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5我来自未

第142章 鼓角声声起战伐(十四)

第142章 鼓角声声起战伐(十四)

姚梵侃侃而谈道:“从目前情况来看,我们的革命军队,相对于清军来说,已经具备了强大的压倒性火力,如果我们不能够灵活运用手中的强大火力,那就等于瞎子点灯——白费蜡。之前的那场战役我们姑且称之为胶西战役,在这场胶西战役中,我们看到了连续冲刺1000米平均只要一分十秒的蒙古骑兵在冲锋时是多么迅猛!百米的距离,给他们8秒钟就能冲进我方队列!而我们的火力配置在上一场战斗中就相当呆板,部分战士在战场上处于无法发挥自身火力的位置,这种情况等于是在浪费兵力。”

“我们的革命刚起步,从目前总兵力上和清军比较处于劣势,如果再不能合理地配置我们的兵力,那我们仅有的一些依靠武器装备的先进而带来的优势也将荡然无存。针对这种情况来看,我军采用散兵战术已经是刻不容缓。”

现在我来说一下散兵战术的思想:

首先是四组一队的原则,也就是说,今后我们要以连为基础战斗单位,每个连长要把手下的三个排按照实际情况分为四个组,即突击组,火力组,支援组,爆破组。

连长一定不要拘泥于排的建制,当敌人向我们迅猛扑击时,三个排此时全部都是火力组,要尽可能形成密集的火力,依靠有利的地形,依靠战场上挖出的土木工事,对敌人进行坚决顽强的阻击。

当一个连接到进攻一座城池的某个方向城门的命令时,可以不用安排支援组,仅仅安排三个人组成爆破组,另外安排一个排,作为突击组,其余人员都是火力组,用来压制敌人城头上的火力,一旦城门被炸开,突击组立刻向城内发起进攻,爆破组也立刻成为突击组,另外火力组的一部分战士也要被安排进突击组,一旦突击组占领城门,剩下的火力组成员也立刻成为突击组,这就是灵活用兵!”

姚梵说的口干舌燥,看着大家道:“我现在说的都是理论,真正的实战应用,要靠大家在未来的战争中进行灵活掌握。”

“接下来我来说一下三猛战术,简单的说就是‘猛打、猛冲、猛追’,当我们发起一次战役的时候,要事先选择好主攻点,把火力集中在主攻点上,力图通过猛打,让敌人出现暂时的发呆、发慌,这时候我们就要发起猛烈冲锋,奋勇跃进,一边猛冲一边开枪,冲到近距离,用手榴弹和刺刀解决敌人!对于主动撤退和溃败的敌人,我们要猛烈追击,要一直压下去,直到敌人彻底崩溃,将敌人歼灭和俘虏!”

“最后我说一下散兵战术的三三制原则。世界上目前所有的散兵打法,都有一个盲目性的问题,喜欢一堆人涌来涌去,勇气很好,但是缺乏有智术的动作。

在现代战争的火力条件下,集团冲锋的目标太大,只有封建国家和帝国主义国家,这些不把人民生命当回事的国家才会采用这样的人海战术,在胶西战役中,蒙古八旗骑兵用的就是这种落后的人海战术,结果事实证明,在强大的火力打击下,人海战术不堪一击,完全是一边倒地送上去供别人屠杀罢了!

为了更有效地消灭敌人保全自己,我们要教育我们的指战员们,三五成群的去战斗,一个两个的去战斗。虽然我们强调在战役上要集中兵力,但在具体的战术动作上一定要分散兵力,稀疏兵力。

进攻冲锋的时候所谓集中兵力,并不是让大家把战士们一涌而上的派出去,而是要合理的分配进攻梯队,一个梯队一个梯队的连绵发动进攻,干部们要充分安排足够的战士进行火力掩护,最大可能地减少伤亡。

三到四人一组的三角进攻模式在战斗中可以很好地分工,三角形后面二人火力掩护,一个人冲上去找更近距离的射击位置,用手榴弹或者步枪火力压制住敌人后,后面二人不断轮番前进。这样的进攻队形疏散,可以有效减少伤亡,这样我们的进攻就会更加的有效率,能够发挥每一个战士的主观能动性。

在人员配置上,三、四名战士当中尽量安排一位老战士、一位年轻战士和一到两个位新兵,”

姚凡说完赶紧喝口水道:“目前大家先掌握四组一队、三三制原则和三猛战术,剩下的战术思想我以后再说,大家要认真学习研究我发给大家的手册,迅速掌握正确先进的步兵战术,争取早日成为合格的优秀军官!”

