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5我来自未

第70章 队列训练

第70章 队列训练

【70】队列训练

仅仅立正、稍息、跨立三个动作,姚梵操练了一个小时还多,忙的口干舌燥。他手下各个排长倒是精神抖擞,能有机会在姚梵面前管理别人,让他们感觉很露脸。

“立正!向左看!立正!向右看!

立正!稍息!立正!跨立!……”

姚梵不断地操演着这几个动作,看着伙计们生涩的表现,他不由得心里打鼓,自己本打算让这一百个伙计上午训练下午工作,可如果按照这样的进度,恐怕要转成全日制的训练才行。

七月下旬的高温,让所有训练人员都汗流浃背,涤棉牛仔布的长袖长裤工作服全都被汗水打湿,变成了蓝黑色,贴在每个人身上。白大贵和李石头二人,穿的是清兵的勇服,照样是汗流浃背。

“好,现在大家学会了三种正确的站立姿势,接下来我们学习转向。”姚梵并不用停止间转法这样拗口的语言来描述,只是简称转向。

“大家看我示范,我现在向右转,看到没有!向哪边转,重心就落在哪只脚上!重心就是你们身子的重量,这重量压在哪只脚上,重心就在哪里……”姚梵说的口干舌燥,焦虑的看着伙计们。

一番乱哄哄操练之后,大部分聪明的伙计已经掌握了如何正确转向,需要的只是加以熟练。

姚梵把接下来的训练交给了五个排长,自己站在那里监督,上午的训练一直进行到中午,眼看就要吃饭了,姚梵这时命令,全体绕场跑两圈后才解散。于是伙计们列队,沿着水泥操场边缘,两圈跑下来足有一千多米,一番折腾几乎要把大家累的中暑。

于是姚梵这才宣布解散吃饭,伙计们立刻放松下来,闹哄哄乐呵呵的互相聊着。

“东家这是哪一出啊?叫大家陪他站了一上午,你看东家热的,衣服全透了。”一个伙计观察到。

“不是说了吗,这叫练兵,大概是要练得好看些,将来好给东家挣面子。”另一个黑黝黝的伙计解开上衣扇着风说。

“既然是给东家挣面子,那没说的,咱一定好好练,不就是站么,又不要干活,我能从早站到晚。”

“废话,只要管吃管喝,我能站一个月你信不?不过东家教的这个站法倒是怪累,身子板挺得太直了,俺都不习惯。”

至于白大贵和李石头这两个韦国福派来的亲兵则实在忍不住了,跑上来找姚梵。

“姚爷,刚才人多,我没敢驳您面子,您这么练不对啊。”白大贵苦着脸道。

“那要怎么练?”姚梵问。

“姚爷,您只要教会这些伙计排队和走路就行了,这么老是站着可没啥意思。站和转身是人天生下来就会的本事,何必再练,姚爷您看您,都把自己个累的浑身是汗了。”白大贵道。

“姚爷,您是不是要操练个什么阵出来?要是那样可就不必了,那啥鱼鳞铁甲阵、三才锋矢阵、六合八卦阵的,都是演给下来视察的督军看的,那是绿营拿来混饷的本事,真要打起来,谁还记得那球,操刀子上呗,全靠一股子狠劲。东家有空练这些,不如找个正经的枪棒教头,也练些真本事。”李石头解释道。

“我倒不是要让大伙练出个啥大阵名堂,只要能让大家站有站样,整齐划一就行,队伍整齐了,纪律才有保障。”姚梵道。

“话说回来,大贵、石头,你们俩都是老兵了,倒是不必再练这个,韦将军叫你俩过来可不是受罪的,这么着,你们帮我去张罗个军乐队出来,我给你们拨经费。”姚梵试探地问道。

“啥军乐队?”白大贵愣愣地问道。

“就是找几个会吹笛子、唢呐、喇叭的来,等我的乡勇练成之后,进进出出有个乐团吹吹打打,倒也热闹。”

“奥!原来姚爷喜欢这个!这个好办!交给我们吧!这十里八乡的,哪个会吹会打,我兄弟二人全都知道。”白大贵高兴地接下这个活。

“姚爷高明!以后出门带几个会吹会打的,既能给大伙提神,又能解闷,走路不累。”李石头也相当认可姚梵的主意。

“那就这样定了,以后我每个月给你俩二百两银子经费,由你俩负责训练军乐队,回头我在城里给你们找个办公的地儿,当做乡勇团的衙门,你们在衙门里给我当会办。”姚梵笑道。

二人大喜,连忙谢过姚梵。

“大贵,你说姚东家是不是要把我们支开?”离开姚梵,回城路上,李石头问道。

白大贵擦着汗道:“有银子拿,有事儿管,还清闲,你还想啥?姚爷这是给咱将军面子,才给咱俩安排这样清闲差事,不然你愿意去大日头里晒着?练那些变着花样站的玩意儿?”

李石头想起刚才那几乎把胸腔子跑炸的一圈,吓得道:“我当然不愿意,挺胸站着虽然累吗,但总还好说,可要是再像刚才这么绕着操场跑一大圈,我非晕过去不可!”

