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5我来自未

第151章 风掣红旗大地翻(七)

第151章 风掣红旗大地翻 七

【151】风掣红旗大地翻(七)

看到清军整个战线浮动,姚梵脸上也露出了淡淡的喜悦,松了口气道:“快要胜了啊。”

随着中路那狼烟般直冲而来的姚梵散兵的不断射击,清军大阵终于全面崩溃,不知谁起了个头,清军左翼之前正在后退的步兵们,突然间像是脚底抹了油加速的向后滑去,这一滑就收不住了,居然将一次后退演变成了一次溃散。

姚凡举起右臂指向前方,大声说道:“敌人的作战意志已经全面崩溃!现在我命令,全军突击!”

作为最后总预备队的刘进宝三营的二连三连四连也被投入了战斗,战场上喊杀声不绝于耳,中央原野上由于奔跑践踏而尘土飞扬。

姚凡命令桂八向清军阵后延伸炮击。

“注意配合我军的推进速度,另外不要打清军中路的营寨,那里有我们需要的粮草辎重。”

“明白了主席。”桂八一点就通。

接下来82毫米迫击炮弹仿佛长了眼睛一般,在苍茫的大地上追着清军溃散的部队轰炸着,将他们的脚步赶得更快,催得更乱。

胡广亭已经冲进了清兵原来的阵地,整整1500米的冲击,让他此刻已经汗流浃背,气喘如牛。他看见一个两米高的小土台,于是便冲上去站着观察远处逃跑的清军。

隆隆的炮弹爆炸出一团团的硝烟,一朵朵腾空而起的蘑菇云向着北路延伸,一路扔下了满地枪械,逃亡的清军多有被前军扔下的枪械绊倒的,于是死伤于后面部队的践踏之下。胡广亭怀疑这些被践踏而死的清军要比自己带领的突击群先锋开枪打死的还要多。

接下来的战斗成了一边倒的追杀,清军两翼的骑兵此刻已经神出鬼没的消失了,姚凡不由得再次感叹骑兵的机动能力,但也明显感觉到淮军骑兵作战时的决死之心还不如之前交手的那五个蒙古骑兵营,但反过来说这种见风使舵的灵活性也确保了他们能够保存下主力。

假如王正起能够把他八个营的骑兵放在一起,一上来就猛冲我一侧,这一仗还真不好说,那毕竟是两千个人、两千匹马,如云般席卷而来跑完1000米也不过一分多钟啊,总有那么十几匹能够冲破火力网吧?机枪的射速再快,可就那平均百分之一左右的总体命中率而言,等到弹无虚发之时,几秒后马刀就要落在脑袋上。一旦出现伤亡,我的这些新兵还能顶得住吗?

姚梵知道这种假设没有意义:“淮军的骑兵绝不可能有这种战至最后一兵一卒的勇气,不但淮军骑兵没有,姚梵甚至怀疑此刻世界上有没有一支骑兵具有这样决死的勇气。

四千人的淮军加上负责后勤辎重的两千多辅军逃亡起来,气势犹如决堤的洪水铺散出去,漫山遍野的乱跑。

姚凡并没有停止追击的脚步,他拿起步话机:“周第四!李君!你们左右两翼加快速度,包抄上去一路追击,天黑收兵,回清军大营驻扎!”

“是!”

“是!主席!”

姚梵在等待了几秒钟后听见二人在步话机中一一回应,从声音中可以听出他们的激动与兴奋。

战场距离平度还有十五公里,按照姚梵战前计划,如果战斗发生在上午,那就一路追击到平度,但现在已经是下午三点多了,黑夜一旦来临,姚梵需要防备敌人临死反扑,淮军如果豁出去趁夜发动骑兵反袭,哪怕是二比一的对耗姚梵也负担不起。

由于一直没有获得短兵相接的机会,战士们的手榴弹几乎没有派上用场,在把敌人远远地赶到张戈庄以北五公里之后,全军开始按计划回收,聚拢到清军为他们搭建的营寨中。

“主席!”李海牛激动地道:“清军营寨中堆有三万多斤粮食,草料、挽具、大车不计其数,光是挽马就有四百一十一匹!骡子三百零九头,肥驴一百五十头!另外还缴获75匹毫发无伤的战马。洋枪三十箱,每箱十把!火药桶一百二十个!另外还在战场上捡到四百多把洋枪!俘虏清军一百三十多人,一半是伤兵。”

