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5我来自未

第46章 这一拜

第46章 这一拜

【46】这一拜

李海牛寻思着后果严重,附耳上来问道:“东家,这可怎么办?如今打残了这郭继修,咱们只怕是要吃官司。”

姚梵逞凶后也是心潮起伏,雄性荷尔蒙如消防水柱般喷涌,浑身肌肉不用使劲便绷的如石头一般坚硬,沙哑着嗓子说:

“砸车,走!”

于是伙计们上前来,三下五除二把郭家的马车砸个稀巴烂,骑车跟着姚梵扬长而去。

土路两边,一块块金色的麦田连成一片,因为灌不上浆的缘故,风一吹就好像细瘦的野草一般,稀拉拉的沙沙作响,全无波浪的美感。

姚梵在田间骑行着,一边对于自己的阴谋计划一步步面临实施感到愉悦,一边对于自己刚才的暴力行为心有不忍,风儿迎面吹来,姚梵双眼被吹得流下了怜悯之意。

他手紧紧握住车把,想着自己本来不是这样暴力的人啊?为什么刚才会下那么重的手?

他心中有两个声音在对话:

“一个浑厚如磐石的声音说:姚梵,你连魔头都做不了,还想做帝王吗?

另一个清越如金铁相击的声音说:可他不是要做帝王,他只是想要所有人拥有和他一样的权利与机会罢了!他只是要伸张正义罢了!

磐石声说:如果你想避免暴力,只你这个幼稚愿望,就是你心中最大的魔障!有斗争,就会有暴力!

金铁声说:如果暴力能够成就神圣的事业,我会毫不犹豫的让他进行,但是我害怕这种暴力之后的愉悦,这种满足感,是邪恶的吗?

磐石声说:看看吧!看看你身边,看看这些奴隶们四肢上的铁链!看看他们脸上兴奋激动的神情,你觉得这是纯粹的暴力能够给予的愉悦吗?

华夏先祖留下仅有的那些公正、自由、繁荣、等等文化与物质遗产,是郭继修这些人在享用着,而没有这些奴隶们的份!阳光给郭继修他们带去温暖,却只带给这些奴隶们饥荒与鞭挞!像郭继修这样的人,如果不对这些奴隶们感恩的跪下,那就是对人类文明的最大嘲弄和讽刺!

因为造物主!恰恰是这些劳动者!这些衣衫褴褛,怀抱骨瘦嶙峋的将死儿女,终日在哀歌中流着血泪的劳动者!

金铁声说:你说得对!那些人对于自由仁恕的鼓吹只是一种亵渎的放肆!他们骄狂自负、冷酷空虚、亵渎神圣、伪善罪恶!从今天起,我绝不宽恕原谅!”

自行车队在阳光下骑行,来到青岛口外的姚家庄工地。

姚梵道:“大家开个现场会。”

于是众人来到工地上新盖好的三间仓库中的一间,钻进去席地而坐。

这三间仓库是按照姚梵的意思,用干打垒的方式建起来的。因为仓库较大,姚梵担心仅仅用木板来修造,结构上不安全,因此采用了干打垒。

所谓干打垒,就是在两层木板中间加入拌了稻草的黄泥夯实,稻草破碎成10到15公分左右的小段,纠缠混合了黄泥,干了之后非常坚固,这个原理类似于ABS工程塑料中加入化纤纤维,可以大幅提高产品的韧性和强度,成为高强度工程塑料。干打垒建筑如果是在干旱少雨的西北地区,可以七八十年不倒不变形。在新中国的艰苦岁月里,西北地区建设了大量的这种建筑,冬暖夏凉。

这仓库的所有承重柱是挖了深坑,埋了大木桩建起来的,每隔十米就有一个木柱,充分保证了建筑的结构强度。因为黄泥还未干透,眼下墙壁上用于黄泥塑形的夹板还没有拆去,一个五百平米的长方形大仓库中阴凉的很。

姚梵席地坐在首席,对这些手下伙计中的头领们说道:“今天我们教训了那郭继修,他定不会善罢甘休。

我判断,他要来找我们麻烦,无非是通过两个办法:

一个是私下的,他回去纠结庄丁,带上二三百人,如他们当初抢水械斗一般,过来与我们战个痛。

一个是公开的,他去报官,说我打他重伤,要官府来治我。”

李海牛抢着开口道:“他要是硬来,咱们不怕。眼下咱们庄子里有三百多人,回头再拆些木头,一人手里一根门闩粗的杠子,不怕打不赢。

他要是见官府,这就是与东家斗银子,到时候流水价的银子花下去,官司拖上一年半载都是有的。”

姚梵微微点头:“我也是这样看,不过凡事预则立不预则废,总要事先拿个应对的法子出来,出事后才不至于手足无措。

对付硬来的自然是兵来将挡水来土掩。开完会,李君你去吩咐木工组,立刻捡些好木料,解出足够的趁手棍棒。

至于对付官府,这事便讲究个先下手为强。我马上就去面见官府,先告他郭继修一个蓄意挑衅,打伤我家家丁之罪。”

说罢,姚梵对黄慧生道:“惠生,你胳膊上的刀伤如何?”

