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5我来自未

第110章 三百长枪气萧森(一)

第110章 三百长枪气萧森(一) 无忧中文网

【110】三百长枪气萧森(一)

姚梵在船坞工地吃完午饭就回了庄子,第一件事就是去账房找王贵。

姚梵的账房是设在仓库里的,仓库宽敞的很,原本昏暗,但拉了电灯,照的日夜通明。

王贵见姚梵来了,立刻搬来椅子请姚梵坐下,其余两个算账的小伙计立刻站起来陪着。

姚梵也不坐下,站着摆摆手道:“我不坐了,王贵,我刚才去海边工地看了一下,发现工人的饭煮的稀烂。”

“东家!这一定是炊事班做手脚!账房从来没克扣过米粮,海边工地那一块是曾常有的炊事五班负责的。”王贵一听就明白怎么回事。

“你去查查,如果真是曾常有克扣米粮,就叫人把他绑起来,全庄公审!”姚梵根本没打算送官治罪,现在姚家庄是个小社会,有自己的规矩。

“东家我这就去查!”王贵道。

姚梵转身就出了账房。

“……但愿不是……也许是曾常有想帮我省钱,故意煮的烂饭……”姚梵期望事情的原因不是自己所猜想的那样。但是在既得利益的阶级社会,人与社会上他人之间有种对立的存在,个人私欲的恶性膨胀可能性总是有的,道德的约束无法代替法律与教育。

姚梵脚步有些沉重的走向账房边上会议室,这个时候,那里应该正在给扫盲班上课。

姚梵走到会议室门口,见里面新提拔的文化教员正在上课,他便没有停留,直接走进边上那间充作扫盲班办公室的仓库,看到苏三姐正拿着支钢笔专心地批改学生作业。

“三姐。”姚梵轻声道。

“大哥你来了!”三姐抬头看见姚梵,心里喜悦,声音都有些飘。

自从姚梵搬到姚家庄住下后,三姐也搬了过来。姚梵在青岛口一开始租的旧宅子已经退给贺万年,被贺万年当成了遇春商号的门面和货栈在使用。新宅子却空着,没人住。

姚梵自己动手抽了把椅子坐在三姐跟前,笑道:“三姐,这段时间你给战士们上课,真是辛苦了。”

“能帮大哥做点事,我就觉得很高兴。”三姐也笑了。

“好。”姚梵点头赞许。

“我问你,现在战士们的数学成绩怎么样?就是加减乘数做的好吗?”

“有些成绩很好,有些就反应慢点。不过都很喜欢加减乘除和阿拉伯数字,他们学会计算工钱和平均收入后,都很高兴呢。”三姐说。

“好,你给我挑八个数学最好的战士出来,我要亲自教他们。”姚梵点点头。

“大哥你这么忙,为啥还亲自教?”三姐有些纳闷。

“我要组建炮兵,必须教三角函数和一些基础几何,但是这些课程对一般的战士没有太大用处,与其浪费时间,还不如多认些字。”

“哦,大哥您放心,现在我开始教汉语拼音了,我觉得大哥你说的对,只要把拼音学会,大家自学的速度就能提高很多。”

“你办事我放心。”姚梵笑道。

当晚。

姚梵在连排干部军事会议上确定了贺世成、周第四、刘进宝报上来的提干名单。

“行,你们三个连抓紧时间把新兵训练搞起来,老兵要带好新兵,还有一定记住,不许体罚。

体罚这个问题我说过很多次了,以后还要一直说下去,战士们都是和我们一样爹生娘养的,都是人,脑子笨可以学,但你不能打他们,顶多就是笑着踢他们一下屁股,开开玩笑。”

贺世成抢着道:“东家您放心,我从来不打自己同志。”

周第四也连忙道:“除非气急了,我才踢上一脚,平常哪里会动手。”

“越是生气越要控制住自己,你们现在都是干部,要带个好头,决不能染上兵痞的习气。”姚梵告诫道。

“是,东家,我以后再生气也忍住。”周第四连忙道。

刘进宝生怕被二人抢了先,赶紧道:“今后谁要是打自己同志,我建议扣饷!东家,我都是把同志们当阶级兄弟的,咱们每天上课,听东家的教诲,这个道理咱懂。”

李海牛和李君也表示,今后绝不大骂士兵。

“老天爷造人是公平的,有的人虽然天生聪明,可是滑头,心肠不好。有的人虽然笨了点,但是心肠好,忠义,今后上了战场,说不定救你一条命的就是他。”姚梵道。

众人若有所思的齐齐点头。

“爱兵如子不是嘴上说的,是要靠行动的,我叫你们每晚都去宿舍帮战士们盖被子,也是这个道理。”姚梵道。

“东家,今天是团聚日,成了亲的战士们都去外庄自己家里压媳妇去了,留守的战士们估计半宿睡不着。”李海牛手下一连副连长匡如意脸上带着贼贼的笑意。

“是啊,东家,眼下战士们都眼馋着呢,想找媳妇都想疯了。”李君也傻笑起来。他之前推掉了两个媒婆推荐的本地渔家女,把机会让给了手下战士。但姚梵怀疑,他是看不上媒婆说的渔家女,因为战士们都说渔家妹子长得很黑,晚上关了灯都看不见。

“你们别急,每成一桩亲事我都给媒婆8两的喜钱,眼下十里八乡的婆子都知道咱们姚家庄的乡勇精贵,都在帮大伙物色着呢。”姚梵安慰道。

李海牛道:“东家您现在规定不许去庙里烧香,战士们也都听话,没人再去了,可是总有人在休息日请假,我可打听了,这帮小子全跑去堂子里找姑娘了,要我说,东家干脆把每月的饷银停了,改成一年发一次,省的这帮小子有钱就动歪心思。”

李君手下副连长黄慧生举报道:“就在前天,我从一个战士手里没收了一个红绸肚兜子,骚哄哄的,上面绣的春宫图,一看就知道是堂子里用的。”

“老黄你大概是闻过了吧,不然咋知道是骚哄哄的。”贺世成打趣道。

“扯淡,我才不闻那腌臜玩意!”黄慧生急道。

大家哄笑起来,

姚梵也很无奈,军营就是这样一个纯阳的地方,一群男人成天的打熬身体,喊打喊杀,以至于雄性荷尔蒙分泌旺盛,看见老母猪都觉得赛过貂蝉。

“对这样的战士,要尽快解决婚姻问题。”姚梵打定主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