这堂课的意义有多么深远,姚梵暂时不得而知,但他完全有理由相信,既然**同志能够用这些战术横扫千军如卷席,攻无不克战无不胜,带出一支虎狼之师,那么这些战术用来打这个年代的世界上任何一支军队都是绰绰有余的。姚凡目前要做的,只是不断地对其进行实战检验,在实践中对其进行不断的完善。

“主席,您真了不起!俺每次听您讲课,都能学到好多道理!”李海牛对姚梵崇拜极了,尽管他年纪大出姚梵很多,但却死心塌地的佩服姚梵。

李君两只眼睛几乎要冒出星星来:“主席!您讲的这些俺觉得实在是有道理,俺想,回头立刻布置队伍照着这个法子编制。”

姚梵道:“目前我们一个排有20人,一旦将来我们实现掌握散兵战术,一个排只要12人就够了,正好是四个三人小组。”

周第四眼巴巴地问道:“主席,咱们什么时候打姜山?”

“今晚出发,夜行30公里,明天一早打他个措手不及!”姚梵道。

刘进宝拍手叫道:“好嘞!就想打即墨一样!天一亮就打,登州总兵陈辉龙一定没想到咱们会趁夜赶来奇袭!”

贺世成似乎已经习惯了守备营的身份,知道这次依旧没有自己的五营参加战斗,便问姚梵:“主席,这次的俘虏怎么办?我看了一下,这52个人全是蒙古鞑子,还留着做什么?要依我说,全杀了痛快。”

姚梵闻言责备道:“贺世成你不要把封建思想带到革命军队中来,蒙古族同胞是铁打的中国人,我们的革命军队就是为了解放中国人而成立的,所以只要是中国人,就是我们的革命军队的群众基础。”

姚梵展开道:“同志们!我再重申一遍!

我在军内思想政治课上说过,我们的政治工作原则有三条:

第一条是官兵一致,也就是要在军队中肃清封建主义,废除打骂和体罚士兵的制度,官兵一致用纪律互相约束!同甘共苦!团结一致!

正所谓:‘将者,智、信、仁、勇、严也’。官兵之间的仁爱与严格的纪律,正是部队勇敢顽强的力量源泉!

第二条是军民一致,这就是秋毫无犯的军民一家的纪律!我们要宣传、组织、武装人民群众,减轻人民群众的经济负担,打击封建地主和土豪劣绅,从而做到军民团结!齐心一致!这样才能走到哪里都得到人民的欢迎!

兵法云:‘道者,令民与上同意也’,其实就是这个意思。

第三条就是要坚持瓦解敌军和宽待俘虏的原则!我们的胜利不但是依靠我军的作战,而且依靠敌军的瓦解。”

贺世成连忙道:“是!主席,我错了!我一定好好的对待这些俘虏。”

姚梵接机发挥道:“贺世成同志,革命并不是口头上说说的,我们要从灵魂深处闹革命,把接受思想教育和经常的自我批评放到重要的思想工作位置上来,我们不但要接受思想教育,还要对群众进行思想教育,这里就包括了俘虏!

掌握思想教育工作,是团结全军和全国革命人民进行伟大的政治斗争的中心环节,如果这个任务不解决,革命的一切政治任务是不能完成的。

我以前说的八条军事原则中,第七条就要求以俘虏的人员来武装自己,没有思想教育,就没有俘虏的转化!”

贺世成道:“是!我一定按照主席下发的俘虏思想教育手册对这些俘虏进行深刻的思想教育!争取让他们加入我们的革命队伍!”

姚梵满意的点头道:“思想工作一定要摆正自己的态度,尊重这些敌军俘虏是我们要采取的根本态度,一定要狠抓思想层面的阶级斗争,把阶级斗争放在思想转化教育工作的第一位!

我们一定要认识到,思想改造的工作需要长期的,耐心的,细致的工作,不能企图上几次课,开几次会,就把人家在几十年生活中间形成的思想意识改变过来,要人家服,只能说服,不能压服。压服的结果总是压而不服。

对于这些俘虏,在经过思想教育之后,要尊重他们自己的意愿,想走的一律放他们走,即使他们将来再打过来,我们还可以再俘虏嘛。俘虏一次不行,就俘虏两次,两次不行,就俘虏个七八次,总要让他们心服口服得自愿加入才行,绝不强迫。”

王贵着担任会议的记录工作,他手中钢笔不断沙沙地笔录着姚梵的讲话,心里在想:“主席的胸怀真是了不起啊!诸葛亮七擒孟获不就是这样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