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5我来自未

第48章 去济南

第48章 去济南

【48】去济南

姚梵忽闪着眼睛点点头。

贺万年几乎要晕过去,拼命压着声音叫道:“我的祖宗!你吃饱没事,干嘛要去打他?他不来招惹你,已经是咱们天大的运气了,你这又是何苦呢!”

姚梵道:“他犯贱,在周家骂我,我若不打他,岂不是没人给他治这贱病了吗?”

贺万年闻言,亦是忍不住扑哧一笑,随即又立刻犯愁道:“这下可坏了,郭继修素来睚眦必报,他接下来定是要与我们斗个你死我活。”

姚梵诙谐地道:“我家里常说,与人斗其乐无穷。再则你也说过,那郭家在被韦国福抢了三姐后就跑去即墨的信局里送了封加急快信,这明显是找他老子告状。

我估计他老子未必自己出头,但那老东西在官场上混了这么久,想必勾连的官员不少,花上几个月联络埋伏之后,想必就要对我们动手。我算计下来,无非是找些人上本,参我们走私罢了。”

贺万年苦着脸道:“兵来将挡水来土掩,等他本子参下来,我们寻对策花银子打点便是。

普天下走私的多了去了,他要是参我们,便是打朝堂上那些煌煌大人们的脸。再者说,我们在海关也是交了关税的,虽然不多,但有海关巡检刘子铭在,又有孙茂文和韦国福二人遮瞒着,俗话说县官不如现管,咱们还怕什么?姚兄何必先下这个手呢。”

姚梵道:“都察院的王八个个心黑,如果定下来要办我们,自然是一锅端的,哪里会只动你我,不管刘子铭、孙茂文、韦国福。”

贺万年打了个冷战,道:“那姚兄可是已定计了?”

姚梵道:“正是,我要去济南府,抱丁宝桢的大腿。”

贺万年追问:“姚兄已经找到了门路?”

“车到山前必有路,柳暗花明又一村,老天爷饿不死瞎家巧儿。”

贺万年心急地想:“合着你还是去瞎撞啊………”

“姚兄,此去必然要多使银子!近日咱们的生意与南北的大商号都接上了线,你运来的头一批货已经几乎全出手了,商号里银子足够,你随便支吧。”

姚梵这段日子没怎么过问商号,这一听便吃惊道:“4000个手表,全出手了?”

贺世成得意地道:“我派去在上海设立分号的伙计尤祥和来信说,他打听到,义生洋行得了我们卖给他们的手表后,在上海只一转手就卖出去了大半,听说好些货还被洋人反买回去了!

也不单手表,花布和肥皂在租界都好卖的很!还有南洋的商人找来想要要订货。说是打算卖去马来、印尼、菲律宾等南洋诸岛。

后来义生洋行立刻就回来,又拿了一千个表和许多肥皂去!之后那怡和洋行这样的大户也来了,更是一口气拿了1200个表和许多箱肥皂。至于其他零敲碎打的小商贾更不必说,前后拿去了300多个。信义洋行来得晚,本打算把剩下的表包圆了,可我考虑咱们商号平时总要备些礼物周旋结交的,所以只给他400个。算下来,这段日子里我为了打通关系,给海关和州府送了不少出去,眼下账上还有47块表。”

姚梵道:“你做得对,这47块手表不要卖了,留着当送礼的彩头来用。这次我去济南,给我拨20块。”

贺万年道:“你还是拿40块去罢,既然要疏通省府,出手不能含糊。再说我这里该送礼的关系都已经送了,留多了无用。”

姚梵点头答应。

贺万年道:“那204大箱总共十一万多块的肥皂眼下也出去了将近一半,拢回了五千多两银子,所以第一批货还欠姚兄的本银20万两可以全提出来。”

姚梵笑道:“那我就把第一批货剩下的二十万两银子货款支出来罢。第二批火柴之类的货款先不动。”

贺万年道:“姚兄只管多支便是。你那第二批货的一万箱火柴,这可是好大的手笔!整整两千万盒!按照10文一盒来算,这笔二十万两的货款也支出来便是。账上眼下有七十多万两银子,姚兄支了这四十万两,账上还有三十余万两,足够商号运作了。”

姚梵道:“那好,我便支四十万出来,那些火柴你只管铺开了便宜卖,那东西放不起,会受潮,又是消耗品,应该不愁销路。”

贺万年点头道:“姚兄此去济南府,既然要过泰安,一路行程将近千里,若是走得快,十天可到,若是慢慢的行去,一个月也是有的。

姚兄到了济南后,定要联络我家老三,他在济南府操办咱们分号,你去了可以住在咱们分号里。”

