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5我来自未

第153章 风掣红旗大地翻(九)

第153章 风掣红旗大地翻 九

【153】风掣红旗大地翻(九)

姚梵全军上下忙碌到了天黑,点着火把征集了全城所有骡马和大车,用平度州府和官员家中抄检出的银子抵了骡马和大车钱,这种买卖付钱的态度让平度城内的百姓很惊讶,不管富户还是穷人都觉得这帮胶贼还是挺仗义的,纪律居然比官兵还要好。

城里一个中年贩茶商人甘泉田被强行征走了家里的两匹马四头骡子还有大小挂车驮具,但是脸上却挂着如释重负的表情。

“早就听说那姚梵造反前名声极好,人称胶州仁义郎,信义满齐鲁,如今一见果然如此。”他对自己老婆说。

茶商甘泉田的老婆疑惑地道:“人都说兵过如洗,叛军更是杀人放火无恶不作,没想到这姚梵的叛军居然秋毫无犯,居然还付钱给咱们,价钱也公道,这些牲口加起来哪里值300两呢,算下来咱们反而赚了!这可真奇怪。”

“夫人你听见他们唱的那歌了吗?”贩茶商人甘泉田若有所思的道。

“听见了,唱的好像是什么,革命军人个个要牢记,三大纪律八项注意,第一一切行动听指挥,步调一致才能得胜利,第二不拿群众一针线,群众对我拥护又喜欢……”说着,他夫人居然把歌词一字不落的背了一遍,又问道:“当家的,群众是不是就是说咱百姓?”

甘泉田点头道:“应该就是说百姓,这歌你倒是记得牢。”

“这调子好记,我听那些兵在外面唱的这样响,我在里面吓得发抖,便全记下来了。”夫人道。

贩茶商人甘泉田走过南闯过北,怔怔地道:“若是这姚梵的叛军真能像这歌里唱的一般,岂不是……”说到这里,他不敢往下说了。

他夫人追问道:“岂不是什么?”

“王师……”茶叶商人的声音极小。

这时城内远处又响起了那雄壮的歌声,那是姚梵正在用音箱播放中国武警男声合唱团的三大纪律八项注意,铿锵的铜管交响乐传遍全城,提醒着每一个执行征集任务的战士注意纪律。

“这歌唱的还真好听,当家的,那姚梵出来打仗还带着戏班子吗?这是哪里的戏腔?我从没听过。”

茶叶商人没有回答夫人的问题,口中困惑地呢喃道:“这些胶贼到底要干什么?”

完成运输工具的征集之后,姚梵在平度州府衙开会,布置下一步的工作,府衙大堂上照例一字排开各种方桌,两边放置着找来的各式各样的椅子。

干部们到齐后,李海牛满脸幸福之色,第一个在会上向姚梵汇报:

“主席,咱们从全城征集了40匹挽马,骡子和驴加起来一百多头,但这都不算啥,最了不得的是,咱们得了战马一千六百二十匹!加上之前清军大营的缴获,咱们现在有骡马两千两百多匹!”

姚梵问:“大车现在有多少?”

李海牛激动道:“一千多辆!”

姚梵望向负责收缴粮草的李君:“平度城里的粮草和饷银有多少?”

“主席,平度存粮一百万斤有余!大大超过我们预计!饷银、府库银加上抄没贪官所得,加起来有十五万两!”李君说到这里满脸潮红。

姚梵只当是给大家上数学课,当众计算道:“加上清军大营三万多斤粮食,那就是一百多万斤,咱们算他一百一十万斤,我们山东公社现在用公斤和吨作为计量单位,那就是说有五百多吨的物资需要运回去。

在硬质路面上,一匹挽马可以拉1300公斤走30到35公里,普通土路的话,就只能拉800公斤,如果遇上下雨泥泞或者路况差的话,一匹马只能拉500公斤,我们有一千多辆大车,也不缺马,按照每车500公斤的最低负重,正好能把物资全部拉走。”

与会干部们纷纷点头,二营副营长黄慧生拍着巴掌笑道:“主席,这下咱们公社可是发财了!”