姚梵舒服地叹了口气:“这大约是王振起十日的粮草和他所有的运输工具,没了这些东西他就是没腿的老虎。”咽了口口水后姚梵继续道:“我真没想到他居然把全部家当带出来了。”

李海牛精神抖擞:“他一定料我军人少,又怕我们避战逃窜,因此带了十日份的。”

姚梵突然一笑:“平度城里也许还更多。”

李海牛重重地点头:“兵马未动,粮草先行,平度城中粮草必然十倍于此。”

当晚的清军大营中篝火冲天,姚梵命令战士们用清军遗留下来的工具将一根根的松木营栅解开当成柴火,点起了一堆堆的熊熊篝火,吃起了庆功宴。

新科牌拉杆式便携音箱中播放着解放军阅兵进行曲,清军带来的菜肉油蛋敞开供应,让经过连续行军和一下午战斗之后的战士们一个个吃的肚子滚圆。

一个精壮战士捧着清军留下的木碗狠狠地扒着饭,口中含糊不清地道:“这仗打得舒服!这日子过得痛快!要是再能来一杯小酒,那明天就是死了也情愿了!”

同样围着大锅而坐的另一名战士道:“去你的,俺还没娶媳妇呢!就是要死也得先给俺爹娘留个种。”

“快了,快了,没听主席说打完这一仗就给发媳妇吗?俺信主席。”这个排的排长拿起长长的大木勺,从锅里捞了一块肉起来:“这块肉好了,谁要?”大块地马肉混着重重地葱姜味道,香气逼人。

“排长!给俺再来一块!”几个战士几乎是异口同声的喊道。

“都别急,主席说了,今天吃肉吃到饱!”排长笑逐颜开,抽出腰间的短军刀开始割肉。

“这马肉真好吃,就是不如猪肉肥,要是趟趟都能碰上骑兵就好了。”战士们满脸笑容,快活的大嚼着。

排长经验丰富地道:“多煮会儿,把汤煮浓了,那才好喝呢!”

这一顿野炊足足吃了三个小时,一个排的战士们围着清军丢下的大铁锅,吃肉涮菜,打蛋下面,把锅底吃了个底朝天。

姚梵带着四个营的所有营长副营长连长副连长巡视着营地,在一堆堆篝火前和战士们亲切地打着招呼,询问着他们对伙食的意见,对于今天战斗的看法。

士兵们一看到姚梵走来,就都放下碗筷尊敬的起立,把身体挺得像标枪一般笔直,自豪地挺着胸脯。

姚梵走遍了每一个排,每来到一个排,就上前和大家亲切的握手,当听到排长连长介绍排里战斗勇敢的战士时,就和这名战士长时间的握手,嘘寒问暖。

“干部们要把表现突出的战士的名字记录下来,等回到即墨我们要开庆功大会一一表彰!”姚梵叮嘱负责军功记录的李君道。

“是,主席。今天我军无一人牺牲,仅五人受伤,五个人都是被清军乱射的铅弹远距离打中身体所致,不过伤口都比较浅,好在有钢盔所以没人伤到头部,这五个伤员的名字都记录下来了。”李君道。

“子弹挖出来后包扎好伤口,口服消炎药不能停。”姚梵叮嘱道。

等到把所有连排视察完毕,姚梵也有些疲惫了,对李海牛道:“战士们都很满意这种马肉火锅,以后我们可以常搞,战场上打死的战马不要浪费了,趁着天气凉快好收拾,把马肉都割下来腌制一下,马骨炖汤很好。”

“是!”

“跟昨晚一样,一定要安排好哨兵阵地,考虑到清军新败逃往平度,今晚的战壕土工作业就免了,但是厕所一定要挖,上次就挖的很好。”

“是!”

