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5我来自未

第12章 合股

第12章 合股

【12】合股

贺万年抬着眼看着姚梵那张诚挚表情的脸,感动地道:“姚兄这般的海商巨贾、名门大族,愿意抬举我贺万年一介不入流的边港小贩,我贺万年与有荣焉!姚兄有话便直讲罢。”

姚梵见贺万年已经上了路,心里满意,试探道:“贺兄你做当铺买卖,一定有很多出货的路子。”

贺万年得意地道:“我们开当铺的,虽不敢说沟通四海,确也联通三江。这大清国上上下下的典当行,不敢说通联,但也总有些点头的交情,我这里收当的物件,靠着同业的拆换和各类商号的收购,不敢说能卖到全国,但要货通南北七八个省,总是没问题的。”

姚梵感觉有戏,说道:“实话不瞒贺兄,我姚家却是只能沟通大清外面的西洋四海,要说这神州上下的五湖三江,却是没有销售网络。这次家族派我回国有个顶要紧的事情,便是组建国内的销售渠道。我只问一句,贺兄可愿意与我一起干这大买卖?!”

那腕表在贺万年的腕子上反射着油灯的光芒,皮质表链的质感舒适,金属表头华贵典雅。

贺万年细细感受着腕上手表,又听姚梵吐露了这番心迹,脑子里简直翻江倒海了,几乎就要兴奋地跳起来。

之前他陪着姚梵,看着刘子铭与他手下钎子手们检货,这些规规矩矩、四方四正、用不明质地的黄胶纸封住的箱子早已叫贺万年心动了,每种货品打开几个箱子验看之后,贺万年恨不能当时就和姚梵商量,分一些与他来卖。只是他怕自己太挂像,会被姚梵在价格上痛宰。

这番姚梵说是愿意与他合伙作这好买卖,他怎么可能不心动!哪里有不应允的道理!

说时迟那时快,贺万年规规矩矩向后一步,深深的给姚梵作了个九十度的深揖,屋里地方狭小,他差点就把头撞上姚梵肚子。

“姚兄弟,你若不是戏耍我贺万年,便受我这一拜!”

姚梵有些吃惊,想到对方很有可能答应,但没想到这贺万年这样郑重,姚梵赶紧道:“我当你贺兄是自己兄长,何苦戏耍于你。”

贺万年直起身,只见此刻他的脸上已经是堆起了满脸的热忱,他上前一步,双手紧紧握住姚梵的手说:“既然姚兄认真的,那我贺万年愿意与兄弟一起干。”

姚梵见他遂了自己的计划,顿时毫不掩饰心中高兴,提议道:“那现在咱们就定个章程,咱们联手开个商号,把这些货给铺出去,商号的利润,咱们*开,你看如何?”

贺万年郑重的使劲摇头:“这不成,这些货物都是姚兄的路子运进来的,寻常人拿也拿不到。我见那洋人,也不曾拿这般的好东西来大清卖,只是用下三滥的孬货糊弄我大清国,偏偏还就被我大清上下官绅当成宝贝!着实可气的!

姚兄愿意与我分润这里面的好处,已经是给了我天大的面子,我怎么敢要四成的利,便是有两成也心满意足了。”

姚梵见他说得诚恳,倒也有些被他感动了,说道:“那便算你三成!不能再少了,俗话说是‘有钱大家赚’,这才是为商之道。”

贺万年显然高兴的很,拍马屁的道:“姚兄真是明目高瞻,这话端得是大家风范的见识!那好,我便不推辞了,拿三成!”

姚梵顺水推舟,忙与贺万年商议道:“万年兄,我现在手头紧,你先与我一万两银子周转,我用手表死当,你先拿去卖,利润全归你,价钱就按着你说的150两一个来算。”

贺万年道:“这好说,莫看我贺家的这间万年当不大,可要说三万五万的银子,那还是随时拿得出的,不过这可是占了姚兄的便宜了。”

姚梵道:“哪的话,我实话告诉你,家族里给我这些手表的分拨价是一百一十两一个,如今你愿意150两一个地收下,我还是有得赚的,今后咱们成立商号,就按进货价一百一十两来算进货成本。”

贺万年听说这里面的利润这样大,喜道:“那感情好。不过我看干脆这样,咱们现在就把这商号的架子搭起来,我投进些银子,姚兄投进些货物,就算是各自在商号的本金。然后用商号的资金购买下姚兄的货物,买不下的先算商号的负债,赊欠着姚兄的,如此一来,姚兄有了周转的头寸,商号也能立刻开始营运了。

至于上次姚兄放在我那的电算器,我马上唤伙计送来。”

这话正和姚梵心意,他立刻道:“这真是好主意!……至于那个电算器,我这就算与你利息。”

贺万年哈哈笑道:“遮么没几日,算甚么利钱,兄弟莫非为了当初那日,嫌我当铺当得银子少了,在生我的气?要不这样,你随便抽我老贺两耳刮子怎样?”