姚梵摇头道:“东西是不少,发财还谈不上。这点粮食不算多,按照一个人一天一斤米,顶多够三千人吃一年。”

姚梵牢牢记得自己对战士们有娶媳妇的承诺,皱眉道:“我战前说过,打完这一仗要给所有战士们娶上媳妇,现在既然已经打完了,大家说说这个媳妇要怎么娶?”

一时间府衙大堂中鸦雀无声,干部们要么缩在椅子上,要么两手摊在桌上,一个个大眼瞪小眼。

按照解放军的三大纪律八项注意,不允许调戏妇女,也就是说没法强抢,这立刻让所有人都犯了难。

刘进宝小声道:“战士们对主席的话记得可牢,要是做不到,我怕对主席的名声不好,干脆咱们破回例,在这平度城里把媳妇抢足喽!主席,这就算是我刘进宝抢的,回头您处罚我一顿,贴个告示,给百姓一个交代就是。”

姚梵摇头道:“我们革命军队不搞这些权术。”

刘进宝这个主意还是他和营里几个干部商量后的决定,本着为主席分忧,自己当个替罪羊的想法,没想到姚梵还是不乐意,他便没了主意。

周第四开口道:“主席,我倒是有个想法。这些清军俘虏中的军官,都是忠于朝廷的,留着也没啥用处,还有那平度州同知金汝春,与其明天公示脏银后把他枪毙,不如叫他们戴罪立功。”

姚梵问:“你说说,怎么戴罪立功?”

周第四道:“叫那平度同知金汝春出面给战士们找媳妇,咱们第一不要嫁妆,第二也不白找,每个媳妇给十两银子。”

这话一说,李海牛、李君、刘进宝等人都鼓掌,连连说好。

其实姚梵之前想来想去也只想出这个办法,周第四说得正是他内心的想法,于是道:“这次事情比较急,而且缺媳妇的足有788人,就不纠结什么大脚小脚了,反正娶回来后一律放脚,不许再缠就是。另外银子多给些,给二十两罢。”

周第四听姚梵这个意思就是同意了,喜道:“那我晚上就找那狗同知,他要是找不齐788个媳妇,我抽死他。”

姚梵道:“我估计难,平度虽然有户三千多,可一时之间哪里能找的齐全,我看还是尽量找,能找个三五百也算不错了,而且万一找来后战士们看不上呢?”

刘进宝茫然的大声道:“咋会看不上?只要是黄花大闺女,那还能亏了他们不成!”

姚梵顾盼一番干部们的表情,说道:“现在部队办扫盲班,战士们多少都认得些字,眼光也高了。尤其是干部们,工资一高,眼光更高了,李君上回不就看不上渔家女,嫌弃人家脸黑吗?”

大家闻言都笑了起来,李君红着脸道:“我不是嫌弃人家脸黑,那是我把机会让给其他同志了,我什么时候嫌弃人家脸黑了嘛,咱们穷出身的脸都黑嘛。”

姚梵道:“这事我看这样办,刘进宝你告诉平度同知,找媳妇等于是帮着朝廷赎人,他找来四个媳妇,我们就放一个哨长;找来八个放一个副营把总;找来十个放一个营把总,找来十五个放一个游击,找来二十个放一个参将。我这是打个比方,具体多少合适,刘进宝你和李君商量一下决定。”

李君一拍大腿道:“主席妙计!这么一来,那些出了媳妇的人家也算是对朝廷有功,我们走后,那些狗官就算不领情,也不能为难他们!”

于是众人都夸姚梵的主意最妥当,姚梵觉得自己也只能做到这样了。

接下来姚梵安排了其余各项工作的具体负责人和事项,会议结束后,刘进宝和李君稍作商议,便去威胁平度同知金汝春,要他当媒人以自赎、赎人。

平度同知金汝春自从被擒后,哭得像个女人,瘫软在地像是死人一般,心说自己小命休矣,如今突然听说这个将功赎罪的政策,立刻像吃药般来了劲,对李君和刘进宝二人磕头如捣蒜,口口声声保证,两天内找出足够的民女送给山东公社,给自己赎身也给军官赎身。

第二天一早姚梵全军收拾车辆搬运物资,而李君和刘进宝则带着战士们跟着金汝春,叫金汝春选上几个亲信衙役和第一批要赎身的清军军官,按照衙门的户口簿一家家找媳妇

金汝春果然不愧是执掌一方的父母官,行事干净利落。

他带着几名清军军官来到平度茶商甘泉田家中,敲开门就冲进来,进门后便把来意一说,也不管甘泉田答不答应,指着甘泉田便道:“这就是诸位大人的恩公了!”

