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5我来自未

第85章 咸鱼翻身

第85章 咸鱼翻身

【85】咸鱼翻身

姚梵眼下最抓的紧的,便是乡勇团的军事训练,原因有两个。

一是因为商号目前海贸频繁,而胶州却并非大清国开埠的对外通商口岸,洋船每天这般不断出入,虽然大都是从烟台转来此地拉货的空船,没有进口商品,但是洋人的进进出出,早晚会引来非议。

二是遇春农业信用社的成立,虽然打着放印子钱的幌子,仿佛是图利的商业行为,但如果有人硬是参他一本,说他收买人心,也是麻烦事。

三则因为姚梵把乡勇团作为了自己将来武装力量的骨干,一旦起事,就要迅速扩充。因此这批乡勇作为种子部队的军事素质极为重要。

姚梵最近时不时会有些莫名的担忧,他假设过很多危险,比如不久后去济南交付安装机器局设备,会不会在完成后被老丁突然抓起来?理由是看穿了他有反意?会不会清廷在接到某人的参表后,觉得他图谋不轨,下令老丁抓他?老丁那时候会不会帮他说话开脱?

这些都是一个正常穿越者应有的担心,姚梵每次想到这些低概率事件的可能性,都安慰自己不要太过紧张。

他从院子里的凉椅上站起身,抻了抻长衫上的褶皱,结束了一个小时的午休。最近他的午觉质量很差,完全睡不着,只是闭着眼睛,脑子里却思考个不停。

姚梵打算骑车去庄子里面,看看训练情况。

今天上午的带装备合练,情况有些混乱,乡勇们在戴上军绿色钢盔、背上装有20公斤石头的70升迷彩携行具后,手里拿着工兵铲的样子有些滑稽,又特别兴奋,于是接下来的五公里负重越野跑的是漫山遍野,大概人人都觉得自己很帅,想要在姚梵面前露一手,各个排全部跑散了。

原本李海牛打算下午开始教伙计们学拳脚功夫,被姚梵否决了。

姚梵看过李海牛的那套拳,感觉有些复杂,尤其是步法上太过讲究,姚梵完全不觉得战场上的格斗存在什么步法。

一来姚梵不太相信李海牛的那套长拳能迅速教会伙计们实战运用。二来姚梵觉得实战的格斗发生概率不大,一板一眼的学成套的武功招数,还要琢磨如何实战运用,很是麻烦。反倒是简单的军体拳和军队里教的基础格斗术比较适合,但姚梵本身并不精通这些侦察兵必练的科目。

姚梵的解决方式是,将一本他早准备好了的军事格斗教材交给了李海牛,上面有图有说明,是目前解放军的基础格斗训练教材。姚梵告诉李海牛,让他先吃透学会,再教伙计们,包括反过来教会姚梵自己。

李海牛拿到书就迫不及待的翻阅,如武侠书里的习武之人发现一本武功秘籍一般的,立刻看的入了迷,还着了魔似的一边看一边比划着学。整个中午,别人吃过午饭后都在休息,他却一直不停的在研究这本军事格斗教材。

他的脑海里既兴奋又困惑。

“东家这个格斗术的入门基本功太奇怪了,步法训练这么简单,上来学一个马步一个弓步就算完了?

然后就是拳法训练,一共只有三招,直拳、摆拳、上勾拳。这顶个啥事?怎么连一点虚招都不学啊!

然后就是肘法训练,只有两招,横击肘、后击肘。

然后是腿法训练,只有四招,弹腿、鞭腿、蹬腿、侧踹。

然后是膝法训练,只有两招,正顶膝和侧顶膝。

然后是格闪训练,也只有两个基本动作,一个是躲闪动作,一个是格架动作。

最后还有个摔法练习,只有抱腿摔和拌腿摔两种。

这算什么玩意啊!”

李海牛看到这里,觉得这完全是误人子弟的邪路!各种大杂烩的野路子,三板斧的功夫,居然当成基本功,完全没有什么虚实套路,没有衔接与步法。

“若是哪个枪棒教头这样教人家子弟入门,一定会被江湖高人拿大耳刮子把他脸抽肿。”李海牛嗤笑着想。

可这是姚梵的命令,也是白纸黑字的配图书本上教的东西,李海牛不得不信,而且还得亲自学了去教别人。

学着学着,李海牛突然琢磨到一个问题,学拳入门头一年,也全是基础的步法和出拳,要练得能打人?起码要一年!可是自己手里这个野路子玩意,若抓紧了练,一个月后就能在打斗中占到寻常人的便宜!这里的动作虽然基础浅显,可全是简单速成的刚猛毒辣招数,而且书后面还附了人体解刨图,告诉读者往哪里打最能伤人性命。

“若是战场上,倒也不需什么繁复招式,虚实衔接,只要能结实的打上一个膝撞,或者一个肘击,那都是要了命了,这书的编写,看来不是不懂套路,而是个练兵的行家。”李海牛笑笑,觉得理解了姚梵的意思。

看完格斗基础,再往后看,李海牛就笑不出了,原来后面的课程是一共20招的格斗招数,每一招都写的极尽详细,每个动作都洗尽铅华,直指实战!

