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5我来自未

第31章 考试不累

第31章 考试不累

【31】考试不累

姚梵选的地方是有讲究的,这里在2011正是夹在北岭山和嘉定山之间,是块周围三百米都无人的空地,往西一点就是自己新租的仓库所在。

姚梵在穿越前分别用拇指测距,观瞄了两个山的山尖距离,又掏出口袋里的量角器计算测定了夹角,确认无误后才穿越了回来,见自己正好位于这块空地中央,他也不由松了口气笑道:“看来我就是当个炮兵,也能马马虎虎及格。”

姚梵回来第一件事,就是手机开机打电话。电话那头的姚梵父母得知儿子回来,难掩幸福地感情,姚爸立刻就开着车,带着姚妈赶来了。

姚梵将十个木箱放进自己QQ的后备箱,木箱宽高都不过二十公分左右,十个塞进去也不多。

随着姚爸发动车子,姚梵坐在后座上开口道:“爸,这次我带来的黄金足有414斤零11两,大约207公斤还多。

零头不算,就算是207公斤好了,我大致算了一下,按照黑市上290到300元一克出手,足有6210万。”

姚妈立刻惊呼道:“这么多钱!梵梵啊,要不你以后就别再回去了吧?这么多钱,足够你成家立业了。

你不知道,你这次一去,妈妈整晚整晚的睡不着觉,担惊受怕的,生怕你有什么意外。”

姚梵赶紧试图打消母亲的顾虑:“妈,清朝那里还是挺好的,政通人和,刑法清明…………不不,我说错了,应该是‘政以贿成,刑以银免’。只要手里有银子,在那里啥事都不用怕,我已经和那儿衙门里的官员混熟了,在当地已经是个土财主了。”

姚爸愤愤地道:“那你可不要欺压百姓,这些日子我恶补了一些清朝历史书,那里的百姓过的实在太苦了。”

姚梵可不敢说自己要在那里造反。他知道,如果自己说出来,父母的心脏绝对受不了,不管哪朝那代,不管条件多么成熟,造反的风险都是顶天的高,当然,收益也是如此。

姚梵随便起了个话题道:“爸,你不是要看照片么?我这次去,足足拍了有八卷呢!大概二百五十多张,回头洗出来,您老好好看看,可新鲜呢!”

姚爸把着QQ的方向盘,兴奋地道:“太好了!太好了!梵梵!我可要好好看看,这清朝到底是个什么样子!”

姚梵苦笑道:“爸,你别高兴的太早,我有个问题,你打算怎么冲洗这些照片?我告诉您,可不能拿出去冲洗,这实在太惊世骇俗了,全是清朝的彩照,还都是高清分辨率的胶片,这样的cosplay水平,谁都不会相信的。”

姚爸道:“什么考试不累?”

姚梵笑道:“就是模仿特定人物和特定场景的一种行为。”

姚爸得意道:“那简单,家里现成的恒温控制器,我自己买彩色显影液,自己搞个暗房冲洗就是了,你爸爸我以前可是经常自己洗胶片的,我洗出来的胶片,那个颗粒细腻程度和色彩饱和度,那是绝对不比外面差的。

就是最后冲印比较麻烦,不过我听说现在胶卷店用的都是数码冲印了,以前的胶片冲扩机都淘汰了,02年卖100万一台的富士彩色胶卷冲扩印机,现在挂在外面卖,一台只要五万块。”

姚梵道:“那样最好,现在咱们有钱,上千万的钱!只要您喜欢,别说五万,就是原价100万也没关系啊。

总之一定要保密。这个事情要是公之于众,我大概会被当成生物实验品,任何国家都会想割我一块肉下来去研究的,即使是你们也不得安宁,估计也要被人研究。”

坐在副驾驶的姚妈打了个冷战,连忙对姚爸嘱咐道:“姚鹏你听到没有!千万别泄密!”

姚爸道:“李红梅你还信不过我吗?开玩笑,我一个三十年党龄的老党员,国家干部,这点觉悟没有?”

