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5我来自未

第80章 三大纪律八项注意

第80章 三大纪律八项注意

【80】三大纪律八项注意

郭继修苏醒之前,郭家二老爷郭为昌前后往即墨县使了两次银子,前后一千两下去。即墨县令赵署年虽然名义上算是郭家大老爷郭为忠的学生,可是却叫苦,说是报案太晚,如今已经成了扯皮之局,需要上面的州府来判案。于是郭家又去上面莱州府使了一千两银子,结果却像打水漂一样,没起到作用。莱州府那里只推说,要等郭继修醒来后亲自问话。

等郭继修醒过来,听了他家二老爷的所作所为,顿时气得半死,差点又晕过去。他心里清楚,姚梵的恶人先告状,已经把这件事搅成了僵局。郭家贩私盐树大招风,平素傲慢又不大孝敬本地官员,因此人缘极差,各级官员如今只盼着郭家继续往里面砸银子,和姚梵形成银子对耗的局面,哪里肯只收一千两就办事。何况孙茂文收了姚梵一万两后,很规矩的拿出其中一半打点了上级,因此大家都不吭声,等着看好戏。

郭继修命令家里拿出五千两送去莱州府府台衙门,给莱州府台陈文盛。

陈文盛收了这五千两,觉得是时候该过问一下了,也叫姚梵这边掏点银子,好好出点血,这才公平。

谁知还没等他传姚梵来问话,却收了一封信,这信居然是丁体常丁大公子亲笔所写,开头两句只说去年陪老爷子下去按例坐查各府,在莱州府和陈文盛一见后,相聚甚欢云云,后面则是直截了当的要陈文盛关照自己的好友姚梵。

看完信后,陈文盛当时吓出一身冷汗,立刻把传唤姚梵的事抛到了九霄云外,只对郭家推说,此事正在调查中,回去候着等消息吧。

第二天,陈文盛又接到一份信,却是上面登莱青道道台衙门发来的,原来是呼震的意思传到了道台衙门,道台一听说姚梵是老丁罩着的,又打通了呼震的门路,哪里还敢过问姚梵和郭家的破事,又生怕下面莱州府的陈文盛犯傻,最后要他道台衙门擦屁股,赶紧来了通知,意思是说呼震呼大人和姚梵关系不错,济南府的快信都送到我书案上了,你看着办吧。

这么一来,陈文盛更是不管此事了,干脆对衙门里吩咐说“郭家要来送钱,只管收着,除此之外,什么都别理他!”

“只当是收郭家这些年欠我的孝敬。”陈文盛想。

…………

姚梵坐在孙茂文的后衙,一边喝茶一边说道:“不就是三千三百两的滚单么,往下面各个大户摊派就是了,往年不也是这么干的吗?”

贺万年帮腔道:“即墨五大家在胶州的土地最多,少说也能摊掉一半,剩下一半,想来只要催的紧些,还是能收上来的。”

孙茂文面前的茶碗一动没动,他犯愁道:“你两个只看到滚单能收上来,可钱粮怎么办?这可是正经皇差,既然今年到现在都没说免,那就是抄家卖口,也要收上来才行。”

姚梵低着头,一想到税吏官差墮突乡里、叫嚣祸民的场景,一想到一个个农民的房屋将要被砸开门,余粮被抢走的景象,一想到将要卖儿卖女换口粮的贫农甚至中农们,很希望说一句“我全包了。”可他并不是幼稚的傻瓜,这么干对他有百弊而无一利。

贺万年皱眉道:“先收了再说,第一趟下去,有多少收多少,不需用强。第二趟下去除官差外,还要韦大人多多带兵,一家家抄过来。”

孙茂文叹气道:“姚兄刚刚把乡勇团操办起来,就遇上这样的灾年,唉,实在不是兄弟我不分润你啊。”

姚梵心说“你孙茂文特么的疯了吗?老子还要你分润?你特么前前后后拿了老子多少孝敬了?还好意思说分润!”

姚梵假意干咳一声,说:“既然是皇家的事,我姚某人自然义不容辞。不管是钱粮还是滚单,都由我来收吧,既然丁军门器重我,教我受命成立了乡勇团,也总要为皇家出上一把力,才能略表我报效之心啊。”

孙茂文见姚梵肯接这个差事,当即大喜,满口的称赞姚梵识大体。

出了衙门,贺万年问姚梵:“你当真能收上来?姚兄,这个差事连韦国福这样的刀把子都不接,你想这该有多麻烦。我可不哄你,照着今年的庄稼长势,这差事是稳赔的!除非……除非你狠下心来……”

姚梵笑道:“我自有主意,贺兄别担心。”

贺万年摇摇头,不明白姚梵哪里来的信心。

姚梵想着,自己现在正好有空,等收完捐派,差不多九十月份的光景,就可以送机器去济南安装了。如果自己现在送机器去济南,丁宝桢见海外运来的机器这么快就到,不免令人生疑。

……

姚家庄操场上,乡勇团的一百名伙计们队列整齐,胸前交叉挎着干粮袋和铝合金水壶,脚上穿着绿色解放鞋,一身的蓝色涤棉工作服。

姚梵高声的讲解着收捐派的详细事宜:“伙计们!你们可都听清了!回头下了村,说话要和气!不打人,不骂人!不许看不起穷人。”

刘进宝问:“东家,俺们就带棍子去吗?要不,咱还是去衙门里借几把刀呗?”

