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5我来自未

第67章 做嫁衣

第67章 做嫁衣

【67】做嫁衣

姚梵对徐建寅道:“照我的意见,咱们上动力车间!”

“我听我家在美国的生意伙伴劳伦斯先生透露,明年1876年,美国在费城举办世博会时,将要打算用一台600吨重的柯立斯蒸汽机驱动发电机,通过电缆把电力传送到所有场馆,再通过各个场馆里的电动机,驱动上千台机器!到时候会邀请美国总统格兰特和巴西国王佩德罗二世来启动这台总动力源!”

徐建寅听得羡慕不已,问道:“姚兄!那600吨的柯立斯蒸汽机可是120万斤重?”

“正是。”

“好大的手笔!姚兄可知那庞然大物多少马力?”

“1400马力!”

“啊……”徐建寅失声叫出来。

“姚兄……咱们的工厂不需要这么大的马力……姚兄请看,这是我打算采购的清单。”

说着,徐建寅赶紧从桌上翻开他规划的机器局图纸,对照着采购清单对姚梵道:

“姚兄你看,车间这里,我计划放一个皮带车床,就用通用型号,更换组件后可以钻,也可以镗削……我计算下来,车床后面,这里放一台5马力的蒸汽机就能带的起来……你看,这里是烟囱,这里我计划开个小门,煤渣出来后可以从小门推出车间……这里计划是放一台手摇转臂车床,可以接皮带,也用一台小蒸汽机带动……”

被姚梵的内幕消息震动后,徐建寅已经把姚梵当成了内行,把自己的计划和盘托出。

姚梵一看这计划,果然和自己查资料看到的历史上山东机器局的规划一模一样。

“老徐。”姚梵套近乎。

“姚兄尽管直言。”徐建寅受宠若惊地答应。

“徐兄你要知道,用蒸汽机驱动发电机产生的电力,可以储存在伏打电池里。可自从1873年,奥地利维也#纳世界博览会上,科学家们无意中把伏打电池错误的连接在发电机上之后,发现电池里的电力居然可以驱动发电机,使发电机成为电动机来用,这个世界就已经开始从蒸汽动力的泥沼中向着电气化的坦途迈进了。

今后别说小型蒸汽机驱动车床,就是大型蒸汽机驱动的动力车间也会过时,世界的潮流将会转向电力时代。

在这个时候,你设计的工厂连动力车间都没有,而是直接地在车间里用小型蒸汽机来驱动,实在是落后世界太多。

你想过没有,这样一来,车间里的工作环境会有多么恶劣?大清国会用机床的工人本来就少,水平也差,再不配以好的工作环境和优秀的设备,如何保证产品质量呢?”

姚梵一番话,让徐建寅也是感慨。

“唉,姚兄,我也是没办法啊,你说的电动机,我见也没见过!

退一步说,就算是采用你说的独立设置动力车间的设计,那也需要耗费海量的银子。丁大人虽然全力支持山东机器局的营建,可眼下也只能拨出94000两藩库银,72800两粮道库银,20000两临清关税银,合计186800两银子。

凭这些钱,仅仅设立煤矿、进行厂房土建,这两项就要花去一半,剩下不足十万两银子,如何能建得起动力车间?恐怕一台大马力蒸汽机的价钱,没有几万两银子拿不下来吧?

再说了,我也不懂那动力车间的传动设计啊!我连洋人的大规模厂房都没见过!至于那动力轴在车间屋顶上该如何走?皮带如何连接?这些我都没见过啊!我以前在安庆内军械所,见得全是一机带一床的配置。”

徐建寅心中的苦闷与无奈,打动着姚梵的心。他是多么希望这个中国,即使是这么愚昧落后的大清朝所代表的中国,也能够建立起先进的厂矿来,在世界上扬眉吐气一把啊。

“徐兄,你能拿出多少银子来采购机器?”姚梵问到。

“十万……不!十一万两!”徐建寅咬牙道。

“好!我就照着十一万两给你采购,你只要先交五万两定金,其余包在我身上。”

在姚梵的未来计划中,他把山东机器局放在了一个嫁衣的地位上,但究竟是姚梵给大清国做嫁衣,还是大清国给姚梵做嫁呢?

“徐兄,我把我的计划跟你说一下吧。”说着,姚梵掏出一只钢笔来,扯过桌上一张白纸便画了起来。

“你看,在这里,煤矿边上先建个热电厂……装一台锅炉……驱动一台蒸汽机……带动一台直流发电机……因为蒸汽机带动发电机,会有电流不稳,大约上下会有十几安培的起伏……这里加一个整流器和稳压电路……当然,我也能给你配个带励磁系统的发电机直接稳压……额,还是算了,这个太高级……接上电缆引过来……进入厂房后驱动机床……”

“姚兄!你当真是能用十一万两银子买来这许多设备?照你这样计划,那厂子里的所有机床,都是电动的?”徐建寅惊讶不已。

姚梵一肚子坏水哪里肯说,他这完全是把这个山东机器局项目当成一个发电站来操作的,今后他一旦起事,只要拿下这个发电站,那就如虎添翼了。

历史上1882年上海就出现了发电厂,是英商企业,名叫电光公司。这公司起家时不过是一台卧管式锅炉,加一个16马力蒸汽机,后面牵个每分钟800转的直流发电机罢了,可以点亮40盏弧光灯。

“额,我不敢保证厂里机床都是电动的,有些是手动的,但我保证质量个个过硬。

比如说,脚踏式冲床,这个用来冲压子弹后面的铁帽,对你来说,脚踏就行了……我再给你配个手动台式杠杆压力机,配上模具,用人力压杠杆,卷铜皮子弹壳应该没问题……再加个手摇式钻床进行钻牙、攻孔、处理枪管……大清国钢铁质量差,钻进虽然很容易,但是要小心别把那钢筋钻裂了……”姚梵嘟哝着。

“姚兄!姚兄!你这些都是手摇脚踏的,那要建电厂何用?”徐建寅听得痴痴傻傻。

“额……我给你配上电驱式手动磨床、电驱式手动炮塔铣床、电驱式手动镗床,这些是用电的,手动只要控制好速度就行。当然,低水平工人在加工中的波浪纹是难免的,不过喷淋冷水降温的话应该会好点……工件在加工前的热处理工艺你自己琢磨,没有这步的话,加工难度就大了……热处理……这是商业机密,咱就不提了……枪管内壁镀铜……这个太先进了,列强目前也没采用,你就先别考虑了……膛线的选择……你还是继续仿制亨利马梯尼的内七角吧,加工起来其实也不难,总共旋转不到半圈的破玩意儿嘛,控制好进刀的过程和时间就行……”

徐建寅听得云里雾里,但是从姚梵话里的只言片语中,他能深深地察觉,此人简直就是个机械加工的专业户!

“姚兄!这些当真只要11万两银子?”徐建寅惊愕地问道。

“不够的我来贴!只要能帮丁大人把厂子办起来,银子算个鸟!”姚梵信誓旦旦地道。

其实姚梵刚才报的人力机床价钱不过几千元,电动的也不过是一万出头,即使加上其他蒸汽机、发电机、锅炉设备,哪里用的了11万白银!丫的心太黑了。

红票!收藏!点击!为了追上前面的书,兄弟们努把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