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5我来自未

第5章 门面

第5章 门面

【5】门面

贺万年捧着手机越看越心惊,只觉得自己在姚梵面前矮了半截。他小心翼翼的既不敢用力,怕捏碎了,又不敢一只手握,怕跌下来,只得双手捧着。

在姚梵指导下,贺万年自己动手算了起来,越算越是心惊。

“姚兄,这,这东西叫什么来着?你看我这记性。”贺万年热切的问姚梵。

“电算器!”姚梵微笑着耐心重复。

“我们姚家在欧洲有门旁系生意,就是专门作这些电算之具卖与欧洲皇室贵胄。贺兄你要知道,那欧洲皇室的银钱流水以千万计,若没有电算器帮忙,那么就是算个三天三夜也算不完。”

贺万年如获至宝般将“电算器”捧在心口,热切的问:“姚兄我问你,这盒子上为何能显出字来?这是什么仙法儿不成?”

姚梵见贺万年一副热切痴迷的样子,心说入套就好。立刻口沫横飞、嘴角歪斜的扯淡起来:“这个是欧洲最先进的电气计算仪,上面显示阿拉伯数字的这个是电气屏幕,其中有无数机关,驱使天地电气为其算用,至于其他再多的,我就不能说了,其中奥妙也只有欧洲西洋的科学家才知道。我这次来青岛口有些仓促,晚上又要与此地的州判大人应酬饭局,故此先把它押在你处换些银钱花用,等过两日我的货船从上海来青岛口,自然就赎当了。”

说罢姚梵接过一旁正对着计算器啧啧称奇的伙计端来的茶碗咪了一口道:“要说你贺老板也是有福气的人,若不是我临时周转不开,又岂会拿这价值三十万金法郎的电算器抵押在此?那样你又哪里能有机会开这个眼界,瞅到这个当今世界第一了不起的西洋玩意?”

贺万年擦了把热汗,惊讶地道:“姚兄这个电算器着实稀罕,着实了不起!可是小店从来没当过这种东西,实在吃不准价钱,请问姚先生您是打算活当还是死当?”

“自然是活当,十天半个月的周转,顶多也就一个月。”

贺万年道:“既然是活当,不是要卖,那一万两银子可贵了,您也别和我说什么三十万金法郎。小店本小利薄,那可是无论如何拿不出的。

不如这样,我给您周转个两千两如何?当期一月,月息两分一厘。如果愿意死当,那我咬咬牙,给您凑个三千两出来。”

姚梵心说自己这不就是漫天要价就地还钱吗,目的达到那不就得了。

“我要的是现银,你有吗?”

贺万年笑道:“这大清国,您要现银还不如带银票好使,京城四大恒的票子随您挑,就在这条劝业街上,现成有恒利的金店,姚兄什么时候要换现银都可。”

姚梵闻言思忖点头,干脆地道:“那便算两千两罢,手头周转几日也就行了。不过这钱务必要有零有整,方便我花销。”

于是贺万年小心翼翼地将手机用他贴身帕子包了起来,送进后面的库房,然后出来填了当票,又取出银票大面额小面额认真的分好,再有些散碎银两连当票一起放在一个白罗经布的帕子里,连帕子一起给了姚梵,姚梵点了无误,包好收起。

得了银子后姚梵不好意思立刻走,翘起二郎腿坐在店里,喝着茶与贺万年聊了起来。

“贺老板,我跟你打听一下,这城里哪儿有商铺出租?另外我还需要库房,也是越大越好。

贺万年把手机藏进店后库房,过来陪着坐下说道:“这您可是问对人了,就在这劝业街后,我有三个铺面在那条太平街上,其中一个米店刚刚搬去福海街,铺面才空了出来,您要是得闲不妨和我一起去看看,要是看得上,那您租去便是,价钱好商量。”

姚梵心急,立刻道:“说去咱们就去。”

贺万年笑着上下打量了姚梵一眼,问:“您就穿这身去?”

姚梵醒悟,点头道:“这身西服确实有点不合时宜,贺老板的意思是?”

“姚老板您要是不嫌弃旧的,我店里前几天刚结了个当,有一领不错的湖绸长衫,八成新,您可以看看,要合意便算我送您的。”

姚梵笑道:“不讲究,我们做生意的走南闯北,穿得太好没意思,您送我可不敢收,该多少钱您说话就是。”

贺万年摇头摆手客气的道:“姚兄见外了不是?您这话哪儿说的,当初这衣裳当了二两银子,您就还给二两得了。”

说着贺万年就吩咐伙计取来,姚梵一试正合身,暗青的湖绸半新不旧,宽袍大袖地套在西服外面倒是不觉得紧。

边上伙计讨喜的道:“嘿,合身,就像是得意给爷预备了的。这衣裳要放旧衣铺,少说也要五两不二价。”

姚梵笑笑谢过贺万年,直接就套在西服外面了。

二人于是起身,姚梵光着头,脚下穿着黑皮鞋,配着身上青绸衫,脑后也没辫子,怪模怪样的与头戴黑缎红线六合瓜皮帽的贺万年一起,抬步走到太平街。

“姚兄您看这铺面怎么样?”贺万年套近乎地喊着姚兄,站在街边摊着手指着这太平街上的铺面对姚梵道。

姚梵不言语,等他把边门锁打开。

姚梵推门进去,见里头是个二进的四合院,前后两个院子里各用青砖铺了十字小路沟通东西南北的各长屋门廊。青砖上已经生了苔藓,大约有一段时间没人住了。前院较大,面积约一百来平米,后院小一些,总也有八十平米。前院四角分别种了一抱大槐树和三株细细的小垂杨,后院却光秃秃的没有种树,只是放了两个齐腰高的大水缸。算下来,前边连街的铺面加上后边两进里所有屋子,纯室内面积大约有七百多平方。

姚梵没工夫一个个屋子去看,直接就问贺万年:“这租金怎么算?”

