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5我来自未

第194章 星河影摇三军动(二十二)

第194章 星河影摇三军动(二十二)

【194】星河影摇三军动(二十二)

刘铭传的营寨从西向东设置,中路最厚,他躲在中路后面发号施令,刚下达让骑兵营全面出击的命令,突然听见东侧后方传来索命的号角,那激烈雄壮的“嘀嘀嗒嘀~嘀嘀嗒嘀~~~~~~~~~~~嘀嘀嗒嘀~嘀嘀嗒嘀~~~~~~~~~~~”,让刘铭传的心猛地揪了起来,他立刻意识到,自军东面受到了包夹。

“枪队给我围着营寨守住!隔着木栅杀胶贼!”刘铭传猛挥着手大吼。

“大人!胶贼火力太猛!木栅都给打烂了!兼有掌中雷厉害无比!儿郎们在木栅后面死伤惨重啊!!!”刘铭传的部下们不断地冲进大营,嚎哭着报告战况。

“守住!守住!”刘铭传不断地给部下打气。

他现在把希望全部寄托在了骑兵身上,盼望骑兵们能够挽狂澜于既倒,在各个营寨中骑马穿梭,把冲进连营的胶贼全部杀光。

……

姚梵得到电报,刘进宝的二师终于从右翼完成了包抄,开始从东北方向对清军发起侧后冲锋。

“萧初开呢!萧初开在哪!”

“报告!一师电报,一团一营已经看见火光,开始包抄冲锋!后续部队将在半个小时内全部投入战斗!”

“好!”姚梵断喝一声。

李海牛吼道:“让一师继续加速!务必包抄全歼这股清军,不许教他们漏网!放跑了清军,我调萧初开去运输团喂马!!!”

“是!”

萧初开接到李海牛的电报,吓得一哆嗦,立刻下令:“全师加快投入战斗!所有部队不要停留战斗!一团不要停,给我一直向东穿插!”

在萧初开的指挥下,从献县附近一路狂奔而来的一师满头大汗的向东狂奔而去,源源不断的冲进清军营寨后方。

……

刘铭传再次听见那索命的号角从西侧响起,整个人都颓然欲倒:“败了,败了,胶贼对我合围了,献县的胶贼居然星夜赶到,那可是六十里路啊,怎么可能这么快……天亡我啊!!!”

月光下的广阔战场上,枪声如过年的鞭炮般此起彼伏,伴随着不断啪啪作响的步枪枪声,哒哒哒、哒哒哒……连续不断的轻机枪点射,咚!咚!的手榴弹爆炸声,轰!轰!震得大地颤动的炸药包爆破声和迫击炮弹爆炸,遍野的喊杀之声不绝于耳,期间夹杂着“缴枪不杀!投降不杀!…………”的怒吼。

李璐提着81式轻机枪,从刚刚占领的一个木寨北门冲出,立刻听见东边传来马蹄声,他知道第一军没有骑兵,来的一定是敌人,于是立刻提着机枪爬上一个眺望木架,把机枪架上后对准月光下百米远处的马队实施点射。

突然间,李璐感觉左肩膀好像被蛇咬了一口,疼的钻心,差点就失足从这个清军的眺望木架上跌下来,他挣扎着用手摸去,感觉左肩军服外面触手处遍是温热黏滑。

李璐咬着牙艰难地低吼:“何老六,过来接机枪,我中弹了。”

“首长你咋了?”边上一直跟着李璐的毛头急忙问道。

“没事,膀子被打了一枪。”李璐咬着牙从一人高的木架上爬下来。

“首长,我扶你去后头木营里。”

“不用!叫人给我包扎!毛头你拿何老六的步枪,跟张班长去杀东边的马队!”

“首长你咋办!”

“快去!不然我开除你!“

“是!”毛头惊恐地吼道。

东侧冲击而来的骑兵正是噶噜和他亲率的手下蒙古轻骑,趁着夜色,手提厚背马刀冲来,在弹雨之下,蒙古轻骑冲的越近,被打死坠马的越多,不时还有因为夜色黑暗而出现马失前蹄摔倒的。

噶噜咬着牙,把身子紧紧贴在马背上,听着耳畔那恐怖的“哒哒哒……哒哒哒……”如撕裂布料发出的声音,这魔鬼般的声音不断响起,身边儿郎们骑乘的战马如同受了魔鬼的诅咒,一匹匹的在奔跑中突然惊嘶倒地,人和马在噶噜身后哀嚎着远去,这恐怖的场面让他的心脏跳的几乎要蹦出嗓子眼。

“冲进去,冲进去!只要冲进去,就能杀光胶贼,胶贼一定会崩溃!”噶噜咬牙想着,不停地招呼马队围拢在他的马前。

噶噜的营寨距离这个木寨只有五百米,马队冲的越来越近,马速越来越快,死伤也在越来越大,但与骑兵的荣耀相比,这一切牺牲都是值得的!

