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5我来自未

第53章 海商大族

第53章 海商大族

【53】海商大族

姚梵离开后,李家三兄弟开始讨论起姚梵。

“这姚梵懂得可真多,简直就是个西洋通!”李经方坐下在大床中央的棋盘边,拍着大腿赞叹道。

“此人胸中才学虽然驳杂,却条理分明,显然是受过良好教育。他家这般豪阔,能送子弟四海游历经商,家学里一定是请了最好的西洋先生,我看咱家的美国先生白狄克怕是比不了,白先生除了会教英语,哪里懂这么多。”少年李经述把姚梵的知识归功于他想象中的姚家族里的家学。

“此人才26岁罢?却把那西洋诸国跑了个遍,英国、法国、普鲁士、奥地利、意大利、美国全都去过了!简直是本活生生的四洲志!我听他说起那泰西诸国的风土人情,上流社会的习俗,俱都娓娓道来,想必是在其中浸**的极深。

他年纪轻轻跑遍天下,真是没白活这么大啊!今生我若有幸,也能去西洋游历一番,下半辈子就算一直呆在家伺候爹娘,我也知足了。”李经璹也感慨不已。

李经璹是李鸿章夫妻最疼爱的女儿,她自然敢做这样的春秋大梦。

少年李经述却笑道:“你一个女孩儿家如何能出这样远的门?爹爹定是不让的,母亲要是听了,一定赶紧把你嫁了。

李经璹气鼓着嘴道:“那我索性就嫁个海商,也好遂了我游历四海的愿景。”

李经方调笑道:“你才第一次见那姚梵,就已经思嫁了啊?嗯嗯,菊耦你既然有这个念头,我回去一定告诉父亲,让他给你说和说和罢?”说罢便与李经述二人哈哈大笑。

李经璹见二人取笑自己,气的面红耳赤,把一个棋子丢过来,轻飘飘打在李经方肚子上后咕噜噜滚落在地上,口里嗔怒道:“大哥你欺负我!回头我一定找爹爹告状!”

李经方连忙安慰道:“大哥与你玩笑呢,这姚梵一个商贾罢了,哪里配得上我家千金大小姐了。咱们家这样的,要找女婿,怎么说也要找个金榜题名的进士小郎君嘛。”

李经璹却捏着衣角低头想:“若是……若是找个他那样儿的,难道就比进士差了吗?可不是说商人重利轻别离吗?……咳!我怎么能想这些个羞人的东西!”

三人正在你一句我一句的议论,福伯带着下人捧书回来了。

“三位少爷,这是姚爷送给您们的书。”福伯接过两名家人手里的书捧上来,端正的码放在墙边一个只刷了透明桐油的简陋桌面上。

“居然是彩色的!这姚家可真舍得花本钱!”李经方赶紧上前,拿过一本书就啧啧赞叹。

“给了这许多?好家伙!”福伯刚把书放在桌上,李经述就冲上前拿起一本来,狂喜的翻阅着。

李经璹把书名一本本看过来,道:“他姚家好厉害,居然能翻译史书!”

李经方翻开第一页,眼睛瞪得如铜铃一般道:“居然不是翻译的,你看这里写着,姚鹏著!这!这居然是那姚家人为那些泰西国写的史!”

李经方激动之余,索性继续念道:“……想我姚氏远渡重洋,辛苦贸易西海诸国,渐得落脚欧罗巴后,感其诸国历史,尝思,若能以中华之笔一一实录,则其中坎坷变幻之起伏,定能为姚氏子孙昭示世事沧桑。思及此,则行动……

……我姚家在诸国行商已久,收集整理泰西诸国的史料图鉴甚为便利,于是费巨资记录下诸国历史,配以彩图,资我姚家子孙以鉴。

所有彩图,均以姚家工厂自制海鸥相机拍摄,请高手匠人一一刻版着色而制成,力求复原真实。诸子孙看书牢记,且把玩于手,不可轻易示人…………”

李经述双手颤抖地翻着一本大英帝国史,激动地道:“原来那伊丽莎白女王是长这个模样!我的天,姚家也不怕犯了那洋人的忌讳!

真是想不到,这姚家居然是个如此阔绰的书香门第,经商之余也不忘子弟的文化教育,舍得花这样的血本来编著洋人的国史!”

李经方坐在桌边,如痴如醉的翻着手中图书,连连点头道:“想必他家族庞大,家资巨万,又与泰西诸国勾连极深,否则断然是不能够下笔的。只是这姚家阔气成这般地厉害,如此一个望族,以前咱们怎么没听说过?我只知道广州十三行的诸家洋行海商,那倒是各个家里富得冒油,堆着金山银山,却没一个知道花钱研究泰西诸国,以资我大清士人们放眼看世界的,与姚家这样一比,真是一群只知铜臭的猪猡!”

