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5我来自未

第8章 三姐儿

第8章 三姐儿

【8】三姐儿

三姐道:“巡抚大人哪里这么好哄,见面后看那刘大人的行动、跪拜、拱揖全都不对,一举一动无一不碍眼,立刻知道这东西上不得台面事里定有腌臜,便没有安排差事与他,把他打发去了下面莱州府,让府台大人去应付他。”

姚梵笑道:“那后来是王爷出面说话了吗?”

三姐道:“北京的王爷,哪里会来山东出头。倒是那知府大人,经常说自己头疼,那刘大人说他老婆桂花会治这头疼病,于是就带那刘夫人桂花去知府大人府上,当时说给府台大人按摩需要屏退众人。那府台大人的太太和二房觉得奇怪,就在外间点破窗户纸去看,却见里面二人赤条条的在打架。”

姚梵噗嗤一声笑了出来,问:“这么一来刘大人还能当官?”

三姐也笑:“那夫人和二奶奶就急了,冲进去把那刘夫人光着屁股打出二门,又叫粗使仆妇把她打出辕门。

结果,也不知后来是怎么着,过了不多日那刘大人就落了实差,来了即墨县当县令了。”

姚梵笑道:“这真是应了那句‘不怕头巾染绿,只为顶戴将红’。这么说,这野鸡道台的确名副其实。”

三姐道:“公子这结语说的妙,这大清国的官儿,正是如此这般的腌臜不堪。”

姚梵心里打算盘,心想这大清国这般腐朽透顶,自己倒是可以用钱开路。今后有钱了先捐个官儿,接下来不管是要致富还是要造反,总之诸事有官身作掩护都会顺当些。

姚梵接着又和三姐聊了些本地的趣闻,三姐口舌便给,回答得落落大方而又知书达理。姚梵见三姐聪慧,倒像是读过书的人,便问她:“三姐儿,我见你懂得不少,像是识得字读过书的,可又怎么会沦落到这里?”

三姐低下头坐在那儿不言语,手里绞着帕子,看起来内心纠结,突然地,她便垂泪起来,虽然不出声,但那晶莹剔透的泪珠子却大颗大颗的滚下来。

姚梵虽然不知道原因,可也猜出三姐一定是身世坎坷,赶紧安慰她道:“这世道天下,黑白颠倒,好人家没有好报,奸邪毒辣的人为所欲为。你在这个时候蒙尘,绝不是你的错,是这个社会,人吃人。”

三姐听姚梵说话贴心,表情正义、透着真诚,便抬起头,含着泪对着姚梵道:“公子说的对,这社会,正是人吃人的。”

于是三姐便当说闲话般,开始讲述自己的身世。正是说者无意听者有心,三姐一番话把姚梵听得是心惊肉跳:

原来三姐是江苏高邮县人,出生在一个苏姓地主家庭,家资颇富。家里头除了苏三姐和二姐还有一个十八岁的大哥。

三姐的父亲一向在外经商,于杭州做生丝的买卖收入不少。一日她父亲突然得了重病,大约自己也觉得挺不过去了,便来信要家里着人去杭州当面交代后事。于是三姐的大哥便找了一个口才便给的同乡一同去往杭州探病,没曾想他们刚到杭州,三姐他父亲便去了。

三姐的大哥托付这同乡,把她父亲留下的五百多两现银带回去给母亲,自己留在杭州变卖父亲的商铺、存货等等生意资产,共计变卖了两万多两银子。

不多日,他大伯就从老家过来杭州帮助他大哥料理后事,他大伯提出担心三姐的大哥年纪小路上不安全,于是三姐她大哥便同意他大伯的建议,让他大伯带银子回老家与母亲。

可是谁料,等她大哥从杭州回了老家方才知道,原来那同乡并未带银子回去,早就跑的没影儿了,而他大伯也不知去向。

她母亲对三姐的大哥说,大伯从河南跑回老家来找她,说是听说他父亲病故的消息,要去杭州帮忙料理兄弟后事,临走前借口办丧事急需银两,要她母亲把家里的田产房契统统抵押,作得五千两银子带去杭州。他母亲一个妇道人家哪里懂这些,便一切都听了他大伯地安排。

三姐的大哥顿时傻了眼,这要是拿不回银子,一个富足人家转眼间就要倾家荡产,一家人岂不是立刻就要流落街头!

于是他大哥便去河南找他大伯,可他大伯是捐了河南濮阳县县令的,这番见了侄儿非但并不承认拿了银子,反诬他侄儿没有任何白纸黑字的凭据就来血口喷人、勒索钱财、诬陷尊长,一连三天地站笼活活站死了她大哥。

三姐她母亲闻知儿子死讯当天就吐血身亡,他大伯借口需要钱发丧三姐母亲与大哥,命人将三姐和二姐卖与了人贩子,那人贩子就把两姐妹带到了山东卖进了勾栏。

苏三姐这番身世直把姚梵听得寒毛直竖,毛骨悚然到了极点。

这下子,第一次,姚梵在这个时空从心底感觉到了一种深深地恐惧,这比他之前过堂受审还要可怕的多。

原来这大清国,是个吃人的活地狱!

