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5我来自未

第237章 近战

第237章 近战

【237】近战

邓世昌当初接到命令,任命他为北海舰队司令员,要求他率领北海舰队去青岛接受改装,南下与皇家海军中国舰队决一死战,他还以为自己听错了,反复看电报,才知道是真的。

与作战电报一起发来天津大沽口的还有姚梵的密电,由情报部的专员亲手转交。

邓世昌打开电报,上面只有简单地一句话:“向祖国证明你的勇气,祖国才能放心把称雄四海的舰队交给你。”

邓世昌见过在中国领海耀武扬威的皇家舰队,知道那是一群怎样强大的对手。他在南下青岛的海上也想过,新政府究竟是要考验他的忠诚,还是要借着英国人的手来消灭满清遗留下来的水师官兵。

对于这后一种设想,邓世昌很快就排除了。

北海舰队政委陈伟鹏是总政治部从北京派来的,陈伟鹏为人品性忠厚,处事机智果断,读过私塾但没有考取秀才,家里开漆器店,小手工业家庭出身的他用对于共和国的满腔热情,和对于姚梵的狂热崇拜打消了邓世昌的顾虑。

“老邓!为了祖国,何惜此头?!姚主席领导的革命军战无不胜,解放了全国!前来干涉中国内政的五国联军多么骄横啊!不也被打得稀巴烂吗!长江舰? 队遇到我们革命军,被打的落花流水,六条船全喂了王八!”

陈伟鹏自从来到北海舰队,便带着他的政治处上下几十号人不停地给水兵和军官们进行思想教育,邓世昌明白,船上现在到处是陈伟鹏的人,每个人都憧憬着政委和政治处的教导员们所宣传的人人平等的新中华、新生活。

政府没有调整水师基层官兵的待遇,依旧是一等水手10两月银,一等炮手20两月银,只是原本水师高级官员的收入被大幅降低了,比如水师提督的年俸加上船俸的年收入8400两,被强行按照全军统一的级别工资标准划定了。邓世昌虽然被从“海东云号”炮舰管带提到了北海舰队司令的位置上,月工资也只有245两,年工资2940两,和他以前2600多两的年收入相比没有提高多少。

但对于基层水兵来说,现在的工资全部是足额发放,再也没有克扣,完全是实打实的由政治部发给,等于是收入倍增。

而且新政府派来的政委毫无架子,成天的在船上和基地里推行官兵平等的新军纪,再也不要磕头,也废除了一切肉刑,因此新政府在基层水兵中极受拥护。

在经过一个多月的共同条令的学习,大练特练了一番队列,每天强调军容军纪之后,北海舰队焕然一新。

邓世昌知道眼下全国都在军管之下。甚至北洋水师、南洋水师、福建水师、广东水师原来的提督都被革职审查,凡是陆军出身调到水师的外行提督参将,几乎全部被抄家枪决或者被发配劳改营,只有正经的从福建船政学堂毕业的专业军官才能被重用。

现在从四大水师改编而来的三大舰队中,人事变动极为剧烈,“船政系”一花独放,带着出身贫苦的“政治系”一起飞速的崛起,安插进水师的满清官僚和淮军湘军的陆军军官们则被清扫一空。邓世昌在这样剧烈的动荡之下,原本只希望明哲保身,留在他心爱的海军中和军舰为伍。

可偏偏那个人不知从哪里听说了他邓世昌,如坐火箭一般的把他一举提拔为北海舰队司令!

对于那个人,邓世昌从来没见过,但是现在到处都贴着他的画像,画像上的他看上去和蔼可亲,像士兵一样穿着一身朴素的绿军装,只是没有红领章,也没戴军帽。

邓世昌看过那个人的著作,看完之后邓世昌才生平第一次明了政治这个词的意义。对于中央秘密下发海军的各种新教材,邓世昌心服口服,听说这些也都是那个人亲自组织人手编印的。

《海军舰船原理》,《航行与舰艇强度》,《海况分析与作战》,《基础海上定位》,《远洋航行舰艇维护》,《海上机动与编队条例》,《航海心理学》…………这些教材原则上不许上舰,上舰的话必须保证在必要时立刻予以销毁,以免落入敌人手中。

邓世昌一直在如饥似渴的研读这些海军内部给高级军官提供的秘密教材,越看越觉得博大精深,心中对那个人更是崇拜。

在青岛码头,邓世昌第一次看见一种叫做起重机的机器,长长的吊臂能够将船上几十吨重的大炮吊走。有些工人带着一种奇怪的大铁罐子上船,用一种喷蓝火的气枪如同切豆腐一般将船首的火炮基座切割下来。

“听说这就是世界目前最先进的技术。”政委陈伟鹏得意的对邓世昌道。

在观摩了82式80mm无后坐力炮的陆地射击表演后,邓世昌心服口服。

“这炮威力霸道绝伦!这样猛烈的开花弹我从未见过,如果木船中上一发,便是千吨的船也消受不住!

偏偏这样大的威力却又如此神奇,居然没有后坐力,两人便可开炮,实乃军国利器啊!