姚梵答应下来,二人又商议了一会商号的经营,之后贺万年才告辞回去。

当晚,姚家的新宅里飘满了煎饼的香气,为了准备路上的干粮,宅子里专门抽出十几个伙计帮着三姐与新来的贺世芳在摊煎饼。

姚梵带着他的核心伙计们在屋里开会,姚梵决定,此去只带贺世成、周第四、李君、刘进宝等十个拿十两月银的大伙计,另外带上二十个已经学会骑自行车,领一两月银工钱的普通伙计,其余大伙计都在本地继续操办姚家庄的工程。

没被姚梵点名跟去济南府的大伙计都有些失望,今天跟着姚梵一番械斗,又在仓库里高歌相拜,已经使他们对于姚梵产生了向心力,恨不能一直跟在姚梵后面。

好在姚梵安排李海牛留下,因为李海牛曾经在泰安的车马店干过,姚梵怕他被人认出。大家看李海牛既然也不去,便不再执意请求随行保护。

姚梵拿着茶壶点出一泡香茶,见大伙一一取了茶杯喝着,便道:“这段时间里,弟兄们每天晚上和我在一起开会,心里可开心?”

李海牛道:“咋会不开心呢!东家你说哪儿的话?这普天下,能把咱们伙计当人的东家,您是独一份!”

今天要替姚梵顶罪的小车班班长刘进宝道:“东家把俺们当兄弟看,可要说起来,俺们这些下贱的身子哪里配呢,东家在俺心里,比那菩萨还高!能和东家一起坐着,就是俺最大的福分!”

周第四傻笑道:“每天天不亮俺一起床,就已经在想着东家晚上的这个啥”茶话会”了,哈哈哈。”

木工班班长李君道:“东家每天给俺们开会,讲的故事俺都记得,等将来俺要是娶了媳妇生了小的,俺就讲给他听,好叫他知道,这世上还有这许多的故事和道理呢!”

姚梵点头微笑,进入正题道:“之前我们讲了许多故事,讲了羊为啥会吃人,讲了乌托邦岛,讲了啥是革命,后来还讲了洋和尚的教会怎么用火刑残害懂得天地真理的人。

听了这些故事,大家应该明白了,我是要告诉大家,这个世上,真理最大!神佛和帝王见了真理都要发抖。他们不但想尽一切办法,想要把懂得真理的人给杀死,还想通过酷刑拷打,叫那些懂真理的人违心的扯谎,说自己以前说出的真理是胡说八道。

我之前说的各个故事,不管是英国人莫尔写的乌托邦也好;意大利人康帕内拉写的*也好;法国人圣西门提出的建立一个按照劳动贡献与个人才能进行公平分配的社会也好;欧文和傅里叶的空想社会也好。

这些故事都是在告诉我们,这个世界黑暗不公平,天下受苦人必须建立一个更好的新世界!否则世世代代都要在痛苦中不断轮回!子子孙孙受尽不公平的欺凌折磨!

当今世界,不管是在大清国还是在洋人的国里,都是人吃人的,每个人为了自己的利益,都可以把自身的幸福建立在别人的痛苦与不幸上面!那些当医生的巴望着人人得病;当讼师的希望家家打官司;盖房子的希望户户都起火;当裁缝的希望大家衣服赶紧全破掉。若不是这样,自己如何发财?

这普天下,全都是用着一种“每个人对全体和全体对每个人的战争”这样的制度。”

贺世成抱着膝盖缩在炕上靠墙处,困惑地道:“全天下都是这样的,不是么?东家你说西洋欧洲的洋人工厂里的工人一天干18个小时,就是九个时辰,七八岁的娃娃也是从早干到晚,工钱少得可怜,一家老小半饥不饱。可俺们大清不也是这样么?种地的哪个不是起早贪黑的干活,一辈子忙不完,到头来连饭也吃不饱。”

姚梵道:“所以要改变天下的不公,不能指望人的道德,而是要靠制度去约束。

可如果国家是王侯将相掌握的国家,规矩制度都是那些显贵富人定的,难道希望靠他们好心施舍,让天下穷苦人过的好些么?

我说个笑话吧,有个富人吃饱了后感觉烦闷无聊,觉得成天山珍海味再也没意思了,这样下去觉得日子很乏味,他的管家就给他出个主意,说是找个乞丐来说说他的悲惨遭遇,这样一比较,富人就能觉得现在的生活很快活。

富人觉得管家说的有理,就找了个乞丐来讲故事,那乞丐的身世果然是悲惨无比,把富人听得感伤不已,忍不住眼泪直流。

等乞丐把故事说完后,富人对乞丐说,若不是因为你的命运和生活这样悲惨,我哪里能通过对比感觉到自己眼下生活的快乐啊!

于是富人吩咐管家把乞丐乱棍打出去,从此后便每天开开心心,继续过他的好日子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