姚妈道:“好了好了,你不就是在档案馆干了一辈子科长么,有本事你怎么当不上处长啊?就会乱花钱,还要花几万块买什么机器,冲个什么胶片,这钱是儿子拿命换的好吧!你这老东西真是越活越回去了。”

姚爸被气的索性闷头开车,再不说话。

接下来姚梵一家又开始了漫长的兜售黄金之旅,青岛本地的十几家金店全部跑下来,居然把414斤零11两的黄金全卖掉了,出手均价302元,得款6262万余元,加上姚家原有的存款,目前姚梵账户上的存款已经达到6700万。

姚梵对于本地金店的吞吐能力不禁咂舌,心说这些做珠宝首饰的就是有钱,山东也不愧为有金矿的省份,明面上和黑市里的黄金交易都是蔚然成风,各省都有商人来青岛采购黄金,金店收了黄金可以很轻松出手获利。

国内对于黄金的进出口管控很严,但是对于国内民间性质的黄金流动,完全是一种听之任之的态度。建国前的黄金出售也并不需要登记身份证。

有了这么多钱后,姚梵一家乐的合不拢嘴。

姚妈急急忙忙的约了中介,准备去看房。

姚梵与兴致勃勃的姚爸一起,来到山东路一家老字号的关山照相馆,打算去买一台二手的富士彩照冲印机。

“哈哈,姚大哥,你来了,快进来坐!快进来坐!”关山照相馆的老板接到电话,从店里跑出来招呼姚鹏父子。

姚鹏进到店里,直奔主题而去,跑到店后抚摸着那台如同三个复印机联在一起大小的富士胶卷彩扩冲印机。

“老关,能不能再便宜点?我在你家冲了这么多年胶卷了,以前档案馆的资料胶卷,哪个月不是几百卷几百卷的拿来你这里冲洗的。”

关山照相馆老板本名就叫关山,此人比姚梵父亲姚鹏年轻一些,但也将近50了,头发也已花白。

他苦笑着拿出烟来散给姚鹏和姚梵,一边说道:“老哥,不是我心黑,我这台机器你也是知道的,当初买来105万多,如果不是现如今没人冲印胶卷了,我是不会5万就卖的。”

姚鹏道:“就是因为知道你老关不用了,我才来买的,你继续放在店里下去,将来可就是废品了。”

关山道:“老哥你知道,我对机器保养的可是好啊,虽然不开机了,每周一次的,我都定期清洗滚轴,防止结晶损坏胶片。这机器被我保养的没话说,你拿去就能用,你不信我当场给你调试!终身帮你维护!这机器一个小时能冲印六十卷,质量和新买的一样。”

姚鹏笑道:“这我知道,不过你干嘛不开机啊?生意这样差了?”

关山难受地摇摇头:“以前胶卷时代,我一天冲四五百卷,完全忙不过来。现在呢?一个礼拜才冲十几卷,根本犯不着开机。”

姚鹏问道:“那你现在拿什么冲胶卷?”

关山朝着店后的一台设备努了努嘴道:“喏,我花30万买了个胶片扫描仪,扫出来以后用我的数码彩扩机冲洗,这台数码彩扩机可是老价钱了,花了我300多万。不过话说回来,姚老哥,你怎么想起买胶卷彩扩机的?这个东西现在还有用吗?”

姚鹏道:“以前我就羡慕你们照相馆,有机械化的冲印设备,可以现洗现冲,相片想扩多大扩多大。现在既然价钱便宜了,我就也来发烧一下嘛。这年头,买个小小的单反还要几万块呢,我买个彩扩机来玩,也算是了了一桩年轻时候的心愿。”

关山哈哈大笑:“姚老哥,你老了老了还这么喜欢摄影,这个劲头真是让我羡慕,我现在除非是店里摄影师要我搭把手,否则我能一个月不摸相机。”

说罢,关山猛地抽了口烟,坐在凳子上双手撑着膝盖,表情严肃的低头沉思了一会儿,又重抬头道:“姚老哥,咱们认识有二十多年了吧?我帮你冲的胶卷,公的私的,加起来一万卷也有了,我想来想去,以咱们这样半辈子的交情,卖给你多少价都不合适的。这样吧,老哥你开个价,随便你说,不管多少钱,这机器你都搬走吧。这机器跟我十几年了,也有了感情了,你又是真心喜欢摄影的人,它落在你手里,我能落个心安,睡觉也踏实。”

姚鹏汗颜,皱着眉头商量道:“这个……要不这样,老关,我给你两万吧?多了我也有,可是跟你实话说,有点舍不得。”

关山爽朗笑道:“行!我不是说了吗,给多少都行。老哥你现在住哪里?回头我叫个搬家公司的车子,帮你运过去,我亲自帮你调试。我冰箱里还有三百多卷120负片,眼看着都过期了,权当个添头,送给老哥吧。”

姚爸大喜,高兴地站起来,又是和关山握手又是互相拥抱。

“老关你真是帮我救急了,正好我冰箱里的存货全用完了,还没来得及上网买呢。”

关山笑道:“姚老哥你现在玩什么?还在档案馆搞资料摄影么?这么缺胶卷?我认识个朋友,他防空洞地库里还有一万多卷的卖不掉呢。”

姚鹏道:“哪里,我打算学人家,玩玩考试不累。”

边上姚梵闻言,当场就把嘴里含的一口茶水给喷了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