这炮弹居然能把发射药包在里面,不须炮兵临阵对着炮管装填捣实,大大节约发射时间,一分钟5到6发,实在是不可思议!大清的火炮,总要3分钟才能打一发,这样的快炮我从没见过,而且威力这样惊人!”邓世昌连连感慨。

“可惜就是射程不够,若是能够把炮筒加长加粗,炮弹多填火药,想必能大大及远,装在船上定能让我大清海军扬威亚洲!”邓世昌很敏感的提出了假设。

“老邓,咱们一定要设法近战,无后坐力炮虽然威力大,但是不能及远,只有冲到两千米以内才能打对手一个下马威。”政委陈伟鹏叮嘱道。

“英国人的舰炮一般在4000米开炮,以3000米为齐射距离,要冲到2000米内,非有决死的勇气才行。”

“老邓。”

“伟鹏同志放心,我邓世昌一定不辜负姚主席知遇之恩。”

1877年春,东海海面,偏东风二级,海平面远处的水天分界线时隐时现,雪白的浪花拍打着战舰,伴随着蒸汽发动机的巨大响声,如昙花般生生灭灭。

邓世昌浑身肌肉绷紧着,下令:“所有战舰升全帆,一字阵型迎敌。”

于是在皇家中国舰队以单列纵队排开在大海战场的西面时,北海舰队的五条战舰排成横队拉着满帆向西面处于t位的皇家海军齐头并进。

“决战吗?看来这些黄皮猪在大英帝国给他们的数次惩罚中还没学会什么是恭敬。”格里金不屑的望着北海舰队那五条千吨出头的小船组成的孤单身影。

皇家海军中国舰队旗舰爱勒考特号排水量4700吨,3550马力,全功率输出12节航速,挂满帆顺风可达15节。

一条五级战舰克里奥帕特拉号排水量为2380吨,有着2540马力的全功率输出。

两条六级舰佩加萨号和阿巴特罗斯号排水量分别为1130吨和940吨,蒸汽动力为940马力和830马力。

即便是两条小炮艇,也有着500多吨排水量和500马力的动力。

和之前冲进长江的封锁舰队想比,中国舰队此刻的海上主力才是其真正实力的体现。

北海舰队的旗舰是威远号,1268吨排水量,750马力,是中国第一条也是唯一一条铁龙骨战舰,造船用的铁龙骨从法国采购,主机从英国采购,船身由福建船政所制造。为了应对革命军愈演愈烈的攻城掠地,福州船政所紧赶慢赶,居然把原本应该在1877年下水的战舰提前到了1876年底,可正好赶上革命军席卷全国,于是在姚梵用优厚待遇收编了全国海军之后,威远号如历史上一般,被调往北方,成为了新组建的北海舰队的旗舰。

这年头就是这样,中国连750马力的船用蒸汽机都造不出,合格的铁龙骨也不会铸造。

威远号唯一的优势是,当满帆顺风时,他能开出16节的高速,狭窄的船身和铁龙骨提供的结构稳定性,让他能更好地利用风力。

北海舰队其余四条战舰则平均9到10节的航速,满帆不过13到14节。

随着北海舰队全员满帆满功率的冲击而来,英国皇家海军开炮了。

看到敌舰开炮,邓世昌瞪着眼眉在步话机中下令道:“不要怕!迎上去!各舰认准自己的目标,死死咬住,一定要冲进2000米的射程,只要能打中一发高爆榴弹,一定能让英国人拉清单!”

随着英国舰队的炮击,海浪翻滚的节奏似乎也加剧了。

为了提高命中而缓行的战舰将四周的浪花震动着挤碎抛向海面,皇家海军仗着炮管口径,隔着4500米就开始发炮。1877年的军舰主炮开炮时间要3分钟,甚至有些大口径火炮需要五分钟才能开一炮,这给了北海舰队充足的时间。

邓世昌明白,按照目前舰队顺风的12节平均航速,要把距离从4500米拉近到1500左右,需要8到9分钟,这点时间大概足够对手的舰炮三次齐射。

格里金在4500米的第一次射击并没有选择齐射,各舰选择了依次开炮,战舰上的一门门火炮咚咚的作响,一发发的向北海舰队单独射击,要的就是那种连续不断的气势,这样一来,舰队的开火就没有间歇期,不需要在齐射之后长时间的等待。

皇家海军中国舰队作为从东印度舰队独立出来的舰队,规模不大,战舰成色一般,除了旗舰爱勒考特号,其余各舰并不具备5000米到6000米的远距离射击。因此一般采用的是拉近到3000米至2000米后,用精准密集的炮火淹没对手。

格里金对于自己的战舰有着充足的自信,以皇家海军的战舰实力,大清国的那些实心火炮铁丸根本无法撼动分毫,至于开花弹,清国的开花弹只能破碎成4到6片,杀伤力极低,如果打在英军战舰厚厚的橡木壳体上,大约只能炸出个黑色涂鸦。

格里金听参加过第二次鸦片战争的胡斯爵士说过,中国的海军极懦弱,火炮射程极短,大约只有1500米到2000米,一旦冲到500米距离上,英国战舰上密密麻麻的火炮攒射足以把那些黄皮猪的勇气全部打飞,这时是否要选择接受对方的投降,或者干脆近距离的把对方打成一堆海上浮木,完全取决于英国海军的心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