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5我来自未

第19章 罗冠群

第19章 罗冠群

【19】罗冠群

姚梵又吩咐王传年好生守着前面店门,自己把这伙计房间的门掩上,转身对三姐做了个揖,内疚地说道:“我姚梵这次做事考虑不周,让三姐你受了委屈,三姐你可能原谅我吗?”

三姐儿闻言,慌忙的就要下炕磕头,姚梵赶紧拦住。

三姐被姚梵扶坐在炕上,灵动的大眼睛里闪着泪花对姚梵道:“姚爷您对我恩重如山!您要是再这样说三姐!那就是要逼死我了!我三姐怎么有脸面受您的礼啊!”

姚梵轻声道:“好了,事情都过去了,你以后就在店里帮我管生意,也寻摸一下你家二姐下落,只要能找到,我姚梵不管花多少银子,都要让你们姐妹团聚。”

三姐眼泪顿时就下来了,想要跳起来给姚梵磕头,姚梵只得再次拉住她。

“三姐你命苦,但是我把你当自家人,我在此地经商也是无依无靠的,你以后便把我当你大哥,当自家人,我也把你当自己妹妹,所以我们就不要再多礼了。”

三姐只觉得自己在做梦,居然遇见姚梵这样的人,几乎是上天派下的救星,一时之间泪如雨下,语塞哽咽,只是拼命地点头。

姚梵道:“回头我叫人收拾一间屋子出来给你住,今晚你就先住在我房里。”

三姐听姚梵这样说,心里小鹿乱撞起来,心想:“姚公子到底还是想要我的身子,我……我该如何?我一个残花败柳,姚公子真的看的上么?若他要我,我便甘心情愿的服侍他一辈子,他去哪里,我便跟着去……”

姚梵见三姐脸红红的,表情有些古怪,当时就明白过来,赶紧解释道:“三姐你别误会,我今晚有事要出门,大约要过个一旬才回来,我不是……”

三姐闻言,才知道自己误会了,脸愈发得红了,连忙道:“是,是,我知道了,三姐一定帮姚爷把房子看好。”

姚梵挠挠头:“以后叫姚大哥就行,别叫姚爷,听着太别扭了。”

三姐连忙改口道:“姚大哥。”

姚梵笑着“哎”了一声应下。

姚梵也没有细问三姐在郭家的遭遇,他觉得这是三姐的隐私,自己若是打听,必然要把三姐心上的伤疤重新撕开,太不人道。

姚梵便和三姐在屋里默默地对坐着,随口的说些闲话,把自己运来的货物如何如何的好说了一遍,又说了自己与贺万年合股开商号的事,说到自己刚回来就发现三姐被郭继修强虏去,这时罗冠群回来报告了。

罗冠群敲门,姚梵应了声“进”,罗冠群见姚梵和三姐都在,有些不知所措。

姚梵摆摆手,示意没关系,罗冠群便回禀道:“韦大人见了银子很高兴。”

姚梵笑道:“那就好,冠群啊,你正好在这里,你回头以管家的名义吩咐下去,三姐以后就是我义妹,大家今后见了她,都要把她当我一般地对待。”

罗冠群看了看三姐,心中奇怪,但口里立刻应道:“冠群知道了,我回头就把东家的意思告诉那两个小的。”

姚梵道:“等贺世成回来,你带他去春眠堂要回我押在那里的定金,一共五百两,不能便宜了那帮孙子。”

罗冠群道:“是。”

姚梵继续吩咐:“冠群,之前贺万年怎么和你说的工钱?”

罗冠群道:“一个月五两,管吃管住。”

姚梵道:“那是按他店里的规矩定的,他不知道我家的规矩,你不要怪他。

我家规矩,管家一个月二十两,等你从春眠堂拿回银子,你先支领三个月的工钱送去家里安置。”

罗冠群闻言大喜,抱手深深一揖到地,说:“罗冠群谢谢东家抬举,今后冠群一定尽心竭力的帮东家管好这店铺。”

姚梵继续道:“不过我眼下缺人,店里还堆了些货,没人看着可不行。你拿了钱先别跑回家去,只托人捎银子回家罢,也好叫你父母妻儿都高兴高兴。”

罗冠群连声的答应。

姚梵道:“贺世成是我收了他作伴当的,今后跟着我随身伺候,月银十两,回头你也支给他三个月的薪水。

至于王传年,我看也不要算学徒期了,直接开工钱,一个月给5两,也是和你们一样,先支三个月的给他。

剩下的钱你收着,把帐给我记起来,每次流水都要记,柴米油盐酱醋茶,还有你们三人的薪水,都从上面走,今后你便管着这个外账房。

你们三人不算早帆商号的伙计,算是我私人雇的,所以银子从我账上走,不要跟贺掌柜要钱。你听明白了吗?”

