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5我来自未

第241章 解放港澳

第241章 解放港澳

【241】解放港澳

11月底的北方,正是隆冬飘雪。

而生活在广东地区的人们却依旧穿着单褂,中午的气温甚至达到20多度。

广州军区司令员张二炮领口的风纪扣扎得紧紧的,他手拿一根细长的指挥棒在临时指挥部的大地图上指点道:

“作战计划已经开会研究过很多次,我就再不罗嗦了,总之归根到底一个字——“快!”,越快越好!”

“经过一个月来的沿海炮击,各迫击炮营已经把洋人的舰队打得风声鹤唳,昨天10集28师的炮兵营在宝安莲花山打了个埋伏,一口气炸沉了两条英国炮舰,把英国舰队吓得屁滚尿流,连忙拉着黑烟跑了。这一仗,加上之前我们大大小小十几次对英法战船的埋伏偷袭,英国人和法国人沉了七八条船,还有七八条船带伤。”

“同志们,东印度舰队和法国远东舰队现在根本不敢在珠江口冒头,他们已经被我们的炮兵打怕了,现在根本不敢越过珠江口来炮击我国内河港口。用主席的话说,那就是东风已经压倒了西风!”

“我现在传达中央的决定,广州军区全体参战指战员听令!”

张二炮这话说完,临时指挥部中的所有指战员全部起立。

“11月30日一早,我军就按既定作战计划发动解放香港、澳门战役,在炮火的封锁下,一鼓作气冲过那两公里的小海峡,快速拿下香港和澳门,俘虏当地一切外国人,押回广州监狱。

对一切负隅顽抗的敌人要格杀勿论!对英法军舰不必考虑俘虏,要尽可能的加以歼灭,当然,能俘虏也很好,但不必为此目标付出额外伤亡……”

11月30日凌晨四点,李璐已经起床,吩咐全团开始做饭。

当初攻进北京城时,李璐还只是一个排长,得益于革命军庞大的扩军计划,按照泊头战役和北京解放战役的战功折算,李璐现在已经成为了新编21军的一名团长,毛头也成了他的贴身警卫员。

临近六点钟,全团已经吃过早饭,开始向着进攻位置移动,随着进攻时间的到来,作为这次地面进攻主力的21军,开始从九龙半岛的石岗地区向南面的九龙发起进攻。

战斗进行的极为顺利,按照作战大纲的要求,21军的步炮结合非常顺畅,跟随着步兵大规模的突击,各师属炮兵营化整为零,以连编制跟随各团,在行进中不断构筑新的炮兵阵地,按照各团前线指挥部的要求,对前敌哨所和火炮工事实施着打击。

呼啸的炮弹零星的从清晨的青空中划过,一个个英法联军在九龙半岛南侧的炮台和步兵工事被炸的血肉横飞。

随着21军61师前指翻过大帽山杀入九龙湾地区,狂放的冲锋号被全面吹响,61师下属181,182,183团如下山猛虎,呼啸着占领了荃湾,到上午十点,61师已经彻底占领了九龙湾地区。

随着各个炮兵营的到来,九龙湾地区的炮兵数量不断增加,无数的炮弹隔着狭窄一线的九龙湾,轰炸着对岸的香港岛滩头所谓维多利亚湾地区。

英法联军的主力正是位于港岛维多利亚湾南部,在九龙半岛毫无意外的失守之后,英法联军按照他们的守备计划,动用全港所有炮台和联军装备的一百五十多门火炮,与九龙湾北面的21军开始了火炮对射。

李璐站在九龙湾码头的一处高地上,手拿步话机对随团的迫击炮连下令道:“炸!狠狠炸!一定给我把对面洋人的炮兵阵地打烂!……”

随着21军下属三个师疯狂冲进九龙半岛南端,三个师属炮兵营开始了对南岸覆盖打击……

英法联军总指挥萨特勋爵站在香港岛上一座小山头上,用单筒望远镜焦急的看着北面。

“该死!该死!!!这些魔鬼!!!东方的撒旦!!!”

萨特勋爵眼看着维多利亚湾南岸的联军炮兵阵地被一个个的端上天,口中愤怒的狂骂。

法军指挥热布朗男爵此刻双腿微颤,焦急的吼道:

“中国人的火炮越来越多了!他们的炮击威力太大了!每一发的威力都比12英寸304mm口径的800磅岸防炮还要大!

我们的炮兵完全无法与他们对射!他们的炮弹只要一发,就能把20到30米范围内的一切生命全部摧毁!

狗娘养的杂种!!!这些卑贱的黄皮猪是从哪里得到这种炮弹的!!!

萨特阁下,我们正在输掉这场防御战!!!”

萨特勋爵疯狂的怒吼道:“他们有将近一百门火炮!而且数量还在增加,据我观察,他们的火炮仿佛带有魔法,只要2到3秒就能完成一次发射!也就是说,每分钟20到30发的射速!!!

该死的!这不可能!这不可能!!!”

热布朗男爵的手心全都是黏糊糊的油汗,几乎要握不住腰间的指挥刀柄,他颓然的道:“我现在知道为什么五国联军会在上海被中国人全歼了,中国人的这种火炮是世界第一的,这样的大威力与高射速,我们没法与之对抗。

对陆军来说,大炮就是真理,中国人现在有了最强的真理……”

九龙湾北面,李璐一边用双筒军用望远镜查看着对岸的炮兵毁伤状态,一边对身边的毛头问道:“储备的炮弹还够吗?咱们团下属的民兵营跟上了吗?”