噶噜终于带马冲进了这个陷落的营寨,马术娴熟的他只是一夹马腹,这匹枣红骏马就腾空跳了起来,人马合一的轻松跃过了营寨门口横着的圆木,噶噜在空中迅速平放手中大刀,灵活的借着马速,向面前躲在一根木头后面正在射击的胶贼头上顺劈过去。

“铛!”的一声金铁交击,那胶贼被震得侧翻倒地,噶噜握刀的手被震得虎口老茧破裂流血,手里马刀几乎要握不住而跌落。

“胶贼好硬的盔!比大清的铁盔硬的多!”噶噜心中震惊。

钢盔救了张铁雄的性命,但也震得他倒在了地上,头晕目眩,脖根似乎也被崴了一下。噶噜冲进营寨里,迅速拉回马头,跑了一个弧线,口里“嗬儿!嗬儿!”的狂喊着蒙古骑兵的号子,重新举刀,向营寨里一个瘦小的黑影冲去,突然那黑影拿起手中那步枪,对他开了一枪!

噶噜**的枣红马被打中,发出“唏律律!”的悲鸣,马失前蹄!人和马如一堵肉山般一头栽下地去,马背上的噶噜被重重甩了出去滚在地上,棉甲的肩衬甩在他的脸上,铜钉把脸刮的生疼出血,他满眼金星,正要挣扎着爬起来,却感到眼前一个黑影越来越大,突然胸口一疼,冰凉的感觉一直透到了背心。

噶噜在巨痛中回过神来,在月光下定睛一看,眼前是一串白菜帮子在晃动。

“哈哈,白菜……白菜……我一定是在做梦……做梦…………”

他喉头一甜,吐出一口鲜血,闭上了眼睛。

……

战斗一直持续到了黎明才全部结束,清军被杀的尸横遍野,投降无数,朝廷最后的主力军队两万四千人,被第一军三个师围住在各个营寨中完成了全歼,而主将刘铭传,则在他自己的大营中被俘虏生擒。

东光县指挥部中,电报一封一封的如雪片般飞来,李君焦急地手拿电报,对姚梵汇报统计结果:“主席,结果出来了。我军此战阵亡72人,伤419人!这次损失确实很大,但是全歼了清军,一个都没漏网!俘虏了一万九千人!杀敌四千人!”

姚梵皱眉道:“发报,命令各部队为伤员进行紧急抢救,外敷云南白药,口服青霉素,各团卫生连迅速组织担架队和马车队,把轻重伤员全部送回德州。

全军就地休整!抽调政治骨干,对泊头镇附近农村实施土改,各部队军事干部从贺世成运输团和后上的民兵里挑选士兵补充战损。”

“是!”

……

“轻点……轻点……啊哟!!!”李璐突然发出一声惨叫。

卫生连的医护兵虽然戴着口罩,可从那笑眯眯的眼神里就能看出他的喜悦:“李排长,你看,就是这个铅子,取出来了。”

医护兵一手拿着手术刀,一手拿着不锈钢手术钳,钳子头上夹着一个变形了的铅弹。

李璐龇牙咧嘴地恳求道:“我不看,看那玩意干啥,祖宗,你赶紧给我包上,疼死我了。”

医护兵笑道:“这就给您缝合上药,您放心,没伤到骨头,过十天半个月,这伤口就能拆线。”

“啥?还要拆线?”

“当然,总不能让缝合线长在你的肉里吧?”医护兵笑着摇摇头,作为第一批用《赤脚医生手册》培养出的医生,每次战斗之后他都要面对像李璐这样的伤员,已经见怪不怪了。

边上看着医护兵为李璐取子弹的毛头,显得比李璐还要紧张,毛头结结巴巴地道:“首长,这伤口小着呢,就跟个花生米一般大,俺以前见人被狗咬过,腿上撕了老长一条肉下来,血流的跟淌水一样。”

李璐苦着脸道:“那后来没事了?”

毛头老实道:“死了。”

李璐突然笑了起来,医护兵也笑了,说道:“你这战士怎么不会说话啊,人死了你说个啥。”

李璐笑的**了伤口,“哎哟!”的叫了一声疼。

他苦笑着骂道:“你个熊孩子,滚一边去。”

毛头讪讪道:“排长,俺参军的事咧?”

李璐道:“这次有不少同志牺牲了,部队要休整补充,我回头跟连长说说。”

医护兵完成了缝合、上药、包扎的手续,从他带来的背包里取出一瓶口服消炎药,嘱咐李璐道:“一天三次,每次四粒,第二天药量减半,还是一天三次,但是每次只吃两粒,听清楚了吗?”

“听清了。”

……

四天后,补充完军粮,恢复了齐装满员的解放军再次出发,于6月7日攻下了沧州,围歼沧州绿营守军一万多人,京津震动,朝野惶恐。

李鸿章带领淮军最后的新编营约一万人在天津固守,这一万人甚至连洋枪都没凑齐。因为姚梵的闪击战,刚刚签订《滇案条约》的英国仓储之下根本没时间运来武器,更没时间调派军官帮李鸿章训练军队。

而北京城则乱成一团,除了关外搜罗来的两万东北大营八旗兵,所有满人在册旗丁都被动员了起来,抄起家藏武器上城充当守备,那些早就当了家里武器换钱的,只得操根烧火棍,硬着头皮上了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