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5我来自未

第132章 鼓角声声起战伐(四)

第132章 鼓角声声起战伐 四

132鼓角声声起战伐(四)

这时的白小旗已经骑马从即墨前线离开,回姚家庄的路上,白小旗望着周围青碧的山川、殇殇的河流、起伏的野草、空旷的田野,这些看在她的眼里都是那样的亲切可爱。

“5分钟不到!城门就炸开了!20分钟不到就拿下了全城!我的老天爷!这姚主席的洋枪样炮居然是这般犀利!”

白小旗心潮澎湃,浮想联翩:“照这个速度,姚主席将来拿下全山东,也不过是一年半载罢了!清妖的气运,这回是尽了!”

一想到那**爆破城门时的地动山摇,一想到姚梵手下用的那种小小的蹲炮一炮就能轰塌城门楼子,一想到那‘革命’机枪打得城头碎石飞溅、尘烟滚滚,白小旗的心立刻热的像团火似的。

“俺白马会今后一定要跟紧姚主席!打这个天下俺得立下大功才行。”白小旗的觉悟也上来了。

……

随着姚梵各部进城维持治安,即墨县城开始从混乱变得寂静起来,城中几个大户的家丁被步枪打死不少,街上躺着一些手持棍棒的尸体,看到这些胶贼手中步枪如此强横之后,其余的家丁纷纷举手投降。

李海牛带兵进攻县衙时因为县令赵署年带人抵抗,便用了手榴弹,县衙门前留下了大片的血迹,姚梵踏着血迹进了即墨县衙,安排人手在全城张贴告示安民,可即便如此,第二天一大早,打听到城门重开后便仓皇出逃的大户人家还是络绎不绝。

姚梵命令立刻召集姚家庄的伙计,和战士们一道在即墨城周围开挖战壕,布置机枪阵地,开辟射击训练场。

“海牛,时不我待,诸事都要抓紧时间。如今我打下了即墨,丁宝桢一定是恨我入骨了。”

“主席,咱们到了即墨,是不是也该让这里的地主老财出点血?”

姚梵皱眉沉思……

这段时间里,青岛城周围村庄打土豪分田地的浪潮越来越汹涌,原定的七家土豪劣绅已经全部被武装逮捕和公审镇压,得到土地的农民在组成村民委员会后,几乎是三天两头的派人往姚家庄通风报信,汇报地主家那些没被判死刑的人的动向。

前几天还出了恶性案件,三槐庄分到田地的佃户们在部队工作组离开后,擅自将地主家剩下的十一口人灭了门,用大刀竹枪杀了精光。村民委员会上报的说法是,这些女眷扬言要告到官府,把胆大妄为的奴才们扒皮抽筋,那些贫农佃户吓得连夜的睡不好,最后一合计,便动手杀了地主满门,一个都没留。

三槐庄村民委员会在暴动后,倒是没敢动部队给地主家留下的财产,全都装了大车运来了姚家庄,恳请山东公社能够网开一面,宽恕那些暴动的农户,还表示说,那些农户愿意把地主家留下的田地无偿耕种,收成全归姚家庄。

姚梵得到报告后头疼不已,撤掉了三槐庄村民委员会里所有参加暴动的农民,换了一批新人,同时撤换了约束不力的该村代理村长。同时本着利用既成的坏事来作成好事的原则,借这次恶性案件杀鸡儆猴的效果,通知了胶州所有村中的地主,要想不被打土豪分田地,就要老老实实的听话,执行山东公社的减租减息政策。

“主席?”李海牛见姚梵长考了半天,悄声提醒。

“哦,当然要搞!就先拿郭家开刀吧。通知王贵他们,立刻把宣传材料发到即墨各村!”

……

眼看着继青岛之后,即墨县城也被攻下,清军终于坐不住了。

松柏森森,庭前寂静。

济南巡抚衙门里,丁宝桢满脸的阴郁,望着堂下跪着的大大小小二十多个红顶子。

老丁背脊僵直,也不靠在椅背上,显然是气怒已极,他突然重重地拍案大吼,胡须颤抖道:“王正起!莫祖绅!李培荣!”

“标下在!”跪在堂下的三人齐声应道。

“王正起!我命你为讨贼主将,火速召集你的振字12营,莫祖绅部绅字3营,李培荣部培字4营,立刻整顿,准备开拔!”

“喳!”王正起应声道。

“传令给青州八旗驻防营都统德克吉纳,令他各营骑兵速速开拔,准备与王正起部合兵一起,攻打胶县即墨!把那个姚梵给我拿下!死活不论!”

“喳!”

“都起来吧,看座。”丁宝桢压住火气道。

于是众人这才纷纷起身落座。

丁宝桢继续下令道:“乎震你叫臬台衙门立刻发出海捕公文,叫山东诸县知道那姚梵首犯的相貌,莫让他走脱。”

“属下明白。”

“这姚梵胆大狂狈,老夫对他提携有加,他居然恩将仇报做出如此丧心病狂的叛逆之举!”丁宝桢越想越气,

“大人息怒,那姚梵是个长于泰西的海贼,未受天朝教化,这事不能怪大人,咱们济南府上上下下,哪个不是受他蒙骗?”已经接过布政使位置的原河政使李元华宽慰老丁道。

乎震点头道:“为今之计,是要用大兵雷霆压境,速速平定这伙胶贼,免得夜长梦多,让朝廷心烦。”

丁宝桢耷拉着三角眼,坐在那里一动不动地说道:“如今藩库空虚,钱粮难酬,诸位大人须得多多奔忙担待,火速凑齐欠饷和大军开拔所需,不要耽搁了剿匪。”

一听到筹集钱粮,堂上顿时陷入死一般的沉寂,所有人都不再言语了。

找大户筹钱,素来是吃力不讨好的差事,来软的一定筹不足,来硬的必定要得罪人,谁也不想揽下这差事。

丁宝桢面沉如水,心中气恼:“好你个姚梵,开始我还不信,想要叫人问个明白,还把事情压住了几天,没想到你居然还闹大了!

打土豪!分田地!

看来你是蓄谋已久!”

……

即墨城外黄家庄。

依山而建占地百亩的黄家大院,后院偌大的池塘内俱是残荷,旁边那茅草作顶的湘竹雅阁柴扉紧闭。

湘竹雅阁中,两只大藤椅蹲在中间,边上放着两个古色古香的明黄花梨条几。

黄金山坐在一个藤椅上,手里拿着山东公社送来的宣传材料,对黄家老太爷黄澄琏咂舌道:“爹!咱们幸好没把金莺嫁给姚梵这厮!谁能想得到!这么一个家财万贯的体面商人,居然是个大反贼!”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