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5我来自未

第155章 风掣红旗大地翻(十一)

第155章 风掣红旗大地翻(十一)

【155】风掣红旗大地翻(十一)

即墨县衙大堂,姚梵回到根据地后的第一次军事会议正在召开。

姚梵坐在一排方桌的正前方,鼓舞道:“这次的胜利是值得载入史册的!”

“通过取得一系列的战役胜利,我们成功粉碎了清军从北西两面对我实施包夹的战略企图,彻底把整个山东战场格局改变了,现在轮到清军进入战略守势,而我军则成功进入战略优势。但是我们要意识到,这个时间窗口非常短暂,可能是一年,也可能只有半年甚至更短。”

姚梵端起茶碗喝了一口,继续道:“这段时间清军被我连续大规模成建制歼灭,尤其是平度一役全歼并俘虏王正起的正字十二营,可谓是一举将淮军气焰打消殆尽。而我们在胶西县东部的野战,对五个蒙古骑兵营的大规模消灭也是极其有力的!”

刘进宝兴奋地补充道:“登州总兵官陈辉龙的所有绿营兵力也基本被我军一扫而空!目前除了寿光守备营外,其余各守备营和他的两个本标被我们前前后后吃的一干二净了!”

姚梵点点头:“我军经过连番恶战却没有一名战士牺牲,仅有37人在战斗中负伤,这样的成绩在世界军事史上也是独一无二的!”

“现在我们通过自己的努力赢得了珍贵的战略缓冲期,我们要珍惜这次难得的时间窗,进行大规模的扩军!”

“这里我宣布一下接下来的扩军计划,大家仔细听好了,如果有什么意见可以之后讨论。”

姚梵拿起自己面前准备好的稿纸念道:“为了更好的贯彻三三制的原则,新的扩军计划将和新的编制方案同时实施。”

“我决定,今后我军的基础作战单位从排改为班!步兵班的标准人数确定为12人。今后我军建制将按照三个班为一个排,三个排为一个连,三个连为一个营,三个营为一个团进行构建,主力作战单位将从营发展为团。”

李海牛道:“这样的话,咱们一个步兵团要有一千多人!要比清军一个步兵营五百人左右的编制多了将近一倍!”

姚梵道:“按照这个编制,我们要把目前的五个营扩充成五个团。在我的计划中,我们的一个团应该具有独当一面的能力,应该具有击败五到六倍的对手的实力。”

“而且部队既然扩大到了团的规模,就要有相应的配置。现代军事要求专业化,所以每个步兵连还要再下属一个12人的炊事班,炊事班只要掌握简单的军事技能就行,平时工作主要是负责整个连队的伙食。今后战士们将不再负责做饭,只在需要时对炊事班的工作进行辅助。”

“另外每个团下属一个卫生连,分成三个排,不设班,编制60人。卫生连负责战场救治伤员,用担架把伤员抬到后方,还要负责烧水洗衣,所以最好是选择干活麻利的女同志来担任。”

李海牛瞠目道:“女人?女人进部队?”

姚梵道:“妇女能顶半边天,而且女同志干活细致有耐心。”说罢姚梵反问:“海牛你难道对我们队伍的纪律没有信心?”

李海牛道:“虽然有纪律,可不怕一万就怕万一啊,万一出了事,闹出去名声就不好听了,即便不出事,也架不住有人说闲话吧?”

姚梵道:“出事就按照纪律处罚,该枪毙就坚决枪毙!至于社会舆论,革命军队不但是战斗队,也是宣传队,我们要主动出击掌握舆论,而不要被舆论摆布!”

贺世成握拳道:“主席说的对!谁敢说闲话就毙了他!”

李君关心的问道:“主席,今后各营还要设置教导连吗?机枪怎么分配?”

姚梵道:“为了保证训练的质量,树立模范的榜样,各营保留教导连的设置,每个营的教导连仍然分配四挺机枪。”

姚梵一口气扩军到了五个团十五个营,可他先前只采购了80挺机枪,扩军导致他的机枪没法普及的装备到每个连队,仍然只能优先装备各营的主力连队。

姚梵接下来又安排了炮兵的扩军计划,决定在目前一个炮兵连下属四个八人炮兵排的基础上,扩充成一个炮兵营下属三个炮兵连,每个连三个炮兵排,每个排下属三个炮兵班,每个班12人,装备一门82mm迫击炮,全营一共27门迫击炮。

姚梵嘱咐道:“炮兵营营长就由桂八担任,从目前一个连4个炮扩军训练成一个营27门炮,你的工作任务很重,一定要把训练安排好!”

桂八自信地道:“主席放心,只要同志们会算数,我就能教会他们打炮。”

姚梵有些惊讶的看着桂八,为他身上的气质变化感到高兴,再看看其他干部战士,可不都是这样吗?他们每个人都在这短短的几个月里发生了巨大的变化,无论是言行举止还是精神气质都在渐渐蜕变为合格的战士。

姚梵道:“今后所有连级和连级以上干部都配备一个警卫员,人选从各自连队里挑选,但不占用部队编制,他们的编制属于中央警卫连,回头大家把名单报上来,另外,今后所有连级和连级以上干部都不用扛步枪了,公社革委会将给大家配手枪。”

刘进宝大喜道:“就是主席用的手枪吧?那可太好了!谢谢主席!”

