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5我来自未

第1章 病人

第1章 病人

【1】病人

这座高耸的断崖兀立在海岸边,周围怪石嶙峋,很少有人会来这里,断崖那头传来大海猛兽般的咆哮。

姚梵想,我要么爬上去,要么转身离开。

带着咸味的湿冷海洋水汽从崖上扑落下来,侵蚀着姚梵身上单薄的衣衫,衬衣已经被水气染湿了,贴在身上,又因为他的心情很不好,所以更加得不舒服起来。

他尽量忘记那湿冷得不快,把注意力集中在攀岩上。

触手处尽是湿滑的岩石,每一脚踩下,姚梵都担心这些被海水腐蚀了千百年的岩石会突然碎裂,不服输的他终于攀到了这座断崖最难攀登的地方,这是石山常年被海雾腐蚀风化,坍塌下来的乱石构成的一段怪石嶙峋的陡峭斜面。

“无论如何我也要爬上去!”

克制住自己手脚的颤抖,姚梵咬牙打定主意,手脚并用的攀了上去。

他感觉自己的表现像电视里那些极限攀岩运动员般出色,所以有点得意。

只是,他和那些攀岩运动员比起来,唯一不同之处是,他没有安全保护的绳索,如果就此摔下去,他不知道会怎样,或许,他早已知道后果,但他已经不在乎了。

姚梵只是很享受眼下的得意。

十几分钟之后,他终于攻克了这最后的一截石崖,气喘如牛的站到了崖顶,整个人如虚脱了一般——胸膛起伏、手脚颤抖、甚至整个躯干都因为用力和紧张过度而出现无法克制的抖动,手指因为抠的过于用力,骨节已经发白、疼得有些僵直。

他略带狰狞地裂开嘴,对着自己笑了笑,随即不顾一切地站上悬崖最边缘,野兽一般远眺东海。

可以清晰地看见那道白色的海天分际线在那天与海的连接处如一条白龙般抖着身上粼粼的水光在翻滚起伏,姚梵舔了舔嘴唇,想象了一下那白龙的味道。

大约是因为眼睛被正午海面的阳光反刺得有些难受,他便低头向发出隆隆咆哮的崖下看去,崖下的海水呈墨绿色,如融化的宝石一般,依旧和他上次来看时一样美。

姚梵自言自语:“若能葬在这里倒是极美,只要尸首不被鱼吃了,绝对要比几万元一个穴的公墓要强许多。”

胶州湾里五月的海风吹的人浑身皮肤都绷紧了,姚梵的衣裤很快被吹干,领口、袖口、裤管、吃进了无数海风、涨的满满当当。他的思维与情绪、也如海风一般、把身体和头脑慢慢填满。

像一株悬崖边上的枯松,随时都有可能被风从腰间吹折落入大海,可他脚下却如发芽生根般,扎在石缝中一动不动。因为脑子很乱的缘故,他继续在挺立在原地,试图整理出一点思路来。

海浪一浪又一浪,发出惊天动地的轰鸣水声,在崖下的礁石上撞成粉碎的无数白沫,接着又是一浪,再一浪,一浪浪永无止歇的大海誓要与这断崖分个你死我活。

姚梵继续往崖下看,越看越觉得自己的身躯逐渐悬空,越看越觉得自己像是快要失去体重一般。悬崖下那场历经千年、波澜壮阔的浪与山的大战,以一种史诗般的魔力要把他强行拉入那混乱的虚空。

这时姚梵的脑子终于空灵了。

……

他,不敢再往下看了!

他之前甚至不知道,自己今天为什么要来这里。

现在才终于想起自己来这里的理由!

打从这个月初开始,姚梵就时常觉得身上不舒服,常常的感到手脚麻痹,这种症状到了月底之后已经发展的相当严重。

从月初时自己在办公桌前坐久了时常感到手脚发麻,到月中发展扩散到浑身僵直!甚至有一次因为肌肉僵直而动弹不得,眼睁睁的站在地铁车厢里错过地铁站!

这次错过站头的经历实在吓倒了姚梵,他毕竟还年轻,虽然生活的并不比同龄人好到哪里,可也没有落后同龄人太多,所以他舍不得这光怪陆离的诱惑红尘,所以他怕死,所以他更不想马上就死。

姚梵当晚一夜未眠,次日一早便去了青岛市立医院作体检,生怕自己得了什么绝症。

抽验血的时候,当针头扎进静脉,姚梵甚至还出现了幻听。

“血魂请示宿主,是否要启动血祭。”

姚梵发誓,自己当真是听得明明白白,这声音就响起在他的耳边,可任凭他惊惶地左右张望,也找不到那个说话的人在哪。

当他急切的询问抽血的护士,是不是也听见了这样的一句话时,护士同情地看着他,小声地说了一句“我看您精神比较差,也许是神经衰弱吧,我们医院的精神科有全国最好的心理咨询医师。”

姚梵冷冷的望着这个年轻护士,又冷冷地回以一笑,可却掩饰不了他心中的不安。

“谢谢,我会考虑你的建议。”

即使讨厌这小护士对自己的判断,姚梵还是很有礼貌,这是他从幼儿园就养成的礼貌。

姚梵总共花了一千二百元,做了全套体检,血常规,尿常规,神经功能,肌肉功能,心电图、CT、肝肾B超……

一辈子从没得过大病的姚梵,有生以来第一次在医院做这么多项目的体检,但他毫无抵触情绪,并有生以来第一次对医院产生了极大地依赖感。

他要活。

经过连续长达五个小时的各项身体功能检查之后,姚梵带着忐忑不安的心情结束体检离开了医院,在接下来的两天里,他无时无刻不在记挂着这份体检报告,甚至到了有些失魂落魄的地步,上班也心不在焉。

两天后,姚梵一大清早就开车来到青岛市立医院拿体检报告,可是报告上却明确的写着四个呆板的汉字——一切正常。

姚梵手握报告,当时就感觉浑身抽搐,那频率近来愈发频繁的浑身僵直症状再一次发作了。

姚梵在内心凄苦的喊道:“难道是不治之症?我得了绝症?!”