李经璹翻着一本剑桥插图版古希腊史,她第一遍翻阅,也不看文字,只看着里面彩色的图片,一张张神庙和希腊雕塑的彩图令她看的目瞪口呆。

“这姚家大概是有钱的太过了,人怕出名猪怕壮,不愿意露富吧?他家居然能插手法兰西的内乱,给那什么拿破仑资助军饷,这岂是寻常家族能做得出来的遮天手笔!”李经璹看着彩图,一半是说给兄弟听,一半是自言自语地道。

李经方一边看书一边摇头:“我刚才的话却说错了,这姚家确实不是寻常商贾……倘若……倘若那姚梵是姚家正室的嫡出,倒还算配得上我妹子。”

李经璹一听这话题又到自己身上了,赶紧斥道:“大哥才正经几句,这里又胡说起来了,我回去一定禀了娘去!”

李经方笑笑,换个话题道:“只是这西洋的排版实在怪异,文字左而右排列,书页也是左而右的翻阅,实在别扭。”

李经述道:“大约是入乡随俗了罢,大哥你不见,那姚梵连辫子都没留么。”

李经方点点头,不再说话。

于是李家三子在这酷暑中可算是找着了休闲的最好消遣,都在全神贯注的看着书,偶尔赞叹一句两句,拿出中国历史与书里的外国比对,再啧啧的称奇一番……

眼看着傍晚时分到了,李家三人都不愿意释卷,看的实在舍不得丢下。还是李经方老成,抬头道:“吃饭吧,书又不会长翅膀飞了。”

李经述抱着书坐在炕上靠着墙,看的津津有味,他摇头道:“我不,我要赶紧看完,今晚就是不睡觉也要看完,也好明天路上向姚兄请教一二。”

李经述道:“我看干脆这样,今晚咱们摆酒,请姚梵过来一起宴饮如何?我听福伯说他的书箱子大得很,里面还有好些个书呢。”

这句话可是把另外两个书虫的胃口高高钓了起来,李经述忙道:“大哥好主意!不然济南一别,咱们哪里去找这样的好书来看?这些又是他姚家私藏的宝贝图书,外面就是花钱也买不来啊!

我说,待会咱们多多的给他好话听,再厚厚地许他银子,务必要把他手里剩下的书全买来。”

李经璹不屑地道:“二哥说话真傻,姚家这样阔绰,还少银子么?几百两的自行车,他眼也不眨说要送于你二人,你看他可在乎银子?”

李经述到底是少年,一惊一乍地愁道:“这可没法子了,总不能偷吧。”

李经方见他说的离谱,斥道:“胡扯什么,偷书那般丢人现眼的事情你也好意思提起,真是越说越离谱。总之我看姚梵是个大方的人,只要我们与他熟络了,向他借来看,他未必不许。”

李经述开心地拍手道:“大哥好主意,借来后大哥你只说弄丢了,要许多银子,咱们只管赔给他就是了。”

李经方气骂道:“你越说越丢人了,倘若叫爹爹听见,还不大板子伺候你。这本来一桩风雅的事情,被你说的这么不堪。

依我说,咱们到济南后便告诉他爹爹的身份,他既然经商,必然会巴结,到时候我们找他要书看也就顺理成章了。当然,咱们不白要他的,到时候咱们也费个心,给他引见一下济南府的头面人物,如此他以后做生意也便顺当了,这岂不是两全其美。”

李经述道:“就这么办!咱们和姚兄谈的还是很投缘的,帮帮他也是情理之中。福伯,你赶紧去安排酒宴,要最好的席面,大哥,我们两去请姚兄。”

李经方道:“好,我看他此刻应该也醒了。”

李经璹本想说“我也去。”可是一想到姚梵之前那番坦胸露体的模样,立刻飞红上脸,说不出口。

“我看书里说那古希腊人崇尚赤身露体,男女混浴,这姚梵,莫不是染上了洋人的这种癖好了吧?倘若真的,当真是不知羞耻啊……”李经璹羞着脸想到。

于是李家二兄弟去请姚梵。

姚梵早就睡醒,正在和伙计们商议次日的行程,因为考虑到要和李家同行,姚梵要求随行的十个大伙计把话吩咐下去,也就是要求大家路上不要闲言碎语,同行的是当官的家眷,犯忌讳和粗野的话都不要讲之类的。

见李家俩小子来请他宴饮,姚梵一口答应。

见姚梵睡醒精神好,三人又闲聊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