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5我来自未

第196章 星河影摇三军动(二十四)

第196章 星河影摇三军动(二十四)

196星河影摇三军动(二十四)

天津总督府,李鸿章轻轻推开黑紫色的沉重窗棂,望着院内一株株开的正盛的石榴树,久久不语。

后院这间书房是李鸿章最喜欢的所在,一切的摆设甚至方位,都是按照他合肥老家的书房布置的,房中书桌上,摊开着一本刚用快马从北京送来的盖有军机处朱印的公函。

李经方、李经述和李经璹,三人默默地站在书房里,皆面带凝重之色。

“爹,您当真要去见姚大哥的话,带我一同去吧。”李经璹突然摒不住气,说话了。

“三妹胡闹!那姚梵乃当今天下第一反贼!他的大营何等凶险,你如何可以去得!还有,你怎么还叫他姚大哥!倘若被他人听见,便是一桩麻烦!”李经方管教妹妹道。

“住口!有我在,还轮不到你当家!你妹妹倘若有麻烦,要你这个当哥哥的做什么!”李鸿章突然开口训斥道。

李经方惶恐垂首道:“父亲教训的是。”

李鸿章心中悲哀,不再看石榴树,仰头望着远处青空长叹道:“满朝文武齐解甲,更无一人是男儿……”

李经述愤愤不平地怒道:“父亲乃再造元勋,功高汗马,如今朝廷待您如此凉薄,以首辅空名,赴龙潭虎穴,那班蠹虫恬不知耻,居然敢在煌煌公函上写什么‘公有一女,朝廷之幸’。

无耻之尤!!!无耻之尤!!!无耻之尤!!!”

说到后来,李经述已经咬牙切齿,说不下去了。

李鸿章黯然道:“我这一生,少年科举,壮年戎马,中年封疆,晚年洋务,一路扶摇。如今却落得个一生事业扫地无余,真可悲夫!”

李经述愤然道:“爹爹!您别去沧州!就推病!让满朝那些衣冠禽兽们闹腾去!”

李鸿章轻轻摇头,苍凉地道:“姚梵说我是个裱糊匠,虽然把大清这间破屋裱糊的光鲜漂亮,但破屋终究是破屋,经不得风雨。他又说大清朝廷是‘庙小妖风大,水浅王多’,说我是水浅舟大,寸步难行,但倘若敢下船,就要被一群王咬死……哈哈哈哈哈哈……此子真奇才也!我若得婿如此,夫复何求!”

李经璹听李鸿章说完,身子一震,几乎要站立不定跌倒。

李经述听得傻了:“爹,您当真要去?当真要把妹妹许给姚梵?”

李经方急道:“爹,那姚梵杀人如麻,穷凶极恶,所过之处,士绅惶恐,闻风而逃,若把妹妹许给他,我李家岂不叫天下侧目。”

李鸿章耷拉着眼第196章星河影摇三军动(二十四)

皮道:“你们都出去吧,菊耦留下。”

李经方李经述二人只得退出书房,只余李经璹呆呆地站在李鸿章面前。

李鸿章轻声道:“菊耦,你觉得姚早帆是个什么样的人?”

李经璹睁着一双水灵灵的大眼睛看着李鸿章,目光却仿佛穿过了父亲的身躯,投向了远方的青空,她饱含深情地朗诵道:“新中国!它是站在海岸遥望海中已经看得见桅杆尖头了的一只航船,它是立于高山之巅远看东方已见光芒四射喷薄欲出的一轮朝日,它是躁动于母腹中的快要成熟了的一个婴儿。”

李鸿章身子一颤,怅然道:“你还在和姚梵通信。”

李经璹微微低头道:“父亲,人民革命的已经到来了,这是不以任何人的意志为转移的,妇女解放,民族解放,中华民族的自由与解放,都有如压抑已久的火山,即将在这个新的时代不可阻挡的喷发而出。

压迫愈深,反动愈大,蓄之既久,其发必速。未来,姚主席领导的中华民族改革,将较世界任何民族更为彻底!中华民族的社会,将较世界任何社会更为光明!中华民族的大联合,将比世界任何地域任何民族而先告成功。”

李鸿章叹道:“你今年才十岁,看过的书却已经不亚于你两个哥哥了,你通过美利士洋行偷偷和姚梵通信,请教他问题,又从他那里收到很多书,姚梵对我和朝廷的考语,我就是从他给你的信里看到的,好一个‘裱糊匠’,好一个‘舟大水浅’,好一个‘庙小妖风大,水浅王多’!

菊耦我问你,你觉得姚梵是个怎么样的人?”

李经璹身子挺直,仰首颤声说了一句:“俱往矣,数风流人物,还看今朝!”

李鸿章呆然而立,苦笑道:“想不到我剿来剿去,家里却出了一个小反贼。姚梵前日来信要你转告我,他们实行的开明士绅政策,你如何不告诉我?”

李经璹颤抖着道:“父亲不是早已从探报中知道了吗,我何必再说。”

李鸿章道:“你就不想劝劝我?”

李经璹道:“父亲的性格,听得进劝吗?”

李鸿章面色凄凉地道:“你下去吧,明日与我一起,去沧州。”

……

姚梵此刻正在沧州的总指挥部中看着统计战报,感慨道:“现在我军子弹消耗太厉害了!一个泊头战役,平均一个团打掉了四万发子弹!”

