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5我来自未

第35章 夏夜故事

第35章 夏夜故事

【35】夏夜故事

现在有了“姚家庄建设工程”作为掩护,姚梵的招募计划更加进行的肆无忌惮。

“世成,新来的伙计全部安排到老宅子里住,新宅子现在已经太挤了,我早上起来去厨房外面吃饭,腿都没地方搁。”

贺世成苦着脸答应道:“东家你何必非要挤在那里吃,我说帮您端进去您还不乐意。那咱们还继续招人么?眼下人手都已经过了二百七!老宅子那里也已经住不下啦!您和我们搬过来后,腾出的那几间房现在也住满了,木板搭的通铺已经摆的屋里没法走人啦!”

姚梵硬气地道:“当然继续招,你没看咱们工地上缺人缺的厉害吗?

我已经吩咐了贺万年,让早帆商号在全山东各地设立的分号给我搜罗年轻乞丐,城里收不到就去城外的庙会集市里找,去村子里找。

睡觉地方不是问题,一区里不是已经搭好十几间木板房了吗?叫他们睡去哪里,饮食服装还有洗澡,都和住在城里一样的待遇。”

贺世成吐了吐舌头:“东家您待他们真是太厚道了,那将来工程建完了,那么多伙计您打算怎么安排啊?”

姚梵轻轻一个头栗敲在贺世成新买的瓜皮小帽上:“到时候我自有安排,你赶紧去把我带来的工作服给那些新来的换上。”

……

姚家庄工地上眼下已经是一片蓝色的海洋,姚梵的伙计们已经换上了姚梵这次新采购的涤棉牛仔布工作服,上下一身长袖长裤,都是齐刷刷的蓝色。

这种涤棉牛仔布手感柔和,厚实可靠,在2011常被用来制作成电焊工等需要身体保护工种的工作服。姚梵就是看中这种工作服既结实耐操、又厚实保暖的特性。姚梵原本考虑过采购民工迷彩,可毕竟中国北方的冬天太冷了,这年头又没有全球变暖的厄尔尼诺现象,如果没有一件厚实挡风的外套,北风会轻易带走人体的热量。

李海牛现在已经是姚梵任命的工头了,自从进了姚家,李海牛的超大饭量顿顿都能得到满足,现在他的肌肉疙瘩重新鼓了起来,皮肤也发出健康的油亮光泽。

李海牛的高大身躯精神抖擞,大踏步地走在工地上巡视着各个项目的进度,不断发出炸雷一般的吼声,指挥着伙计干活。

“三区平地的人都听着!抓紧点!下午就要打桩了,要是耽误了木料进场,你们对得起东家么!”

……

“我怎么说来着?操场边上不要堆渣土!东家说了,这里要铺洋灰地坪!那玩意不能和泥巴混起来!赶紧叫小车班给我拉走!”

……

“洋灰班你们行不行啊?不就是和石头子搅一起后填地坪吗!你们搅得这样慢,怎么跟得上操场的进度!人家那里已经全都挖好平整好了!就等你们送洋灰垫上去了!”

……

每每看见进度落后,李海牛就心急如焚,往往上前抢过铁锹亲自干上两把才收手。

今天正当李海牛照例抢过一把铁锹,急吼吼的飞速翻动搅拌水泥和石子混成的混凝土时,远处传来了开饭的吆喝声:“开饭喽!开饭喽!东家今天给大家伙加肉喽!”

“噢!!!!!!!!!”工地上两百多伙计一下子沸腾起来了。

“有肉吃嘿!今天有肉吃!”李海牛身边一个使着铁锹拼命翻混凝土的伙计对着李海牛喊道。

“听见了!听见了!嚷什么!活都干不好,就知道吃!”李海牛把铁锹交还给原来的主人,跑到边上小土坡,使尽力气喊道:“都给我听着!老规矩,各班按顺序轮流吃饭!木工一班二班三班和土工一班二班三班先吃!其他人接着干,时候到了我自然会喊你们去吃。”

李海牛用宏亮的声音反复了三遍才结束,他的声音在空旷的工地上传的很远,人人都听得清楚。

喊完话,李海牛把脖子上缠的辫子向后甩开,用袖子擦了把额头上的汗珠,望了望昏黄的天色:“今天又过去了,日子真是过的快啊。”

轮到最后吃饭的是洋灰一班二班三班和小车一班二班,他们把所有已经搅拌好的混凝土倾倒在已经挖了10公分深的操场上,再用长长的木板抹得匀实平整了,方才收工。

姚梵也赶来了,凑在一群刚收工准备吃饭的伙计当中。他觉得自己应该和这些伙计走的近一些再近一些,将来有那么一天,当这些人面临选择时,追随自己的比例也许会更高一些。

姚梵和大家围坐在一起,只是随手拿了个馒头吃着。

旁边的李海牛讪讪的笑着,捧着一小碗粉蒸肉坐在姚梵边上,他的工作服领口敞开着,里面塞着七八个温热的大馍,可是碗里粉蒸肉却只有一块,其余都是蒸下的酱油肉汤。

“俺先吃馍馍过肉,吃完俺再去拿咸菜过馍馍。”李海牛解释了一下。

姚梵白了他一眼,道:“你跟我说这些干啥,吃的多是福气,让你们吃饱也是我这个东家的责任,你们要是吃不饱,我这脸往哪搁?”