脑洞大开的姚梵站在原地,惊恐的脑补了自己凄惨的后半生,这僵直继续发展下去难道是要半身不遂?然后全身瘫痪?生活不能自理?

一想到自己会变成电视里常常见到的那种吃喝拉撒都不能自理的瘫子,姚梵这个山东大汉一米八五的身躯也不禁因为恐惧而颤抖了起来!

“我不能那般的失去尊严!不能!!!”

僵硬挺立在原地的姚梵几乎要惊声尖叫,可此刻他突然发现浑身已经僵直的就连嘴巴也张不开了!

“完了!呵呵!完了!我真不该经常出去喝那么多酒!我真不该到现在都还没戒烟!我真不该吃着大学里排球队的老本,不经常出门锻炼身体……”

姚梵在僵直中挺立着、精神错乱般的忏悔着,等到这阵子僵直过去,他浑身的内衣裤已被汗液浸湿。

心灰意冷的他出了医院就驾车漫无目的在这座海港城市胡乱的游逛,没人知道他要干嘛,毕竟连他自己都不知道。

终于,他来到了这座大学时代常常攀登的无名石山,茫然而熟练的爬上了这座断崖。

姚梵面对崖下的深渊想起了尼采的那句“当你凝视深渊的时候,深渊也在凝视你”,但此刻的他毫无大学时那种探索未知的兴趣。

姚梵恐惧得闭上眼对着大海疯狂的咆哮起来。

“我还年轻!我还不想死!!我没有胆子跳下去!!!我真的做不到啊!!!

啊!!!!!!!!!!!!啊!!!!!!!!!!!!!啊!!!!!!!!!!!!”

“宿主为何如此激动?”

“宿你大爷!你是谁!”姚梵再一次听见了这个陌生而低沉的声音,他神经质的嚎叫起来。

“宿主是否要血祭穿越?”

“血祭你……”还没等姚梵把后面的“妹”字骂出口,四周时空就一阵扭曲,他感觉自己被吸进了一条白色隧道,在这条被白光包裹的隧道中,自己过往种种成长经历如电影回放一般在眼前一一闪过。

他终于摔倒在湿滑的石崖上,感觉脑袋昏沉沉的,浑身说不出得酸痛,

不知过了多少时间,姚梵才好不容易双手撑地直起身来,低声自言自语道:“我一定是发疯了……那个小护士说得对,我需要去看精神科大夫。也许这一切只是我的幻觉,那声音、那僵直、那些都是幻觉。”

打定主意后姚梵决定原路返回,却发现那乱石斜坡异样得陡峭,完全没有自己来时的那番故地重游的熟悉感觉。

“怪不得我觉得下山的路不对劲,原来搞错了下山的坡面,不然的话,这里该是能看见下面的公路才对!我的车还停在路边呢。”姚梵一边嘴里在骂骂咧咧的抱怨着自己的糊涂一边绕着山崖走了起来,越走越觉得不对劲!

周围一片陌生,景象完全不是姚梵来时的模样。姚梵也越来越恐惧,他觉得自己是中了邪。

但越是如此,越是激发了他的好奇心,他好不容易找个了斜面,手抓脚抠的攀下了石崖,却发现公路不见了,自己的车也不见了。

“这是哪里?公路呢?”面对这些不合情理的陌生景象,姚梵心里开始有些恐惧,自言自语道。

“报告宿主,这里是1875年。”

“你,你,你你是谁!1875?清朝?穿越?……不!不!不不!我一定是……幻听了!那小护士说的对,我确实应该去看精神科大夫。”

“我是血魂,很抱歉,近期我的逐渐形成,似乎让你的身体感到了不适。”

“……你是说,我最近身体的麻痹僵直都是你造成的?!”

血魂无语,算是默认了。

“你是什么怪物!你要干什么!我还年轻!还不想死!求求你不要缠着我啊!”姚梵终于不顾风度的恳求道。

血魂却很有风度的说:“简单地说,我是一个超时空反物质寄生生命体,我能让你自由穿梭在两个平行时空之间。每次穿越的代价是100毫升你的鲜血,这叫做血祭。”

姚梵神志彻底错乱了,他暴怒的高声吼道:“这不是和某本叫作《1949我来自未来》的小说一样了嘛?你当我三岁小孩啊!你是不是还要告诉我,你是中华亿万万英魂的灵魄凝结的神迹!?”

血魂不理会姚梵的自言自语,只是自顾自的坦坦然道:“这里是清朝,请宿主注意安全,你一旦死亡,会连累我也消失的,我经过万万年的生长,可不希望刚刚诞生就被抹杀。好了,当你要回去的时候再叫我就是。”

“慢着!慢着!”姚梵赶紧叫住血魂,毕竟,此时的他有太多的问题想要向血魂打听个明白。

接下来整整半小时,惊魂未定的姚梵都在自己脑海中与这个神奇的血魂进行不动嘴的精神意念交流,在确定了对方这个智慧生命的身份后,姚梵苦思冥想了半天才接受了这个超现实的现实。

他艰难抬步,将信将疑的向青岛老城的方向走回。

他要确认一下自己究竟是不是真的得了精神分裂,抑或是真的穿越到了清朝。

上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