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5我来自未

第14章 郭继修

第14章 郭继修

【14】郭继修

听到这里,姚梵已经出离了愤怒。

“那你就没说,我给三姐儿已经赎了身?”

王妈站在那里,往下猛地一墩屁股,两手使劲在大腿上一拍道:“天地良心啊!老婆子如何没说这话!可那郭家多大的势力,怎么是我一个老婆子惹得起的。

那郭家继修大爷说了:‘既然人还在堂子里,那就不算赎身。’”

姚梵怒极,飞起一脚,就把院子里那张‘钩子’刚搬来的凳子踢飞出去,咔嚓一声撞碎在墙上。

姚梵厉声责问:“你这里这么多人,就没个拦阻的!”

王妈苦着脸道:“我们哪里敢拦,那郭家大爷是个狠主,平日出门,生怕被马匪绑了肥票,每次出郭家庄贩盐,都带着七八个干练庄丁,各个拿着棍棒大刀,我一个规规矩矩做生意的老婆子,店里除了五六个粗使的小子,其余都是闺女,如何拦得住。”

“怎么不报官!”姚梵骂道。

王妈像是第一次见到姚梵一般,重新打量了一下他,惊讶道:“姚爷居然不知道?那郭家可是世代官宦之家!这会子在这大清国里,正好模好样儿当着大官儿的就有两个!那郭家大老爷,正在江西作监察御史,郭家三爷,在广州盐法道作参议。至于族里其他捐了官身,在京里等着候补实缺的,还有好几个。

再要说,那即墨县如今的县令赵署年赵老爷,听说以前可还是那郭家大老爷在四川当督学时的门生!”

姚梵越听越心烦,心说:“我擦!这他妈的都是些什么盘根错节的关系?我可要小心。”

姚梵知道清朝各地方的大族之所以是大族,就是因为族里世代有人做官,官场上官官相护有照应。如此一来,家族在乡里就能横行霸道说一不二,说话不但比法律管用,就是比地方官也不差。只要不造反抗税,清朝地方官还真没胆量用国法去管他们的庄子。

王妈见姚梵沉思不言语,继续道:“那郭家大爷硬闯进了三姐儿房里,三姐儿不从,在郭家大爷的脸上抓了道口子!”

王妈绘声绘色的道:“这下可要了命了!那郭家大爷一怒之下就叫家人进来,把三姐按住,亲自掌了三姐儿十几个大嘴巴子,我的妈呀,当时就把三姐打晕了,满脸都是血啊!郭家大爷不依不饶的,叫家丁把三姐儿捆上带走,老婆子我哪里敢拦。

亏我好说歹说,拼命把话给郭家大爷说明白了,那郭家大爷才丢下一千五百两银票,说是赎身银子。姚爷,这是您那五百两银子的定钱,一分不少,可全在这了,要不是老婆子我,这点银子您都拿不回来啊!”

姚梵听到这里,杀人的心都有了,恶骂道:“*!别特么和老子玩里格楞!

他姓郭的算个什么东西?!

狗日的!当我是他家佃户了!想揉搓本大爷,瞎了他的狗眼!

想用这钱打发我?……王妈,你把三姐的身契给我拿来!”

王妈哭丧着脸道:“姚爷,那郭家大爷给了银子,当然也把三姐的身契拿走了啊。”

那叫钩子的龟公从王妈手里接过银票,端在姚梵面前作揖陪笑道:“姚爷,你还是收下吧,您可别叫我们为难,您说,您一个外来的海商,在这胶州,人家的屋檐下,人家的地盘里,要我说,还是低个头忍忍算了。

您别说是在这青岛口,就是放到整个胶州、整个即墨,或者放到整个莱州府,那郭家也是数得着的有名大户!您为个婊子,犯不着和这样的人家置气。您看!这银子可一分没少啊!这不就结了?”

姚梵此刻心中又伤心又愤怒,伤心的是三姐的命运为何如此悲惨,怒的是自己一时之间没有足够的实力去弄死郭家。

姚梵重重一个巴掌怒抽上那能说会道的‘钩子’的脸,那经常与钢铁和机件打交道的*手掌,砸得‘钩子’当场*出血牙齿松动,差点一个跟斗栽到地上。姚梵高大强壮的身躯踏前一步,蒲扇大的左手拿住‘钩子’右肩,跟着捏起骨节粗大的右拳,猛的捣在‘钩子’脸上,一拳就把‘钩子’锤晕过去。

“狗一样的东西,我叫你犯贱,婊子是你叫得的?”

