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5我来自未

第33章 开工

第33章 开工

【33】开工

清晨的阳光下,姚梵骑着自行车飞速向城里赶去,这是一辆崭新的山地车,荧光黄的车体喷漆在阳光下闪着妖艳的光芒。

迅速回到店铺中后,姚梵急忙召集了所有人,厉声命令他们全部跟自己出动。

接到通知后,早帆商号的伙计们也急匆匆赶来了,和姚家新雇的大量伙计在堆货场中挥汗奋战,将堆得小山一般的货物,用场地上的防雨帆布一一遮盖起来,帆布的四角全都用粗绳紧紧系牢后死死固定在四周刚打下来的深木桩上。虽然大旱,姚梵还是觉得,画蛇添足的防雨工作总是要作下才安心。

姚梵在场地上来回奔忙,催促众人道:“从今天起,这里就要开始大规模库区建设了,大家干活的时候到了!大家抓紧干!抓紧啊!”

贺世成十天不见姚梵,这下重新见了后,激动地直搓手:“东家,你说咋干!”

姚梵问道:“木器店的木料备了多少了?你告诉他们王守业掌柜,叫他全部运过来,这里按照我的规划,要建设大批板房,还要平整出一个大操场,北面还要立一个大型围墙,作为堆货的库区使用。”

“是!”贺世成推着自行车就往城里骑去。

乘着小马车急匆匆赶来这荒郊野地里的贺万年这时走了上来,他凑近姚梵耳边道:“姚兄,这次可要通知海关的刘大人吗?若是没有钎子手验货,他怕是信不过我们的。”

姚梵附耳过去,瞅着周围无人,低声对贺万年说:“不用了,横竖我也没走海关过,到时候我只说是陆上运来的货色,谁敢质疑我?要质疑也得有轮船往来的凭据不是?一会儿你给刘子铭、孙茂文、韦国福他们各送两千两银子去,好歹也堵住了他们的嘴。这钱依旧是算在我的账上。”

贺万年睁大眼睛,见到处都是小山一般堆放着的不明货物,有些心惊肉跳地对姚梵说:“姚兄这次运的什么来?居然如此之多?这要是让那班蠹虫见了,恐怕口水要把补子给打湿了。”

姚梵咬咬嘴唇,为难地道:“贺兄言之有理!自古财货迷人眼,我看啊,这个库区要赶紧建立起来才行!将来我把高墙竖起来,外人看不见了,方能眼不见为净。他们不知道我运来多少,心态才能平衡。”

贺万年重重的点头,握住姚梵肩膀轻轻摇了摇,赞赏地道:“正是如此!姚兄明白就好!我看事不宜迟,姚兄的庄子得马上就建起来。

之前姚兄招了一大帮伙计,好吃好喝的供着,我还纳闷,不知道姚兄要干什么,原来姚兄是早有今日的考虑了,善!”

姚梵只是笑了笑,他转身找了个自己这次带来的货箱,爬上这个木条钉起来的箱子,站在顶上俯瞰四周,只见这片堆货场上蚂蚁一般散开得都是伙计,足有一百多号人在忙碌地干活。

姚梵清了清嗓子,扬着头说道:“大家伙先把手上活放一放,我说两句!”

见东家要训话,伙计们都停下手里的工作,抬头面向阳光下耀眼的姚梵。

“我姚家的各位伙计们今天都在这里,我来给大家伙说两句罢。这几天不见,我先问问大家,这段日子里,大伙儿在我姚家吃的可好?”

下面众人看见姚梵站在那里喊话,心里都是极其尊敬。

人群里所有伙计都直面着姚梵,用自己或高亢或尖利或浑厚的声音大喊道:“吃得好嘞!……吃得好啊!……谢东家大恩啦!……愿东家长命百岁!子孙万代!……愿东家生意兴隆!财源滚滚!……”

姚梵站在那里颇为高兴,显然这些乞丐们经过一段日子的调养,已经有了元气,说话都带了中气了。姚梵把手摊开,向下做出微微一压的动作,伙计们便不再说话,全都静静地望着姚梵,聆听姚梵。

这段日子里,这批以乞丐和贫穷农户子弟为主体的青年,在姚家体会到了天堂一般的生活,顿顿吃的饱,而且还吃的很好。至少这种白面馒头和稀饭管够、还不用干活的境遇,简直就是这些破产农户心目中的小天堂。

清朝的乞丐来源,百分之99是破产农户,这些人在成为乞丐后,一般来说活不过三年!他们中的大多数人会在接下里的第一个冬天里默默死去,其余人也不过是靠着肉体的忍耐力,多熬些日子罢了。如果遇上灾荒之年,那别说活三年了,就是撑到第一个冬天都不可能!因此这些乞丐们知道,姚梵对他们来说是救命恩人,是活下去的依靠。他们在这段白吃白喝不干活的日子里,心情也很急迫,他们急需一次能够在新东家面前好好表现自己的机会。

而这些乞丐们的幸福生活,简直令青岛口的居民们都觉得发指:“这些化子和破落户居然有了新衣新鞋!没天理啊!那个姚梵是个傻子吧?!”

