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5我来自未

第63章 大鞍车

第63章 大鞍车

【63】大鞍车

丁宝桢闻言,睁开了他一直眯缝着的三角眼,眼里精光暴射地道:“男儿在世,当轰轰烈烈的做一番事业,为官封侯,天下扬名!

你只为让那郭继修不来烦你,就能掏出十万两,你缺钱吗?没个身份,挣来再多的钱有何用!

你若有官身,那郭继修小儿如何敢动你?

姚梵,只要你来机器局,那总办的位置早晚是你的。”

姚梵有着穿越者的优势,知道丁宝桢在山东干不久了,且他又志在起事,怎么会被这么点蝇头小利迷惑,立刻扯开话题道:“晚辈已经找人张罗入籍,打算捐个官身出来。”

丁宝桢轻蔑地道:“捐官有什么用!大丈夫无权,岂能出头?我大清吏部在册的候补官儿有二十五万七千四百!你要轮个实缺,除非大把的银子砸下去,否则比登天还难!”

姚梵道:“我只要个官身自保,倒是不敢求什么实缺,否则我一个捐官上去,只想着捞回自己捐官花的银子,还不知要贪墨多少呢。

我一介凡人,难免有道义放两旁,人字摆中间的时候,不敢说自己当官后就能够例外,当成一清官。”

丁宝桢很欣赏姚梵的坦诚,歪着头打量着姚梵,心想:“这姚梵能说出这样的话来,就比官场里那些整日苟且钻营,想着捐出个实缺来的人强百倍。那些利欲熏心之人为了弄个缺,老婆孩子亲爹娘都能献出来。”

“姚梵,老夫对你很看重,你若来帮我,我不收你一两银子也帮你把事给办了,郭继修之事也罢,捐官拿缺之事也罢,还有你涉嫌走私之事也罢,都给你办了。”

姚梵一听扯上走私,心里顿时一咯噔。

丁宝桢道:“我听说你在青岛口活泛的厉害,有走私之嫌。我告诉你,只要我不去管你,你只管教你的商号去闹腾!那胡雪岩还从洋人的银行贷款来,转手放印子钱给大清呢,这样的无法无天,你看左宗棠可难为过他?

我也也知道,眼下沿海的走私十分猖獗,但你记住,有我这句话和没我这句话,那是大不一样的!”

姚梵确实感动了,他能听出来丁宝桢话里话外的求贤若渴,这种欣赏,令人心暖。但姚梵没有三头六臂,他若是留在济南,那青岛口正按部就班实施的造反计划可怎么办?

想了一下,姚梵有了主意,说:“大人,我一个人能懂得多少天文地理、物理化学、机械算数的道理?这洋务真要想办起来,还要靠我姚家全族上下的支持,其中关键在于,要给您悄悄弄来西洋上好的机器。

大人您想,若是洋人知道我作为姚家嫡子在大清国当了官,造火药、造枪炮、造子弹,来帮着大清国摆脱对他们的依赖,帮着大清国自强自立,他们还会卖给我姚家重要的机器吗?”

丁宝桢一听这话,顿时醒悟过来,心想:

“不错,这姚梵与其说是通洋务,不如说是我大清在洋人家里插下的一个内应!这个作用往大里说,那可就海了去了!比起仅仅让他和徐建寅一起操办机器局,倒不如把他继续放在暗处来用。”

丁宝桢越想越觉得这个路子对,一想到这姚梵背后的家族能够对大清国在情报、技术、机器上起到的巨大作用,他心里豁然开朗,对姚梵不愿意当机器局的会办官员一事立刻释然。

“好!好!好!”丁宝桢连说三声好。

“姚梵,你心中既有报效的心思,本官甚慰!你且记住你今天说的话!来日里好好的帮我做事。”

说罢,丁宝桢从袖子里抽出银票,放在一边,毅然道:“这十万两是本官赏你的,你拿着,好好地帮徐建寅采购机器吧,其他礼物我便收下了。”

姚梵听的张口结舌。

“尼玛!这明明是我给你的孝敬好不好!

你说赏我,那我该怎么还你一个一省巡抚的十万两银子人情?老丁你是冷笑话段子手出身么!”

丁宝桢起身干脆地道:“李家兄弟在东院,你去看他们罢,晚上一起吃饭。”

说完便转头走了。

姚梵见总算糊弄了过去,于是拿回银票,跟着丁府家人去了东院。

丁宝桢回到内宅,坐在椅子上喘气,这天气太热,一番谈话已经把他累的不行。

一个丫鬟站在边上给他打着扇子,长子丁体常坐在他身边椅子上,一脸的兴奋:“爹,这个姚梵什么来头?礼物送的极丰厚又新鲜,里面一个二尺高的玉佛,还用水晶盒子罩着,还有一个玉如意,一个玉白菜,单只这三样,怕是不下一万两。”

他咽了口唾沫又道:“我打开那水晶盒子看了,里面的玉质温润滑腻,又不像和田白玉或者昆仑青玉般冰冷,实在是没见过的材质。

其他还有些洋胰子,也是比市面上寻常卖的碱胰子好得多,闻着就喷香,绝对是上品!

