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5我来自未

第27章 会骑车的伙计们

第27章 会骑车的伙计们

【27】会骑车的伙计们

眼看着包括贺世成和周第四在内的这六个伙计们把二十辆自行车装配出来,姚梵一个个验看后极为满意。

“不错,不错,贺万年眼光不错。这些小子都挺伶俐的,虽然没文化,可是动手能力都还挺强的。”姚梵自言自语道。

接着姚梵命令道:“你们每人推一辆车,跟着我去练车。”

说着姚梵就带着伙计们出了商号的后院门。

姚梵带着他们来到守备衙门后面的校场上,开始训练起来。

之前姚梵曾经在家里院子中连着三天傍晚训练贺世成骑自己带来的山地车,因此贺世成倒是胆子大,第一个跳上去示范。不过贺世成的技术还差劲,根本骑不远,溜出去十几二十米就要吓得跳下来。

守备衙门算是轰动了,一群兵丁围着姚梵和伙计们看起了西洋镜。一听说姚梵在带着伙计练洋车,连韦国福都忍不住跑了出来,站在一旁看着,哈哈大笑道:“姚兄弟,你这是干啥呢?教这些小兔崽子骑这西洋两轮车能有啥用?”

姚梵回以一笑道:“韦大哥,这可是西洋最流行的自行车,那洋人的达官显贵每日里就爱骑着它玩。你想啊,要是大清国的富人也都愿意买一辆去玩玩,小弟我的生意不就好了吗?”

韦国福被阳光晒得眯了眼睛,语带怀疑的道:“大清国的有钱人哪会像洋人那么傻,好端端不在家养着,出来顶着毒日头折腾这鬼东西。

嗯……不过你还别说,这玩意两个轮子居然都顺在一边,可骑上去却还能够不倒下来,实在有点意思。”

姚梵笑道:“他们还嫩着呢,等学会了,骑多远都不用跳下来。我这番借大哥的校场用来练伙计,大哥不会怪我吧。”

韦国福看着姚梵手下那些伙计们在校场上歪歪扭扭的骑行,骑得战战兢兢不说,还不断的有人吓得跳下车来。

这惹得他哈哈笑道:“姚兄弟太见外了,这天眼见着热起来了,我那些兔崽子们哪个愿意在这时候顶着太阳出操,你尽管使就是。”

姚梵注意到韦国福因为嫌热而撩起来的袖子下面带着自己前日里派人送去的手表,便笑问道:“大哥觉着我卖的这手表咋样?”

韦国福竖起大拇指道:“好东西!比起以前咱带的铁核桃来可是轻巧多了,兄弟你说这洋人的脑子是咋整的?净会造些个机巧的玩意儿出来,洋枪、洋炮、洋表,还有这洋车,个个都是咱大清国上下看不懂造不出的洋玩意儿。”

姚梵解释道:“其实洋人也没啥诀窍,只是巴望着挣钱罢了,他们造稀奇玩意,就是要奇货可居,好比那些人人能造的普通货色挣更多的钱。”

韦国福道:“兄弟说的在理!不过这日头太毒了,哥哥我还是进去歇着了,再他娘的晒下去,哥哥我怕是连中衣都要潮透了。”

姚梵笑着作揖送走韦国福,继续挥汗操练自己的自行车队。韦国福虽然离开了,可是周围不怕热好奇围观的穷兵丁却兴致未减,三五成群的蹲在远处树荫下墙影里,琢磨着这姚东家在发什么神经。

“小四你别老往地上看,你老往地上看当然害怕,要往远处望,望的远就骑得稳!世成你也是,都给我记住!一旦骑起来就往远处看!”

“你们学的不错!继续,继续,练到熟练为止,等你们学会了,爷给你们一人赏五两银子!”

所谓重赏之下必有勇夫,一听说学会了能奖励银子,伙计们开始变得勇敢起来,摔倒立刻爬起来,浑然有了股子不怕死的劲头。就这样一直练到将近五点钟,贺世成与另外五个伙计居然全部基本学会了骑自行车,除了拐起弯来还有点生疏笨拙之外,其余都表现的挺不错,这令姚梵欣喜不已。

“回去先一人赏二两!你们今天的表现很好。”

六人欣喜之余,立刻七嘴八舌的喊“多谢东家!”。

经过两天的集训,姚梵教的这六个小子已经学会了骑自行车。姚梵见他们有了这“一技之长”,连忙向贺万年把他们要了过来,并许给他们每人每月二两银子的工钱,也是照例先一次性先领三个月。

贺万年听说姚梵要这五个小伙计,实在费解,问道:“姚兄你要这五个小子干什么?就为他们会骑了洋车?”

姚梵知道贺万年心里想什么,笑道:“我又不指望他们看家护院,会不会枪棒的我不在乎,会骑车就行,今后我有事便派他们骑车去办,也是给我们商号的自行车做了活广告。”

贺万年问道:“什么广告?”

