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5我来自未

第239章 国家级时空贸易

第239章 国家级时空贸易

【239】国家级时空贸易

当姚梵再次回到2013,手机刚开机就被一堆短信和未接来电提醒吞没了。姚梵一一查看,发现大多是严军每天发来的询问短信,想要知道姚梵在哪里,有没有回来。

姚梵的穿越地点选在北海公园,结果还没出公园,就被两名便衣围上了。

“姚梵先生你好,严部长等您很久了。”其中一人说道。

因为姚梵曾经在地下掩体城市里告诉过严军自己下一次的穿越地点是北海公园,对于眼前这两名等候自己的便衣,姚梵毫不意外。

“给我看一下你们的证件。”姚梵要求道。

验看证件无误之后,姚梵在两人的陪同下向北海公园外走去。

姚梵好奇的边走边问:“你们是怎么发现我的?这也太快了,我刚到这里就被你们找到了。”

“其实姚先生您在瑞福殿后面查看手机的时候,我们就发现您了。您的手机装有特殊定位软件,这个情报据我所知严部长应该已经告诉过您。”

“哦。”姚梵点点头,想起来严军确实说过,情报部已经在自己的手机里安装了一个定位软件。

三人走出北海公园大门,门口又围上来两名便衣,四人如东西南北包夹红中一般的把姚梵送到了公园停车场,这里停放的一半车辆都已经发动了起来。

当姚梵上了一辆黑色防弹红旗之后,停车场里鱼贯的开出五辆黑色轿车,四辆奥迪把这辆红旗包围在中间。

姚梵坐在车里,发现车子是一直往郊外方向开去。

“去地下掩体城市?”姚梵问。

“请您以后用6684工程作为代号。”身旁的便衣一板一眼的提醒道。

姚梵拿出手机抓紧时间上网看新闻,在6684工程里手机完全无法使用,姚梵已经对此有过经验。

之后在接了严军一个电话后,车队开进了隧道,向着山脉地下驶去。

姚梵在地下掩体城的会议室中没待多久,严军就来了,两人热情的握手。

“姚梵,你这次离开的也太久了。”严军抱怨道。

“我那里事情很多。”

“建国了吗?”

“打算在今年的十一正式建国。”

“哦,那够你忙的。”

一番闲聊之后,严军开始与姚梵进行正式的谈话。

“姚梵,在你身上发生的奇异现象非常罕见,不!应该说是绝无仅有!上级领导对此极为重视!你这次回来,班长要单独见你。”

“班长?”姚梵满脸困惑。

严军展开他带进会议室的报纸,姚梵赫然看到中央新一届班子的集体亮相合影。

即便是在另一个时空叱咤风云的姚梵,此刻也按耐不住激动和紧张。

严军笑道:“你不要紧张,中央经过对于你带回的所有文物和照片的研究,对你在另一个时空的工作非常肯定。”

姚梵笑道:“谈不上工作二字,我那时可不在编,开始时的出发点也没这么高尚。”

严军道:“可是结果非常好啊!这是值得载入史册的!人这一辈子才能经历几个寒暑?多少人梦寐以求要在历史上留下印记,可谁也不如你的际遇来的传奇!”

姚梵点点头:“确实是够称得上传奇。不知道国家希望我做什么呢?”

严军死死地攥着姚梵的手,紧握道:“很多!很多!”

姚梵不确定的道:“我……尽力而为吧。”

接下来的事件每一个字都属于机密,所有参与者都被要求宣誓终身保密,永不泄密,终身无法脱密。军总情报部成立了一个社会文明建设领导小组,由班长亲自负责,担任组长垂直指挥。

姚梵秘密的成为了这个名为社会文明建设领导小组的委员会成员,直接向班长负责。

三月底,姚梵回到青岛,在穿越回1877之前,他要见一见自己的父母。

根据上级规定,今后每两个月,姚梵都要定期回到21世纪汇报工作情况。姚梵感觉自己进了编制,生活开始有些不自由了,但一想到从此后安全有了保证,同时能惠及两个时空的中华文明,便也坦然接受了安排。

目前姚梵对外依旧是环球贸易铝业公司副董事长,父亲姚鹏依然是董事长,可是环球铝业公司却已经大换血,公司从里到外全部换成了情报部门的人。

公司原来的员工都被开具了介绍信送往几家大型国企担任相应的职位,员工们一开始根本不相信一家私营企业居然搞笑的向国企开出人事介绍信,可是一去应聘,居然全都被录用了,于是员工们一时间私下疯传,环球铝业公司已经被国企收购了。

随着环球贸易铝业公司的空壳化,下一步到来的确实是兼并,西北工业不声不响的兼并了环球贸易铝业公司,从此正式注销了这一名号。姚鹏也把耀福金楼和物流公司、保安公司等资产随着环球贸易铝业公司一并卖给了西北工业集团。