周围环坐的伙计越来越多,看得出,能和东家坐在一起吃饭,或者说靠近了姚梵吃饭,对他们来说,是一种荣耀。因为他们现在已经把这个逼着他们吃饱穿好的男人当成了菩萨一般的义人看待。

姚梵舔着馒头皮,用唾液把这种清朝粗面粉制品尽量泡软些。他心想,难民潮该要来了吧?眼看已经是六月了,我可一场大雨都没见到,历史上山东只要发生旱灾,灾民就往海边逃,找石头砸下礁石上的海蛎子,捡海带紫菜充饥,这样至少能活到冬天,海边的青岛口绝对是个聚集难民的好地方。

李海牛打断姚梵的思路:“东家,大伙都想知道,这姚家庄盖完了,咱们去哪上工?”

姚梵是想要他们将来跟自己造反的,眼下却不能明说,只胡说道:“现在天下大旱,我打算把挣来的钱都拿出来买粮食开粥厂,到时候大家就在粥厂里干活,等旱灾过了,跟我去闯天下,在大清开他五百家分号。”

李海牛闻言,使劲咽下一口蘸了肉汤的馒头:“东家是菩萨心肠,今年眼瞅着就是个大荒的灾年,这要是开个粥厂,东家就是万家生佛,能活人无数!俺一定跟着东家好好干。”

“对!俺也跟着东家好好干!”

“俺也是……”

周围吃饭的伙计们都附和道。

听着这一声声诚恳的表态,姚梵却依然有些担心,他不知道这些前不久还在等死的乞丐,究竟能坚决到什么程度。

姚梵说:“今晚还是老规矩,晚上各个班长去我那里开会,商量一下工程进度和具体细节。”

李海牛道:“哦!”

边上洋灰班和小车班的班长也都响亮的答应了,然后他们颇为自豪的看了一眼四周围的其余伙计,接着满足的继续吃饭。

晚上九点钟时,大多数伙计都已经淋浴完毕,换上姚梵发的一套睡衣睡裤,爬上通铺打起呼噜了。这套睡衣睡裤很简单,就是白色圆领老头衫和一条四角沙滩裤,但是伙计们都很喜欢,对于能够穿到标配的姚家内衣表示了由衷的赞叹和喜悦。

这时各个班长也都这身打扮地聚在姚梵的房间,看着姚梵摆弄着功夫茶,这套茶具是姚梵的私心,考虑到1875实在太沉闷才带了过来。

来的人有二十来个,炕上坐不下,许多人就搬了个这几日木工班打的小凳,坐在炕边,好在姚梵的大屋宽敞的很,有的是地方坐。之前连续十几天的这种小会,已经让大家彼此熟悉,姚梵也大致认识了这些班长。

姚梵盘着腿坐在大炕上,把本地茶行买的铁观音放进自己带来的茶壶,洗茶后,将碧绿的茶液冲在一个个小小的白瓷茶盅里,他的动作颇为仪式化,看的周围那些年轻人心里热热的。

按照这些天养成的习惯,他们一个个躬身上来取了茶盅,再坐回去细细的品着那有限的一点茶水,咋巴着嘴。

“香。”

“真香!”

姚梵看他们放松下来,便简单的问了一下几个班长各自手里工程的进度,在李海牛发言要求增加洋灰班搅拌混凝土的人手之后,姚梵调整了一下,把土工六班调整为洋灰四班。

贺世成见茶壶空了,又要满上,姚梵便倒掉了泡过的茶叶,换了新的进去,接着又是一轮冲茶品茶。

“香!”

“真香!”

“确实香!”

“谢东家赏茶!”

姚梵看看差不多了,把茶壶的掌控大权交给李海牛,李海牛郑重的接过来,贺世成一个白眼翻过来,不情愿的拿过一边小炭炉上的水壶给李海牛满上,然后李海牛给每个小茶盅里点入茶水。

“眼看着工程已经进入正轨,从今天开始,我每天给你们说个故事吧。今天是讲故事的头一天,我就来说个羊吃人的故事。”姚梵切入正题,开始他的第一次启蒙尝试,这个切入点是他冥思苦想了许久,才最终决定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