敌对势力。看来这么多年过去你们的天皇也没有大的突破,不然也不会这样抛弃了自己所有的尊严去跟一些人勾结,早已经失去了无敌的内心,难怪无法走出一步。”

秦穆冷笑,升华了,战戈挥舞,曾经不可一世的战戈再次显化在人世间,秦穆通体绽放出金黄色的神光。好像无敌的远古战神跨界而来,纵横睥睨。给整片天地都给渲染成为黄金之色,神威如狱,震慑诸天万界,只见他轰然出手,战戈直指,盖世无敌,璀璨的神芒凝聚其中,横扫千军,战戈直接刺向慕辰的额头,竟然是要将后者直接给钉死。

这是何等的霸气,何等的不可一世,令人震动,如果现在有外人在这里看到这一切根本就是难以置信,慕辰神威盖世,震慑人界,传闻是年轻一辈当中的最强者,拥有莫大的威名,从来没有人敢这样对待,一柄战戈横空,竟然想要将其给直接钉死,这样的手段就是无法无天了,不知道未来到底会生怎么样的碰撞,诸天万界所有的天才都会黯然失色,圣皇之路的争夺已经开始了,失败者就算是能够成圣也永远不可能成为圣人皇,秦穆一路高歌,领先了很多年轻一辈。

“你知道自己在做什么吗,这一份因果大了去了,我们之间到时候肯定会要清算一番,如果你现在收手还来得及,或许还能化干戈为玉帛,否则就是真正的生死相向,这无论是你还是我都无法承受的,你是一个了不起的人物,而我也想要建立一个永恒的国度,堪比远古天庭,只要你跟我在一起肯定会成为无上的天庭神将,成为圣人皇都有可能。”

慕辰处变不惊,霞光闪烁,星辰浮现,他好像身处无边的星域当中一般,遗世独立,不被任何东西沾惹,因果逝去,这是何等可怕的威势,有了一丝大圣气息,气度非凡,慕辰虽然自信但是也知道自己现在只是一道神念降临,不可能是秦穆的对手,当即运转了神力,让自己超脱,无法被人寻觅。

“真以为自己是谁了,还说天庭,那是属于人皇的无上传说,整个天庭只有他一个人,哪里有什么天兵天将,所谓的天庭是他的居所,一个人就是一个无敌势力,这样的风范岂是你这样的小人物能够相比的,异想天开,我也没有什么想要跟你说的了,不要以为自己现在的秘法能够逃脱,给我镇压!”

秦穆长啸,不再言语,铁血出手,战戈绽放神光,撕裂了乾坤寰宇,将这一片天穹都给禁锢住了,各种各样的光华充斥在天地间,一切神通,所有道法黯然失色,只剩下了一柄战戈唯我独尊,横扫千军。

慕辰脸色大变,这对于他来说是侮辱,但是不战而退更容易在自己的心神上留下阴影,只见他直接升华,无边星域颤抖,星辰横空,好似流星一般冲了过来,想要将战戈给挡住,无数的神纹坠落凡尘,形成一道道天幕,唯我独尊,横行一域,这是一种巅峰手段,无数的仙灵冲了出来,粉碎苍穹,组成了一个巨大的阵法,粉碎一切。

“你这是在自寻死路,我无敌天下,永恒独尊,你是在玩火,罪该万死,这是你怎么也改变不了的现实,如果今天你还要出手势必会跟我产生巨大的因果,再也无法化解,到了那时只有一个人的陨落才能够化解,这一切你是否已经做好准备了。”

慕辰冷哼,霞光闪烁,极尽升华,各种手段层出不穷,他已经到了现在能够挥出来最为强大的战力,漫天星辰坠落,粉碎一切,镇压一切,浩瀚的苍宇开始颤栗,这种神威无可抵挡,慕辰的强大可见一斑。

“没什么好说的了,圣皇道路上只有一个人能够走到终点,不仅你看重,我也很看重这一步,所以迟早我们都会走到对立面,既然是这样那还不如现在交手,也让我知道你到底有多强,竟然还想要建立天庭这个禁忌。”

秦穆根本不把慕辰看在眼里,铁血出手,天皇门比不上皇组织,慕辰比不上自己,所以无论从哪里说起秦穆都用不着忌惮,霞光闪烁,战戈开始苏醒了一些战力,嗡嗡声震动天宇,一道道涟漪荡开,粉碎了所有星辰,一柄战戈唯我独尊,粉碎一切,直接崩碎无边无际的星辰,最后直接钉在了慕辰的额头上。

光雨炸开,慕辰没有任何的可能直接寂灭了,这一道神识炸开,不复存在,秦穆神威如狱,所向披靡,战戈直指,似乎是要将天地都给撕裂了一般,这样的伟力难以想象到底什么才是重点,一举一动都符合天地的脉络,可以打穿一切,粉碎传说。

“啊!”

一声惨叫传来,天皇门领袖无法逃脱,被战戈直接劈中,鲜血淋漓,满天都是神灵的血液,充满着浓浓的馨香,,秦穆站定不动,不一言,这就是修道路,你永远不知道自己的未来会是怎么样,有可能先前光辉万丈,到了最后陨落凡尘,失去所有的荣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