钩子吃了一记重重的耳光,又被一拳打得天旋地转,滚在地上像一条死狗。其他大小乌龟见了,都远远的往后缩。

这些龟公都是欺软怕硬的混混,怎么敢惹姚梵这样看上去横行霸道的主。他们平日里残酷折磨恐吓一下*还行,可看见姚梵这种非常有钱的人,还勾结官府,是断然不敢来碰的。

否则出门挨个闷棍,被一群家丁套进麻袋里活活打死,扔进海里河里喂鱼,那是可能性十足十的。而且还没人敢为他们出头,报官更是白白的耗钱。

这道理不但龟公们明白,这妓院里所有人都清楚,当时就吓得鸦雀无声,又见贺世成在边上警惕的举着棍子,就要准备打人,愈发吓的没人敢说话了。

姚梵虎视环顾,见这院子里没人敢吭气,心里愈发烦躁,便哗的一撩长袍前摆,转身就出了春眠堂。

贺世成连忙操着棍子一溜小跑的跟上姚梵,等姚梵跳上车靠定坐稳,贺世成赶紧问道:“东家,现在去哪?”

姚梵道:“去府衙。”

贺世成牵住马头,轻轻提辫,辫梢在马前打了个忽响,马车便动起来。

姚梵此时已经压下了火气,冷静问道:“世成,那郭家在此地名声如何?”

贺世成道:“这可两说。”

姚梵问:“怎么两说?”

贺世成道:“我虽是小人儿,也知道那明面上的和背地里的两种名声不一样,一是大人们口里的,一是咱老百姓口里的。”

姚梵道:“官场商场、乡里士绅之间,惯是花花轿子人抬人,这个名声做不得准,老百姓心里有杆秤,这才是准的。”

贺世成语速快了些,有些激动的道:“东家的话着实有道理,到底您是读过书的呢。

说起那郭家,人都说他家祖上积了德,这才代代荣华。可乡里乡亲也还给他家取了个浑名,叫锅底穿。说他家能这般发达,靠的是熬私盐,贩私盐,年年都把几十口铁锅熬穿。

这诨号另外还有层意思,就是说他郭家做事狠,下手毒辣,没人敢惹。”

姚梵望着前路,心说这贺世成年纪虽然小,可到底是贺家这样的商户人家出来的,确也有点见识。

贺世成又道:“胶州、即墨两县的人都知道,周、黄、蓝、杨、郭这五家可是此间一等一的大户,各家互相间祖祖辈辈又都有过通婚,论起来都有亲戚关系。”

姚梵道:“若是有其他大户人家与郭家打起来,那郭家战斗力多少?饿……我是说,他家能有多少能打的庄丁?”

贺世成虽然年纪不大,可不笨,连忙道:“东家,您是被那郭家大爷抢走了相好儿的罢?这是怪气人的。可是东家您千万别硬来,那郭家确是本地的大族,要说出来干一架,那光是郭家大院里的家丁就能叫出三十来个呢!要是郭家舍些银钱,招呼上庄子里的佃户和盐工,那别说三十几个,就是二三百也叫得出。”

姚梵听得郁闷不已。

贺世成继续唠叨说:“东家,我年纪小,说句不该说的,您别生气。”

姚梵道:“你只管说就是。”

贺世成道:“要我说,您千万别和那郭家大爷置气,俺贺家有句老话,民不与官斗,那郭家这么多当官的,要想对您使个绊子可太容易了。俺爹说,该忍就得忍。”

姚梵冷哼一声,靠着车笼哼起定军山的段子,排解心里烦闷:

“……一不用战鼓咚咚的打,二不用副将随后跟。

只要黄忠一骑马,匹马单刀取定军!

十日之内得了胜,军师大印佩我身……”

贺世成居然听得懂,接上唱到:“……十日之内不得胜,愿将老首挂辕门……”

姚梵被呛的差点跌下车来。

好在贺世成后边唱的顺耳,正是那段:“……来来来,带过爷的马能行,我要把定军山一扫平!”

这才让姚梵压下了动脚踹这小子的冲动。

……

车子到了府衙,姚梵随手赏过门子,急吼吼不待通报就闯将进去。

孙茂文出来见了姚梵,开口叫下人给姚梵看茶后,便不声不响地坐在椅子里。

姚梵一五一十说了苏三姐地遭遇,最后道:“孙大哥,我人生地不熟的,来到这胶州,没想到这才几天,就有人要骑在我头上拉屎。这要是传出去,弟弟我以后断是没面目在青岛口混了。只怕将来,人人都要以为我是个软柿子,想要揉搓我了。

弟弟我想来想去,料定此事只有大哥能帮我!”

说罢,姚梵从袖口里抽出那张原本打算交给老鸨的一千两赎身银票,按在桌面上推向孙茂文。同时道:“这点小钱,是给哥哥的车马费,若是哥哥能帮我出得这个头,弟弟情愿加倍地孝敬哥哥!”

孙茂文一听是涉及郭家,眉头就皱了起来,待看见银票,眉心才稍稍舒展开,他抽过银票叠起来塞进袖子里。沉思老半天后,方才说道:“姚老弟年轻有为,家学渊源,虽是出生商贾,却文采飞扬,不似一般商贾那样的猥琐无文,哥哥我是着实喜爱与你结交的。”

姚梵见孙茂文收了银票,便目不转睛地盯着孙茂文,看他究竟有什么屁好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