之前姚梵还以为自己是个后世来的强人,心想在这愚昧的朝代以自己的本事,从商则钱途一片灿烂,从政就呼风唤雨,哪怕就是要揭竿造反那也是不在话下。可今夜闻得苏三姐这番遭遇,着实如洪钟大吕把姚梵给当场震醒了。

姚梵皱眉沉思:“我以后在这清朝里活动可一定要诸事小心!否则就是被人卖了,估计自己还在帮着数钱呢。这腐朽的王朝,简直是黑的伸手不见五指!”

可姚梵作为一个现代人,脾气硬,又好管闲事,他越发明白这大清国的可怕之处,却愈加打定了主意,一定要让这吃人的王朝在自己的手上完结。把中国从封建社会的活地狱里解脱出来。

“哪怕早一天也行啊!我实在不能眼睁睁看着这些善良的同胞在这浓稠的几乎令人窒息的黑暗中慢慢的死去!”

三姐见姚梵沉思不语,赶紧使帕子擦干了脸上的泪水,强笑道:“三姐儿真是对不起公子,我无端端说了这许多自己家的苦恼事儿,一定让公子听得心里烦了。”

姚梵抬头凝眉,看着三姐的眼睛真诚地道:“不烦……不烦。”

说着,姚梵伸出手来,怜悯地紧握着三姐的手。

三姐没有避开姚梵,她的身份不容许她拒绝自己的客人。

可她突然发现,姚梵那只男性的骨节*的大手,紧紧地!握的她好痛!但是却带来了一股滚烫的暖流,从她手里瞬间流淌到了心上,立刻把她心里那种苦痛的愁云冲破了,一种强烈的依赖感和安全感如火花般在三姐身上绽裂开来,几乎要令到她浑身快活地发抖,三姐从姚梵的眼里看到了爱怜,她把眼睛转开,脸一下子臊的通红,她感觉自己的心在前所未有地狂跳,砰砰砰,让她快要喘不过气起来。

姚梵没有察觉三姐的变化,自顾自的继续道:“三姐你说的这些对我是个警醒,你不说,我都还浑浑噩噩的呢,我可是要谢谢你,三姐。”

三姐微微翕动着鼻翼使劲喘气,在心里问自己:“三姐你是怎么了,你是病了吗?为什么心里这样难受啊?”

姚梵握着三姐的手继续道出心里话:“三姐,我真心谢谢你,所以我想着,想要给你赎身,嗯,你估摸着,这大概要多少钱?我好与那老鸨谈。”

三姐愣愣的看着姚梵,红着脸道:“什么?公子,你……你当真是要给我赎身?”

姚梵坚定地道:“是!我要给你自由身,自由以后你可以来我的商号帮忙。你既然识字,平日里可以帮我算算账什么的,这应该难不倒你的。若你还有其他可以信得过的亲戚,你也可以去投奔,我可以给你盘缠送你去的。对了,你家二姐在哪?我还要帮你家二姐赎身!今后你们姐妹有了自由身,互相有个依靠,便可以相依为命地生活了。”

三姐听了姚梵的这番肺腑之言,那泪水如落雨一般,流得停不下来,她从凳子上起来,端端正正得扑通一声就正跪倒在姚梵面前,伏地磕头道:“公子要是能带三姐离开这里,这样的大恩,三姐儿就是肝脑涂地也不能报答,三姐儿只愿能有来生,三姐儿愿意生生世世给公子做牛做马,报答公子大恩。三姐儿回公子的话,三姐儿当初卖进这春眠堂的价钱是十七两白银。那寻常赎身,三五十两的也有,一二百两的也有,这个要问妈妈。”

姚梵连忙把她拉起来,说道:“你来了五年,再怎么吃用也花不了许多,这钱我出得起。嗯,说办就办,我现在就找老鸨赎人。”

姚梵打定主意,走过去拉开门,对门外喊道:“老鸨子,老鸨子,过来这里,大爷我有话要说。”

姚梵今年26,属牛,工业自动化专业毕业后,就进了青岛钢铁集团,负责自动化生产线生产管控方面的技术工作,这活不光要靠知识,平时与人打交道也不少,不管是外国工程师还是本地车间工人,几年接触下来,姚梵也有了不俗的相人本领。再说了,学自动化的人都练就了能软能硬的不俗能力,大学里有句顺口溜“嫁汉就嫁自动化,软件硬件都不怕”,说的就是姚梵这种性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