参将胡远达带着手下一群千总、游击、把总,呼啦啦的就在甘家院子里跪满一地,纷纷磕头大呼:“恩公救命!恩公救命!”

时间紧迫,平度州同知金汝春也不啰嗦,叫衙役立刻冲进去硬拽出甘泉田的四个女儿,随手指着李君手下四个战士,满脸堆笑的道:“好汉们,若是满意媳妇,就快来拜你们的岳丈泰山。”

四个战士连忙上前参拜跪见岳父。

甘家四个女儿吓得嚎啕大哭,趴在地上不肯起身,甘泉田苦苦哀求道:“同知大人莫要戏耍老汉,老汉情愿助饷二百两!不,四百两!”

李君和刘进宝看得目瞪口呆,心说这尼玛难道就不是抢了么?

战士们在金汝春的指导下对甘泉田夫妻行了跪拜大礼之后放下八十两银子。

金汝春可不会理睬一个小茶商的请求,不由分说,语带威胁的命令道:“甘泉田,立刻给女儿梳洗打扮!准备嫁去胶州!再啰嗦我可要翻脸了!”

清军各军官此刻也七嘴八舌的鼓吹嫁去胶州的好处。

参将胡远达道:“胶州是个好地方!吃穿不愁,顿顿有鱼有肉,可比我安徽庐州老家强多了,老哥你女儿嫁去是享福的!”

另一个参将刘保臣赌咒发誓地道:“姚主席乃人中龙凤,江湖豪杰,一时被贪官陷害才逼上梁山,如今大败我正字十二营,前途无可限量!想来朝廷马上就要招安姚主席!到时候必然是要大用的!老哥你想,你家女婿到时还不是个个跟着荣华富贵,封妻荫子,贵不可言!

其余军官也是你一言我一语的拼命说胶州和姚梵的好话,那些鬼话说得令李君和刘进宝都听愣了。

一群军官的一双双大手使劲,牢牢地把甘泉田按在椅子上动弹不得。

金汝春再次威胁道:“甘泉田!你女儿嫁去胶州那是享福去的!诸位好汗都是仁义的大侠!愿意作你女婿是你几辈子修来的福气!你放心,定不会亏待你家女儿!我可告诉你!别敬酒不吃吃罚酒!你速速给你女儿收拾行囊!要是晚上诸位好汗回营时没有媳妇跟着,你全家洗干净脖子等我办你!”

金汝春扔下话后就转身离开,软硬兼施之下深得做官门道。

李君苦着脸对四名战士道:“你们几个今天和你家老丈人多亲近亲近,把身上带的银子都拿出来作聘礼,晚上带着媳妇回营,等回到胶州就给你们正式拜堂成亲,要是你们老丈人愿意同行,便一起去胶州。你们今天可当心,别叫老丈人一家寻了短见。”

接下来这样的一幕幕不断在全城上演,金汝春尽职尽责的按照户口本,两天之内愣是把整个平度城里未婚女子凑足了788名,年纪最小的仅14岁,最大的24岁,家庭成分有商人有匠户,还有地主士绅家里的丫鬟女仆。

这其中尤其是城居地主和士绅们,被金汝春恐吓,说如果不交出所有适龄丫鬟和旁支小户的女儿,姚梵大军便要杀他们满门并且抄家!一想到现在交人还能在每个丫鬟身上拿回二十两银子,地主士绅们纷纷迅速行动,把自家丫鬟全都送了出来,一个不敢保留,又软硬兼施的逼着家中旁支子弟交出女儿来献上,生怕被姚梵寻了由头杀他们满门,抄没家财。

金汝春的这种工作效率和干练程度,让姚梵听说后都不禁夸赞道:“真是个能干的家伙。”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