姚梵只得解释道:“广而告之嘛,就是让大家都知道洋车这个玩意儿是咋回事,万年兄你也学学,这可是流行的东西。”

贺万年迟疑了一下,说道:“我有车马,舒服得很,那洋车的屁股墩太小,我怕摔着。”

姚梵哈哈大笑,便不再劝。

晚上,姚梵自己则拿起毛笔写了一则招聘。姚梵从小就在父母的‘**威’下练习毛笔字,十几年来,姚梵隔三差五的总要在晚上临摹上个一张两张聊以自娱,因此毛笔字功底着实不错。

“招聘启事

兹有早帆商号新立,业务范围涉及货物的买卖与运输,前程远大,欢迎加入

由于商号发展需要,现公开招聘三十名职员,包吃包住,试用期每月一两现银工酬。

勤勉肯干、表现良好者,每月另有奖金,将来转为正式伙计,月银丰厚。

招聘条件:“凡为人正直、做事勤勉、身体无残缺之男子皆可报名。

报名者需按时参加面试,面试通过则予以当场录用。同等条件下识字者予以优先录取。”

姚梵挥笔写就之后,次日安排贺世成道:“世成你去熬些浆糊,和我一道去劝业街路口把这招聘启事贴了,招些干活的人来。”

贺世成困惑的问道:“东家,眼下有我伺候您,还有周第四、王贵、王鑫、杨平、黄惠生在外间听命,那里还要许多人手?这样人吃马嚼的……”

姚梵道:“你倒是为我考虑,不过我自有安排,你就别操心了。”

苏三姐也听说姚梵要熬浆糊,便抛下手里针线,揽下了这个活计。

姚梵跟到后厨查看,却被苏三姐赶了出来。

“大哥是有身份的人,怎么能进厨房。”

姚梵挠挠头,他也觉得这厨房实在太脏光线也太暗了,他退出来,站在厨房外对里面的三姐说:“这些天都是三姐你在做饭吧,我实在考虑不周,今天出去招聘,正好招个厨娘回来。”

贺世成插嘴道:“东家,俺乡下还有个妹妹,那丫头手脚可麻利了,补衣裳啥的针线活都会,力气活也使得,浇地的时候,一个人挑两桶水,一个时辰跑七八回不带歇的,那丫头还会烙饼,反正样样活都能干,东家要是不嫌庄户出生的丫头手粗,俺可以把她叫来伺候三姐。”

姚梵道:“那更好了,知根知底的,你的妹妹,我当然放心。”

三姐的声音从厨房传出来:“大哥你不用破费,留着钱罢,您托了贺老板打听我家二姐的下落,必要使银子的。”

姚梵道:“你大哥不在乎这点小钱,你就别操这心了。”

贺世成急忙解释:“东家,俺妹妹干活不要钱,真不要!只要东家管饭就行,俺爹常说她眼见着越来越大,吃的越来越多,要把她早点嫁出去呢。”说着,贺世成又凑近了姚梵小声道:“东家,俺寻思着,要能在城里给俺妹找个可靠地伙计,怎么着也比嫁个种地的要强,起码能吃饱饭咧。”

独生子女的姚梵为贺世成对自己妹妹的关心打动了,点点头:“那世成你去把你妹妹叫来吧,一个月给一两银子月钱,包吃包住。”

贺世成高兴地就要跪下磕头,姚梵赶紧把住他的手臂“我说了多少次了,我不喜欢别人磕头!男儿膝下有黄金,更加不该磕头!世成你要觉得我对你好,那就装在心里,今后和我做一辈子好兄弟。”

贺世成被姚梵这番话一说,居然哭了起来,黑黝黝的小脸上挂满了泪花:“东家,你对俺真好,可俺知道自个身份,真是当不得东家兄弟的,俺只盼能像戏文里唱的那般,东家和俺主仆二人一辈子,俺伺候东家到老,等俺干不动了,俺生个儿子继续伺候东家,给东家养老。”

贺世成抹了一把眼泪继续道:“东家对俺这样的好,给俺一个小伙计一个月十两银子的工钱,这样的恩情,俺一辈子也报答不了。东家那天去了天后宫离开,晚上罗管家就给俺支了头三个月的银子,俺第二天一大早就上路,把那三十两银子送回乡下家里,俺爹见了,还以为我偷了店里银子,吓得腿都软了。等听我说完东家您的交待,俺爹就哭了,说是祖宗显灵,俺才遇上了东家这样的贵人,俺爹叫俺好好伺候东家,以后都不用回去看他了。俺娘说,要给东家去庙里上香,求菩萨保佑东家长命百岁。”

姚梵暗暗叹了口气,心说自己已经打定主意要造反了,能不能长命百岁,还真是要看菩萨的脸色了。

“别哭了,大小伙子了,叫人看了笑话。”

“嗯。”

等三姐把棒子面做的浆糊熬好,取小碗装了交与贺世成,姚梵便带着贺世成与周第四二人去劝业街招聘,家里留下王贵等四个伙计看家。

姚梵懒得坐车,便带着二人步行前往劝业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