毛头经过在部队一年来的锻炼和学习,早已不是当初的要饭娃模样,现在的他不但擅长步枪射击和手榴弹投掷,还是爆破的好手,现在正通过军内扫盲班和下发的自学教材努力学习数学,已经学完了加减乘除,正在学习小数和分数。因为现在部队有规定,凡是小学程度的数学和中文识字不及格者,一概不予提干。

“团长您放心,民兵营跟着呢,这次师里的炮兵连跟着咱们团,师里给分配了900发炮弹,一门炮一百发,民兵营全带着呢。”

“叫民兵营注意自身隐蔽,送炮弹的时候要遵守安全规章,不许一次多送!”

“是,团长,我再叮嘱一下民兵营,一定分批少量送弹。”

“嗯,不然万一被端了一个火力点,弹药殉爆可不得了。”

……

由于21军从十点开始的高强度火力打击,到了中午,九龙湾南岸的英法联军已经被炮轰的无立足之地,开始向港岛南端的赤柱军营逃窜。而联军装备的一百五十多门火炮,一千多人的炮兵几乎全部阵亡,死于21军发起的毁灭性炮火覆盖打击下。

在沿岸各炮兵连队的掩护下,渡海登陆的船队也早就从深圳出发,此刻终于进入了九龙湾。

作为先头渡海部队,李璐带领的61师183团1307人首批上船,,轻装渡海,每人仅带了300发子弹和4枚手榴弹。

183团从上船到完成登陆仅用了20分钟,登陆后随即发起了对全岛残余敌军的猛打猛追,除一个连留守登陆点外,全军向着赤柱方向追击。

尽管萨特勋爵几次要求驻港的军舰插入九龙湾,对北岸的革命军发起炮击,可是东印度舰队司令布鲁斯托完全没有理会这一要求。英法的舰队和从全港搜集来的大大小小各种船舶此刻停泊在赤柱军港,加满了补给,只等着战况一旦不可收拾,就带着他们可耻的殖民军队撤离香港,逃往法国在安南的殖民地港口。

英国东印度舰队和法国远东舰队由于在之前与革命军的岸防炮兵发生过对射,知道中国火炮的精度和射速是多么恐怖,82迫每分钟30发的标定射速是任何舰队的噩梦,而且中国火炮移动灵活、神出鬼没,英法的联合舰队往往在措手不及的情况下就会被突然炮击。

这种悲催的下风势头让英法联合舰队十分悲哀,以至于原定的炮击中国沿海港口的计划被迫取消。之前一天英法舰队希望通过炮击沿海,输送陆军登陆夺取中国火炮样品的计划,也由于被中国沿海岸防部队发现,从而遭到炮击损失惨重,不得不灰溜溜的败退。

当21军下属61师三个团全部完成了登陆之后,香港岛的解放战役已经毫无争议的尘埃落定。

此刻在赤柱地区,李璐的183团正在疯狂的屠戮着一路逃亡到此的英法联军。

原本一万五千多人的英法联军,从驻扎九龙半岛的三千人被全歼开始,到“维多利亚湾”受到炮火洗礼损失五千多人,然后一路逃亡到赤柱。沿途不断被183团发起的猛烈的追击打得死伤惨重,56半自动的高射速和81式轻机枪的死亡收割,已经让英法联军魂不附体,完全不知如何应对。

英法联军沿途设立的临时工事和战壕也没能阻止183团的进攻。革命军总是在用火力压制战壕之后,由突击组发起手榴弹雨的进攻,炸死整条战壕的英法联军然后继续前进。

赤柱军港中,残存的五千多英法联军正在疯狂的涌向这里停泊的大小船只,希望能够逃得余生。

所有人都知道,中国人在之前的上海战役中,处决了所有战俘,一想到被俘虏后就要被处决,英法联军的士兵胆战心惊。

法国人毅然抛弃了他们的安南殖民地士兵,英国人也不含糊,将香港本地土兵留下死守,只带着英国士兵和军官上船,同时大规模撤离在香港的英国商人。

赤柱军港一时间乱成一团,那些原本以为伟大的不列颠帝国将轻松击败那些黄皮猪的英国商人和移民们惶恐万分,携家带口的搬着箱笼想要上船。

4800吨排水量的帕多瓦号蒸汽运输舰,码头的登船梯前,一名英国水兵粗鲁的大吼道:“女士,不许携带行李!”

与这名打扮华贵的英国妇人同行的英国男子吼道:“看在上帝的份上,这些都是我的财产,不列颠应该保护我的财产!”

一名水兵一把拉开这名男子:“后面的人上船!”

“不,你不能这么对我!我是一个绅士!”男子吼道。

水兵完全不理会男子的叫喊,继续焦急的安排登船,听远处的枪声和爆炸声判断,中**队已经快要冲进赤柱军营了。

突然间汽笛长鸣,水兵脸色大变,迅速转身冲上船,和其余水兵一起推开了登船梯,一时间后面十几个正在疯狂攀爬的英国人重重的跌落下去。

整个赤柱军港,汽笛声此起彼伏,伴随着英国移民的哭嚎和哀求,船只一艘艘的开始离港。

“你们这群该下地狱的杂种!杂种!”

“狗娘养的海军!愿上帝让你们遭遇海难!!!”

“回来吧!求求你们!看在上帝的份上!回来吧!”

“看在女王的份上,请你们带我离开!我是爵士!爵士!”

“血腥的地狱在等着你们!海军下地狱!”

“海军下地狱去吧!”

“海军下地狱去吧!”