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5我来自未

第104章 稳定军心

第104章 稳定军心

【104】稳定军心

姚梵当晚没有安排会议,只是组织白天打靶的战士们在会议室学习如何保养枪支,学习如何彻底拆装枪械,如何在进行清洗后将枪械完好地组装起来。

哪知道战士们在组装中学的飞快,这令姚梵惊讶极了。

铁匠儿子出身的李君,是第一个完成枪械拆开又重装的,只用了一分半钟!这比姚梵自己动手都要快!当然这也得益于56半自动的拆卸极其简单,拆开后只有主体和其余6个部件。

“知识果然不等于智慧!这些小学文化程度的战士,装卸起枪来个个不输给阿甘。”姚梵想。

“大家在分解拆开步枪时,一定不许空仓挂机!否则机匣盖子弹出来,打到脑袋上能把人打死!”

姚梵的唾沫都快说干了,他实在担心出事。

“大家要爱护油壶和通条,这是保养步枪的工具,谁都不许弄坏!”

“我说的话每个排长和连长都要牢牢记住,以后在训练中严格督促!”

姚梵像个保姆一般,看到一个问题就立刻说明一个问题,李海牛、李君和各个排长们立刻一一记下。

眼下姚梵手下有9个排的兵力,每个排20人,也就是说,姚梵只有180多个战士。

“再给我一点时间吧,让我把基本的训练做完,然后我就扩军。”姚梵想。

……

考虑到手下除了李海牛都没打过仗,也没有经过现代的军校学习,姚梵没有设立参谋部,只是这些日子里每晚召集九个排的排长加上李海牛、李君两个连长进行训练总结会议。

封建军队与现代军队的区别之一就在于,封建军队一般不开会,只下达命令,现代军队则是采用民主集中制,通过会议汇总部队里发生的问题,再讨论如何解决。同时把新的精神和要求进行讨论后,选用最好的方式传达部署下去。

在会议室里,姚梵拿出印好的小册子发给大家。

薄薄的小册子上用红字印着《刺杀、投弹、爆破、土木作业教范》,这是一本新中国在备战年代用于民兵训练的教材,书上原来印着的编写单位*总参谋部已经被姚梵抹去,代之以简单地四个字‘内部教材’。

“从现在起,我们就要学习这本教材,各个排在抓射击训练和枪械保养的同时,要开始新的学习。

这段时间里大家的表现都非常优异,很多先进个人涌现了出来,这是可喜的。

目前的训练大纲也要开始调整,早晨的队列就不练了,五公里负重越野也不要天天练了,以后每周练一次。”

听到这里,所有排长都露出如释重负的表情。

姚梵见状有些担忧,说道:“革命军人要一不怕苦二不怕死,训练多流汗,战斗才少流血,现在练得苦,将来能活命!”

李君点头道:“东家说的在理,俺们都听东家的。”

姚梵继续道:“早上起来先绕着操场慢跑两圈,然后沿着操场走两趟正步,接下来就是分班进行单项训练。射击训练我就不说了,我说说这本书上的刺刀训练。

刺刀训练是新科目,大家这五天来都看见枪上的*了,也都知道如何安装和拆卸。刺刀训练就是教会大家怎么用它杀敌。”

姚梵顿了顿,说道:“士兵学不会刺刀,将来上了战场就会胆怯,就要被敌人杀。”

姚梵一页一页的翻着书给众人讲解着刺刀训练的要领,他不指望仅靠语言就能让大家学会,但事先的讲解和讨论还是很有必要的。

散会后,贺世成赶车,载姚梵回青岛城,路上贺世成突然问姚梵。

“东家,现在伙计们,哦,应该是是同志们……东家,有些同志们说您要造反。”

“世成,记得我在干部会议上说过的话吗?革命无罪,造反有理。”

“记得……”贺世成沉默了半天,又道:“东家,那您是真的要造反?”

“世成,你要是害怕,可以离开我。”姚梵说着,手已经摸上了怀里的54手枪,钢铁的冰冷触感,把他的心也变得警觉起来。

贺世成头也不回的在前面赶着马。

“东家,俺一个乡下小子,这辈子过得最得意的日子,就是跟着您身边。

俺能看出来,您不是凡人,您没把俺当成下人,也没把其他伙计当下人,您永远都是笑脸儿对着大家伙,只要看见您,大家伙的心里就冒热呼气。

东家您拿俺当自己人,俺这辈子知足了,将来不管咋样,俺也跟着东家您走,俺只求东家您答应俺一件事。”

“世成,你说吧。”姚梵把手从怀里抽出来。

“俺想,将来要是咱们被朝廷打败了,俺请东家您带俺一起走。”贺世成终于把内心的话说了出来。

“嗯,好,我答应你,我不但要带你一起走,还要带所有同志们一起走,我家的海轮一条就能坐三千人,来个几条,就能全部接走,你妹妹,还有你父母,都一起带走,我们去我家海外的农场,一起种地,一起养鸡、养鸭,咱们大家一起晒着太阳,一起耕种,一起活到老。”姚梵近乎呓语的在说梦话。他心里清楚,一旦起事失败,所有人都活不成。

“东家,有您这句话,俺就是死了也值了。”贺世成抽了一鞭子马,语带哽咽地道。

“世成,有些同志猜测我要造反,他们对这个猜测都是什么态度?”姚梵有些焦虑起来。

“大家都觉得能当东家的乡勇,实在是福气,原本的工钱一文钱不克扣,还有额外的银子拿。看看守备营的那些绿营兵,一个月一两五的饷银,拿到手只有800个大子,这么一比较,大家伙都知道东家厚道。

可是最近搞三查,搞诉苦,队伍里就有了不一样的话头,有同志说,咱们这些人天生就是受苦的命,东家要咱们说这些个,莫不是要煽动造反。”

“然后呢?”姚梵焦急追问。

“有的同志说,东家对咱们恩重如山,把咱们快饿死的人又救活了,这命是东家给的,就是上山落草也跟着东家。”

“有的同志说,东家不可能造反,大家都是闲操心。”

“还有的同志说,东家每次运来这么多货,一个个房子似的大铁箱子,家里肯定有百十条大船,只要东家愿意带着大伙走,那就啥都不怕,上刀山也跟东家一起走。”

姚梵沉默半响,突然说道:“世成,咱不回城了,掉头回庄子去,从今后,我和大家吃住一起,就住在姚家庄。”

在姚梵的指示下,贺世成暗中把姚梵‘不抛弃任何一个人,如果有事,会带所有人坐船离开’的许诺传达了下去,同志们心里有了底,于是队伍中的心理波动逐渐稳定了下来。

在姚梵看来,队伍早期的稳定性非常重要,而在军事工作中,没有谎言一说,一切军事活动的开展,归根到底都是为了胜利,只要有利于胜利,任何国家的将军都会对士兵许诺不存在的援军,前提是,将军自己不能当逃兵。

姚梵发誓,自己绝不当逃兵!所以他不管用什么方法,都必须把军心稳定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