“借刀干什么?又不是叫你们下去抢劫!”姚梵斥道。

“都记住,咱们都是庄稼人出生,哪怕是我这个东家,祖宗上也是种地的农民!你们可不许瞧不起农民!对方再怎么穷,你们也不许欺负人。”姚梵警告道。

“看东家说的,俺们咋会瞧不起种地的呢。虽说大家伙当了东家的伙计,每个月有银子拿,可都没忘本啊!大伙说说,是不是这个理儿?”李海牛道。

伙计们纷纷应和,表示绝不可能看不起种地的。

“是,东家您放心,咱们一定好好说话,绝不硬来。不过,东家您这样的慈眉善目好说话,这钱粮未必收的齐啊。”贺世成担忧道。

“收不齐是我的事,你们别操心这个,你们只要操心我姚梵的名声就行了,凡事要顾着我姚梵的脸面,不要丢我的人!记着我说的话,人家要是不给你,就不许硬拿!就算是一个红薯,也都不许硬拿人家的!”

“是!”伙计们纷纷应道。

“下去以后,要把咱们的身份和农民讲清楚,不要怕麻烦!不要偷懒!见人就要说!要让他们知道,咱们是胶州本地的乡勇,不是皇上的兵丁,咱们是姚家庄的人,不是绿营!”

“是!”

“我公布三大纪律,谁要是违反,自己滚蛋,从此不许留在我姚家庄!”姚梵道。

一听姚梵这么说,伙计们都赶紧竖起耳朵,紧张的望着前面站着的姚梵。

“第一,一切行动听指挥!

第二,不拿群众一针一线!

第三,一切收上的钱粮要归公!”

姚梵见大家听得仔细,解释道:“下去之后,叫你干啥你就干啥!叫你帮老百姓挑水就去挑水,叫你去扫院子就去扫院子,叫你去砍柴就去砍柴!谁要废话和磨洋工,都是偷奸耍滑的孬种,立刻给我滚吧!”

“群众就是老百姓,就是农民,谁要是偷鸡摸狗,顺了群众一个瓜儿一个果儿,不管拿的是多不值钱的玩意儿,这人也都是下贱的贼!只要发现这种贼货色!也立刻给我滚出姚家庄!”

“第三,老百姓交给你的钱粮,一分一毫都不许贪墨!谁要是私藏!就是天诛地灭的狗杂种!大家互相监督,互相举报,发现了就给我把这个贼人撵出姚家庄!”

“都听明白了吗!”姚梵厉声喝道。

“听明白了!”伙计们各个大声应答。

“东家你放心!俺们一定记住这三条!”李君大声道。

姚梵道:“各个排长,要监督自己队里的队员!每个队员,要监督自己的排长和其他队员!”

李海牛板着脸威严地道:“东家你放心吧!谁要是手脚不干净,俺把他爪子剁下来喂狗!咱们这里都是有月钱的伙计,最少也是一个月二两的,有些还是一个月十两的大伙计,加上乡勇一个月二两的补贴,最少也是一个月4两银子!吃喝不愁!谁要是还瞎了眼,败坏东家的名声,那就是活活打死也不亏!”

此言一出,众伙计纷纷激动地附和道:“东家你放心,偷瓜顺枣的事俺们不干。”

姚梵点头道:“这三条是铁的纪律,我也不怕你们哪个犯了,反正抓住这样的下贱坯子,就立刻给我滚蛋,到时候别废话。”

“接下来我说一下八项注意。

一是说话和气,二是买卖公平,三是借东西要还,四是弄坏东西要赔,五是不打人骂人,六是不损坏庄稼,七是不调戏妇女,八是不虐待俘虏……不不不,八是不虐待牲口。”姚梵说着说着说走了嘴,赶紧纠正过来。

“为了帮大家记住,我编了个歌,大家学着唱一下!咱们这次下村子,一路上就学这首歌。”姚梵借用三大纪律八项注意的歌曲,稍作改变,方便乡勇们记忆。

于是一群人浩浩荡荡行进起来,在城门口和孙茂文派出的两个税吏汇合之后,向附近村子进发,一路上不断学唱着这首新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