西北工业集团对这部分资产进行了清理,把公司和员工卖给了相关行业的企业,而姚梵则被任命为西北工业集团出资新成立的耀福物流集团的总裁。

这家耀福物流与以前的环球贸易铝业公司乃至耀福物流公司毫无关系,只是同名罢了。作为西北工业集团的一级子公司存在,但却独立经营独立核算,与母公司无关,只向情报部社会文明建设领导小组负责。按照中央给的待遇,时空交易额的5%被当做提成红利分给姚梵。

姚梵根本不管公司的组建,事实上他也插不上手,所有的工作都由情报部的专人管理。新成立的耀福物流集团实质上只是个壳子,以此为名号进行社会经营活动,以掩盖它的时空贸易。公司闪电般收购并完成装修的总部大楼顶楼高级办公区只有不到十个人,这些是掌握机密的情报部的军人,其中包括以姚梵的秘书和保镖身份出现的特工。

“梵梵,你赶紧结婚吧,虽然说现在时空贸易上了正轨,你在两头的走动也固定了日程,可是一天不抱孙子,爸爸妈妈一天不安心啊。”

李红梅在家中一边削苹果,一边旧事重提,对于儿子吃的苹果,李红梅是坚持不用保姆代劳的,尽管家中的两名保姆已经被情报部换成了信得过的内部人员。

“姚梵一看自己回家还没两天,话题又转向对自己不利的一面,赶紧道:“我这就去找老婆,行吧?”

“你这孩子,你去哪里找?你送给真真的车子人家都退了回来,车钥匙就在你房间书桌抽屉里,你三天两头的不在家,这可怎么办,唉……”

“我出去逛逛。”姚梵支应道。

人说越得不到的东西越是珍贵,姚梵以前对周含真也就是心有些热,可如今被周红梅一说,却激起了一丝不服气。但回过头一想,觉得自己还真是和周含真没缘分。

虽说心里觉得希望不大,姚梵还是鬼使神差般的拨通了周含真的电话。

“姚梵,你有事吗?”

“周老师,我们又是邻居又是朋友,我就不能打个电话问候一下吗?”

周含真气鼓鼓开口道:“我可没你这样神出鬼没的朋友,上次见到你都是在几个月前了吧?还莫名其妙的送我车。”

“我因为工作原因,经常要呆在国外,以后每两个月回来一次。车子是真心送你的,你不喜欢也不能怪我对吧?”

“你这么忙啊?两个月回一次国,比职业演奏家的表演季还累。”

“我也不想这么忙的。说到演奏家,你上次的音乐会反响如何?北京来的那啥教授看上你的表演了吗?”

“音乐会挺成功的,不过唐教授说我的演绎太戏剧化,太百老汇,反正不够严谨。看来北京我是去不成了,不过我提了副教授。”周含真对姚梵打开了话匣子。

“当教授啦?恭喜你!我妈可是干了二十多年才评上教授的呢。”

“副教授,没什么意思,我还是想去北京当职业演奏家。”

姚梵听手机那头周含真的话语带着失落,自己心里也有些不平:“什么狗屁唐教授!还要他推荐个屁!连个人风格差异都不懂,这样的人也能当教授?每个人的风格不同,我就很喜欢你戏剧化的演奏!”

周含真在电话那头如一只小母鸡般“咯咯咯咯”的笑了起来:“你又没听过我演奏,尽瞎说。”

姚梵笑着打包票道:“不就是开演奏会吗!国家大剧院!中央交响乐团伴奏!五月份行吗?五月份正好我回国。”

“你瞎说什么呢?”周含真没听懂,可姚梵却挂了电话。

姚梵挂了周含真电话,立刻拨给严军:“严部长,我姚梵。”

“姚梵你好,怎么了?”

“是这样的,我女朋友要开个个人独奏音乐会……”

……

1877年底,严冬大雪,一列青岛开往北京的火车,蒸汽车头在苍茫的蓝天下拉着粗长洁白的蒸气长龙,一往无前的行进在白雪覆盖的原野上。

“主席,北京快到了。”姚早帆专列的乘务员张娟走到姚梵身边微微躬身,充满崇敬的轻声道。

姚梵从文案中抬起头,打这一整节列车办公包厢的窗子望出去,只见雪原皑皑壮观,又透着纯白可爱,此刻耳中听着火车拉响长长的汽笛,不由心潮起伏。

一转眼,华夏人民共和国与21世纪的中国政府开展国家级时空贸易已经有大半年时间,1877的中国大地如同浸泡在营养液中的优质种苗,以令人恐怖的速度生长着。

一股几乎能用肉眼看见的雄浑动力正在不断地给1877的华夏人民共和国提供着向前的加速度,令她犹如火箭般向现代化发起冲刺。

堂皇的荒唐给大家问好,祝大家身体健康!求订阅,R105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