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5我来自未

第135章 鼓角声声起战伐(七)

第135章 鼓角声声起战伐 七

【135】鼓角声声起战伐(七)

郭继修刚到莱州府,屁股还没坐热就得知了姚梵攻下郭家庄的消息,一听说姚梵公审枪毙郭家上下五十余口,郭继修急怒攻心,当场晕了过去!

“姚梵狗贼!我与你不共戴天!!!”这是郭继修醒来后的第一句话,虽然这话咯的他牙龈出血,眼球里血丝爆裂,但姚梵可听不见。

这时姚梵正为自己面临第一次清军围剿而忧心不已。

指导手下工作组分完郭家庄的土地财产后,姚梵再次召开最高军事会议。

即墨县衙中,天光透过中堂屋檐下的缝隙射进来,军官们一人一把椅子,围着中间一个临时用方桌拼起来的长条桌子坐着。

姚梵在长条桌右侧第一的位置正襟危坐,右手握拳放在自己的大腿上说道:“大家注意,为了更好地完成这次反围剿,预备役的训练暂时停下来,五个营全力以赴的参与此次战役。”

看到军官们的无声的点头,姚梵继续道:

“白小旗,你介绍一下敌情。”

白小旗对姚梵点点头,起身走到堂上悬挂的大地图前说道:

“根据目前探马发回的情报看,清军已经完成了初步集结,青州的八旗驻防营出动了5个250人骑兵营,其中三个蒙古正黄旗,两个蒙古镶黄旗,和主席分析的一样,蒙古骑兵打头阵,为的是能沿途实施头一铺的劫掠和清野,根据情报,他们明天就能抵达胶西县。”

姚梵知道,胶西县就是今天的胶州市。

白小旗手指着地图说道:“大家看,这里就是胶西县,距离即墨县城不过100里,距离青岛口不过120里,蒙古马队行军迅速,不排除他们会分兵几路,同时对即墨和青岛口实施进攻,但是,我估计在清兵的步军赶来前他们只会佯攻罢了,目的是把我们赶进城,好方便他们劫掠附近村寨。”

白小旗双眉紧蹙地道:“另外还有一个坏消息,登州镇总兵官陈辉龙这老狐狸坐不住了,大概是因为我们前后拿下了他手里胶州、即墨两个守备营,把情势闹得压不住了罢。如今事变起于他的镇守区域,他要是再不和我们打一场恶仗,估计朝廷拿了他顶子事小,扒了他官服后问罪事大。所以不管打不打得过,陈辉龙是一定要来和我们拼个你死我活的。

根据探马来报,陈辉龙七凑八凑的抓了不少民夫、又借了不少大户人家的家丁,凑足了人数,带着他蓬莱本标的两个五百人步军营足足一千人星夜赶赴了莱阳,与文登、烟台两个临时凑足员额的守备营在那里汇合了,如今这整整两千人已经动身南下姜山县,预计也是明日就能抵达姜山县,看来也是时刻准备南下与我决一死战。大家看,姜山县的位置,就在我即墨县北60里处,行军快的话,一日可达即墨。”

姚梵看到即墨县衙临时改成的会议室里气氛很沉重,于是只得笑着说道:“来的好,他手下四个营倒是可以凑一桌麻将。”

听到姚梵这不正经的打趣,会议室里气氛稍稍轻松起来,大家都忍俊不住的露出了笑意。

白小旗目若流星的看向姚梵,“这姚东家胆子实在是包了天,这个时候还有心情说笑。”

“除了这两个坏消息,第三个消息还是个坏消息。”白小旗今天看来没打算让姚梵听任何的好消息。

“登州镇总兵官陈辉龙手下还有两个守备营,分驻寿光和青州,如今也已经拔营启程了,大家猜他们是跟谁一起来的?”白小旗虎着脸问道。

姚梵笑道:“让我来猜猜,白小旗,他们是不是和青州的勇营搞到一起去了?”

白小旗无奈地低眉指着地图道:“正是如此,这两个守备营从驻地出发,跟着丁宝桢手下诸勇营一路向东去了平度州,只等王正起、莫祖绅、李培荣的振字营、绅字营、培字营全数聚齐,就要向着东南而下。”

说到这里,白小旗重重地强调:“主席!那王正起的振字十二营中,四个五百人步军营,八个二百五十人骑兵营,总兵力可是四千人啊!

莫祖绅的绅字三营,其中一个步军营,两个骑兵营,总兵力一千人!

李培荣的培字四营,两个步军营两个骑兵营,总兵力一千五百人!

主席,这十九个营一共六千五百人!虽然吃着三成空饷,但这些勇营只要拿了饷银和开拔费,立刻就能从辅兵里拔丁,补充满员!这可比登州镇总兵官的四个绿营强的多!

丁宝桢把五十多个勇营裁的只剩下二十二个,这剩下的全是他的精锐嫡系,虽不敢说训练的兵强马壮,但他们用的甲胄刀枪全都是最好的!这些兵丁中还有一成是和捻军打过仗的老兵,虽然马放南山了十年,但是狡猾干练更甚以往!

至于王正起、莫祖绅、李培荣,可全是当年与捻军一场场血战打出来的啊!”

显然,白小旗不希望姚梵轻敌,说得非常详尽。

姚梵很想大大的称赞一番白小旗的情报,可是看见众军官个个面有忧色,他立刻改了主意,摆摆手道:“乌合之众,乌合之众罢了,我视之土鸡瓦狗,何足挂齿。

他奶奶的,老丁太也瞧不起我,明明手里还有济字营、精健营,利捷水师营,却不肯赏脸拿出来用。”

李海牛像是看出了姚梵的想法,帮衬着浑说道:“主席,那利捷水师营听说已经调给李鸿章了,说是去建北洋海军,并不在丁宝桢手里。”

姚梵作出惊讶表情道:“是吗?那也不行啊?他丁宝桢不是还有一个直属的绿营抚标嘛?放在济南作甚?简直是不拿村长当干部嘛?敢小看我们!这次一定要让他们跌个大跟头!”

白小旗站在地图前面嘴巴微张,有些傻愣愣的,她实在是被姚梵弄的无话可说了。即墨眼看就要被周围近万的清兵云集包围,这姚东家怎么一点都不害怕?让近万清军跌个大跟头?他这是在说梦话呢吧?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