姚梵雇佣的伙计达到了一百多人之后,他给的这种待遇,直接导致万年当铺里面死当的衣物不够用了,按照姚梵的吩咐,三姐坚决的执行了买新衣新鞋给伙计们换上的命令,把青岛口的估衣店里合适的衣服也买光了,之后三姐继续从内账房里支钱,直接在成衣店里买新衣新鞋。此举把成衣店的老板都乐疯了,背后逢人就夸姚家体恤下人。确实,姚家对伙计的这种厚恤,完全震住了青岛口所有人,至于姚家的这些乞丐伙计们,互相之间更是把姚梵捧成了如同救苦救难的活菩萨转世般得仁善!

姚梵组织了一下语言,扬声道:“我姚梵是个言出必行的人,说要让你们过上好日子,那就一定会兑现!但我之前也说了干活很辛苦,那不是说着玩的。

大家知道,这片荒地已经被我姚家买了下来,要用墙围起来盖个大仓库,周围是姚家的庄子,这里要盖很多库房和住房。

但要是没人干活,这些想法都是实现不了的。要把想法变成现实,把仓库和房子盖起来,需要靠大家努力干活!这姚家庄能不能盖起来,姚家能不能在此地扎下根,靠的是谁?靠的就是你们!靠你们的手和劳动!你们说,你们愿意帮我姚梵这个忙吗?”

人们听姚梵这样说,感到报恩表功的时候到了,开始激动起来,满口的“愿意!愿意!愿意……”

这些乞丐目前的头目是李海牛,他更是振臂挺身的高喊道:“东家待俺们这样厚道!俺们还怕吃苦么!俺们一定白天黑夜的干!把姚家庄盖起来!”

“对!把姚家庄盖起来!”人群中爆发出了一阵“盖起姚家庄”的口号。

姚梵达到了鼓舞干劲的目的,就跳下了木箱,亲自走进这群农民工当中,指挥他们干起活来。

一捆捆的铁锹和丁字镐被分发了下去,一辆辆的建筑工地手推车被组装了起来,有了趁手的工具,平整土地的工作立刻变得容易了许多。

木器店掌柜王守业在一个小时后带着伙计赶来了,身后还有一辆载着木板的四轮车。

姚梵见状皱起了眉头:“王掌柜,这点木板可不够使。”

王守业道:“姚东家莫急,我这些日子已经屯了不少木头,等我剖开之后一车车给您拉过来。”

姚梵把王守业带到一堆箱子边上,打开一箱,从塑料袋里抓出一把铁钉放在王守业手里说:“王掌柜,钉子全在这里,一箱50斤,一共800箱,各种规格共有二十吨,也就是四万斤铁钉,这些钉子都是镀锌的,不会轻易生锈。你上次说一座房子大约要三十斤铁钉,我这里的铁钉,盖一千三百间都够了。所以你现在要赶紧把木头解成板子,供应我盖房子才行。”

王守业惊艳的看着手里那银光闪闪的铁钉,嘴里结巴着说道:“镀锌?姚东家可是说这上面的银子吗?这个能防锈?这得要多少银子啊!我的妈呀!”

王守业攥着钉子左看右看,咽了口唾沫又道:“姚东家,你是那里买来的这样上好铁钉?上面还有圆头!这圆头可是造来方便榔头敲的?还有这钉口,却不是锤打出的锋口,倒像是剪出得一般,这做工真是细致,最难得的是,这些铁钉都一般无二啊!真难为这些铁匠了!”

姚梵不屑道:“什么铁匠,现在洋人造钉子哪里用铁匠,都是机器造的,钢丝送进去,钉子截出来,快的不得了。我这里还带来了两百把弓锯和一万根锯条,我估摸着你解木头要用的。

王掌柜,你若是能教会我的伙计们,造出我说的这种板房,这些弓锯我可以送你一些。”

姚梵笑眯眯的,心里却在想,说不定将来还能挣些锯条钱。

王守业听说能获赠这弓锯,立刻心花怒放。

他如获至宝一般拿起一把弓锯,笨拙的学着姚梵,调节好弓长,上了锯条,拧紧螺口。

姚梵指着一个装钉子的木条箱道:“您试试?”

王守业点点头“试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