贺万年回答得干脆:“半年18两,一年34两。”

“倒是不贵,那我先租一年的。”

说着姚梵就掏钱算与贺万年,心说这年头的房租真够便宜的。贺万年见姚梵这样爽快,结交之心更甚。

姚梵又问“贺老板,这屋子只能当店铺用,要放货地方可就不够了,你知道哪里有大仓库么?”

贺万年把银子揣进口袋里头,道:“这青岛口要说大库房,就数码头边上几个货栈最大,那都是南北各家商行的产业,您要租些地方出来放货是可以的,断不会整个仓库租给你。

姚梵皱眉:“我的货多,地方小了放不下。我要是想在此间建个大仓库,手续该怎么办?”

贺万年摆摆手,轻松地道:“这青岛口城墙里围的地皮,一亩不过二十两银子,地界好的最多要四十两,地界差的十一、二两就能拿下。

至于那城墙外边、码头边上的地,原先二两一亩也能就手,如今却要七两朝上。

至于城外的石滩荒草地,除了草,什么都不得长。那里闹捻的时候最便宜,一两二钱一亩,现如今价钱有点起来了,但也不超过二两。

至于耕地,我觉乎您大概没兴趣的。”

“我只要盖仓库,就选在城外那石滩荒草地吧,毕竟那里地价便宜,离城里又近,方便照顾。”

贺万年也爽快,答应道:“那这两日我就帮姚兄问问地牙子,若有合适的地皮,就叫他们给您留着。至于手续您既然认识孙州判,他一准能帮上忙。”

“行,那贺兄帮我留意询问,到时可少不了要重谢您。”

“瞧您说的,打我的脸不是。姚兄千里迢迢从西洋回来寻祖,我这举手之劳的襄助本就应当,还谢什么劲。”贺万年微笑道,但是心里很受用。

姚梵现在觉得贺万年对本地的地价和诸般生意相当熟悉,对他颇有好感。

贺万年心里感觉却很奇怪,姚梵身上那种说不出来的气质,巍巍然而独立,仿佛天地间不群不靠的一颗参天大树,让人心生信赖,但此人举手投足都不与常人相似,随意中带着洒脱,实在令人有种陌生感。

贺万年觉着,大概像姚梵这样的海外华侨都是这样的吧?看起来完全不同于这大清国的商人。大清的寻常商人若非市侩钻营便是奸诈谄媚,甚少有人如姚梵一般身上透着股子正大之气、果决之气。

“到底是见过大世面的,想来他在胶州港租了门面,今后还要建仓库,那必是要在此地做长久的买卖,实在值得自己与他好生交往。”贺万年想。

姚梵从贺万年嘴里问明白了这青岛口的土地行情,终于知道这会子的土地价格对自己来说完全没有阻力。如此一来自己的时空贸易所需要的场地就算搞定了。

姚梵对这院子里的各屋只粗粗看了一眼,见都简陋的很,便迈步往院外走,临走前托付贺万年帮他找些伙计收拾店铺,粗置些桌椅板凳床铺之类的合用家什,贺万年满口答应。

两人分开后,姚梵抬头看天色不早,迈开大步向府衙走去,要去请州判孙茂文吃晚饭。

来至府衙门口,早有人候着了。

姚梵这个二鬼子外形扎眼的很,穿着长袍都遮不住,那孙府的家人远远地就辨认了出来,迎了上来。

“姚爷,我家老爷请您去施家饭店,我家老爷随后就来。”

姚梵点头,随手从袖内袋中拿了一枚一两的银綶子赏了这名家人,姚梵读书时看过清朝人的做派,知道这赏银是清朝的规矩,也是做人的口碑,所以早就在袖袋里放了些散银。

这孙府家人点头哈腰的将银子塞进腰带缝里,用兴奋的颤音道了声谢,一溜小跑地打着灯笼在前头引路,还不断地躬身回头,殷勤招呼姚梵小心脚下的路面脏泥、臭水、崴脚坑。

一般来说清人给赏钱不多,电视剧里一两银子地出手实在是王侯或者大户望族的派头,一般给三五个铜子或者十个乃至十几个大子就是很慷慨了,可姚梵哪里知道这些规矩。

这孙府家人平白得了一两银子的厚赏自然是心花怒放。只是不明白姚梵这般大方显然是个巨富,为何却没有乘坐车马?

姚梵跟着这个孙府家人来到施家饭店,见这两层木楼上下都挂着红灯笼,门前一溜四个,各自上面写了斗大的单字,正是“施、家、饭、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