“吃完饭立刻烧水泡脚,明天上午全军九点起床,吃完早饭之后一鼓作气冲到平度城下,拿下平度。”

“是!”李海牛崇拜的望着他心中的军神。

但姚凡自己心里清楚,这支军队的配合、组织、纪律虽然已经有了现代军队的模样,但距离那支他心目中的钢铁雄狮还差得很远。

“是不是只有艰苦卓绝的环境才能打造出那样一支特殊的军队?我不这样认为!”姚梵想。

“客观环境固然能够磨练部队的意志,但造就这种意志品质的关键还是在于主观的意识形态与昂扬的精神面貌,这两点总结起来就是思想作风问题。”

“过硬的思想作风,一是来自于教育和训练;二是来自于对于纪律的不断强化;三是来自于阶级出身。尤其这最后一点最为关键!只有无产阶级,只有觉醒的无产阶级,只有被组织起来的无产阶级,才是真正无坚不摧的勇士。”

当姚凡酣睡之时,平度城内的王正起一夜无眠,甚至连床都没沾一下。

求援传讯的战马被一批批的从平度被派了出去,平度城头点满火把,照的有如白昼。擂石擂木金汤大锅被紧急布满城上,平度城府库中的弓箭投枪也被取了出来,装备给了丢失武器的逃兵和辅兵,甚至还有两门不知从哪里找出的明朝铜炮也被折腾上了城头。

王正起焦虑地视察着城头,如果平度再有失,他这个正二品总兵官一定会被一捋到底。

白天一战,振字十二营一触即溃,甚至可以说是未触先溃,顿时把王正起从出征前意气风发的云端打到了信心全失的泥沼中,他一改之前的骄狂,走向了另一个极端,变得极度小心谨慎。

“把全城的黑狗统统锁上城头。”王正起毅然决然的下令道。

“胶贼火枪能够连珠快发,射程又极远极准,未尝不是妖法!何况胶贼火炮犀利,每炸精准,有通鬼神之力!炮轰不断,显然是大炮极多,兴许有百门也未可知!而我军连胶贼炮阵的火光硝烟都没怎么看见!显然是胶贼施了障眼法,否则即便是百门炮,又如何能远远地打的如此准确?”王正起分析的非常科学,显然是下了苦攻。

可怜他不明白,手中的线膛前装枪如此神器,为何不如胶贼手中短短的无名洋枪。

在这年头,最好的步枪内的膛线也仅仅是绕膛半圈甚至半圈都不到,谁会想到姚梵居然装备着一种四根膛线均匀绕膛整整四周!形成超小缠距地四阴四阳八膛线的怪兽级步枪。

王正起当然也想不到,所以他只能将其归于鬼神之力。

所以他只能败。

王正起是读过兵书的,当临阵磨枪时他最先想到的就是求助经典。

既然守城,当然要看《守城录》。

宋朝人陈规的父母,大概并不希望自己的孩子在将来作出一些惊天动地的大事,而陈规也没有辜负他父母的期待,人如其名的因循守旧、极度保守,以至于写兵书也只能写些像《守城录》这样的奇葩东西。

《守城录》里明确规范了大炮的城头放置,天才般的创造性提出了炮口对着城内的原则,也就是说当敌人进攻城池的时候,大炮是不用的,但当敌人攻进城内后,祝君可以开始奋战了,对城内的敌军开始炮轰吧!

有什么样的政治思想!就有什么样的军事思想!儒家的反动腐朽思想如一条毒蛇般腐蚀着中华的尚武精神,让中国的军事思想,从秦汉盛唐的对外扩张,变成了崇尚礼教尊卑的以文御武政策。

王正起不愧是读过书的!他下令道:“把两门大炮对着城中!倘若胶贼攻入,必叫他死无葬身之地!”

姚梵并不知道王正起是这样的学富五车。一觉睡醒之后,留下置换了伤兵的一营四连,看守缴获物资和清军俘虏,便再次出征了。

随着姚梵向平度直线进发,王正起的骑哨将探报象雪片一样地传向平度城。

为了防备清军的骑兵进攻,便于展开队形,姚梵把四个营分成了三路,每路间隔100米。

看到平度城从大地上露出轮廓之后,姚梵舒了一口气。

“按照作战计划,四个营包围四门!总攻开始后,对四个门分别实施全面爆破!”姚梵下令道。

“王正起的脑子坏了吗?骑兵居然不出城进攻?”姚梵想不通也就不去想了。

“各营注意包围时的队形,警惕敌军骑兵进攻!”他继续下令。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