李君忧虑道:“确实消耗的厉害,眼下我们的子弹全靠主席从海外进口,这样的消耗实在是惊人,我看要下个文,批第196章星河影摇三军动(二十四)

评一下子弹消耗比较多的部队。”

姚梵想起历史上的土共,某团因为在百团大战中打掉7000发子弹,而被批评大手大脚浪费子弹,两个连伏击日军中队打掉四百多发子弹,几天后跑回战场,小心翼翼地搜捡子弹壳……接着又想起自己刚采购的十亿发子弹……

“现在机枪装备到了每个排,子弹消耗是少不了了,不要批评了,点一下就行,提醒大家不要浪费子弹,尽可能提高瞄准射击的命中率。”

“是!”

正说着,一名通讯员冲进临时司令部,立正敬礼后喘着气道:“报告主席!清政府派人来和谈了!”

姚梵惊讶地道:“这都马上兵临城下了,他们来谈判。”

李海牛这时也从外面冲了进来:“主席您听说了么?清政府来谈判了!好大一帮人呢,一路打着白旗黄旗,正在我军前线部队带领下,往沧州城过来。”

周第四紧张地道:“是打算拖延时间吧?清军被我们打残了,需要时间重整旗鼓,调兵遣将,主席,咱们不要上他们的当!”

姚梵微笑道:“来了就是客,咱们以礼相待就是了,总不能不让人家说话嘛。但礼貌归礼貌,我们的原则还是要跟他们说清楚,让他们自己选择。我看,接下来我们要一边打一边谈,这才能谈出点名堂。”

李海牛听姚梵这样说,放心地笑道:“对,一边打一边谈,谈到一半,我们就把京津给收拾了,哈哈。”

姚梵点头道:“咱们现在就研究一下,这个会怎么开。”

……

李鸿章和奕欣都没有坐轿,两人乘着马车,带了十几名亲兵和两个书办,跟着胡广亭三师派出的护送连队,向沧州城而去。

根据三师政委张二炮的安排,这个连一路上都在唱歌,扯着嗓子,翻来覆去的唱着三大纪律项注意,中国人民解放军军歌,团结就是力量,国际歌,打靶归来一二三四歌……

奕欣和手下书办同乘一辆大鞍车,在马车上听的心惊肉跳。

“这歌都是姚梵所做?!”

“回王爷,应该是他,这调子大清谁做得出。”

奕欣陷入了沉默,继续听着这些革命歌曲翻来覆去的唱着,那扎实的曲调和歌词,对于这年月的读书人来说,只要听一遍就能牢记于心。

而李鸿章一路上最为关心的则是近距离观察姚梵的士兵,亲眼看见56式半自动步枪后,李鸿章更加惊讶了,这么短的步枪,居然能打得极远,听说还是连珠快枪,第196章星河影摇三军动(二十四)

这枪做工极其精致,看上去比李鸿章见过的各种步枪都要复杂。步枪的枪刺折叠在枪口下,而非这年代的其他步枪那般,专门放置在皮套子里挂在腰上。

解放军朴素的绿色军服和威风的武装带也非常引人瞩目,李鸿章觉得,这比清军腰里系的布腰带体面的多,而鼓鼓囊囊的弹药携行具和军用水壶,乃至红星帽徽和红旗领章,全都让李鸿章觉得新鲜好看。至于脚上的胶鞋和腿上的绑腿,李鸿章却不以为然,觉得清军的布鞋和绑腿并不输给解放军。

一路上的歌曲听在李鸿章耳朵里,同样也引起了他的深思,这种思考很快陷入了迷茫,李鸿章轻轻地自语道:“姚梵难道是用歌来练兵的,我以前怎么没想到,至少这个法子非常能鼓舞士气,看他军中寻常士兵个个趾高气昂,也许是这些歌的缘故……”

马车来到沧州城,只见城门大开,于是清政府的谈判团队立刻直接进城,来到了沧州府衙。

姚梵早听说来的是李鸿章和奕欣,便亲自出迎在府衙前。

“李先生,好久不见,近来身体可好?”

“鞠躬尽瘁罢了,这四个字,我还是能说得的。”

“这位一定是奕欣先生了,久仰大名。”

奕欣听姚梵说话不伦不类,也不称大人,也不称王爷,更不称官职,心中火气郁结,可既然是来求和,人在屋檐下,自然矮三分,只能虚应道:“我也久仰姚先生大名了。”

姚梵微笑着向李鸿章伸出手去,李鸿章一怔,想起洋人的握手礼,生气道:“早帆,你我都是中国人,为何要用这洋人的礼节?你不嫌失了身份吗?”

姚梵也不恼,笑道:“旧礼讲尊卑,我们革命者不讲尊卑,因此用新礼,提倡人人平等,朋友和朋友,同志和同志,之间都用握手表示友好之意。”

李鸿章闻言,若有所思的伸出手去,和姚梵握了一握,感觉姚梵的手干燥温暖,有力得很。

这时后面的一辆大鞍车上,李经璹跳了下来。

姚梵望见李经璹后,笑着迎上前,一边伸出手一边亲切地说道:“啊呀?怎么是你这个小姑娘啊,你不在天津好好读书,来沧州做什么?这里正在打仗呢,你不该来的。”

李经璹满脸飞红,伸出手迅速的和姚梵握了一下,然后便像触了电一般地收了回去:“我跟爹爹一起来的。”

姚梵心说你这不是废话吗,“哦”了一声敷衍过去,转身向奕欣走去。

奕欣见姚梵居然重视李鸿章这个才屁大一点的闺女,心里一动,觉得此行似乎还真第196章星河影摇三军动(二十四)

的有点戏,立刻伸手与姚梵相握:“平等友好,这我赞成,我和李大人此行,正是向姚先生转达朝廷的友好之意,我与李大人与姚先生,自然是平等相待,不必拘礼客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