姚梵笑道:“我知道大家早就眼馋了,这次就一步到位,给大家都配上手枪。”

军事会议进行得如火如荼,从早上一直开到半夜,由于本次扩军的规模实在太大,全军从一千多人增加到八千多人,这其中的各项安排琐碎而繁杂。干部们在会议上斟酌拟定着手下每个新连队的干部名单,规划着训练场地,安排根据地防御、根据地外围阵地的土木作业、哨所和营房安置等等也被一一详细规划。

姚梵率军大获全胜的消息传遍了整个根据地,有些暗中准备招兵买马迎接清军的地主被吓的魂飞魄散,打消了武装反抗的念头。

山东公社根据农民的举报和揭发,开始大规模的对土豪劣绅下手,一时间,即墨和胶州的各个村庄鸡飞狗跳。

黄家大院,

后院池塘中的残荷已被清理干净,池塘边那间顶上覆盖着厚厚茅草的湘竹雅阁依旧是柴扉紧闭。

黄金山苦苦劝告道:“爹!当初捻军啸聚十万我们也没附和,如今这姚梵初胜,几千人罢了,您却要我们全族归附?”

黄澄琏道:“你可知那姚梵大败正字十二营!两千操着洋枪大炮的步军和两千铁骑顷刻间就被姚梵灭了!这等能耐捻军可有?”

黄金山闻言也肃容道:“我听说姚梵只用了一千人不到,这次全军凯旋,居然只有37人负伤,简直闻所未闻,我疑他虚张声势隐瞒了伤亡。”

黄澄琏道:“我叫人打探过了,都说句句属实,而且姚梵的兵到处在夸耀他用兵真如神,既然众口一词应该不假,那些农民说不来谎话的,串供也不会这样整齐。”

黄金山道:“倘若当真如此,那姚梵为何不趁势占下整个登州?”

黄澄琏道:“秋收已过,他何必去分兵驻守这些地方?等来年麦熟再发兵也不迟。”

黄金山沉默半晌后道:“爹,咱们真的要跟着姚梵搞这个什么革命?”

黄澄琏道:“他既然要改朝换代,自然要有新政,只是我看他并不看重士绅,打土豪分田地这样的政策势必得罪天下读书人,需要有人指点他才行。”

黄金山皱眉道:“爹,您可要想好了,这水要是泼出去了,可就再也收不回来了,一个不留神,那我黄家就是家破人亡!”

黄澄琏道:“我自有安排。”

……

姚梵的工作很忙,根据地的思想教育工作任务很重,每天白天都要给干部们上思想政治课,晚上还要去各个连队,抽查战士们的扫盲教育和三查诉苦活动。当听说黄金山来访的消息,便叫他们到自己驻即墨县衙的临时办公室详谈。

姚梵见到黄金山,起身当着黄金山和他那个伪娘堂弟黄金英的面打开了书信,站在那里细细看完后笑着说道:

“要我停止打土豪分田地,举起反清复明的旗帜,这样就能天下归心?黄金山,你爹的思想还停留在帝王将相的时代啊!这是和世界发展的潮流相悖的。”

说罢姚梵将信还给黄金山,黄金山巴不得能收回这封在他看来是通匪证据的书信,接过来后连忙塞进袖子里。

姚梵命令警卫员给黄金山、黄金英泡茶,坐下来说道:

“黄金山,我明白的告诉你,山东公社不是地主的公社,他是一个属于全体人民的公社,是一个人人平等的政权,这个政权是要建立一个现代的社会主义国家体制,这种国家体制是先进的,由她代替封建体制是一种进步。”

“你可能不理解这种社会体制的变化,但我们山东公社非常欢迎读书人来参加我们的培训班,我们会免费的给读书人搞讲座,还会免费的分发书籍,供大家学习研究。”

黄金山犹犹豫豫的不知说什么好,毕竟他爹派他来是想说服姚梵,并向姚梵初步表白自己希望投靠的意愿和投靠的代价和资本,这都在信里写的很清楚。但姚梵根本不领情,反而教训了他一顿。

突然间,那个伪娘黄金英开口了:“好!我参加!我要参加你们的培训班。”

姚梵高兴地伸出手来:“欢迎你!黄金英同志!”

姚梵眼下极度缺少读书人,清朝的识字率太低了,扫盲班的进度又不可能一蹴而就,而且识字模范毕竟很少,又都被姚梵优先提拔为部队的干部了,所以在各方面的工作中都缺人。但是姚梵绝不会拾到篮子里就是菜,读书人要参加革命队伍就必须参加培训班,每天要写思想体会,每周要写思想总结报告和革命小作文。

姚梵见黄金英那白嫩的脸上突然间绯红一片,也不伸手握手,赶紧主动探身拉过黄金英右手,双手紧紧握住,再一次热情地道:“欢迎你!黄金英同志!欢迎你们黄家多派读书人来参加培训班。”

姚梵对于自己的培训班的洗脑能力信心十足。

“思想转化成功率只要有一成,那都是宝贵的财富!”姚梵想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