只是还有些东西,看着精美,裹着水晶套子,里面却是布,一头有个疙瘩,上面写着天堂,实在看不明白,也不知是什么用处。”

丁宝桢道:“你都记下了罢。”

丁体常道:“自然记下了,咱家收礼,笔笔都有账。”

丁宝桢道:“什么东西你看不明白,拿来我看。”

于是丁体常吩咐下人拿过姚梵进献的这件礼物,丁宝桢看了一下,也看不懂。

“先别管这洋什子,你去吩咐厨房,今晚好好的使劲,回头吃饭时,你去问问姚梵,这是什么物事,干什么用的。”

丁体常道:“已经派人去吩咐了,爹,晚上是摆在衙门吃还是去军门巷家里吃。”

“家里吃吧,你把礼物都搬回去。”

“是”

………

姚梵在巡抚衙门东院见了李家三人,被引进屋里喝茶,才坐下,李经述立刻就对姚梵道:“姚大哥,你实在破费了,送了这么多东西来。”

姚梵笑道:“客气甚么,都是给你们路上吃用的。”

李经方问道:“姚兄,实不相瞒,你的厚礼我们兄弟看了半天也没看懂,只知道那水晶盒子里金纸包着的是西洋点心,可是那水晶套子里的是什么?”

姚梵醒悟过来,道:“你说的是折叠伞吧?你拿来,我打开给你看。”

于是姚梵当着李家三人的面,将一把天堂折叠伞从透明塑料套子里抽出、打开来。

眼瞅着一个小棍被放大成一把偌大的雨伞,银色的扇面、紫色的扇里,相得益彰透着豪奢华贵,整个雨伞像是一个带有魔法的工艺品,看的三人目瞪口呆。

李经璹到底小女孩心性,立刻从姚梵送的六把扇里又抽出一把来,依样画葫芦的打开,乐的直笑。

“姚大哥送的东西数这个最有趣,这样机巧的雨伞,当真是只有洋人才想得出。”

姚梵立刻纠正道:“这不是洋人发明的!是我姚家前辈发明的,是中国人发明的!

而且世界上第一把雨伞,也是中国人发明的!1747年英国人汉威将一把雨伞从中国带去英国,引起轰动,因为在这之前,英国人从来没有见过雨伞,贵族遇见下雨,一般不出去,否则就要靠四个仆人在四角用杆子撑起一个方形布幔来躲雨。”

姚梵心中默默祭拜了一下中华先人,确实!中国人不但发明了雨伞,而且折叠伞也是1957年由北京师范大学一位老教授发明的,之所以叫老教授,因为他姓老,叫焱若。折叠伞发明之后,立刻风靡世界,使全人类的生活都更加美好了。中国人,从来不缺乏创造力!

听姚梵这样一解释,李家三子都自豪不已。

李经方面带兴奋道:“是!我也听说是鲁班发明的雨伞!只是以前一直不知道,原来洋人用伞也是咱们中国人传去的!”

三个人一兴奋,顿时把姚梵送的六把伞全打开了,屋里顿时开了六朵银色的小花,有天蓝、有紫红、有淡绿、有橙黄、有大红……

姚梵看的心里窃笑,赶紧教这三个小子把伞收起来。于是三人又兴致勃勃的把伞一一收起,小心的放进伞套,显然十分喜欢。

李经述问姚梵:“姚大哥,你见了丁大人?”

“是。”

“丁大人怎么说?”

“丁大人要我留下帮他办机器局,我因为家里生意太忙,推了。”

听姚梵这样说,李经述略有失望。

李经方道:“人各有志,再说区区一个机器局,确实不是什么大出身,姚兄推了就推了吧。”

姚梵道:“不过我已经答应丁大人,帮他从西洋采购机器,也好不教那洋行占了便宜去。”

于是四人又聊了一会儿,姚梵又把那费列罗依旧是按照皇室点心的段子来吹嘘了一遍,三人当场打开品尝,立刻大赞美味。

李家兄弟接着对姚梵说明,自己父亲是李鸿章。

姚梵当时就假模假样的惊叹了一番,吹捧了几句李大人劳苦功高、忠心为国之后,三人皆喜。

随后四人便起身去丁家大院赴宴。

路上李经璹自己乘一辆小车,姚梵与李经述李经方三人同乘一车,觉得这车大而宽敞。

姚梵随口道:“这车倒是气派宽敞,赶明儿我也买一辆。”

李经方笑道:“这是丁家的大鞍车,却不是外面寻常小鞍车,姚兄你买不得。此车御者要三人,两人拿辕一人牵骡才能走得稳当体面。”

姚梵不解道:“我为何买不得?莫说三人,六人我也雇得起。”

李经方笑道:“姚兄果然海外回来不懂这个。须知寻常小鞍车,人人可坐,制作装饰随你如何别出心裁、花样翻新、争奇斗胜,。

可这不同,这是大鞍车啊,是王公贵人、满人命妇、身份尊荣、地位显赫者的乘制,姚兄你如何逾制乘得?”

姚梵心中不由地直呼真操蛋。

举手之劳,请大家放入书架收藏!红票多多益善!荒唐拜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