黄慧生是第一波跟姚梵学自行车的小伙计,素来老实,说话不多。听见东家记挂着他伤口,连忙道:“不碍事,只五寸来长的口子,当时糊上些泥巴,现在已经不大流血了,想来过几日就好了。”

姚梵道:“回头告状这事便要着落在你身上,到时候我便说那郭继修的家丁仗势欺人,用刀砍伤了你,我们一家子伙计们气不过,这才动手反打回去。

至于那郭继修的伤,你放心,不要你背,全算在我的身上。你们大家都听好,到时候都一口咬定,是我把郭继修手脚打断的,论起周旋,我的身份比你们有利。”

伙计们听姚梵此言说的真挚,许多顿时落下泪来。

黄慧生道:“俺愿意听东家吩咐,东家叫俺咋说俺就咋说。。”

这时下面坐着的一个伙计突然从地上跪起,膝行到姚梵面前一头磕下,道:“我刘进宝本是一个该死的,讨饭饿的只剩一张皮,眼看着就不能活了,可是却蒙东家收留,这活命之恩如同再造!

俺这辈子干的都是粗活,身上从没穿过不带补丁的衣裳,脚上若不是赤着,便是用那苞谷叶子扎稻草来裹,东家收留俺后,却又好衣裳好鞋的对待,这比俺亲爹娘抚养的都好!东家素来带着笑脸对待俺们,从来不打骂俺们,又提拔了俺当小车班班长。”

眼看着他越说越哽咽,哭了起来道:

“东家如今有事,我刘进宝愿意替东家顶罪!东家,您见官后只说那郭继修的伤是俺做下的,俺直乘船从此逃去南边讨饭,官府十天半月抓不到俺,自然也松动,便糊弄过去了!”

姚梵动容,语带哽咽地道:“好刘进宝兄弟!我以前倒是看漏了你!”

众伙计也被刘进宝感动,齐声道:“我等也愿意为东家顶罪!”

姚梵欣慰地道:“大家都是我姚梵的好兄弟!若不是今次一番恶斗,我倒是要把你们看漏了。可是我虽然看漏了你们几个,你们却也看漏了我姚梵,你们觉得,我会拿自己兄弟来顶缸吗?大丈夫一人做事一人当,我要是找你们顶罪,今后便再没有面目做你们东家了。”

说罢,姚梵对贺世成道:“世成,去工地上拿个家伙什来,把我耳朵上的伤搞大些。既然要坑他郭继修,总不能爱惜这一点血。”

还没等贺世成答应,黄慧生忙道:“不可!东家要血有的是,何必自残身体。”

说罢,黄慧生扯开衣袖的破口,一把捋去伤口上的黄泥,那黄泥大多已经干透,这一把下去顿时鲜血直涌。

“东家,用俺的血妆一妆便是,把衣服脸都染上,谁知道这血不是东家的。”

姚梵连忙对黄慧生拱手,于是众伙计七手八脚,小心的把黄慧生的血抹了姚梵半张脸整脖子都是,又在衣服上撒了好些,眼见着是血糊糊的一片。

倘若不明就里的人看了,显然是要以为姚梵这人受了重伤。

姚梵激动道:“兄弟们!我宣布一个事!

从今天起,在座的所有班长,都升级成姚家大伙计,与贺世成一般,都拿10两的月银!回头你们都着人寻访,把你们家里父母妻小都接来我姚家庄住,今后一起享福。”

这话说完,众伙计全都跪下在姚梵面前,齐声的感谢。

姚梵赶紧叫大家起来,道:“大家既然和我姚梵一条心,应该我拜大家才是!”

说完,姚梵便起身,对诸伙计深深一拜下去。诸伙计见姚梵这般真诚,也纷纷对着姚梵拜下。

姚梵起身道:“《大清律》禁止结拜异姓兄弟,否则按照谋逆论处,否则我定要与兄弟们结拜成生死之交!既然官家不叫我与诸位兄弟们结拜,我便唱个歌,诸位兄弟听着。”

众伙计知道姚梵的歌唱的极好,便都侧着耳朵听姚梵唱什么。

姚梵唱的正是《这一拜》。

这一拜

春风得意遇知音

桃花也含笑映祭台

这一拜

保国安邦志慷慨

建功立业展雄才

展雄才

这一拜

忠肝义胆

患难相随誓不分开

这一拜

生死不改

天地日月壮我情怀

姚梵抱拳拱手,唱完第二遍后,将最后两句“这一拜,忠肝义胆,患难相随誓不分开;这一拜,生死不改,天地日月壮我情怀”反复吟唱,顿时声泪俱下。

伙计们听到第二遍,已是各自都红了眼,不知道是哪位第一个忍不住了,拿袖子擦着脸哭了起来,这一哭不要紧,把所有伙计都感染了,这眼泪和感动犹如传染一般,从一颗心流到另一颗心,从一个脸颊流到另一个脸颊。

黄慧生这个小伙计,被刀砍出五寸的伤口都没哭,这时却哭得稀里哗啦,有些伙计身上在械斗中被打出乌青的大癍,那时没流一滴眼泪,这会儿却哭得像个孩子。面对姚梵那犹如洪荒大吕般古朴真挚的演唱,感情的潮水滔天涌起,灌满了仓库,填满了人心。

李海牛已经哭的泪水斑驳,挂满两颊,他抱着拳,对着姚梵和着拍子跟唱道:“这一拜,忠肝义胆,患难相随誓不分开;这一拜,生死不改,天地日月壮我情怀……这一拜,忠肝义胆,患难相随誓不分开;这一拜,生死不改,天地日月壮我情怀……”

接着李海牛,李君、贺世成、刘进宝、黄慧生、王贵、周第四,所有伙计都和着姚梵的拍子唱了起来,

姚梵双目含泪,抱拳缓步在众人前,一一游走劝唱,一时间,仓库里响彻了“……这一拜,忠肝义胆……这一拜,生死不改……”的歌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