“击胸砍脖、拨挡冲拳、侧击插喉、顶肘撞膝、正蹬直拳、踹腿跪冲、卡喉侧冲、双砍弹踢、护头蹬腹、防刀别臂、抄抱推摔…………厉害!厉害!厉害!”李海牛吓出一身冷汗。

“原来写这书的人是个大练家子!江湖上的黑招、损招、毒招、阴招,只要是方便易学、刚猛突然、好害人性命的、全在这里了!看看这里写的东西!一招一式都是奔着把人打倒、打残、甚至打死去的!当真是战场上性命相搏的致胜法宝。”

李海牛这下子喜不自胜,又是心里感激姚梵给自己这样一本奇书,又是痴迷的不断比划着书里招数,希望赶紧练熟,找时间教给队员。

书后面一章叫做组合连击,就是把前边的20招编出了5种连续技,通过5到6个连续招数,形成打击组合,完成一次意在杀人的散打套路动作。

李海牛已经无法自拔的陷进了书里……

姚梵打算下午来庄子里教伙计们土木作业入门,这里包括各种掩体的构筑和尺寸要求,以及掩体的伪装、掩体的设立位置选择,还包括交通壕的设置、形状、伪装。姚梵甚至还想要教一下交叉机枪掩体的设置与修筑。

……

上海,远东冒险家乐园。

詹姆士美利士的船已经到港,美利士聪明的先回怡和洋行打了一头,果然,怡和上海分号的大班布朗爵士还在香港,尚未回来。

美利士大大松了口气,他明白,要是布朗爵士提前回来,发现他擅自把一船棉布抵押了出去,非把他撕了不可。

他迅速联系了上海租界中两个与自己相熟的商人,邀请他们看自己的染料,地方就选在租界里的一家德商开办的染坊里。

“詹姆士,这染料真的像你说的这样好?”大腹便便的美国人哈恩问道。

“亲爱的哈恩!我向你保证,这比你卖德国马灯和捷克锡器挣钱的多!这是真正的硬通货!无论哪一家染坊,只要有了这些染料,都能立刻染出令天使都羡慕的色彩!我知道你刚在上海开了家染坊,用来染美国布料就地销售,你肯定需要这个!”美利士坚信不已。

“詹姆士,如果真能染出这铁皮漆桶上标注的颜色,并且质量像你说的那样完美,70两银子一公斤确实可以接受,但你如何保证呢?”另一个德商鲁博特问道。

“我最真挚的朋友鲁伯特,你见过义生洋行的印花布吧?那就是用这种染料制造出的!鲁伯特,我一想到这门生意在将来会热的发烫,第一时间就想到了你!当初宜兰垦殖的事,多亏你帮我担保了后续的债务,现在是我帮你发财的时候了!你在上海的这家染坊一旦有了这些染料,今后产品不但可以在清国销售,卖到全亚洲都是独一无二的。”美利士信誓旦旦的道。

眼看着时间到了,美利士命令鲁伯特染坊里的中国工人将热气腾腾的布料从70度的染池中捞出,解开捆系的麻绳后丢进清水池进行漂洗整理,很快,一种鲜活的嫩绿呈现在所有人面前。

“天哪,我从来没见过这种绿色,简直太美了!我打赌!女士们会爱它爱的发疯!詹姆士!我买两桶,50公斤。”鲁伯特作为德国老乡显然与美利士亲厚,毕竟外滩的圈子就这么大,本国商人互相间有种类似亲戚般的纽带。

“不不,鲁伯特,买四桶!我建议你买四桶不同颜色的!一桶50公斤,只能染900匹罢了,你一个月就要染四千多匹布,一桶完全不够用!你知道我的货不多,一旦卖完了,你会立刻断货的!”美利士劝说道。

“这些染料是一个新公司刚刚投入生产的,一旦欧洲的布厂发现,他们会把本就不多的货源全部抢走,到时候,你们可能会有一年都买不到这些染料。”美利士稍作威胁道。

美国胖子哈恩说道:“把布料再漂洗一下,这次我亲自来,如果不褪色,我愿意买四桶!”

结果布料在大胖子哈恩的拼命手搓之下,毫无褪色,一盆清水依旧是清水。

“该死!这太棒了!我要4桶!”哈恩拿出了他美国暴发户的爽快。

“詹姆士,我听你的,也拿4桶。”鲁伯特欣慰地说道。

“好极了,相信我先生们,你们刚才做了一个明智的选择。”美利士兴奋不已。

当完成货款兑付的流程后,美利士竟然流下了喜悦的泪水,美利士洋行回来了!

因为他对于商机的把握,只一倒手,就完成了咸鱼翻身!在立刻赎回那船抵押棉布后,美利士非常干脆的把自己的辞呈扔给了怡和洋行大班文字秘书。

“感谢上帝!感谢弗兰克姚!

……上帝啊,请继续眷顾我,让我赚的更多吧!……”美利士在外滩的教堂中低着头虔诚祷告道。

当~当~当~~

教堂钟声响起,好像宣告着,说一个新的洋行从此崛起在远东冒险家乐园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