罗冠群听得清楚,道:“东家,冠群听明白了。”

见罗冠群应下了,姚梵便要扶着三姐去自己房里。

罗冠群赶紧跑在前面开门。

姚梵把三姐送进自己屋里,便关上门,翻出自己藏着的银票对三姐道:“三姐,这里银票和散碎银子加一起还有两千多两,这是内账房的钱,你帮我收着。以后你就管着内账房,看见哪里需要使银子,你只管做主支用。”

三姐也不推辞,把银子死死的包好,又认真塞回原处。

“姚大哥,你放心,三姐一定认真的看着银子,决不能叫人偷去。”

姚梵呵呵笑道:“回头我货卖出去了,有的是银子进来,所以你要舍得花钱、多花钱才行,一定要把这个家给操持的风光起来。”

三姐红着脸,红着脸道:“三姐省得的,不过银子要花在刀刃上。姚大哥对伙计真太宠了,给的月银比那些大户人家还要多!我高邮老家以前粗使的下人,管吃住一个月才300文钱,农忙时,雇来扛活的长工一天干到晚,最多的才挣40文钱。这青岛口里的小伙计,也没听说谁的月钱有这么多。”

姚梵恬淡的道:“农和商不一样,商家的伙计要培养起忠心来,就要舍得厚养,商业里各种机密,没有忠心的伙计,断然要坏事的。至于农业雇工则无所谓了,换谁干,哪天换都没关系。

再说了,好多商家用的都是知根知底的伙计,给的薪水再少也没关系。可我在青岛口没有根基,如果再不用银子把人心拢住,说不定哪天就被人出卖了。”

三姐哪里懂姚梵临时杜撰的这些话,加上她又是身世坎坷,好端端的富家被人欺骗出卖家破人亡,于是觉得姚梵说的句句有道理。

没等二人多说会子话,贺世成请的大夫就到了,姚梵吩咐贺世成和罗冠群一起去春眠堂拿银子,自己接待大夫。

姚梵见了大夫进来,二人互相拱手,一番自我介绍后,知道这大夫名叫刘义光。

姚梵看刘义光个子不高,花白的山羊胡子长到了胸前,有点仙风道骨的味道,心里倒是放心了。毕竟医生这个行当,尤其在中医来说,年纪越大越靠得住。

姚梵怕被刘义光误会三姐的伤势,解释道:“刘大夫,我妹子之前被贼人虏去,挨了虐打,刘大夫你且仔细看诊,该如何治疗?”

刘义光不言不语的点点头,给三姐把了脉后,又撩起三姐袖子看了下胳膊上的鞭伤。

那鞭伤姚梵也是头一次看,见那鞭痕粗长黑紫,血肿的厉害,还在往外缓慢渗着血水。姚梵看了,心里腾腾直冒出业火来。

刘义光看着也是叹气,问明了三姐身上可有其他伤痛之后,对姚梵道:“姚老板不必担心,令妹只是受了惊吓,又吃了打,有些皮外伤。好在没有伤着筋骨,倒无大碍。”

刘义光继续道:“我这就给您开方子,您使人拿了方子去我家德善堂抓药。这药分外敷和内服的两种。先给令妹外敷我家内研金疮药,再吃个三天收敛安神的草药,把伤口收了。

我三天后再来看诊,届时开个调养的方子,定能教令妹的伤处全好,恢复如初,要是舍得花银子,我家还有养颜生肌的方子,用个半年,就是伤痕也能消了。”

姚梵道:“刘大夫别考虑银子,只要我妹妹能好起来,多少银子也花了。您快开方子吧,回头我叫伙计带银子去你家药房抓药。”

刘义光见姚梵直爽,心里也高兴,便连忙出来开了方子。

姚梵掏出口袋里剩下的二十两银子,全部塞给刘义光。

“刘大夫别嫌少,这点诊费只是小意思,回头我妹妹好了,我给您封个大红包。

刘义光是小地方的医生,平常出诊费只是二钱银子罢了,此番见姚梵这般百倍重赏,心里高兴,于是拿着银子又啰嗦半天。

姚梵心急,不等送走刘义光,便命令之前一直守在店门口的伙计王传年拿药方去药房抓药。

刘义光连忙表示自己和王传年一起去,一定要亲自在药堂中把药煎好了再亲自送来。

为怕耽搁熬药时间,姚梵忙叫王传年把刘义光送出门去。

过不多时,派出去要银子的贺世成和罗冠群就从春眠堂回了来,报姚梵已经要回了银子。

姚梵心下稍安,觉得事情办的差不多了。

“看来今晚我可以带上黄金安心离开了。”

姚梵在贺万年赠送的简陋家具中选了把杉木椅子坐下,吩咐贺世成取出贺万年之前送来的一包茶叶,打算泡壶茶歇歇。罗冠群却又进来禀报道:“东家,贺掌柜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