姚梵安排的中午伙食很清淡但是管饱,馒头配冬瓜虾米汤敞开吃,伙计们一个个吃的肚子滚圆。

姚梵让排长们带自己未来的士兵们去新盖的板房里睡午觉,他最终还是决定,采用全日制脱产的训练方式,这就意味着,下午还要继续训练。

姚梵叫上自己的核心伙计,也就是曾经和姚梵一起参与械斗的大伙计们,在仓库里开会。

“训练了一上午,大家都辛苦了。咱们能够得到操练乡勇的机会,这是天大的好事,今后咱们的乡勇团练起来后,就不怕郭家来寻仇了。”姚梵道。

“东家说的是。”李海牛等人纷纷拥护。

“我宣布一下,今后大伙计的月例银子照旧,另外所有参加乡勇团训练的人,每月加二两银子的补助。

另外,咱们姚家庄的板房建设已经差不多了,一区的200间房子已经全部盖好了,二区也已经盖了一半。我昨天看了一下,质量很好,顶上也铺了我上次带来的油毛毡,就是下雨也不怕。咱们现在安排一下,今后除了少部分伙计,咱们其余人就不用回城住了,全都住在庄子里。这几天咱们把所有屋子收拾一下,架上床,再把城里大宅的铺盖卷都搬来这边。”

“东家,咱们乡勇团平日里有啥事情不?要是今后天天这样练,我这木工班班长可没空管工地了,要不去盯着那帮小子干活,我心里不踏实啊。”二排长李君道。

姚梵一想也是,但军事训练显然重要得多。

“所有参加训练的班长,暂时不要管工地了,你们每人从自己工地上的班组里推荐一个代理班长,帮你们管着工地上的活。”

姚梵顿了顿,又道:“今后所有伙计都可以把家小接来,但是不能自己亲自去,得托人去跑,毕竟现在训练和建设任务都很重,离不开人。”

“俺家里没人了。”李君道。

“想要成亲的,也可以报上来,咱们商号可以托媒婆帮忙,让大家在这里成亲安家。”姚梵这次回来听李海牛说,工地上经常发生伙计之间产生口角甚至打架的事件,甚至还有伙计拿了月银后去光顾妓院的。姚梵觉得这都是无处发泄的荷尔蒙在作祟。

“俺想成亲!”李君第一个报名。

“俺也想成亲!”刘进宝立刻道,说完他又加了一句:“俺现在有东家给的月银了,俺愿意添点钱,求媒婆给俺找个屁股大的。”末了他又加了一句:“屁股大好生养。”

贺世成腼腆地显摆道:“俺这次回来才知道,俺家里已经帮俺说了一门亲,听说屁股不小。”

这话题一展开,仓库里顿时有些混乱,姚梵的这帮核心伙计纷纷表示自己想要成亲,同时表达了对刘进宝观点的认同,愿意多添银子找屁股大的。

姚梵见偏题太远,急道:“这个问题就先说到这里,我会尽量要求媒婆找你们喜欢的。但我不管你们是自己找老婆,还是托商号帮你们找,都不许找裹小脚的,那样的女人走不得路,和咱们这些要做生意走南闯北的人不合适,再说了,裹小脚的女人都干不了活。”

众伙计们纷纷同意,除了少数几个人有点惋惜,据他们说,稍微富庶些人家的女儿都裹小脚,他们现在一个月十两工钱,属于很有面子的大伙计,想要讨个家里富庶些的女子。

姚梵坚决抵制这种思想:“你们大伙计要带个好头!不要搞特殊化!”

李海牛坚定拥护姚梵的一切主张:“谁娶小脚女人,就是和东家唱反调!就特么滚蛋罢!”

于是刚才表示惋惜的几个伙计纷纷声明,为了拥护东家,自己的一点私心完全可以抛弃。

姚梵从自己包中取出一叠照片,是姚爸上次帮姚梵冲洗的那些人像照,上面都是姚梵手下的大伙计。

“这些照片我早就拍好了,一直没给大家,现在我发一下,大家留着做个纪念。”

“哎呀!东家!这不是俺吗!”贺世成大惊小怪地喊道。

“啊呀!这是俺!太像了!跟活的似的!”李海牛也不淡定了。

“这是什么法术?咋这么像我?我脸咋这么圆,我后面的那个人不是刘进宝么,他手里拿个红的是啥?”周第四不停地赞叹。

只要是拿到自己照片的伙计,一个个都惊讶的合不拢嘴,乱糟糟的一片议论,都猜这是什么法术,能把人和颜色活生生映出来。

姚梵生怕他们觉得这是摄魂的邪术,解释道:“这是西洋照片,是拿照相机拍出来的,照相机就是我经常挂脖子上那个东西,那个东西能记住景物和人像,然后印在纸上,这是一门学问,可不是妖法。以后我可以教你们拍照片。”

听姚梵这样说,大家心里都存了想头,希望哪天能跟东家学学这门手艺。

姚梵道:“这照片是对大家的奖励,今后谁只要是大伙计了,我就给他拍一张照片,谁要是结婚了,我就帮他夫妻合拍一张照片,也好子孙万代的传下去,让你们后人都知道自己祖宗长得啥样。”

被姚梵这样一说,照片的价值顿时显得珍贵起来,伙计们手里拿着照片,感觉像是拿着传家宝,放在哪里都不合适。

姚梵道:“照片也看过了,都拿回来吧,我帮你们收在包里,省的弄丢了。”

收好照片,姚梵道:“今后的训练每天都要进行,不能偷懒,各个排长要监督自己的手下。白大贵和李石头被我送去城里了,他们所在的两个排要补上两个人,李海牛你回头去挑两个聪明的,晚上单独教他们。”

姚梵又取出自己在回青岛的路上编订的训练大纲,交给李海牛。

“以后不管我在不在,就按这个大纲练,上午先练一个时辰的队列,之后是体能训练,打熬出一副好身板,以后打起来不吃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