姚梵哈哈一笑。

二人接下来商议了出货的渠道,姚梵不太明白,只听得贺万年洋洋洒洒说了一大通。

姚梵相信,像贺万年这样一个在清朝商场浸润了这么多年的人,怎么说也要比自己有经验的多,于是便放心的让贺万年去操办这个商号的章程。

二人计议已定,来到外面,只见饭店的酒菜已经被伙计送来,都是些卤肉、豆腐干、粗粮馒头、煎饼、大葱、咸面酱之类的粗食。

姚梵虽然对这些看不上眼,可众伙计却垂涎欲滴的围着边上站着,只是东家没开口,谁都不敢先吃。

贺万年叫姚梵先请,姚梵不会客气,下手就抄了个煎饼,折了根大葱蘸上酱,又塞了两片卤牛肉在里面,裹着吃了起来。贺万年也随意的卷了个煎饼。众伙计见两位东家已经吃上了,便急不可耐的动手抓吃起来。

姚梵和贺万年拿着煎饼,走进院子里月光下吃着。

“嗯,不错,香,这是哪家的煎饼,嚼着挺得劲的。”

“姚兄莫非在海外,也吃煎饼?”

“那是,俺祖上山东人,自然常吃。”

贺万年精神奕奕的道:“这是施家饭店的煎饼,其实不算好吃,明日我叫家里的婆姨给你做些贺家煎饼,叫你尝尝鲜。不过姚兄,你今晚打算在哪过夜?”

贺万年大概以为姚梵想要去春眠堂。

“我这里堆了货,我不放心,晚上我得看着过夜。”

贺万年点点头,像是要说些什么,可是欲言又止。

于是贺万年吃完回家,命家人送来上好的铺盖、棉被、枕头等家常各色的一应物事,连铁锅、水吊、扫帚都送来了。

姚梵累了,便早早歇下,在院子后面当做库房的屋里过了夜。

贺家的伙计也留下了三个人,帮助姚梵店里三个新雇伙计值守货物,这三人是贺万年应姚梵租房时的嘱托,帮姚梵雇了的。

次日一早,贺万年就兴冲冲跑了过来,拿了六万两银子入股。姚梵按照自己昨晚想好的定价,手表每个作价110两银子,肥皂每块作价一钱银子,自行车作价每辆70两银子,印花棉布作价每匹三两银子。将价值14万两的所有棉布、肥皂、自行车和手表四种货物作价为股份入股,二人按照三七开的出资,正式成立了这家商号。

贺万年一算姚梵货物总价,居然是47万两有余,不由得暗自吐了吐舌头,对姚梵所代表的姚氏家族顿时心生敬意。

“姚兄,那剩下的33万8498两银子就算是商号先佘着你的,咱们先从公中取出38498两付给你,把这零头抹了去,剩下30万两的款子,你看这个利钱,该多少为好?”

姚梵知道今后要借重贺万年的地方还有很多,便爽快地接过货款,随意地道:“头三个月不需要利钱,卖了货再给我就是,我想总不至于三个月还卖不掉吧?”

贺万年道:“成,那就这样定了。”

二人继续在姚梵这关着门的店铺里商量着。

“姚兄,这手表一定好卖,我以前可是从来没见过这般戴在腕上的表。”

姚梵知道,腕表因为属于精密机械制造,加工精度和工艺难度非常高,问世70年内一直没法大规模生产,开始的几十年内,欧洲的顶级制表匠人们的每年产量,不过从几个、十几个进步到几十个,可依旧还不够本土消化。直到欧洲的精密手工机床发展到了电机驱动,加工精度和产能有了一定保证后,劳力士腕表才首先1905年进了中国,出现在清朝市场上,当时可是卖500两一个!”

“贺兄,这些都是市场上以前没有的货品,所以开拓市场很关键,你只管放手去卖,一定要尽快打开销路,价钱低一些也没关系,最主要是保证出货量。”

贺万年道:“行,我记下了,我一定快快的把货铺出去,姚兄,我这就去张罗地方,把总号开起来,接下来,你对咱们这商号可有什么指示没有?”

姚梵叮嘱道:“我还是那两句话“抓紧出货,薄利多销”,不要担心货源。”

贺万年点头,又道:“我打算在这青岛口城里先开个大铺面,咱们这总号,暂时便设在这青岛口。你看如何?”

“行,青岛海路便捷,走海运上可通津辽,下可通沪广,选在这里很好。”姚梵点头答应。

贺万年笑了起来:“姚兄上次告诉我,说是还未有表字,那咱们这个商号的名字倒是难起了。”

姚梵挠挠头:“表字这个东西在海外不流行,咱们又是商人,也不忌讳谁来取,我便自己起个罢,就叫早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